第三章 出现失重现象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使万事通在一段时间里不得不把月石完全忘在脑后。发生的事件是那样令人惊讶,不同寻常,连描述它都很难。简单来说,万事通简直是顾不上考虑什么石头了,何况还是这么一块他看不到有任何用处的石头。
  一天,万事通醒后没有马上起床,而是—反常规地在被窝里又稍微躺了一会儿。如果不算这个,那么,发生这些事的那一天是跟往常一样开始的。起初,他只不过是懒得起,后来觉得头不知是疼啊还是晕。有一阵子他搞不明白自己是因为躺在被窝里才头疼,还是因为头疼才躺在被窝里。不过,万事通有自己一套治头疼的方法,就是——对疼痛丝毫不加理会,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象根本不疼一样。万事通决定采用这个办法,他精神饱满地跳下床,开始做早操。做了几节操,用凉水洗了脸,万事通觉得头疼头晕全没有了。
  万事通的情绪好了,但离吃早饭还有些时间,所以他就决定打扫房间:扫了地板,用湿抹布擦了壁橱——壁橱里用罐存放着各种化学物品和采集的昆虫标本,而最主要的是把堆放在桌子上、床头柜上,甚至窗台上的书籍都按类摆到书架上。这件事早就该做了,可万事通不知怎的总是时间不够用。
  “从窗台上收拾书籍的时候,万事通决定把上面放着的月石也顺手收拾起来。他打开存放矿物标本的壁橱,把月石塞到最下面一格,因为上面的格子里连一小点地方都没有了。为此他不得不弯下腰去,可是一弯腰他又感到有点头晕。
  “瞧这事儿!”万事通自言自语地说。“头又晕了!也许我真的病了吧,得跟小药丸说说,让他给点什么药吃吃。”
  与此同时,万事通还有一种头朝下的感觉,也就是说,他—瞬间觉得好象脚朝上被翻了个过儿似的。他四下看了看,确信自己并没有脚朝上,于是关上橱门,正想直起腰,就在这个时候好象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推了他一下,把他抛到天花板上。万事通的头撞上天棚,又跌回到地板上,他觉得好象被风刮了起来,在往什么地方飘,于是用手抓住一把椅子。然而这也没能帮他停在原地。他紧接着又到了空中,手里还抓着椅子。万事通飞到墙角,后背撞到墙上,象只球似的从墙上弹开,向对面墙上飞去。他在飞行中用椅子钩住吊灯,把灯碰得粉碎,然后又一头撞到书架上,结果书籍都向四外飞散开来。万事通一看椅子不管用,就把它扔开了。椅子于是向下飞去,碰到地板以后又象橡皮制的一样弹了起来,而万事通本人则飞到天棚上,弹开之后又向下面飞。飞行中撞在迎面飞过来的椅子上 ,让椅背在鼻粱上敲了一家伙。磕得很重,万事通疼得发懵,一时不再在空中瞎折腾了。
  万事通渐渐清醒过来。他深信不疑地看到自己是以一种荒唐可笑的姿势在地扳与天棚之间悬浮着。离他不远有一把椅子四腿朝上悬在那里,吊灯以一种超乎自然的状态垂吊着:不象平常那样是垂直的,而是倾斜着的,仿佛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把它向墙壁方面吸引过去;房内到处都有书籍在浮动。万事通觉得奇怪的是,无论是椅子还是书籍都不往地板上落,而都是悬浮在空中。这一切很象万事通去月球旅行时在宇宙飞船船舱中观察到的那种失重状态。
  “奇怪呀!”万事通嘟哝道。“非常奇怪!”
  他尽量动作缓慢地试着往上抬胳膊。让他吃惊的是,这根本不用花任何气力。胳膊好象自行抬起来了。胳膊象绒毛一样轻飘飘。万事通又抬起另一支胳膊。这支胳膊也似乎丝毫没有重量。甚至还好象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托着它似的。现在,万事通的慌乱心情平静了一些,他感到全身都异常轻松。他觉得,只要一挥胳膊,他就能象只小蛾子或是别的长翅膀的昆虫那样在屋里飞来飞去。
  “我这到底是怎么啦?”万事通心慌意乱地想道。“要么我是处在失重状态下,要么我是在睡觉,这一切都是梦境,二者必居其一。”
  他用尽全力睁大双眼,力图醒转来,可是看到自己本来就不是在睡觉,于是完全泄了气,用悲哀的声音喊道:“弟兄们哪,救命啊!”
  由于没人赶来帮忙,万事通决定尽快离开这个房间去看看别的小矮子朋友在做些什么。
  万事通小心翼翼地用手脚做着游泳动作,慢慢地在空中移动起来,渐渐游到门旁。他双手抓住门楣,用脚使劲蹬。开门看来并不是什么复杂事,但在失重状态下这却不象看来那样简单。万事通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门打开。
  他终于出了房间,来到楼梯上(确切些说,是来到楼梯的上空),开始琢磨怎样下去。人人都能很容易想到,用通常的方法下楼,就是顺台阶一步步地走下去,万事通现在办不到了,因为重力已经不能往下拉他,他不论怎么迈腿也毫无结果。
  万事通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移到楼梯栏杆旁,双手抓住栏杆开始下楼。从旁看来,这大概是很可笑的,因为万事通的两条腿在空中摇晃着,就象蚊子的腿那样,他下得越低,他的腿跷得越高,他的头越往下低。
  万事通用这种标新立异的方法下了楼梯以后,来到走廊上,到了饭厅门前。一阵阵低沉的叫喊声从门里传出来。
  万事通听了听,知道饭厅里的小矮子们正为什么事情而惊慌不安。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万事通终于打开了门,来到饭厅里。他看到的情形使他大吃一惊。聚在饭厅里的小矮子们没有象平常那样坐在餐桌旁。而是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在空中浮动。椅子、凳子、盆子、盘子、勺子在他们四周飘浮着。有一只装满碎麦米粥的大铝锅也飘浮着。
  小矮子们一见万事通,马上七嘴八舌地大声嚷起来。
  “万事通啊,亲爱的,帮帮忙吧!”小慌张大声疾呼。“我简直搞不清我这是出了什么事啦!”
  “我说,万事通,不知为什么我们全都飞起来啦!”医生小药丸喊道。
  “我的腿瘫痪了!我走不了路啦!”小糖浆尖声叫着。
  “我的腿也瘫痪了!大家的腿全都瘫痪了!墙壁也晃晃悠悠的!”小唠叨喊道。
  “安静些,弟兄们!”万事通喊道。“我自己也什么都搞不清。我看咱们是处于失重状态中了。咱们失去重量啦。我乘火箭飞往月球的时候就经历过这种状态。”
  “可咱们并没有往哪儿飞呀。”小锡管说。
  “这大概是有人故意想出了这么一种取乐的办法!”小急躁喊起来。
  “有人开咱们的玩笑!”小慌张附和道。
  “开什么玩笑!”小面包尖声叫着说。“马上停止吧!我头晕啦!墙壁为什么晃悠啊?为什么所有的东西全都底儿朝天啦?”
  “所有的东西都在原地,”万事通回答小面包说。“是你自己头朝下翻了过儿,所以你才觉得周围的东西都底儿朝了天。”
  “那就让他们马上把我翻回来吧,要不然,我可要对不起他们啦!”小面包继续喊着。
  “镇静!”万事通说。“咱们首先要搞清为什么失去了重量。”
  全不知说:“咱们既然失去了重量,那就应该把它找回来,不就得了呗。还有什么好搞清的!”
  “你这个糊涂虫啊,你想不出好点子就不要吭气啦。”小凿子生气地说。
  “你别管我叫糊涂虫,要不,看我不拿拳头擂你的!”
  全不知说着抡起拳头就在小凿子的后脑勺上使劲打了一下。打得小凿子滴溜溜直转,飞过整个房间。
  全不知也没能在原处停住,他飞到对面墙上,头又撞上了粥锅。碎麦米稀粥被撞得溅出来,正好溅到离得不远的小面包的脸上。
  “弟兄们,这是怎么回事儿!……干嘛?……岂有此理!”小面包一边把稀粥抹得满脸,四下啐着唾沫,一边喊道。
  为了避免碰上啐唾沫的小面包和在空中飘浮的一团团稀粥,小矮子们都手脚并用做起剧烈的动作,结果大家就在屋里飞开了,你东他西,互相磕磕碰碰,碰出各种外伤。
  “安静一些,弟兄们!要镇静!”被四下碰撞的万事通拚命喊道。“尽量不要动。弟兄们,要不然可不知会怎么样了!在失重状态下不能做太剧烈的动作。你们听见我说什么了没有?要——镇——静!!!”
  因为生气,万事通用拳头在当时正巧飘到他身旁的桌子上敲了一下。由于这样一个猛烈的动作。万事通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后脑勺重重地磕在桌角上。
  “瞧,我不是说了嘛!”万事通一面用手摸着磕疼的地方一面喊道。
  小矮子们终于明白了对他们的要求,于是不再漫无目的地活动,都停在空中:有的在上面,在天棚下,有的在下面,离地板不远。有的头朝上,有的头朝下,有的是水平状态,有的是倾斜状态,也就是歪着。
  万事通见大家终于安静下来,就说:“请注意听我说。我现在给大家上一堂关于失重问题的课……你们都知道,任何物体都受着地球的吸引,我们感到的这个吸引力就是重力或者叫作重量。由于有重力或者重量的缘故,我们才能够在地上自由活动,因为我们的脚在身体重量的作用下可以贴住地面,同地面附着在一起。如果失去了重量,就象现在这样,那么,就不能附着了,我们也就不能以通常的办法活动了,也就是不能在地上或地板上行走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呢?”
  “是啊,是啊,怎么办呢?”小矮子们从四外应声问道。
  “应该适应形成的新条件,”万事通回答道。“为此,你们都必须掌握力学的第三定律,这一定律在失重状态下特别有用。这个定律说的是什么呢?这个定律说的是,任何一个作用力都能引起力量相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例如,我如果处在失重状态下把胳膊往上抬,那么我的整个身体就会马上往下落。你们看……”
  万事通果断地把双手往上一举,他的整个身体就开始平稳地往下降。
  “如果我把胳膊放下来,”他说。“那么我的身体就会开始往上升。”
  万事通还没有落到地板上,又迅速地把双手放下,结果自己就平稳地向上飞去。
  “现在你们再看!”万事通停在天棚下面喊道。“如果我把胳膊伸向一旁,譬如说伸向右面,我的身体就要开始向相反的方向,也就是向左面旋转。”
  万事通把右臂使劲往下一抡,他就开始了旋转运动,头朝下翻了过来。
  “看见了吗?”他喊道。“我现在头朝着下面,所以我觉得整个房间好象都翻了过儿。要想翻回来应该怎么办呢?这只要把胳膊往旁边一抡就行了。”
  万事通把左臂往下一抡,他又开始旋转,头朝上翻转过来。
  “你们看,用手做几个并不复杂的动作就能使自己的身体在空中得到任何一种姿势。现在请听我说,咱们首先需要做什么。首先,你们头朝下的人应该头朝上翻过来。”
  “头朝上的人应该头朝下翻过去吗。”全不知问道。
  “恰恰不需要这样,”万事通回答说。“所有的人都应该头朝上,因为这种状态是每个正常的小矮子所习惯了的。第二,所有的人都应该落下来,尽量靠近地板,因为对每个正常的小矮子来说待在地板上都是自然的,而不是戳在天棚下面。我想,清楚了吧!”
  大家都开始用手做平稳的动作,使自己处于垂直状态并向下降落。并不是每个人都一下子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身体垂直下落的时候,小矮子的脚碰到地板,又被弹回天棚下边。
  “离墙近一些,弟兄们,”万事通劝告小矮子们说。“落下来以后要用手抓住什么固定的东西:窗台呀,门把手呀,暖气管子呀都行。”
  这一劝告非常有用。过了不一会儿,所有的小矮子都落下来了,只有小面包还在空中笨笨拉拉地翻跟头。大家争先恐后地给他出主意,告诉他怎样往下落,但是都不济事。
  “没关系,”万事通说。“让他练习练习吧。过一会他也能行的。咱们休息一下。要尽量习惯失重状态。”
  “什么?对失重状态还习惯得了!”小唠叨皱着眉头嘟嚷说。
  “对什么都习惯得了,”万事通安详地回答。“主要的是不要理会失重。如果有人觉得他在向下落,或是觉得脚朝上翻了过儿。而这类感觉在失重状态下是常有的,那就要赶快四下看一看。你们就会看到自己是在房间里,没有往什么地方下落,也就不会惊慌不安了。谁有什么问题没有?”
  “有一个同题使我很不安,”全不知说。“咱们今天是吃早饭呢。还是因为失重这件事把早饭午饭都统统取消了呢?”
  “早饭和午饭根本没取消,”万事通回答说。“厨房值班人员马上就去准备早饭,趁这个工夫咱们开始工作。首先必须把所有活动的东西都固定起来,不让它们在空中飞来飞去。桌子、椅子、橱柜以及其他家具都要用钉子钉到地板上;所有的房间和走廊里要拉上晾衣服用的那种绳子。咱们用手揪着绳子,走动起来就会容易些了。”
  除了小面包以外,所有的人都马上动手干起来:有的在各个房间里拉绳子,有的往地板上钉家具。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锤子每敲一下,反作用力就会把你抛到相反方向,你晕头转向地飞走,不晓得头会撞上什么东西,在这种情况下你往墙上钉一个钉子试试看。如今,什么都得用新的方式来干。为了钉一个钉子,最少需要三个小矮子。一个扶着钉子,另一个拿锤子敲钉子。第三个扶着敲钉子的人,以免反作用力把他向后抛去。
  厨房的值班人员尤其艰难。幸好那天是小螺丝和小凿子值班。这是两个很能发明创造的人。他俩一到厨房,马上就开动脑筋想各种改良办法。
  “为了正常地进行工作,必须站稳才行,”小螺丝说。“要不然,身体毫无支撑地在空中飘来荡去,可怎么和面、剁白菜、切面包或者摇绞肉机呀。”
  “咱们站不稳是因为脚没同地板联结起来。”小凿子说。
  “既然没有联结,那就应该把它们联结起来,”小螺丝说。“咱们要是把鞋钉到地板上,那不就行了嘛。”
  “非常聪明的主意!”小凿子赞许说。
  朋友俩马上把鞋脱下,用钉子钉到地板上。
  “你看见没有,”小螺丝把脚伸进鞋里说。“咱们现在站稳了,身体受到点震动也不飞了。两只手空着,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要是在鞋旁再钉上椅子,可以坐着工作,那才好呢。”小凿子建议说。
  “这个主意棒极了!”小螺丝高兴地说。
  朋友俩很快把两只椅子钉到地板上。现在。脚同地板联结到一起,钉起钉子来就容易了。
  “你看,这有多好,”小凿子坐到椅上说。“鞋如果不是钉着,我在椅子上能坐得住吗?只有用手抓着椅子才坐得住,不过那样一来我就什么事也不能干了。而现在呢,我的手是闲着的,随便干什么都行。我可以坐在桌旁写字,也可以工作,要是坐烦了,我可以站起来,站着工作。”
  小凿子说着坐到椅子上,又从椅子上站起来,表演着新方法的便当处。
  小螺丝把一只脚从鞋里抽出来说:“为了同地板牢牢联结在一起,用一只脚就足够了。抽出一只脚,我就可以向前后或旁边迈一步。往旁边跨一步,我就到了炉灶旁;往回跨一步,我可以依然在桌旁工作。这样一来,我就提高了机动性。”
  “真是了不起的主意!”小凿子从椅子上跳起身来说。
  “你瞧!我往右迈一步,能用手够到橱柜,往左迈一步可以够着自来水龙头。这样,咱俩几乎可以在整个厨房移动位置,而又不失去平衡。这可是技术方面的才能啊!”
  这时,万事通往厨房里看了一眼。
  “你们这儿怎么样?早饭快好了吧?”
  “早饭还没好,不过却搞好了一项令人震惊的发明。”
  小螺丝和小凿子争先恐后地向万事通讲起他们的改进措施。
  “好,”万事通说。“咱们采用你们的发明,不过,早饭还是得做啊。大家都想吃啦。”
  “马上就得。”小螺丝和小凿子说。
  万事通从厨房中走出去,或者准确些说,是游开了,小螺丝和小凿子则动手做早饭。这可不象他们起初想象的那么容易。第一,米、面、糖、挂面都不愿意从纸袋里出来,即便是倒出来了,它也不往该去的地方去,而是撒在空中,四处飘浮,扑到你嘴里、鼻子里、眼睛里,给小螺丝和小凿子找了好多麻烦。第二,水管中的水不愿意待在锅里。水在压力作用下流出龙头,碰到锅底,溅出锅外。它在外面聚成大大小小的水珠,在空中飘动着,也往小螺丝和小凿子的嘴、鼻子、眼睛里钻,甚至还钻到脖子里,这也是不那么舒服的。
  除了这些倒霉事之外,炉灶的火还不愿意着。要想使火焰燃烧。必须得有新鲜氧气不断吹进来。火焰燃烧的时候,它把周围的空气加热了。热空气比冷空气轻,因此往上升,而含有丰富氧气的新鲜空气则从四面八方向火焰流来补充了热空气原来的位置。但在失重条件下,冷空气和热空气都完全没有重量。所以,热空气不能变得比冷空气轻,因此不能向上升。火焰周围的氧气一被燃烧消耗掉,火焰也就熄灭了。真是毫无办法!
  咱们的朋友想到了这个原因,于是决定用电炉做早饭。
  “咱们要是什么也不煮,光烧一壶茶,那就好了,”小凿子建议说。“往茶壶里灌水终归要容易些的。”
  “英明的主意!”小螺丝赞同说。
  朋友们行动尽可能小心地把壶灌满水,把它放到电炉上,又用绳子紧紧捆在桌子上,免得它飞走。开始时一切都好,可是过了几分钟小螺丝和小凿子看到,壶里的水开始变成水泡从壶嘴跑出来,象是有人从里边往外推似的。小凿子赶紧用手指头塞住壶嘴,可是水泡又从壶盖底下往外钻。这个水泡越来越大,最后离开壶盖,象肉冻似的颤颤悠悠地飞到空中。
  小螺丝连忙掀开壶盖看了一下,壶里空空的。
  “怎么搞的!”小凿子抱怨道。
  朋友二人又把壶灌满水,放到滚热的电炉上。一分钟后,壶里又开始往外冒水。
  这时,万事通又来了。
  “喂,你们快了吧?小矮子们都饿啦!”
  “我们这儿出了怪事儿啦!”小凿子慌里慌张地说。“壶里直往外冒水泡。”
  “冒水泡不算什么怪事。”万事通说。
  他飞到茶壶旁,认真地看了看从壶嘴往外冒的水泡。
  他“嗯”了一声,试着用手指头堵壶嘴。万事通看到水泡开始从壶盖底下往外钻,他又“嗯”了一声,把壶盖按得更紧。万事通确信这样做也毫不顶用,又“嗯”了第三声,稍一思索后说:“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而是一个完全可以解释的科学现象。你们都知道,水变热是由于对流。壶中水的下层在火上或电炉上加热时变轻,流向上方,上层的冷水则流下去占了它的位置。壶里就形成了,这么说吧,就形成了水的循环。不过,这种循环是在水具有重量时才能发生。如果没有了重量,象现在这样,下层水加热后不变轻,也不往上升,而是留在下面一直被加热到变为蒸汽。蒸汽由于加热而增大体积,开始把它上面的冷水托起来。结果,冷水就变成水泡钻出壶外。由此得出什么结论呢?”
  “得出什么结论呢?”小凿子摊着手说。“结论大概是,水泡将脱离茶壶,在空中飘动,直到蹭在谁脊背上才拉倒。”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万事通严肃地说。“在失重状态下烧开水必须使用密封容器,就是盖子盖得严、不漏水不漏电的容器。”
  “我们工作间里有一个带密封盖的锅。我马上去拿来。”小螺丝说。
  “去拿来吧,请快点。不能破坏饮食制度啊。”万事通说着离开了。
  小螺丝把脚从钉在地板上的鞋里抽出,用脚一蹬桌子,就以蜜蜂的速度从厨房向外飞去。到工作间去,他必须飞到院子里。他从厨房飞出来,沿着走廊飞,手脚在墙上和一路上遇到的所有物件上又推又踹。他终于到了楼门口,想把门打开。然而门却关得很紧,小螺丝开门开了很久都没有成功:小螺丝往前推门的时候,反作用力总把他抛向后面,他不得不花好大劲儿才重新来到门口。
  小螺丝一看这样搞不出结果,就决定采取另一个办法。他把身子使劲弯下去,两手捏着门把手,两脚离门稍远一点蹬住地板。小螺丝觉得双脚已经紧附在地板上,就象弹簧那样往起抬身子,使出全身力气靠在门上。门突然大敞开来,小螺丝象个从鱼雷发射器中放出的鱼雷似的飞出门外,在空中向上冲去。他越飞越高,飞过院子一端的亭子,消失在围墙外面。
  谁也没有看到这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