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的发现

 

 








  厨房里只剩下小凿子一个人,他自言自语地说:“趁着小螺丝去找锅的工夫,我可以稍稍休息一下。”
  他舒舒服服地坐到椅子上,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休息起来。但是,这不过是这么说说罢了,因为休息的只是小凿子的身子,而他那精力充沛的头脑却连一分钟都没有停止工作。他一双机灵的眼睛一直四下转动着。映入他眼帘的每一个物件都向他提示着某种巧妙的思想。小凿子向钉在地板上的小螺丝那双鞋瞥了一眼,想道:“可惜得光着脚从厨房出去。不能每次都把鞋从地板上起下来啊。不过要是把套鞋钉在地板上呢,那么脚上就可以穿着鞋啦。你来到厨房。把脚伸到套鞋里就工作呗——会联结得很好的。这可是个极巧妙的主意!”
  小凿子把头脑中想到的这个巧妙主意欣赏了一阵,然后说:“不过,对套鞋还能加以更合理的利用哩。我们楼里有十六个小矮子,每人有一双套鞋;就是说总共有三十二只套鞋。要是把这么些套鞋在房间和走廊里每隔一步钉一只,那么行走就方便啦;把一只脚伸到一只套鞋里。就迈了一步,把另一只脚伸到另一只套鞋里,就又迈了一步……这个主意可真妙极了!”
  小凿子本想跑去把自己的新发明告诉万事通,可是马上又把这件事忘了,因为又有新的主意涌上心头。
  “如今出现了失重状态,干什么都不能象原来那样啦,”他继续推断着。“就拿最普通的椅子来说吧。非得把鞋钉到地板上才能在椅子上坐得住。这可太不聪明了!今后要出现带马镫的新式椅子,可以骑着它,把脚伸进马镫,这样就能安静地工作——你飞不了啦。这个主意简直妙得要命啊!此外,椅子还可以是旋转式的……”
  各种想法就这样在小凿子的头脑中接踵而来。他的眼睛兴奋得闪着光,脸上浮现着幸福的笑容。
  这时,万事通又出现在厨房里。
  “这是怎么啦?”他气忿地喊道。“早饭在哪儿?”
  “什么早饭?”小凿子从幻想中醒过来,问道。
  “瞧他!”万事通忿忿地喊道。“他连要做早饭都忘啦!小螺丝在什么地方?”
  “小螺丝?……他去拿那个……拿那个密封锅去了呀。”
  “他已经去了一个小时了!拿个锅莫非就这么难?”
  “我这就去找他。”小凿子说着就向门口游去。
  然而,万事通却感到小螺丝耽搁这么久有些蹊跷。他一看小凿子几乎已经到了门口,就惊恐地喊道:“站住!别到外面去!”
  “为什么?”小凿子问道。
  “要当心,我告诉你!”万事通气哼哼地喊道。“现在行动要特别小心谨慎。咱们不是处在失重状态下嘛。你一到室外,还不晓得会被搞到哪里去呢。稍一推动,你就会直接飞到宇宙空间去的。”
  万事通游到门旁,抓住门把手,往外面探出头去喊道:“小螺丝!小螺丝!”
  小螺丝没有应声。
  “小螺丝难道是被刮到宇宙空间去了吗?”小凿子惊慌地问道。
  这时正往走廊里窥探的全不知听见了小凿子的话。
  “你们瞧哇!小螺丝被刮到宇宙空间去啦!”全不知先含糊地低声说,又马上扯开嗓子喊道:“弟兄们,糟啦!小螺丝被刮到宇宙空间去啦!”
  大家都慌乱地向门口拥去。
  “回来!”万事通喊道。“不要走近门口!这危险!”
  “小螺丝在哪儿?小螺丝怎么了?”小矮子们焦急不安地问。
  “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万事通同答说。“光知道他是上工作间去了,再没有回来。”
  “需要有人上工作间去一趟,他也许还在那儿吧。”小锡管说。
  “现在失重了,怎么去得了呢?”小唠叨说。
  “哎,拿一根长些的绳子来。”万事通吩咐道。
  大家立即执行了他的命令。万事通把绳子一头捆在自己腰上,另一头拴到门把手上,然后严厉地说:“你们注意,谁也不许出楼。咱们丢了一个小螺丝就够瞧的啦!”
  万事通弯下身子,甩脚在门槛上使劲一蹬,就向高楼不远的工作间方向飞去。他用力大了些,所以飞得比需要的高度高些。他从工作间上空飞过的时候,用手抓住了指示风向的风向标。飞行停止了。万事通顺着雨水管爬下来,打开工作间的门走进去。小矮子们都紧张地注视着他的行动。过了一会儿,万事通从工作间里探出头来。
  “他不在这儿啊!”他喊道。“好象他根本就没有来过。我到亭子里去看看。”
  万事通一跳就到了亭子旁,往里瞧了瞧。那里也没有小螺丝。
  “看样子最好是爬到楼顶上往四外看一看。在高处总能看得更清楚些。来,用绳子把我拖回楼去吧!”万事通喊道。
  小矮子们动手拉绳子,把万事通拖回楼旁。万事通一眨眼的工夫就顺着雨水管爬到楼顶,正想四下打量,这时突然刮来一阵风,把他刮向一旁。万事通没有害怕,因为他知道小矮子们随时都能用绳子把他拉回去。
  “这倒更好,一万事通自言自语道。“象乘直升飞机似的在地面上空飞行,我可以更仔细地看清周围的情况。”
  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因为紧接着发生了一件谁都没想到的事。还没有飞过围墙。万事通突然开始急剧下降,仿佛有一种力量突然把他拉向地面。他扑通一声一下子跌到地上,直挺挺地躺在那里,甚至没有搞清出了什么事。他感到全身极其沉重,吃力地站起来,四下环顾了一番。他很奇怪自己又稳稳当当地能站住了。
  “瞧这事儿!我好象又有重量啦!”万事通含糊地低声说。
  他试着抬起一只手,又抬起另一只手,试着迈了一步,又迈了一步……手脚艰难地活动着,象是灌了铅。
  “这种负载巨大的感觉也许是从失重猛然转为具有重 量的结果吧?”万事通想道。
  他看到小矮子们都从门里惊慌地望着他,就喊道:“弟兄们,你们看哪!这里没有失重状态啦!”
  “那里有什么呀?”有人问道。
  “这里有重力状态。重力和以前一样对我发生着作用。你们看,我站着……我在走……我在跳!……”
  万事通走了几步,还试图跳—跳。不过,他没跳起来:万事通没能把脚跳离地面。
  就在此时,围墙外面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万事通注意听了听,觉得好象有人在唤他去帮忙。万事通稍一思索就跑到围墙旁,想攀上去,但却没办到。重力仍然以可怕的力量影响着他。万事通清清楚楚地听到围墙外有人呼救,他从围墙上拆下一块木板,从空隙里探头看了看。他看到小螺丝躺在离围墙不远处的地上。小螺丝也看见了他。
  “万事通啊,亲爱的,帮帮忙吧,我好象把腿摔断啦!”小螺丝喊道。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啦?”万事通一边往他身边跑一边问。
  “我呀,你知道吗,想去开门,门是开开啦,可我却一下子飞了起来,你知道吗……”
  “你怎么不答应啊?我喊你,喊呀喊的!”
  ”我什么都没听见。大概是失去了知觉。”
  万事通搀着小螺丝的胳肢窝,把他背到背上,穿过围墙的空隙向房前走去。跨了几步,万事通觉得重力似乎已经减弱;又跨了一步,他突然离开地面,同小螺丝一道飞到空中。
  “真怪啊!又进入失重状态了!”万事通想道。
  一开始他有些慌张,后来想到有绳子拴着,就喊道:“弟兄们,快点把我们拉回去!”
  小矮子们看到万事通和小螺丝越升越高,就抓住绳子一头往楼前拉。万事通紧紧拽着小螺丝的衣领,以免他从自己手中滑落。不一会儿,他们已经到了楼里。大家都想尽早看看小螺丝,但医生小药丸却说:“喂,散开,就是说都从这里飞走!要马上把病人放到床上,我要给他做检查。”
  小矮子们沿着走廊把小螺丝拖走。
  “哎哟,弟兄们,轻着点儿嘛!”小螺丝恳求道。“我腿疼。”
  大家终于把他拖到房中,放在床上,拿绳子把他同床铺捆到一起。小药丸开始给他检查。他用指头在病人的胳膊上、腿上、胸上、甚至头上敲了好长时间,一边敲一边注意听着发出的声音。他最后说道:“亲爱的朋友啊,哎……嗯……你得在床上躺躺啦……不过你别害怕,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只不过是把脚稍微扭了一下。”
  “这脚是怎么稍微扭一下的呢?”小螺丝问道。
  “啊,是这样,嗯……就是说,你的脚使劲碰了一下,于是就发生了……嗯……就把筋稍稍扭伤了一点,嗯……关节也有点挫伤……嗯,是的!关节部位的疼痛过一阵子就会减轻,你也就可以稍微走走路啦……当然是如果需要走路的话。”
  “为什么是需要走路的话呢?”小螺丝警觉起来。
   “呶,因为要是仍然失重,咱们不是根本没有走路的必要嘛。咱们还是要稍微飞一飞的。”
  “那好吧,”小螺丝答道。“我可不可以稍微吃点什么呢?我从早上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哩。”
  “我说,你早饭做得怎么样啦?”小药丸向小凿子问道。
  “由于失重的缘故。早饭还没有准备好,”小凿子报告说。“但是,既然万事通已经找到没有失重状态的地点,我们可以到那里去架起篝火很快把早饭做好。”
  “你呀,亲爱的,这样吧,”医生小药丸说。“不必做早饭了。因为现在已经该吃午饭了。最好是马上做午饭,至于病人嘛,我先给他一点抹果酱的面包。”
  小药丸去取抹果酱的面包,小凿子在自已身上捆上绳子,来到院子尽头处。当觉得自己又有了体重时,就把绳子一头系到围墙上,向小矮子们喊道:“喂,把木柴、火柴、饭锅、水壶、煎锅和菜都拿过来吧!”
  小矮子们手扶着横拉在院子当中的绳子,把做饭用得着的东西都给小凿子送过来。大家工作得十分积极,因为都饿了。没工作的只有病人小螺丝,再就是依然在饭厅天花板下晃荡的小面包。万事通说,小面包显然是失去了在空中辨别方向的能力,不能适应失重状态。实际上,小面包对失重适应得很好,不过他很滑,决定掩饰这一点。当别的小矮子都在工作的时候,他却在房间里慢腾腾地飞着,吃着从锅里撒出来的、一团团在四下飘动的碎麦米粥。不大一会儿工夫,他就把整个一锅粥吃个精光,一点儿没剩。
  “现在我可吃饱喽,再也不需要什么喽!”小面包心满意足地说。“别人要是喜欢劳动啊,那就让他干去吧。”
  在小矮子们做午饭的时候,万事通身上拴了绳子,在院里对重力的情况进行观察。原来,只是在楼房四周二三十米的距离内才有失重状态。按万事通的叫法,这就是失重区。失重区外面,按万事通的叫法,是重力区,或者称为有重区。借助绳子走出失重区之后,就可以进入有重区,出了大门就能在街上丝毫不用担心地随便往哪儿走了。
  万事通确定了这些科学事实之后,对小药丸说:“咱们现在需要了解一下,失重是光在咱们这里才有呢,还是本市其他地区也有。你马上到全城去走一遍。打听打听居民中是否有人感到过失重的征兆,是否有人头晕,是否曾经有人有过头朝下被悬挂起来的感觉。这些材料能够帮助咱们搞清这一神秘现象的原因。我想,关于咱们这里有失重状态的事,暂对不要对任何人讲。城里一知道这一点,人们都往咱们这儿跑,那可就难说会发生什么事啦。还好,小螺丝的情况总的来说还算顺利,而我也侥幸没有摔断腿。对于这个尚未进行充分研究的自然现象,咱们应该极其谨慎小心才是。”
   在小药丸满城走的时候,小矮子们把午饭做好,马上就在露天地里吃起来。这是特别舒服的,因为在室外食欲总是旺盛。当然,他们首先给病人小螺丝喂了食物。办这件事可不容易,因为不得不在失重状态下给他喂东西。小凿子想出了个主意,做了一种专门给病号吃的浆状汤。不过最妙的还是,小凿子煮这种汤是用平常烧茶的水壶,水壶上面用盖子盖紧,因此在进入失重状态的汤不会从壶里洒出来。病人只要把壶嘴儿伸到口中嘬就行了。就这样,喂汤喂得很顺利,而且没有浪费。
  小凿子给小螺丝做的饭不很稀也不很稠。这样的饭能很好地粘在盘子上,因此可以随意端来端去,也可以用汤匙舀,不必担心它会从盘里掉出去满天飞。第三道菜是酸果羹,也是用水壶端给小螺丝的。
  喂完小螺丝,小矮子又以同样方法喂了小面包。前面说过,小面包不仅失去了体重。也同时失去了剩下的一点良心,但是呢,却并没有失去胃口。
  不久,小药丸巡回归来。向万事通报告说,城里别的地方哪儿也没有发现失重状态。他说,小矮子们跟往常一样生活着。任何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现象,也没有任何病痛感觉。
  小药丸了解到的情况使万事通沉思起来。失重区仅仅局限在他们的院子里,这使他觉得很奇怪。
  “也许,原因就在这里。不过,原因是什么呢?”万事通绞着脑汁。
  万事通命令小矮子们要行动小心,他回到自己房里,好在午饭后休息一下,并安静地思索一番。他按照自己的习惯想躺到沙发上,可是想起,在失重状态下只有用绳子把自己绑在沙发上才行,这很麻烦,而且没有必要。他在沙发上空伸直身体,严格保持着水平姿势,让整个房间在他眼中就跟平日一样,不让什么东西分散他的思绪。万事通于是思索起来。
  “奇怪,这失重区仿佛是一个以我们的楼房为中心点的圆形,”万事通自言自语地说。“这样,我们就似乎是处在失重的中心点。也许,恰恰在我现在待着的地方,或者是在紧挨着我们的什么地方,就是这个中心点吧?失重的原因莫非就在于这个中心点?”
  万事通一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接近于解决这个问题了,但是他的思绪又突然跃向一旁。
  “失重状态是怎么开始的呢?是从什么开始的呢?让咱们想想看,”万事通好象在同一个看不见的对话者交谈似的说。“这是早晨开始的。起初,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我收拾房间,后来把月石搁到橱柜里,后来……后来……后来干什么了呢?恰恰是这个时候发生了失重状态的!”
  万事通的思想急剧地活动起来。
  “失重的秘密也许同月石有关?”这样一个问题在他的头脑中油然而生。
  “是嘛,这样的推测完全可以成立啊,”万事通心中回答着。“月石是什么呢?谁也不清楚。只知道这是一个具有某些奇怪特性的物质……也许在它的特性中也具有消除重量的性质……不过,月石在我这儿已经很久了呀。这个特性为什么以前没有表现出来呢?……这个特性没有表现出来也许是因为它原来没有放在现在这个地方吧。也许是,月石消除重量的能力取决于它所在的位置!”
  万事通激动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觉得自己掌握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于是集中全副精力不让这个思想从头脑中溜掉。
  “假如是这样的话……”他说道,尽力驱赶着纠缠不去的其他想法,“假如失重状态取决于月石的位置,那么,我们把月石拿出橱柜,失重状态就应该消失。”
  万事通由于感到自己正处于一项伟大发现的门坎前,他激动得甚至浑身颤抖起来。
  “那好吧,”他嘟哝了一句,“咱们来做个实验!”
  他轻轻一推墙壁,手脚并用地做着游泳动作,凑近存放矿石标本的橱柜。
  “好吧,咱们做个实验,咱们做个实验……”他反复地说着,仿佛怕忘记自己究竟想干什么似的。
  但是由于激动,他的动作做得不很准确,因此,在到达应去的地方之前他在房间里做了一次“环球旅行”。最后,他凑到橱柜旁,双手抓住橱门,两腿在空中摆动着呈水平姿势悬在橱前。
  “好,咱们做个实验!”他坚决地说。
  这时他脑中马上闪过另一个想法,“要是这个实验毫无结果呢?要是失重状态并不消失呢?”
  这个想法象一瓢冷水浇到万事通头上。他脊背一阵发凉,心在胸膛里剧烈跳动起来,他下意识地打开橱门,把月石从最下一格取出来。
  紧接着发生的情况极其清楚地表明,万事通的那些科学估计是正确的。月石刚刚到他手中,万事通就感到后背被使劲推了一下。他跌到地板上,摔了个大马趴,把膝盖摔得好疼,象被什么东西从上面按了下来。就在这一刹那间,响起一阵隆隆声。原先在失重状态下到处飘动的物件都散落到了地板上。楼房也象遇到地震似地抖动了一下。万事通惊恐地眯起眼睛。他觉得好象天棚马上就要向他身上坍塌下来,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看到房间和原来的样子一丝不差,只是四下散乱地堆放着他的书籍。
  万事通站起身来,觉得惯有的那种重量感又回到身上,他看了看手中的月石。
  “原因原来在这儿啊!”他高兴地大声说道。“不过,为什么唯独当月石在橱柜里的时候才出现失重呢?也许失重状态的出现是因为月石放射出的能量同矿物标本中含有的某种物质发生了相互作用。可是怎样才能了解这是什么物质呢?”
  万事通又皱起眉头沉思起来。一开始,他的头脑中萦绕着一些完全不成形的想法。每个想法都象一朵云彩或是墙上模模糊糊的大斑点,怎么看也看不出它象个什么。突然,有一个清晰的确定无疑的想法在他心中豁亮起来。
  “应该把橱柜里放着的矿物标本依次拿出来。月石与之发生作用的物质一拿出来,失重就将消失,我们就能知道这是什么物质了。”
  万事通把月石放回橱柜,感到又出现了失重状态,然后,他开始把橱柜里的矿物标本一件件往外拿,同时注意是否出现重力。他先拿出摆在下格的标本。这里有水晶、长石、云母、褐铁矿、黄铜矿,硫磺。接着是萤铁矿、辉铜矿、闪锌矿、方铅矿及其它等等。万事通把下格的矿物标本都取出以后,又开始取上格的。所有的矿石标本终于都拿了出来,然而失重状态并未消失。万事通简直失望极了,真是泄了气。他正要把橱门关上,但这时看到下格的角落里还有一块原来没有注意的小石头。这是一小块磁石。万事通已经对实验取得成功失去了希望,他伸手把磁石从橱柜里拿出来。就在这一瞬间,他感到重力又把他拉向地面,他又趴到地板上。
  “这么说,失重状态出现是由于磁能与月石的能量相互作用的结果喽。”万事通说。
  他从地板上爬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可以推拉的计算尺。他把月石固定在计算尺的一端,把磁石固定在另一端,然后小心地推动两端。当月石离磁石的距离同在橱柜里相隔距离一样时,失重状态又出现了。
  “我们看到……”万事通仿佛在给无形的听众讲课似地说,“我们看到,当月石和磁石相隔一定距离时,就出现失重状态。这个距离可以称之为临界距离。这两种矿物间的距离一大于临界距离,失重状态立即消失,重力又重新作用到我们身上。”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万事通把计算尺两端拉开,这时他感到有一股重力在向下揪他。他的膝部弯曲了,一下子坐到地板上。然而,万事通对此没有难为情。相反,他胜利地微微一笑,说:“这就是失重仪啊!失重状态现在已经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会控制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