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面包的过失

 

 








  全不知撒了谎,事实上他非常想飞上月球。他一直盼着万事通会忘掉发生过的事,对自己所说的威胁话不予执行。但是他却白盼了。万事通什么都没忘。过了一些日子,起飞的日期确定后,万事通拟出一个飞往月球的小矮子的名单。正如意料中那样,这张名单里没有全不知。其中也没有小面包和另外几个不能适应失重状态的小矮子。
  全不知,象平常所说的,真是痛苦得要了命。他跟谁都不愿意说话。笑容从脸上消失了。食欲减退了。夜里边一分钟都睡不着,第二天他一副烦恼的样子走来走去,让人看着都觉得可怜。
  “难道就不能原谅全不知吗?”小鲱鱼对万事通说。“我看,他不会再淘气了。再说,他很能适应失重状态。对他来说,这种惩罚太重了。”
  “这不是惩罚,而是预防措,”万事通严厉地回答说。“到月球去旅行可不是开心的闲溜达。只有最聪明、最守纪律的小矮子才能参加这次旅行。全不知的确很能适应失重状态,但是他在智力方面的才能却有待于大大提高。全不知由于自己不守纪律,不仅自己要吃苦头,而且还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宇宙可不是那种可以同它开玩笑的东西。最好让全不知等下一次,在这段时间里让他变得聪明些。这就是我的决定!”
  小鲱鱼一听万事通回答得这样斩钉截铁,就再也不提这事儿了。
  全不知渐渐地平静了一些,不象以前那样愁眉苦脸了。食欲又有了。睡眠也好了。全不知同其他小矮子一道上宇宙城,观察对火箭进行的试验,观察旅行者出发去月球之前进行的训练,听倒挂金钟和小鲱鱼讲关于月球、关于星际飞行的课程。看来,全不知对于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顺从,已经不再幻想去月球旅行了。连全不知的脾气好象也都变了。最善于观察的小矮子们注意到,全不知常常在想什么心事。每逢他想事的时候,脸上就露出沉浸于幻想中的笑容,仿佛全不知在为什么感到高兴。不过,谁也猜不出究竟是什么使他感到这样高兴。
  有一次,全不知遇到小面包,说道:“我说,小面包,现在我跟你可是同病相怜了。”
  “什么病?”小面包没懂。
  “嗨,不是不带你上月球吗。也不带我。”
  “我不能上月球。我太重了。火箭带不动我。”小面包说。
  “傻话!”全不知答道。“凡是乘火箭飞行的人都将处于失重状态下,所以,你重不重对火箭都一样。人人都一点重量没有。懂吗?”
  “那为什么不带我呢?这可不公平!”小面包高声说。
  “别提多不公平啦!”全不知附和说。“不公平得简直没法说。咱们应该把这种不公平现象纠正过来。”
  “怎么纠正?”
  “起飞头一天的夜里,咱们钻到火箭里藏起来。等早晨,火箭飞往宇宙空间的时候,咱们再钻出来。他们不会为了咱们两个把火箭开回来的。”
  “难道可以干这种事吗?”小面包问。
  “为什么不可以?你可真怪!你懂吗,最主要的是,咱们在地球上的时候别让他们撵出来。到了宇宙中,他们就会让我们去啦,你就放心好了。”
  “咱们藏在什么地方呢?”
  “藏到食品舱里。那里挺舒服,各种食品也有的是。”
  “食品有的是——这好哇!”小面包说。“不过,火箭里计算好的是装四十八个旅行者呀。”
  “那是瞎扯!”全不知说道。“哪儿见过是要装四十八个旅行者的。这算个什么数呢,你自己想想嘛。要凑整数应该是五十个。能装下四十八个的地方也就能装五十个。再说,咱俩也不需要在客舱里占位置;咱们在食品舱里待着。常言道,虽然挨挤.但不受屈嘛。”
  “你确实知道食品舱里有食品吗?”小面包问。
  “我亲眼看见的,撒谎不是人!”全不知起誓说。“老弟,我把火箭上上下下都研究遍了。你想要什么,我闭着眼睛都能给你找到。”
  “嗯,那好吧。”小面包同意了。
  在预定起飞的头天晚上,全不知和小面包没躺下睡觉。等到所有的小矮子都睡着以后,他俩从楼里俏悄溜出来,向宇宙城走去。夜很黑,小面包吓得浑身发抖。一想到自己不久就要被带进宇宙空间,他真是吓得掉了魂。他后悔自己参加了这样一件危险的勾当,但又不好意思向全不知承认自己害怕了。
  全不知和小面包来到宇宙城时,天已经很晚。月亮升了起来,四周亮了一些。咱们这两位朋友从楼房旁边悄俏溜过去,来到圆形场地的边缘。宇宙火箭就高耸在场地中央。在蓝莹莹的月色辉映下,火箭的钢壳闪着光,全不知和小面包觉得好象火箭自己在发光,它好象是用一种发光的金属制成的。它的轮廓里有一种勇猛、一往直前、不可遏止地要向上冲起的气概:使入觉得火箭仿佛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的位置向高处飞去。
  全不知和小面包想尽量不被人发现,就弯下身子,猫着腰从场地上溜过去。来到火箭旁,全不知用手指头在火箭尾部的电钮上按了一下。一扇小门无声地打开来,一个不大的金属梯子落到旅行者们的脚旁。全不知看到小面包在磨磨蹭蹭,就抓起他的胳膊。他们—道顺着梯子走上去,走进一个所谓的闸室。这好象一个小房间,有两扇密封门。一扇通着外面,全不知和小面包从这扇门走进火箭。另一扇通到宇宙飞船里边。
  朋友俩刚一走进闸室。外面那扇门就自动关上了。小面包一看后退的路已被切断,他的心都吓凉了。他想说点什么,可是舌头好象在嘴里僵住了,头变得好象一只空桶。他已经搞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也搞不清是否真在想。不知为什么,他从前听到过的一首歌的歌词一直在脑中回旋:“别了,可爱的白桦!别了,亲爱的松树!”这两句歌词使他难过、忧愁得流下眼泪。
  这时,全不知按了另一扇门旁的电钮。门也无声地敞开来。全不知断然地跨了进去。小面包机械地跟着他走进去。
  “别了,可爱的白桦!”他愁眉苦脸地嘟哝了一句。“这回可没的可说啦!”
  咔嚓—声。第二扇门也象第一扇门一样紧紧地合了起来。它好象一堵不可逾越的墙,把我们的旅行家同外部世界,同至今为止与他们有关的一切隔离开来。
  “这回可没的可说啦。”小面包又重复了一遍,用手挠了挠耳根。
  全不知这时已经打开电梯门,他拽拽小面包的袖子说:“走吧!挠痒痒你还有时间的!”
  小面包默默无言地走进电梯轿厢。他面色苍白得好象一个幽灵。轿厢发着均匀的嗡嗡声向上升起。当它升到所需的高度时,全不知走出来说:“喂,出来吧!你怎么跟个死人似的呢?”
  小面包走出电梯,看见自己来到一条弯曲狭窄的走廊上,它象个圆环似的环绕着电梯井。在走廊里走了一阵,全不知停在一扇圆形的金属小门旁,这扇小门很象是轮船锅炉的炉门。
  “就是它。这里就是食品舱。”全不知说。
  他按了按电钮。门开了,好象张开的兽嘴。全不知摸黑用脚试探着台阶,钻进这张嘴里。到了舱底,他在墙上找到开关,把灯打开。
  “喂,下来,到这儿来!”他对小面包喊道。
  小面包向下爬去。他害怕得膝盖直发抖,因此一脚踩空就顺着台阶径直滚到舱里。好在舱里的墙壁、舱底、甚至台阶,全都贴着弹性塑料。所以他摔得并不重。火箭里的所有房间都贴着这种塑料。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有人在失重状态下不小心摔伤。
  全不知看到小面包一点儿没摔着,就关上门,愉快地笑着说:“咱们到家啦!谁能找得到咱们啊!”
  “咱们怎么出去呢?”小面包恐惧地问。
  “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呗。你看,门旁边有个电钮吧?一按它,门就开了。这里什么都是靠电钮操纵的。”
  全不知开始按各种电钮,打开壁橱、保温柜、电冰箱的门,里面的架子上存放着各种各样的食品。可是小面包却非常失望,连看到食品都没有让他感到高兴。
  “你怎么了?你好象不高兴似的?”全不知奇怪地问道。
  “怎么不高兴?我很高兴。”小面包回答说,他的模样活象一个犯了大罪要被处死的罪犯。
  “嗯,既然高兴,那就躺下睡觉吧。天已经很晚了。”
  全不知说完就直挺挺地躺到舱底,把一只拳头当作枕头垫在头下。小面包也照样做了。在柔软的塑料上躺得更舒服一些以后,他就考虑起自己的处境来,他的头脑里有一个想法渐渐成熟了,觉得最好是放弃这次旅行。他想马上告诉全不知自己不愿意飞行了,可又想到这样一来全不知会笑话他,责备他胆小。这时他听到了全不知均匀的鼾声,他确信全不知已经睡熟,就爬起身,尽量不踩着他的胳膊,溜向门边。
  “我从火箭里钻出去就往家跑,这回可就没的可说了。”他想道。“全不知要是那么愿意,就让他自己往月球飞好了。”
  小面包屏住呼吸,顺台阶走上去,按了按门旁的电钮。门开了。小面包钻出食品舱。在弯弯曲曲的小走廊里走起来,想找到电梯门。他不象全不知那样熟悉火箭的结构,所以在走廊里走了好几圈,每次都是又回到了食品舱。
  小面包怕全不知醒来发现他失踪,他又开始发急,失去了冷静。后来他还是找到了电梯门。他不假思索地上了电梯,随便按了一个电钮。电梯没有往下降,反而向上升去。小面包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出了电梯就找可以走到外面去的那个闸室的门。他当然找不到闸室,因为这里根本没有闸室,但是他却到了电钮室,在一片黑暗中摸起墙来,想找到开关。他没能发现开关,但在小室的中央却撞着一张小桌子,在桌上摸到一个电钮。小面包心想,用这个电钮一定能打开电灯,他于是按了一下,但他马上就处于失重状态向上跳去。与此同时他还听到开始工作的喷气发动机的均匀轰鸣声。
  最机灵的读者大概一下子就会想到,小面包按的恰恰是开动电子操纵机的那个电钮。而电子操纵机,象设计师预先规定的那样,自动开启了失重仪、喷气发动机以及所有的其他设备,结果,火箭在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那一刻开始了宇宙飞行。
  宇宙城的居民如果有谁此时醒来往窗外看一眼的话,他会看到火箭缓缓离开地面,平稳地向空中飞去,一定会奇怪得不得了。这件事发生得几乎无声无息。一股炽热的气流带着轻微的咝咝声从发动机的下部喷气口中喷出。这股气流产生的反作用力足以将火箭推动,因为有了失重仪,火箭本身一点重量没有了。
  火箭上升到足够的高度队后,电子操纵机立即开动了转向装置,因此,火箭的头部开始进行圆周运动,越转倾斜度越大。现在,火箭已经具有了这样大的倾斜角,在装有光电管的光学仪器的视野内现出了月球。来自月球的光线被光电管转换为电信号。电子操纵机接收到这种信号后,开动了自动瞄准装置。所以,火箭做了几次衰减震荡后就对准了方向,径直朝月球飞去。火箭借助自动瞄准仪,象通常说的那样,已经对准了月球。火箭由于某种原因偏离预定航向时,自动瞄准仪能立即使火箭回到预定航向上来。
  一开始的工夫,小面包甚至没有明白自己干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小面包感到自己已经处在失重状态下,就手脚并用地打算离开电钮室,心想别的什么地方可能会没有失重状态。努力了一番,他离开了电钮室,又回到电梯那里。这一次,他好生把电梯轿厢里的电钮研究了一下,恰好按对了可以使轿厢落到最下层,即火箭尾部的那个电钮。
  他从电梯里出来就到了闸室的门前,前面说过,通过闸室就可以走到外面。小面包在这扇门旁的墙上发现一个电钮。然而,不论他在上面按多少次,不论他怎么用脚踹门,门却根本不想开。小面包不知道,他只有穿上宇航服,闸室的门才能开。
  应该说,多亏他不知道这一点。假如他事先穿上字航服,按了电钮,门就会打开来,小面包也就会离开火箭,直接掉到宇宙空间去的。如果这样,他当然就永远回不了家,因为他将一辈子留在宇宙中象行星那样运行了。小面包在门上拳打脚踢一通,决定回去找全不知,坚决要求走出火箭。可是他却没法执行这项决定,因为他忘记了全不知在哪一层。他只好一层一层地找,往所有的小室、客舱、隔舱里钻。时间已经很晚了。小面包非常累,而且非常想睡觉。可以这么说。小面包如果还会站着的话,他也已是累得站不住了。因为失重,小面包根本不可能站着,而是象缸里的鲫鱼似的游着,脑袋不时撞到墙上,在空中翻着跟头。后来他干脆什么也不能想了。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眼睛自然而然地合起来,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最后睡着了。这时他正在电梯里向上升。
  这个时候,全不知正在食品舱里无忧无虑地睡觉,连宇宙航行已经开始都没感觉出来。但是他在夜里醒了,却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而不是躺在家中的床铺上。
  他慢慢地回想起,自己是特意溜进火箭里来的。全不知感到了失重状态,又注意到喷气发动机的均匀轰鸣声,他明白宇宙飞船正在飞行。
  “这么说,万事通和其他小矮子在我睡觉的工夫已经登上飞船,并启航向月球飞去了。结果跟我预想的一样准确!”全不知想道。
  他脸上浮起幸福的笑容,心里高兴得好象有个什么东西在左冲右突地跳。他正打算钻出自己的藏身地,去找万事通,向他承认自己未经许可擅自溜进了火箭。他又想了想,决定还是再等一会儿,等火箭飞离地球更远些以后再说。
  “什么时候告诉万事通都来得及。这个事根本不用着忙,”全不知想道。
  这时他想起了小面包,四下看看说:“对不起,亲爱的朋友们,小面包呢?我是跟他一块儿钻进隔舱的呀!”
  全不知这时才看到舱门是敞着的。
  “啊!这么说。小面包已经睡醒,钻出去了,”全不知想道。“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一个人待在这儿也没意思了。”
  全不知爬出隔舱,打开电梯门,看见小面包躺在里面。
  “啊,原来你跑到这儿来了!”全不知大声说。“觉出来没有?咱们正在飞呐!”
  “什么?”小面包睡眼惺忪地问道,还咧大了嘴打个哈欠。
  “咱们正在飞呐!”全不知兴奋地喊道。
  “往哪儿飞?”小面包问,开始用拳头揉起眼睛来。
  “往月球飞呗。还能是往哪儿飞?”
  “什么月球?”
  “咳,什么月球……你不知道有什么月球嘛!”
  小面包这才开始明白出了什么事。他傻呆呆地看了全不知一阵,随后象发疯似的喊起来:“往月球飞?!”
  “往月球飞!”全不知高兴地证实说。
  “是咱们在飞?!”
  “是咱们在飞,就是的嘛!”全不知喊道,他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扑过去拥抱小面包。
  小面包吓得气都喘不上来了,他的下巴耷拉着,眼睛睁得溜圆,用一动不动、一眨不眨的目光看着全不知。
  “别人在哪儿呢?你没见到他们吗?”全不知没有注意到小面包的奇怪表情,问道。
  “什——什么——别——别人?”小面包惊慌得结结巴巴地问。
  “咳,别的小矮子们在哪儿?万事通在哪儿?”
  “他们难——难道是在这里吗?”
  “那可不!依你说,咱们为什么在飞呢?当咱们俩在隔舱睡觉的时候,大家都来了,就起飞了。懂了吗?咱们马上到上边去,到客舱去找他们吧。”
  全不知按按电钮,电梯把他俩送到上一层。
  “他们看见咱俩准要大吃一惊!”全不知在一间客舱的门前停下脚步说。“咱俩马上走进去说:‘你们好啊,我们俩来啦!’哈哈哈!”
  全不知笑得浑身颤抖着打开舱门,看到舱里一个人没有,说:“这里不知怎的一个人都没有!”
  他马上又看了另外一个舱。
  “不知怎么回事这里也没人哪!”
  他每看一个空舱就把这句话重复一遍。他最后说道:“我知道啦!他们在大厅呢。大概正在举行什么重要会议,所以大伙全到那儿去了。”
  朋友俩再下来,到了大厅,看到大厅也是空无一人。
  “这里根本没有人嘛!”全不知高声说道。“火箭里好象就咱们两个。”
  “怎么就咱们两个?”小面包惊恐地问。
  “就这样,光咱们两个。”全不知摊开手说。
  “那火箭是谁发射的呢?”
  “我不知道。”
  “火箭也不会自己发射自己呀!”
  “不会。”全不知表示同意。
  “这么说,是有个人发射了它。”小面包说。
  “究竟是谁呢?”
  “那我可不知道。”
  全不知怀疑地看了小面包一眼,问道:“也许,火箭是你发射的吧?”
  “我?”小面包惊奇地问。
  “是啊,是你!”
  “我怎么能发射它呢?”小面包耸耸肩膀。“我连怎样发射都不知道。”
  “那你从隔舱钻出去干嘛?”全不知问道。“我醒来的时侯,你为什么没在舱里?你上哪儿去了,说实话!”
  “啊呀,你知道吗,我夜里变了卦不想飞了,想回家,啊,你明白吗,我在火箭里迷了路,后来,我打不开门,所以我又变了卦不想走了,我留下来了。”小面包慌乱地嘟嘟哝哝说。
  “你没在什么地方按过电钮吗?要知道,发射火箭,总共只要按那么一个电钮就行啦。懂吗?”
  “真的,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按什么。我只是无意中到过一间小房间,在那里的桌子上按过一个很小很小的小电钮……”
  “啊——!”全不知声音可怕地喊了一声,他抓住小面包的衣领,把他拖到电钮室。“你老实说,你到的是这间小房间不是?”
  “好——好——好象是的。”小面包象条被拖出水的鱼儿似的张着大嘴,又慢又不清楚地说。
  “你按的是这个电钮不是?”
  “好——好——好象是的。”小面包承认说。
  “就是这么回事儿!”全不知高声说道。“就是说,火箭是你发射的!你说现在可怎么办吧?”
  “不能想——想一想办法把火箭停住吗?”
  “你怎么让它停住?”
  “再按一个别的电——电——电钮。”
  “你再要按电钮!你再按一个,火箭就停住了,那咱们俩得待在宇宙空间出不去啦!算了,还是往月球上飞吧。”
  “可听说月球上没有东西吃啊。”小面包说。
  “没关系,这对你有好处,你多少瘦一点吧,”全不知生气地答道。“下次你该知道不能擅自乱动电钮了!”
  小面包只要一想起吃东西,他的思想马上就转向了新的方面。他突然想吃东西想得要命。除了吃东西,他现在任什么都不想了。所以他说:“我说,全不知,咱们不能吃点什么吗?我从昨天白天起可还什么都没吃呐。”
  “吃点儿,好吧……吃点什么看来是可以的,虽然按说你不应该吃。”全不知抱怨说。
  朋友俩返回食品舱,打开保温柜,里面储藏着滚烫的宇宙肉饼、宇宙果羹、宇宙土豆泥和其他宇宙菜肴。这些菜所以叫作宇宙菜,是因为它们装在玻璃纸管里。象肝酱香肠似的。只要把这样的玻璃纸管的一端放到嘴边,手攥着它一挤,就可以把食物挤出来直接送到嘴里,在失重状态下这是非常方便的。朋友俩一人消灭了几个这样的管装菜肴,又吃了味道极好的宇宙冰激凌。这种宇宙冰激凌只有一个缺点:冰手冰得厉害,因为手里得一直拿着冰凉的玻璃纸管挤——要不然。冰激凌就到不了嘴里。
  小面包一吃饱,他的情绪马上变好了。
  “好啊,原来在火箭里也可以吃得不错啊!”他说。
  他开始觉得,似乎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乎火箭根本没有飞,而是仍然在地上竖立着。
  “我说,全不知。为什么你以为咱们是在往什么地方飞着呢?我认为咱们哪儿也没飞。”小面包说。
  “那你说失重是哪儿来的呢?”全不知问。
  “你记得吧,在家的时候,我的鼻子撞到桌子上了。那次咱们不是哪儿也没飞,却有失重嘛。”
  “咱们现在到上边的天文室去,往舷窗外看看,”全不知说。“从舷窗里可以看清咱们是在什么地方。”
  朋友俩迅速上到天文室。他们往侧面的舷窗看了看,看到四周都是无底深渊似的黑色天空,天空里布满了大颗大颗的星星,一轮灿烂的太阳在星星中间放射着耀眼的光芒。地球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现象。在地球上看得见太阳的时候,就看不见星星,反过来也是,有星星的时候,就没有太阳。月球在上部的一个舷窗外面明亮地闪耀着。它比我们平时从地球上看到的显得大了一些。
  “事情完全清楚了,”全不知说。“咱们已经远离地球。咱们在宇宙中啦!”
  “这回可没的说了!”小面包失望地喃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