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抵达月球

 

 








  现在,小面包已经彻底相信根本不能再提返回地球的事了,他稍微安静了些,说道:“好吧,既然咱们是朝着月球飞,而且后退的所有道路都已被切断,那咱们现在就只有一个任务了。回到食品舱去好好吃顿早饭。”
  “咱们不是刚刚吃完早饭嘛。”全不知说。
  “那难道是真正的早饭?”小面包反驳说。“那顿早饭是试验性的,就是说,是简单的、训练性的。”
  “怎么是训练性的?”全不知没听懂。
  “嗨,那是咱们在宇宙中吃的头一顿早饭。就是说,咱们好比没有吃早饭,而只是熟悉一下在宇宙中进食的过程,就是说,进行了一次训练。而现在,训练结束了,我们可以真正地吃一顿早饭了。”
  “行啊,这看来是可以的。”全不知同意了。
  朋友俩下到食品舱。全不知还一点不饿,他只是为了陪小面包,才吃了一个宇宙肉饼。小面包已决心不在既成事实面前张皇失措,对这件事他表现得十分认真。他声称,应该对食品舱进行一番检查,检查所有宇宙菜肴的质量,为此,他必须把每种菜都至少吃上一份。
  但是,完成这项任务他却力不从心,因为吃到第十份或是第十一份的时候,他就困得不行,嘴里含着没有吃完的宇宙小泥肠就睡着了。这毫不奇怪,因为小面包夜里睡得很少,而且,凡是处于失重状态的人都可以采取随便什么姿势睡觉,用不着专门躺到被窝里。
  全不知因为知道,小面包为了寻找火箭的出口而翻了一夜的斤斗,于是决定让他休息,自己来到天文室看看宇宙飞船离月球还有多远。舷窗外面仍然是一片黑色的天空,挂着星辰和一轮耀眼的太阳,而上方是一轮银白色的月球。太阳显得很大很大.可能比平常从地球上看到的要大一倍。
  全不知觉得,月球表面上的东西似乎已经有了明显的轮廓和形状。可是当他不仔细看的时侯,就不明显了。他没有把握这是因为自己飞得离月球近了,还是因为自己对月球瞧得仔细才看到了这些东西。
  火箭虽然是以每秒十二公里的惊人速度飞驰,但全不知却觉得它是停在一个地方不动,一点儿也没有接近月球。那是因为从地球到月球的距离很远——大约三十八万公里,一秒十二公里的速度在这样远的距离上就不算快了,没法能用眼睛看出来,何况还是在火箭里呢。
  过了两三个小时,全不知仍然看着月球,怎么也离不开。月球仿佛在吸引着他的目光。后来,他觉得肚子里一揪一揪地挺难受。这才想起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他赶忙下到食品舱来,看见小面包已经睡醒,正在那儿津津有味地嚼着什么。
  “喂,我说你,你已经吃上啦!”全不知喊道。“为什么不等着我?”
  “我这还不是午饭,是这个……是训练。”小面包回答说。
  “啊,那你就停止训练吧,咱们吃午饭,”全不知说。“咱们有什么好吃的?”
  “头一道菜,我可以推荐做得非常好吃的咸黄瓜肉汤,第二道菜——宇宙白菜卷,而第三道是一宇宙果子羹。”
  小面包说着就从保温柜里把肉汤、菜卷、果羹端出来,两人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办完这件事,小面包寻思,为了食物更好消化,午饭后应该打一会儿呼噜。他悬浮在食品舱中间,四仰八叉地睡着了。全不知也想睡觉,但却不喜欢在失重状态下伸胳膊撂腿的睡姿,所以他就象坐在椅子上似的把一条腿搭到另一条腿上,双手合抱在胸前。
  全不知做了这样的姿势就想睡。有一阵子,他细听着喷气发动机的平稳轰鸣声。他觉得发动机好象正对着他耳朵在低声耳语。“睡——睡——睡——睡!”这种声音使全不知昏昏然地睡着了。
  过了几个小时,全不知觉得有人在拉他胳膊。他睁开眼睛,看见了小面包。
  “快醒醒,全不知!糟了!”小面包恐惧地低声说。
  “什么糟了?”全不知完全醒了,问道。
  “糟啦,老兄,咱们好象是因为睡觉忘吃晚饭啦!”
  “去你的和你的晚饭吧!”全不知生气了。“我当出了什么事呢!”
  “对你的无忧无虑我感到惊讶!”小面包说。“不能破坏进餐制度嘛!无论午饭,还是早饭和晚饭,都应该按时吃。这可都不是开玩笑的事!”
   “好了,好了。”全不知不耐烦地说。“咱们先去看看月球,完事以后哪怕你把午饭、晚饭、甚至连早饭都一块儿吃了也行。”
  朋友俩上到天文室,向顶部的舷窗望去。看到的景象使他们大惑不解。一只通亮的大球悬在火箭上方,遮住了满布星星的天空。小面包吓得嘴唇、脸蛋、连耳朵都发了抖,眼中流下了泪水。
  “这是什么呀?……这是到哪儿去呀?……咱们马上就要撞到它上面了,是吗?”他拽着全不知的袖子叨唠起来。
  “你安静点儿!”全不知冲他呵斥一声。“我看,这不过是月球罢了。”
  “怎么不过是月球罢了?”小面包奇怪地问。“月球不是很小吗?”
  全不知爬到天文室的天花板下,紧贴着顶部的舷窗仔 细观看月球的表面。现在,月球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就象在地球上拿天体望远镜看的那么清楚,甚至比那更请楚。月球表面的山脉、月面圆谷和洼地,以及深深的裂缝或者叫作断裂,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小面包,你上这儿来呀,”全不知说。“你看月球多清楚。”
  小面包不乐意地爬上来,皱着眉头往舷窗外面看。他看到的景象并没有使他感到轻松。他看到,月球现在不是停在原地不动,而是以可以感觉得出的速度在向火箭接近。起初,它好象一个半边天大小的发光的大球。这只大球一点点变大,最后把整个天空都遮住了。现在,不管你往哪儿看,都能看到月球表面,上面是倒着个儿的山脉、月球火山口和山谷。这一切都吓人地悬在头顶上,而且离得那么近,好象只要一伸手就能摸着哪座山的顶峰。
  小面包害怕地缩起身子,用手一推离开了舷窗,回到小室的底部。
  “去它的吧!”他嘟哝道。“我可不愿意看这个月球!”
  “为什么?”全不知问。
  “它干嘛直接悬在咱们头上啊?它会从上面掉到咱们身上的!”
  “你可真怪!不是它往咱们身上掉,是咱们往它上面掉。”
  “咱们在下面,月球在上面,咱们怎么会往它上面掉呀?”
  “嗨,你知道吗?”全不知解释说。“这不过是月球在吸引咱们罢了。”
  “这么说,咱们好象是要从底下挂到月球上啦?”小面包想象着说。
  全不知自己也不晓得怎样往月球上降落,但却想对小面包装出什么都懂的样子。所以他说:“就是的嘛。好象挂着似的。”
  “哪有的事儿!”小面包大声说道。“这么说,等咱们出了火箭,还得脚丫子朝上在月球上走路啦?”
  “干嘛耍这样呢?”全不知奇怪地问。
  “要不然又怎样呢?”小面包回答说。“既然是咱们在下边,月球在上边,那就不管愿意不愿意也得大头朝下翻个过儿。”
  “嗯!”全不知思索着说。“好象的确不完全是应有的那个样子。”
  他沉思了一会儿,恰恰在这个时候注意到,已经习惯了的发动机轰鸣声听不见了。
  “等一等,”他对小面包说。“你听见什么没有?”
  “我该听见什么呀,你说?”小面包惊恐地警觉起来。
  “喷气发动机的轰鸣声。”
  小面包仔细听了听。
  “我看哪,什么轰鸣声都没有。”他答道。
  “哎呀,你瞧!”全不知慌了神。“发动机莫非是坏了?差不多飞到月球跟前了,却突然出了这么件糟心事儿!”
  小面包本想高兴一番的,因为他心想,火箭发动机既然坏了就不能继续飞行,就得往回返。可是他白高兴了。喷气发动机根本没坏,只是暂时关上了。火箭达到最大速度以后,电子操纵机马上自动停止了发动机的运行,接着是靠惯力飞行。这件事恰巧发生在全不知和小面包睡着了的时候。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俩才没有注意到发动机已停止运行。
  小面包又升上去,同全不知一道看着窗外,打算判断一下火箭是已经停止不动了呢,还是在继续飞行。但是他们没有判断成。突然间又听到“嗡—嗡—嗡—嗡!”的响声——这是转向发动机启动了。全不知和小面包看到,窗外象没有边际的大海一样,悬在他们头顶的月球表面颠簸了一下,仿佛被谁推了一下似的,向后仰去,这个庞然大物整个儿的在空间旋转起来。
  全不知和小面包以为火箭同月球发生了冲撞,都尖叫了一声。他俩根本投有想到,实际上旋转的并不是月球,而是火箭。出于火箭旋转而产生的离心力在这一瞬间把旅行家们甩到了一旁。全不知和小面包贴在室壁上,从侧面的舷窗中看到,闪光的月球表面掠了过去。然后象在浪涛中似的又颠簸了一下,连同山脉、月海、火山、裂缝等等“呼”地一声向下滑去。
  宇宙中这场剧变的景象使小面包惊恐万分,他晃晃脑袋,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上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天上已经没有什么月球了。窗外四面八方只有明亮的星星在闪烁。小面包以为,火箭楔入了月球,把月球分割成碎块,是这些碎块飞到四面八方变成了星星。
  这一切都是一眨眼的工夫。事情发生得可比说的快多了。当火箭掉过头来,尾部对向月球之后。转向发动机就停止运行。有一小会儿静悄悄的。但很快又响起“嗡——嗡——嗡”的声音。这一回比平常响亮得多。这是主发动机又开始运行了。因为火箭现在是尾部对着月球,炽热的气流从与运动方向相反的喷气口中喷出,结果火箭开始减低速度。为使火箭接近月球时的速度不太大,着陆时不致撞碎,非得这样做不可。
  火箭一减低速度,负载就增大了,由此产生的重力把全不知和小面包压到小室的地板上。全不知仍然急不可耐地想了解月球出了什么事。他手脚着地爬到墙边,吃力地站起来,从侧部舷窗向外看了一眼。
  “你看啊,小面包,它原来在这儿呐!”全不知突然喊了一声。
  “谁在这儿哪?’小面包问。
  “月球。它在下边呢,明白吗!”
  小面包克服着逐渐增大的重力,也艰难地蹭到舷窗前,向下方看去。他看到的景象使他大吃一惊。月球表面,连同咱们的旅行家已经看见过的火山口和山峰,在下面向四外绵延,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上。差别仅仅在于所有这一切现在都不是倒着个儿的,而是正常地、该怎样就怎样地竖立着。
  “月球怎么到下边去啦?”小面包莫名其妙地问道。
   “你知道吗,”全不知回答说。“这大概不是月球掉了过儿,而是咱们自己掉了过儿。准确些说,是火箭掉了过儿。起先是火箭头部对着月球,现在是尾部。所以咱们才起先觉得月球在上边,而现在觉得它在下边。”
  “啊!”小面包高兴地喊道。“我现在明白了。火箭把尾部对着月球了。就是说,它变了卦,不想飞往月球啦!乌拉!火箭想要往回飞喽!真是好样的,亲爱的火箭!”
  “你懂的可真多!”全不知说。“应该干什么,火箭比你知道得清楚。它知道它应该飞往月球。”
  “用不着你替火箭说话!”小面包说。“火箭会对自己负责的。”
  “你最好还是往下看看。”全不知说。
  小面包往舷窗外一看,发现月球表面根本不是越离越远,而是越来越近。它现在已经不象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那样是烟灰色或银白色的,而是覆盖着一片五颜六色、光彩夺目的斑点。我们在地球上看月球表面的时候,看不到这么丰富的色彩,因为由于距离遥远,各种不同的颜色都溶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均匀的、中性的、似乎什么颜色都没有的银白色或烟灰色色调。
  对于面前的景色,全不知和小面包不由地欣赏起来。他俩现在觉得,月球已经不象以前那样荒凉和毫无生气了。多姿的景象和色彩令人赏心悦目。小面包说,在如此美丽的景色中一定会有小矮子居住。否则是不可能的。
  “月球上既然有小矮子,”他说道。“他们就一定要吃东西,既然他们要吃东西,他们就一定有东西可吃。所以咱们俩也就饿不着了。”
  当小面包正在谈论自己的推测时,火箭离月球已经很近了。从发动机喷气口急剧喷出的炽热气流在月球表面上掀起一片乌云般的灰尘,灰尘越升越高,从四面把火箭笼罩起来。
  “这是什么呀?”全不知困惑不解地说道。“不知是烟雾,还是灰尘!这是哪儿来的烟雾呢?也许下面有火山?”
  “怎么样,我知道咱们最后得掉到火山里嘛!”小面包埋怨说。
  “你怎么知道的?“全不知奇怪地问道。
  小面包没有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火箭恰在此刻落到月球表面上,发生了冲撞。全不知和小面包站立不稳,滑倒在天文室的地板上。他俩在地板上坐着默默地对视了一阵。后来全不知说:“飞到啦!”
  “这回可没的可……那个……可说了!”小面包嘟哝道。
  朋友俩站起身来,向舷窗外看去,只见四周还是一片翻滚的、好象沸腾了的灰色物体。
  “周围是一片沸腾的稀粥啊!”小面包不满地唠叨着。“咱们恐怕是正好掉进口里啦!”
  “掉进什么口里了?”全不知没听懂。
  “唉,火山口呗。”
  这时,灰尘开始消散了一些,透过灰尘露出了月球表面的轮廓。
  “原来这只不过是一片灰尘或是雾气啊。”全不知说。
  “这么说,咱们不是坐在火山里啦?”小面包问。
  “不是,不是!什么火山都没有。”全不知安慰他说。
  “啊,那么还是可以活命的喽!”小面包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
  “当然可以啦!”全不知高兴地接着说,然后向小面包伸出手来,神态庄重地说道。“亲爱的朋友,我祝贺您顺利抵达了月球!”
  “谢谢!我也祝贺您!”小面包回答道,然后握了握他的手。
  “祝您在美好的科学话动中取得进一步的成就。”全不知说。
  “感谢您!我向您表示同样的祝愿。”小面包回答说,接着把鞋跟“啪”地一碰,恭恭敬敬向全不知鞠了一躬。
  全不知也把鞋跟一碰,给小面包鞠了一躬。朋友俩对自己的彬彬有礼深感满意,于是放声笑着拥抱起来。
  “喂,咱们从哪儿开始在月球上的活动呢?”拥抱完了以后。全不知同道。”我提议钻出火箭,好好看看周围的情况。”
  “我提议先吃点东西,然后再看。”小面包愉快地微笑着说。
  “您的提议,亲爱的朋友,被接受啦,”全不知礼貌地表示了同意。“请允许我祝您食欲旺盛!”
  “谢谢!获也祝您吃得愉快。”小面包开朗地微笑着回答。
  朋友俩互相客气着下到食品舱。他们在那里从容不迫地吃了点东西,然后又上来,来到储存宇航服的隔舱。朋友俩根据身材挑选了合适的宇航服,随即动手往身上穿。
  每件宇航服都由三部分组成:宇宙工作服、密封头盔和宇宙靴。宇宙工作服是用金属薄片和金属环制成的,由银色的、不透空气的软性宇宙塑料联接着。工作服后背上有个背包,装着空气净化装置和通风装置,以及向胸前那个电筒供电用的电池。背包上方有一个风帽形的降落伞,必要时能象翅膀那样张开来。
   密封头盔是头上戴的,它用硬性宇宙塑料制成,外面包着不锈钢。宇宙盔的前部有一个钢化玻璃做的圆形小窗口,或者叫作舷窗,里面是一台小型步话机,在没有空气的空间中可以用它来互相交谈。至于宇宙靴,除了靴底是用一种专门的隔热物质制成的以外,它同普通的靴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还应该提一提,宇宙工怍服的后背上有一个旅行用的背囊,腰带上除了折叠式登山杖和地质锤之外还挂着一把用来抵挡灼热阳光照射的宇宙伞。这种伞是用高熔点铝制做的,折叠起来还没有普通雨伞大。
  全不知穿上工作服,觉得它把身体裹得很紧,而头盔却相当宽大,全不知的头上戴着帽子在里边都很松快。
  穿上宇宙航行服,检查了步话机的工作情况之后,咱们的旅行家来到火箭尾部,到了闸室门前。全不知拉起小面包的手,按了电钮。闸门无声地开了。朋友俩向前跨一步,进入闸室中。闸门在他们身后无声地关了起来。现在,把我们的旅行家同月球世界隔开的只有一扇门了。
  在这扇门前,全不知不由得踌躇片刻。
  这个神秘莫测、未经考察的月球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呢?它将怎样迎接不速之客昵?宇宙服在没有空气的空间中是不是可靠的防护衣呢?要知道,宇航服上只消有一个小小的裂缝,有一个小小的洞洞。就足以使宇航服内的空气跑掉,到那时,旅行家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死亡的威胁。
  这些想法在他头脑中以闪电般的速度一掠而过。但是他没有害怕。仿佛想要鼓励小面包似的,他用一只胳膊搂住小面包的肩头,用另一只手在门旁的电钮上按了一下。不出全不知所料,门并没有开。打开的只是门上的一个很小的小洞洞。闸室内的空间同没有空气的外部空间联接起来,于是,闸室内的空气咝咝地响着往外钻去。全不知和小面包觉得,原来紧紧箍着身体的工作服突然象吹了气似的变肥大了。这是因为,宇航服外部的空气压力消失了,宇航服经受到的只是内部空气的压力。小面包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以为是身上的宇航服破了,吓得他一个趔趄就往旁边倒。全不知关切地搀住他的胳膊,说:“站直!没有什么可怕的!”
  这工夫,闸室里的空气已经完全跑了出去,外面那扇门自动打开来。
  全不知看到前面闪烁的光亮,就喊起口令:“现在要勇敢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