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全不知被抓进警察局

 

 






  全不知摆脱追击以后,沿着一条两边是高围墙的街道拚命向前跑。不停的犬吠声从围墙里面传来,全不知觉得,两条凶猛的大狗似乎还在追他。由于害怕,他甚至没有注意自己在往什么地方跑,等来到一条交通繁忙的街上以后才稍微清醒了一些。这时他回头一看,身后已经没有让他胆战心惊的狗了。月球小矮子在四外的人行道上走着:没看到有什么人在跑,没在追什么人,也没人对全不知采取什么敌对行动。这里已经看不到僻静的木头围墙。街道两旁耸立着高楼,楼房底层开设着各种商店。
  不知不觉到了黄昏。四处亮起灯光。商店的橱窗里面被柔和的光线照亮。安装在楼房墙壁上的霓虹灯广告被点亮,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彩。全不知越往前走,街道越宽,房屋越高,商店越漂亮,广告的灯火越明亮。
  在无数个餐厅、咖啡馆门前,餐桌就摆在人行道上。许多小矮子坐在桌旁吃饭,喝茶,喝咖啡,喝果汁汽水,吃冰激凌或者小吃。有的小矮子在悠扬四起的音乐声中跳舞。男女招待员们手拿托盘在餐桌之间跑动着,给客人端上各种食品。
  看见小矮子们在吃晚饭,全不知想起自己早就该吃东西了。他不假思索地在一张没人的餐桌旁坐下来。一个身穿整洁黑色西装的招待员马上很快地跑过来,问他想吃什么。全不知要了一份汤,然后又要了一份干酪通心粉,后来又吃了两份菜卷,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些草莓冰激凌。所有这一切都特别好吃。
  全不知吃饱了,觉得幸福而又舒畅。他高兴得想唱歌,或是给谁做点什么高兴的事。他在桌旁坐着,听着音乐,望着跳舞的人,仔细打量着邻桌的月球人。月球人都在热烈地交谈着,快活地哈哈笑着。人人都有一张善良的、礼貌的面孔。就连给他上菜的这个身穿黑衣的小矮子也是彬彬有礼地看着他。
  “是啊,这里很好啊!”全不知愉快地想道。“看来,月球上住的也都是些善良的小矮子呀!”
  他觉得在此以前所遇到的事情,都好象是一种误会,或者是一种不值得回想的荒诞的梦境。
  全不知从桌旁站起来,离着挺远地向招待员招手告别,然后就要走,这时招待员很快追上他,很礼貌地笑着说:“您把钱忘了,亲爱的朋友。”
  “把什么忘了?”全不知笑容可掬地反问道。
  “钱,亲爱的朋友,钱!”
  “什么钱,亲爱的朋友?”
  “咳,亲爱的朋友,您应该付钱哪。”
  “钱?”全不知茫然地说。“亲爱的朋友,钱是什么东西?我,这怎么说呢,我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字眼儿啊。”
  招待员脸上的微笑马上消失了。他的脸色甚至气得刷白。
  “嗬,原来是这样啊!”他含糊不清地说道。“第一次听到这个字眼儿?这可不能白白放你过去!”
  他抓着全不知的手,把他拖到一旁,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支哨子,刺耳地吹起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小矮子马上从暗处什么地方跑出来。他身穿缀着光闪闪金属纽扣的蓝制服,头戴铜盔。他手里拿着一根沉甸甸的橡皮警棍,腰挎一只带枪套的手枪。
  “警察先生,这个人不付钱!”招待员告了全不知的状。
  “你怎么敢不付钱,畜生?”警察双手卡腰,挺着大肚子吼道。
  “第一,我不是畜生,”全不知严肃地回答道,“第二,我没有什么钱。我没有从他手里拿过什么钱,甚至没有见过什么钱。”
  “那么你见过这个吗?”警察把橡皮警棍伸到全不知鼻子底下问道。
  全不知不由地把头往后一仰。
  “你说这是什么?”警察问道,“来,闻闻吧。”
  全不知在警棍一端小心地闻了闻。
  “橡皮棒子,可能是。”他低声说道。
  “橡皮棒子!”警察装出滑稽的样子摹仿说。“我看你是头笨驴!这叫改进型电击橡皮警棍。简称橡皮警棍。喂,立正站好!”他下命令说。“手下垂,贴着裤缝!不许说话!”
  全不知机械地抬起头,把手贴着裤缝伸直。警察用警棍在他额上一戳。“啪”地一声响。全不知受到了电击,而且很厉害,他两眼直冒金星,脑袋嗡嗡响,摇摇晃晃地站不住。警察一把抓住全不知的衣领,在他衣兜里翻起来,结果什么也没找到,于是拖着他从逐渐圈拢的人群中穿出去。
  “散——开!不许说——话!”他威胁地舞动着警棍喊道。
  人群立即散开了。警察把全不知拖过大街,拐进一条狭窄的小巷,在一辆黑色的警车旁停下来。这是一辆闷罐车,车厢上有一个带铁栅栏似的小窗户。他打开车厢后面的小门,甩一根指头对着全不知下命令似地点了点,皱起眉头说:“唏!唏!”
  “这‘唏!唏!’是什么意思?”全不知没有明白。
  “它的意思就是:趁着我的火气还没上来,赶快钻到车厢里去!”警察吼道。
  他看到全不知还在磨蹭,用警棍在他背上使劲一点,全不知就一个斤斗翻进车厢里。
  全不知还没来得及搞清出了什么事,车门已在他身后呼地一声关上了。全不知从肮脏的、满是痰迹的地板上爬起来,甩肩头往车门上一倚,门却没有打开。于是他用拳头使劲在车门上擂起来,喊道:“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警察却没有答复,他坐进驾驶室里,然后下令说:“赶快上警察局!”
  发动机响起来。汽车在大道的石块上面颠颠簸簸,过了一刻钟全不知来到警察局。这个警察——顺便说一句,他名叫小花招——把全不知亲手交给了另一个名叫小眼神的警察。小眼神穿着和小花招一样的制服,只是衣服扣子不象小花招的扣子那么亮。
  这间房子的四壁全都摆着柜子,里面存放着关于各种犯罪分子的档案。房间正中有一张结实的柞木桌子。桌子后面,一边是拍照片用的自动照相机,一边是爱克司光机,它是用来对被捕者进行透视,了解他们是不是预先把盗窃来的珍宝吞进去藏在胃里。门旁边有一个量犯人身高的身高架。
  桌上摆着一架电话机,一个装有登记被捕者的空白表格的盒子,一个装有按指纹用的黑色油墨的扁盒子,以及小眼神的铜盔。
  为了准确起见还应该说,小眼神的铜盔也没有小花招的铜盔那么亮。当进屋的小花招从头上摘下铜盔,把它摆在小眼神的铜盔旁的时候,这一点看得分外清楚。同时还可以看到,小眼神和小花招两人长得很象:两人都是高颧骨、宽脸膛、低额头,剪得象刺猬一样的黑色短发,几乎连着了眉毛。
  小花招和小跟神虽然外形很相象,但性格却很不相同。小花招是个好生气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个不能容忍别人说话的小矮子;而小眼神却相反,他很爱说话,甚至还爱开开玩笑。
  房门在小花招身后一关,小眼神就对全不知说:“我要冒昧地向您报告,最亲爱的,在整个警察局我是第一号人物,我所以是第一号人物,是因为您到这里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别人,恰恰是我。嘻,嘻,嘻!这笑话挺俏皮吧,是不是?”
  他不待全不知回答又接着说:“我的头一项职责是搞清每个被捕罪犯的身份,在目前情况下就是搞清楚您的身份。”
  “可我并不是罪犯啊……”全不知反驳说。
  “所有的人都这样说,最亲爱的,”小眼神打断他的话,“因为每个罪犯都企圈愚弄警察,就是说,企图把他们搞糊涂,然后趁机溜掉。不过,我要警告您,最亲爱的,这一点您办不到,因为我们有极其准确的凋查罪行的办法,您马上就可以确信这一点。请您报出自己的名字吧。”
  “全不知。”
  “您瞧,”小眼神说,“您说您叫全不知,可我怎么知道全不知是您的真名呢?顶替全不知这个名字的也许是个危险的罪犯哩。罪犯都爱把名字变来变去的嘛。比如说,您也是这样。比如说,您今天是全不知,明天就成了全都知,后天又变成什么‘小鬼头’(嘿,嘿!这说得很俏皮,是不是?)你去查查试试看!但是,我们对什么都能查得清清楚楚的。我冒昧地请您注意这三个柜子。柜子里存放着我们与之打过交道的所有罪犯的档案材科。不过,我们如果要到所有这三个柜子里去查找关于您身份的记录,那三年也查不到。为了加速查找,我们把所有的罪犯分为三类。第一个柜子里保存着高身材罪犯的档案材料,第二十柜子里是关于中等身材的。第三个柜子里是矮身材的。为了找到关于您的档案,咱们得先量量您的身高。”
  “你们这里不会有关于我的档案材料,因为我是今天才来到你们星球上的。”全不知说。
  “所有的人都这样说,最亲爱的,毫无例外!”小眼神大声地说道,甚至没有听全不知说什么。“我请您到这个架子上站一小会儿。就这样……站直一点!脚跟并起来!手贴着裤缝!”
  小眼神说着,把全不知后脑海贴住立棍,又把活动横棍压到他头上,看了看箭头指示的刻度。
  “好,”他说道。“用标准的测量单位表示,您的身高等于七十二。就是说,您是中等身材的小矮子,要在第二个柜子里查找关于您的档案。不过,这还没完。您自己可以看到,我们每个柜子里都有三层。每个柜子的上层存放的档案是大号脑袋的小矮子的,中层是中号脑袋的小矮子的,最下层是小号脑袋的小矮子的。咱们量量您的头围……好……三十单位。这样我们知道您的头是大号的了,因此应该在上层里查找。不过,这还不算完。您可以看到,每层都有三格。第一格存放的档案都是关于长鼻子小矮子的,第二格是中鼻子的,第三格是短鼻子的。咱们量量您的鼻子,可以看到您的鼻长只有二点五单位,就是说,是短鼻子。因此,关于您的档案要在第二个柜子的上层第三格里查找。这可真是小事一桩了,因为全部档案表格都是按身材高矮排列的。身高七十和七十一的罪犯咱们不感兴趣……翻过去;头围二十八、二十九的,咱们不感兴趣……翻过去;鼻长二和一点五的,咱们不感兴趣……也翻过去。这张就是您的表格,全都准确无误;身高七十二,头围三十,鼻长二点五……您知道您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全不知惊恐地问。
  “著名的匪徒和强盗,名叫美男子,抢劫列车十六次,持械袭击银行十次,越狱七次(最后一次越狱在去年,是买通了看守),盗窃财产总数达两千万费尔丁!”小眼神高兴地微笑着说道。
  “哪里呀!哪里!这不是我!”全不知说道。
  “是您,美男子先生!您客气什么?您有那么多钱是根本用不着客气的。我想,您那两千万还剩下一些吧。您无疑藏起来了。您从这笔钱里哪怕给我十万,我就放了您。除我以外,谁也不知道您是著名的强盗美男子啊。我可以把随便哪一个流浪汉关到牢里顶替您,就一点事儿都没了,真的!”
  “请相信我,您搞错啦!”全不知说。
  “瞧!可羞啊,美男子先生!难道十万您都舍不得?要是我呀,有您那样的进款,我连二十万都不会吝惜,只要不被关起来就行。好,给我五万也行……好,两万……再少我可不干了,真的!您给我两万,愿意上哪儿就上哪儿去吧。”
  “我简直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全不知摊着手说道。“我不是美男子,也没……”
  “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我全知道,”小眼神打断说。“您不是美男子,也没拿过什么钱,不过您瞧这里,表格上,记载的全是您的事。身高——七十二。是您的身高不是?头围——三十。是您的头围吧?鼻长——二点五……您看这里还有您的照片哩。”
  全不知朝表格上贴着的照片看了一眼说:“这不是我的照片。我根本不象照片上拍的那个小矮子。”
  “对呀!根本不象嘛!可为什么昵?因为您改变了自已的外貌。我们这儿呀,最亲爱的,有钱什么都办得到。改变容貌也行,给自己另安一个鼻子也行。过去有过这样的事。”
  “我没另安鼻子嘛!”全不知气愤地说。
  “所有的人都这样说,最亲爱的,请相信我吧。好吧!不愿意给两万就给一万也行……等您到了监狱里,那里跟您要的还多呢。那里会把您的钱财挤光,您将从百万富翁变成乞丐,您会痛哭流涕的。给五千也行……哪怕给一千呢!……您想让我白白放了您?不行,得把您在索具部里关上几天,您在那里也许会回心转意的。现在咱们办手续吧。”
  小眼神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空白表格,填上全不知的名字、身高、头围和鼻子的尺寸,给他拍了张照片,又做了透视,然后把他双手抹上黑油墨,逼着他在表格上按下指纹。
  “咱们把您的指纹送去研究,同美男子的指纹对比一番,到那时候您自己会相信您就是您,就是美男子,您就不会再争论。现在我只好同您告别了。”
  小眼神按一下电铃按钮,警察小鬼狒走进门来——也是一张高颧骨、傻呆呆的脸孔,低额头,留着刺猬头。
  “带到牢房去!”小眼神冲全不知一挥手,简短地命令说。
  小鬼狒脸色阴沉地瞥了全不知一眼,把门在他面前敞开,说:“唏!唏!”
  他看到全不知想要说什么,于是威胁地把橡皮警棍一抡,用象乌鸦一样的声音嘎嘎地说:“走,跟你说呢!什么话都不许说!”
  全不知想到说话的确不会有什么好处,就一挥手,走到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