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章鱼出场

 

 






  白头发在门外不见了,小眨巴马上用手掌在额上拍了一下。说:“咱们白花钱在报上登广告了,农村的居民原来根本不看报!”
  “依我说,应该在远离市区的路上设置几个广告牌,让农村的小矮子能看到。”大骗子想到了主意。
  小眨巴和大骗子连忙坐上汽车,开到广告公司。他俩在那里向画家说明要在什么地方设置广告牌,设置什么样的广告牌,当他俩回到办事处的时候,又遇上三个买主。根据他们风尘仆仆,晒得黧黑的面孔可以猜出,他们三个都是农村人,而且还都是穷人。他们的衣服破旧不堪,打着补丁。鞋子都磨破了。其中一个人几乎没穿什么鞋子,就是说,他脚上只有两只掉了底的鞋帮。全不知和小山羊俯身在桌子上,上面摆着一些钢镚,他俩正在热心地数着。数完以后。全不知把小矮子们买的股票递到他们手里。买主们激动得手直抖,没穿鞋的那个人甚至激动得哭起来。
  “你知道吗,老弟,”他对小山羊说,“说真的,我是到城里来买鞋的,可到这儿听说了这些大型豆类、黄瓜和白菜。于是决定不买鞋了,而买一张股票,你明白吗。”
  “你做得对啊,”小山羊赞许道。“鞋子是哪头驴都能买的,可哪头驴能买股票呢!”
  “对,就是对!”小矮子点着头说。“可不可以问问,凭这些股票很快就能得到种子吗?”
  “很快,很快,”小眨巴插言道。“等我们凑足了钱就让各种设计专家着手工作。他们很快就能做出飞船的设计。你看,到那时候就可以飞去搞种子啦。你自己也明白,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小矮子们还想问什么,但小眨巴说:“我祝贺你们,亲爱的朋友。祝贺你们参加了股份公司!现在,你们的全部灾难即将结束,你们即将过上快乐的日子。利用资金的更好方法,你们是想不到的。”
  小眨巴同每个买主握了手,把他们送出办事处,然后扑过来拥抱全不知和小山羊。
  “乌拉,弟兄们!”他喊道。“咱们的事业好象顺利起来啦!”
  事情的确迅速顺利开展起来。诚然,这一天再没有买主来,可是,当小眨巴和大骗子第二天来到办事处时,发现股票生意做得相当热火。不时有各种各样的小矮子来到全不知和小山羊面前,把钱放到桌子上。其中不仅有乡下人,也有城里人。有一个人告诉咱们的朋友们说,他离开农村已经很久,那里留下了一小块地。他向往进工厂挣点钱,再买块地,因为他那块地收成很糟。后来他终于在一家工厂当了工人,然而干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能积攒到足够买块地的钱。
  “我现在有个理想,”他说。“我要用积攒的这点钱买你们的股票,等我得到种子以后就回乡下去务农。”
  “你想的是件好事啊!”小眨巴满有感情地高声说。“在自己的地上务农——这可真是一种享受,我跟您说!请问,您攒的钱很多吗?”
  “钱不怎么多,十五个费尔丁。”
  “好吧,把您那十五个费尔丁拿来,我们给您十五张股票。请您相信我,这可太好啦。您即便想上一整年,也想不出更好的利用资金的办法。”
  小矮子从衣袋里掏出钱,拿上股票走了。
  “你们看,”小眨巴脸上浮着笑容说,“同买主说话时要诚恳,他肯定舍得拿出钱来的。买主喜欢人家待他有礼貌。”
  想买股票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全不知和小山羊从早到晚卖股票,小眨巴却光是上银行。他在银行里把卖得的零钱换成大票子,然后放进保险柜。不少买主很早很早就来到办事处。由于没事干,他们就在街上挤着,等待办事处开门。这引起了过往行人的注意。渐渐地,全城都知道大型植物股份公司股票的需求量很大。
  城里人考虑,股票的价格今后会提高。大家想起以前 一件令人惊奇的事,当时,一家石油公司的股票原来是一个费尔丁一张,后来卖价提高了,开始是两个费尔丁一张,随后是三个费尔丁,接着是五个费尔丁,到了人们知道在进行勘探的地方已经象喷泉似地冒出石油的那一天,股票的价格提高到十个费尔丁一张。凡是在那一天卖掉股票的人所得到的钱,等于原来花的钱的十倍。
  积攒了一二百个费尔丁以备万一之需的小矮子,听到许多类似的叙述,他们人人都赶忙去买股票,想等价格提高的时候再卖出去。结果,保存在两只保险箱里的二百万张股票很快就卖光了。
  小眨巴和大骗子看到股票生意很顺利,就决定把另外几只箱子里的股票也卖出去。
  “还不清楚咱们能不能拿种子卖到钱哩,”大骗子说。“所以,趁着有人愿意买股票,最好把它们卖出去。”
  人们的确很愿意买股票。现在,买主不仅有压榨城的人,而且有来自其他城市的人。对股票丝毫不感兴趣的只是一些大财主。他们深信,大型植物公司——是个普普通通的股份公司,它很快就要破产,不再存在。财主们了解得很清楚,所有的股份公司都只是为了搜刮别人的钱财才成立的,简单地说,就是为了欺骗穷人。
  可是,不久却出现了一个对大型植物股票感兴趣的财主。这是掠夺城最为富有的一个居民——大章鱼先生。掠夺城的财主们长得都不怎么漂亮,大章鱼先生的模样也和别的财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他的脸孔略宽,面颊向两侧凸出一些,一双小眼睛象钉子头似的,极窄极窄的小鼻子按在两个丰满的脸蛋中间。由于脸宽,脸蛋胖乎乎的,因此使人觉得大章鱼先生仿佛总在微笑,这使他的模样很逗。不过时候,想到的并不是他的外貌,而只是他的财产。
  大章鱼先生的财产共有整整十亿费尔丁,就是说,他是一个亿万富翁,或者象掠夺城的老财们喜欢说的那样,大章鱼先生价值十亿。应该说明,掠夺城的财主们(而且还有其他城市的财主)不是根据,小矮子的才能、智慧、善良、诚实,以及诸如此类的道德品质来评价他们,而完全是根据他们拥有的钱财多少。一个小矮子要是积攒了一千个费尔丁的资金,谈到他的时候就说他价值一千费尔丁;谁要是只有一百个费尔丁,人们就说他价值一百;谁要是一个钱没有,财主就蔑视地说他是个坏蛋——根本一钱不值。
  大章鱼先生是一家大纺织厂的老板,厂名叫大章鱼纺织厂,它生产无数各种各样的纺织品。此外,他还有三十个左右制糖广和几处大田产,就是很大的大块田地。
  在这些大块田地上,有成千上万个小矮子在干活,他们给大章鱼纺织厂种棉花,给他的糖厂种甜菜,还种植数量很大的月球黑麦和小麦,大章鱼先生用这些来进行大宗交易。
  大章鱼先生听说新成立的这家股份公司取得了成就,就把自己的大总管小螃蟹先生找来说:“我说,小螃蟹先生,这新成立的公司又是怎么回事?说是有什么大型植物。您什么都没有听说吗?”
  “怎么没听说,听说了,”小螃蟹先生回答道。“我已经留心好久了。这家公司为首的是小眨巴和大骗子——是两个十分狡猾的、大名鼎鼎的骗子手。其中的一个,就是小眨巴,曾经不止一次因诈骗行为而坐牢。我认为,他们的股份公司全是胡扯,因为依我看,没有什么宇宙飞船,所以,也就却没有人想到要嘲笑他,因为当人们同大章鱼先生谈话的没有什么大型种子。”
  “没有当然好。可万一要有呢?”
  “嗯,要是有的话,这两个骗子手可要大发其财,变成富有的、受人尊敬的小矮子了。”
  大章鱼急不可耐地摆摆手说:“我不是说那个!”他说。“他们发了财也不会有什么了不得。我们这里并不禁止任何人靠掠夺别人致富。不过,我们这里要是真的出现了大型种子,那会怎么样呢?”
  “会怎么样?“小螃蟹嘟哝道。“老实说,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那您就考虑考虑吧:要是每一个笨头笨脑的穷人都在各自的小块土地上种起大型植物来,那么,他不给咱们种棉花、小麦、甜菜,也能吃饱肚子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好象是这样。”小螃蟹同意说。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谁还肯在咱们工厂干活呢?”大章鱼接着说道。“人人都要到乡下去给自己种植大型庄稼了。到那时候,我们的利润怎么办?要是没人肯给我们做工,我们从谁身上榨取费尔丁?”
  “啊呀,这不惨了嘛!”小螃蟹先生高声说。“也许,应该把这些该死的股票全部买下来,从而阻止飞船的建造吧?”
  “我认为这不是办法,”大章鱼回答道。“咱们只要一开始买股票,股票价格马上就会涨,那时候,咱们的钱就不够买下全部股票的了。况且,咱们如果光是阻止建造飞行器,也会有别人把它建成并且终于摘到种子的。依我看,应该劝小眨巴和大骗子带上款子溜走,到那时候,人们就会看到这一切都是平常的骗人勾当,他们就不再幻想这些该死的种子了。”
  “想得太英明啦!”小螃蟹先生高声说。“您如果同意,我马上坐汽车到压榨城去同小眨巴和大骗子进行谈判。”
  “去吧,小螃蟹先生。我指望您了。”
  这次谈话之后,小螃蟹先生第二天早晨就出现在大型植物公司办事处。为了转移别人的视线,他买了几张股票,然后把小眨巴和大骗子叫到一边说:“我受著名的实业家大章鱼的委托从掠夺城来同两位谈一谈。我们不能晚上见见面吗?”
  小眨巴和大骗子非常想了解著名的工厂主需要他俩做什么,就马上表示同意见面。办事处的工作刚一结束,他们就来到确定好的会面地点——小螃蟹在旅馆的房间。小螃蟹先建议他们一道吃晚饭,所以过不一会儿三个人就坐在餐厅的桌旁了。
  小螃蟹先生按照所有搞买卖的小矮子的常例,从挨不着边儿的事情上开始谈起来。他问小眨巴和大骗子是否到过掠夺城,又了解到他俩去过那里,随即千方百计地大事夸奖这座城市和它的居民,说掠夺城的居民都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善良、最诚实的小矮子,说作为掠夺城本地住户的大章鱼先生也是最聪明、最可尊敬、最诚实的小矮子,而且,他还拥有不少人做梦都没梦见过的巨额财富。
  一想到大章鱼先生拥有的财富,小螃蟹先生那丰满、红润的面颊上不由泛起了最开朗的微笑,那双鼓起的、发光的小眼睛自然而然地眯了起来。小螃蟹先生晃了晃脑袋,仿佛甜梦初醒似地想到,自己已经使谈话对手对大章鱼产生了相当的好感,于是说道:“大章鱼先生委托我同两位谈什么,你们大概已经猜到了吧?”
  “我想是要商谈购买一大批股票的事。”小眨巴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但是,从小螃蟹的表情来看,他猜得不对,小眨巴就补充说:“很遗憾。我得告诉您,这已办不到了,因为几乎所有的股票都已经卖光。一两天内,我们的办事处就要关闭,将由飞行器设计局代替它工作。”
  “这才是大章鱼十分感兴趣的那个问题,”小螃蟹说。“大章鱼先生认为,你们根本没有必要搞飞行器。这极不合算,因为需要巨大的开支。你们会把出售股票得到的钱全部花光,落得个一无所有。”
  “大章鱼先生想错了,”小眨巴回答说。“开支不会那么大,同时还会出现新的财源。建造这种非同寻常的飞行器无疑将引起所有小矮子的兴趣。各家报纸都将刊登关于工作进展情况的报道,向读者介绍形形色色的设计和结构。我们不会白白这样做的。我们的报纸极爱登载各种新闻,对于这样的报道不吝惜付钱。电视呢?电影呢?您想象得出,同电视台签订转播这次空前航行准备工作的合同是多么有利可图啊。到飞船起飞的时候,或者是在最初试种大型植物的时候,又会怎么样?成千上万的电视观众将象被钉住了一样坐在自家的电视机前。钞票将如同小河似地流入我们腰包。这是毫无疑问的!”
  “大章鱼先生也许是想自己建造飞船来发财吧?”大骗子谈出了个人的估计。
  “不,不,”小螃蟹先生高声说道。“大章鱼先生认为这是一件无利的,甚至是极端有害的事情。你们可以设想一下,咱们星球上要是出现了这种大型植物,那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将有很多营养丰富的食品。一切东西都便宜了。贫穷消失不见了!在这种情况下谁还肯为咱们工作?资本家怎么办?比如说你们吧,你们如今已经成为富人。大家都羡慕地看着你们。你们有很多钱。你们可以满足自己一切刁钻古怪的愿望。你们可以雇司机,让他给你们开车,可以雇仆人,让他们听从你们的吩咐,打扫房间,待弄你们的狗,拍净地毽,给你们戴护腿套,要干的事可多哩!这些事应该谁来干呢?这些事都应该由需要挣工资的穷人替你们干。如果谁都不需要什么,哪个穷人还会来服侍你们?……你们就不得不自己干这些事。要是这样,你们要那些财产干吗呢?现在你们该明白这大型植物对所有的富人是什么样的灾难了吧?到了人人都好过的那一天,富人就肯定要不好过了。请你们考虑。”
  小眨巴和大骗子寻思起来,一开始甚至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大骗子用手搓着额头,似乎这会帮助他集中思想,后来他生气地嘟哝说:“怎么,依您说,我们应该把这么有利的事情丢开不干啦?”
  “您自己也看得出这件事根本没有好处嘛。”小螃蟹说。
  “那我们怎么办?”
  “什么不用办,”小螃蟹带着快活的笑容回答。“你们只要躲起来就行啦。”
  “怎么躲起来?就那么白白躲起来?分文不要?”小眨巴喊道。
  “嗨,干嘛分文不要?”小螃蟹以沉着的声音说道。“把你们出售股票卖得的五百万带上就远走高飞吧。”
  “您允许我们带上我们自己的钱,这还得谢谢您呢!”小眨巴气哼哼地说。“我们本来准备卖得多得多呢。”
  “咳,还要怎么多法?这已是五百万哪!”
  “那是两个人的!”小眨巴高声道。
  “咳,一人二百五十万——这也不少啊。”小螃蟹入情入理地说。
  “这当然不少,可我们想每人得三百万,”小眨巴说。“再说,我们还有全不知和小山羊呢。我们不能就这样丢下朋友啊。必须给他俩每人最少一百万。对了,可以给小山羊五十万。”
  “不行,不行,”大骗子插言道。“小山羊也得给一百万。要不他会生我们气的。”
  “你们关心自己的朋友,这十分可嘉!”小螃蟹先生感慨道。“这说明你们都有一颗好心眼。我想,我可以做点什么试试。我要向大章鱼先生为你们请求到二百万。不过我得有言在先,这对我来说很困难。大章鱼先生——是个吝啬鬼,不会那么轻易把钱掏出来的。在把他说服以前,我得好好忙合一阵哩。你们要是能从自己那二百万当中分给我哪怕十万呢,那么,没说的,我一定为你们尽力。”
  “行啊,”小眨巴说。“我认为,任何劳动都应得到报偿。谁也不该替别人白劳动。您把二百万给我们搞来,我们就付您十万。”
  “一言为定!”小螃蟹先生高兴地说。“你们可以认为我已经着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