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吝啬鬼落入圈套

 

 






  大章鱼先生把收到的支票藏在保险柜里,然后同资本家们一一道别,又吩咐女秘书给小螃蟹拍发下面这样一封电报:“狂妄会已召开。两头驴共给一个。如同意请电告。大章鱼。”
  收到电报以后,小螃蟹明白了,大章鱼决定给小眨巴和大骗子的不是二百万,而只是一百万。这丝毫没有使小螃蟹感到奇怪,因为他非常了解,大章鱼先生办事一向慎重,从来不肯白白花钱。令小螃蟹感到满意的是犬章鱼没有拒绝给钱,所以现在可以指望,他既然同意花一百万,那么最终还是得花二百万。
  小螃蟹先生把形势全面考虑了一番,决定对小眨巴和大骗子只字不提收到电报的事,因为他俩要是了解到电报的内容,就会想到事情有门儿,总的来说还很顺利,就可能对自己离开此地提高价码。小螃蟹先生见到他俩时说,还没接到大章鱼先生的任何消息,不过,对圆满结束这件事却不该失去希望。
  他的话仍然使大骗子先生发愁,大骗子急不可耐地想尽快地携款逃走。
  “大章鱼先生不着急,这非常遗憾,”大骗子说。“我们的股票生意就要结束了.现在是脚底抹油,简单说就是赶快溜走的最合适时机。”
  “好吧。”小螃蟹说,“我给大章鱼拍封电报,设法催一催。”
  实际上,这一天小螃蟹给谁也没拍电报。他是去餐厅饱饱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回到旅馆睡了个把小时,又在游泳池游了一会,在这以后又同小眨巴和大骗子见了面。朋友三个聚齐后,先用了晚饭,然后到夜总会,在那里花不多几个钱就可以往演员身上扔烂苹果,美美地开心了一通。
  第二天醒来,小螃蟹先生对谁都没说什么,就给大章鱼拍了一封电报:“两头驴要两个,不同意一个,怎么办?小螃蟹。”
  当天就收到了大章鱼回复的电报,其中只有一个字:“劝。”
  收到这封电报以后,小螃蟹又等了一天,没对小眨巴和大骗子进行劝说,就用两句话回答了大章鱼:“劝了,他们坚持。”
  要不是第二天早晨吝啬鬼出现在小螃蟹先生下榻的旅馆里,真不知道这种电报往来会引出什么结果。吝啬鬼手拿手杖,身穿平常那套装束:穿着下摆掘长、后面有两道开襟的黑上衣,黑裤子,戴着很高的、名叫大礼帽的黑色帽子。吝啬鬼同正走出旅馆的小螃蟹撞了个满怀,他大张开双臂,用令人讨厌的声音尖叫道:“啊,您好啊,小螃蟹先生!非常高兴见到您!”
  “您好。”小螃蟹尽量咧嘴笑着说,虽然看得出来,同这位大名鼎鼎的小气鬼见面,他并不感到高兴。
  “您起居如何?您身体可好?”吝啬鬼问道,显然是想攀谈一番。
  “我身体很好。”小螃蟹说。
  “我的身体也很糟糕。”吝啬鬼没有听清小螃蟹的话就附和着说,接着讲道:“在压榨城这鬼地方遇到熟人的面孔可真幸运,比在咱们的扯谎城可要强上一千倍,您说呢?”
  “扯谎城是个美好的城市,不过。压榨城也不坏,请您相信。”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吝啬鬼频频点头说,“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见过这么糟糕的城市,天打五雷轰的!我有件事问您。我看,您是住在这个旅馆的。您觉得这个旅馆怎么样,好吗?”
  “很好的旅馆。”小螃蟹证实说。
  “可能很贵吧?啊?”
  “是的,稍微贵了一点。”
  “您瞧!天打五雷轰的!我有个建议。您要是愿意的话,我就不单要房间了,我同您住一个房间,这样一来,咱 们每人花的钱都要便宜一半,啊?”
  有这样一个人同住,这对小螃蟹先生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在谈话过程中已经考虑到,吝啬鬼到压榨城来是不无原因的。小螃蟹想了想,决定挤一挤,利用同吝啬鬼接近的机会搞清他的打算。
  小螃蟹先生同吝啬鬼先生回到自己的房间,说道:“请住下吧。您看,这地方住两个人也够了。”
  吝啬鬼先生的目光把房间扫了一遍,脸上露出一丝类似微笑的模样,这种模样也很容易被看作是厌恶的表情,他向小螃蟹道了谢,随后就径直向卫生间走去。在卫生间里,他摘下大礼帽,从里边掏出牙刷、牙粉、毛巾、半打手绢、替换的袜子以及在街上拣到的两根旧钉子和一截铜丝。毫无疑问,吝啬鬼先生的大礼帽不仅是帽子,还是旅行手提箱,又是废品库。
  吝啬鬼先生把这些东西放到搁架上,又从大礼帽中掏出一块草莓香皂,但就在这时,他看到洗手池旁的搁架上有一块同样的、属于小螃蟹的香皂。吝啬鬼先生把自己的香皂摆在那块香皂旁边,把两块香皂看了一阵,然后把手和脸使劲地打上香皂,但不是用自己那块香皂,而是用的旁边那块。这时候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因为他又有所节约了。
  认真地洗了一番之后,吝啬鬼先生又想刷刷牙,然而他没把牙刷伸到自己的牙粉盒里,而是伸到了小螃蟹的牙粉盒里。刷完牙,吝啬鬼先生又长时间地一会儿打开这个盒,一会儿打开那个盒,想判断出究竟哪盒更香:是他那盒,还是小螃蟹那盒。最后,当他把鼻子凑到牙粉盒上时打了个喷嚏,一盒牙粉象云彩似的向上飘扬起来,这才算完事。
  吝啬鬼先生一见由于自己不小心而损失了那么多牙粉,他感到很沮丧。但是,他发现手里拿的不是自己那盒,而是小螃蟹那盒,又马上放了心。而且,他看到盒里还剩下一点牙粉,于是把它倒在自己的盒里,情绪十分愉快地回到房间。
  “我遇到您可真好,”他对等待他的小螃蟹说道。“说真的,我本想首先同低能的小眨巴和大骗子这两个人谈一谈,不过我想,同您谈一谈也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我甚至认为这更好一些。咱们联合起来能够办妥一件有利可图的小事情。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您这件小事情是什么呀?”小螃蟹感兴趣地问。
  “您大概知道,大狂妄会已经同意付给这两个骗子手三百万费尔丁了。”吝啬鬼先生开始说道。
  关于三百万费尔丁的事,小螃蟹先生恰恰一点不知道,因为他知道小眨巴和大骗子只提出要二百万。不过他马上猜到是大章鱼先生想在这件事上发笔财,把一百万装进自己的腰包。但是,小螃蟹先生没露出从吝啬鬼口中了解到重要秘密的样子,他说:“是的,是的,这我当然知道。”
  “那好,”吝啬鬼接着说。“请您相信我,大狂妄会可能同意给的不是三百万,而是四百万,甚至是五百万。咱俩可以暗示小眨巴和大骗子,说应该要求五百万,咱们再提出条件,让他们拿到钱以后给咱们一百万。咱们一人得五十万也不坏吗,啊?钱数不小哩!啊?”
  小螃蟹听着吝啬鬼的话,心里把他提的建议的利弊盘算了一下。他当然马上明白了,对他本人来说,这建议是没有好处的。因为他如果违背大狂妄会的旨意,就要冒着引起那些具有无限权威的资本家的愤怒的危险。他要是欺骗他们,那些人是不会饶恕他的。同时小螃蟹还看到,吝啬鬼是在琢磨一场危险的游戏。糊里糊涂的小眨巴和大骗子也可能不满足只得到五百万,那时候,可就不清楚会有什么结局了。小螃蟹从谈话中得知,吝啬鬼拒绝了交付自己那份钱,逃离了大狂妄会的会议,于是决定不透露自己的打算,他说:“我很乐意帮助您,吝啬鬼先生。您要是愿意,咱们马上去找小眨巴和大骗子也行,他们住在城外的别墅,咱们坐上我的汽车眨眼工夫就能到,还可以顺便在他们那儿吃顿午饭。”
  “吃顿午饭,好啊,这可以嘛,”吝啬鬼高兴起来。“吃顿午饭也不错,这里的餐厅要价太高,简直要顾客的命,多少钱也不够。吃顿饭是可以的。”
  “这太好啦,”小螃蟹说道。“请您允许,我只离开一小会儿,然后咱们就走。”
  小螃蟹先生走出房间,叫来送信的服务员,吩咐他把下面这样一封电报送到邮电局:“该同驴子们结束了。扯慌城的小气家伙吝啬鬼来到本市。我对后果不负责。小螃蟹。”
  “好了,”他返回房间说。“现在可以动身了。”
  吝啬鬼先生戴上大礼帽,五分钟以后,他们已经坐上小螃蟹先生的八个汽缸的高级轿车在城里疾驶。吝啬鬼的情绪极佳。他感到由衷高兴的是可以乘坐高级轿车免费兜风,还能白吃一顿午饭,更不要说,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还可以办妥一件有利可图的小事情了。
  汽车拐了几个弯,在街上疾驶一阵,出了城,在平坦的、象箭一样笔直的柏油公路上行驶。公路两旁一会儿绵延着开花的月球向日葵田,一会儿延伸着荞麦地,荞麦在空气中散发着沁人心肺的、甜咝咝的、蜂蜜似的香气;一会儿又掠过象大海一样汹涌起伏的麦地。汽车从辟有花园和菜园的村旁驶过。吝啬鬼兴奋地四下转着脑袋,大自然的景色使他赞叹。他一看到草场上有一群绵羊或是一只被拴着吃草的山羊,他就捅捅小螃蟹的胳膊肘,兴奋地喊道:“您看啊,您看,是些绵羊!真的,撒谎不是人!多么可爱啊!那儿是只山羊!您看哪,山羊!您怎么不看哪?”
  小螃蟹手扶着方向盘只是偷偷暗笑。公路突然划了一条大弧线,拐过弯去展现出一片绿茵茵的草地,草地上有一个大池塘,一群白鹅在水上游来游去。平静的池水、盛开的百合和睡莲,轻悠地停在镜子般水面上的雪白的水禽,对吝啬鬼先生产生了很大作用,使他喜悦得呆如木鸡,一句话说不出来。他抓住小螃蟹的袖子,默默地把他的胳膊摇了一阵,然后冲着他的耳朵喊道:“鹅!鹅!”
  “您怎么,一辈子没见过鹅?”小螃蟹奇怪地问道。
  “没见过,真的,撒谎不是人!就是说,确切些说,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了。因为,老实说,我从来不出城。”
  “这是真的吗?”小螃蟹不相信地问。
  “真的,小螃蟹先生。我哪有工夫啊?我一生都在搞钱,连动物园一次都没去过。再说,我上那儿去干嘛呢?进门还得花钱。这样下去,最终会破产的!……真是,人们竟然想出了这种主意!光是看看那些动物,又不是吃它们,干嘛还要花钱呢?”
  “动物也得喂呀,钱是买饲料用的。”小螃蟹说。
  “得了吧!”吝啬鬼唠叨说。“让傻瓜去拿钱买饲料吧,我可拿不起。我看,动物离了我也能凑合着活下去。”
  “不过,我看您毕竟还是很喜欢动物的。”小螃蟹先生说。
  “喜欢。撒谎不是人,这您算说对啦。我有时候看见个小动物,真想跟他亲热亲热,摸摸它,说句好听的话,甚至想亲亲它……怎么,您不信?真的!有一回我在街上遇到一条小狗。特好的一条小狮子狗,我决定马上到商店给它买点肝泥肠,可是,幸好我身上没带零钱,把一张十费尔丁的钞票换开我又不愿意。您知道吗,钞票是这样一种东西:一张十费尔丁没破开的时候,它是十费尔丁,哪怕花去五个山基克,它就不是十费尔丁了。嗯!”
  “等咱们到了小眨巴和大骗子那里,您可以看到各种动物,”小螃蟹先生说。“他们的别墅里有个池塘,池塘里有鹅,有母鸭,有公鸭,连天鹅都有哩。”
  “难道连天鹅都有?”
  “有,花园里还有兔子自由自在地跑来跑去,有珠鸡和野鸡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只驯熟了的小熊。可逗人喜爱啦!”
  “是吗?它不咬人吗?”
  “怎么会咬人呢?象小羊羔一样温顺。”
  “可以抚摩它吗?”
  “当然可以。等咱们到了那儿,您可以随便抚摩。”
  吝啬鬼先生急得甚至坐立不安起来,他想尽快看到小熊,爱抚它一番。
  这时候,小螃蟹先生早已拐下公路,把汽车开上一条林中土路,土路两旁高耸着月球雪松、橡树、榛子树和月球竹丛。这些树木不象咱们地球上的那么大,而是跟月球上别的植物一样很矮小。小螃蟹先生选择了一个树木长得不太密的地方,减低了速度,把方向盘一转,汽车就在完全没有路的森林里行驶起来。
  吝啬鬼先生感到颠簸,四下瞧了瞧,发现他们是行驶在没人走过的森林里,于是问道:“咱们干嘛离开了大路?”
  “这样抄近,”小螃蟹说。“更快些。”
  驶进森林很远,小螃蟹猛然停下车,从驾驶室钻出来,掀开机器盖子,在发动机上鼓捣起来。他悄悄地切断了点火系统,又钻进汽车,用脚踩启动器的踏板。启动器咯咯地响着,仿佛拿鞭子抽打铁板,但马达却发动不起来。
  “卡壳啦?”吝啬鬼同情地问。
  “卡壳啦!”小螃蟹忧虑地说。
  他又钻出驾驶室,在马达上鼓捣一阵,重新试着发动它。后来他说:“可能是发动机太热了,咱们只好走着去了,再说,离那里也不远。”
  吝啬鬼不情愿地钻出汽车。小螃蟹先生掀开后背箱,拿出一盘绳子,悄悄塞到衣兜里,随后呯地关上车门,向林子深处走去。吝啬鬼先生在他身后拖着步子,在土墩上磕磕绊绊地,每走一步都自言自语地骂着。
  过不一会儿,小螃蟹先生看到他们来到的地方已经相当荒僻,于是停下来问:“咱们好象走错了路。您说呢?”
  “我能说什么,亲爱的?不是我领着您,而是您领着我嘛,”吝啬鬼很有道理地指出。
  “的确是这样!”小螃蟹唠叨说。“没关系,我马上爬到树上,从高处看看咱们该往哪边走。请您帮我爬上那棵雪松就行。”
  他俩一道走到一棵比别的树稍高的雪松跟前。小螃蟹先生仰头瞧了瞧,看到可以用手抓住的树枝部很高,就把吝啬鬼的后背贴在树干上,说:“您站在这儿,我爬上您的肩膀就可以够到树枝了。就等一小会儿,我先脱了鞋。”
  小螃蟹弯下腰,不过没有脱鞋,而是悄悄地从衣兜里掏出绳子,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吝啬鬼拦腰捆到树干上。
  “哎哟!哎哟!”吝啬鬼喊起来。“您这是干嘛?”
  “咳,我得把您捆到树上啊,要不然,我往您肩膀上爬的时侯,您会摔倒的。”小螃蟹解释道。
  小螃蟹说完就手拉着绳子围着雪松跑起来,结果把吝啬鬼先生的双手双脚都紧紧捆到树上,吝啬鬼本人也象风干香肠似地被扎得紧紧的。
  “喂,别开玩笑!”吝啬鬼喊道,他觉得胳膊腿全都一动不能动了。“马上松开我,要不然我要喊人啦。”
  “干嘛喊人哪?”小螃蟹反驳说。“您如果需要什么,我本人也可以帮忙的。”
  小螃蟹说着,拣起从吝啬鬼头上掉下来的大礼帽,给他戴到头上,把失落的手杖挨着他倚在树干上。
  “您瞧,这多好。”他说。
  “把我解开,不然我要啐啦!”吝啬鬼吼道。
  “干嘛啐人哪?这可不礼貌。”小螃蟹回答说。
   然而,吝啬鬼还是啐了,不过没有啐到小螃蟹身上。
  “您瞧,这多不好。”小螃蟹冷静地说。“现在我不得不把您的嘴堵上了。”
  他从衣兜拽出一块擦汽车用的脏抹布,团成团,塞到吝啬鬼嘴里。他还用手绢勒住他的嘴,以免他把堵嘴的东西吐出来。吝啬鬼这下子只能低声哼哼和晃脑袋了。
  “得了,”小螃蟹把吝啬鬼前后左右打量了一番说。“好象全都办得很正确。您在这儿呼吸新鲜空气,享受大自然的美吧。我想,天黑以前我能赶回来给您松绑的。眼下我劝您不要白费力气试图挣脱。这反正不会有什么结果。”
  小螃蟹先生向吝啬鬼摆摆手表示道别,然后回到停在森林中的汽车旁,上了车,往城里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