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脱逃

 

 






  小螃蟹先生返回旅馆首先看到的是大章鱼拍来的电报:“请同驴子结束。您到银行去取二百万。电告执行情况。大章鱼。”
  看完电报,小螃蟹立即给小眨巴和大骗子打电话,叫他们来。
  “是这样,伙计们,”小眨巴和大骗子一到,小螃蟹就说。 “现在要毫不迟延地行动。你们去买一只大提箱,把卖股票得到的钱全都装上,带上你们的小山羊和全不知到这儿来。这里将有另一只、装有二百万的提箱等着你们。这笔钱我到银行去给你们取来。咱们离开这里到掠夺城,然后你们从掠夺城再远走高飞,愿意上哪儿就上哪儿,你们决定到哪儿去呢?”
  “到圣蚊子城,海滨有这么个城市,我们在圣蚊子城住上一阵,等住腻了再去旅行。”小眨巴回答道。
  “这太捧了!”小螃蟹说。“在圣蚊子城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一玩。而且,有钱在什么地方都能过得好啊。”
  “我认为,不要大家一下子全走,”大骗子说。“这会引起怀疑的。我和小眨巴今天走,全不知和小山羊可以明天走,我们给他们买好火车票。”
  “这样也行,”小螃蟹同意说。“你们行动吧,我到银行去取款。”
  同小眨巴和大骗子分手以后,小螃蟹没有马上去银行,而是先到《压榨城幽默报》的编辑部去了一趟。这家报纸的老板不是别人,而是大章鱼先生。换句话说,它是靠大章鱼的钱发行的。编辑部的楼房、全部印刷机械以及印刷厂的全部设备都归大章鱼所有。全部工作人员,从编辑到最无足轻重的排字工,都由大章鱼开支。当然,卖报所得的钱也全部归大章鱼支配。
  不过还应该说一下,这里的收入并不怎么多,而且常常入不敷出。但大章鱼先生也并不指望在这方面赚多少钱。他需要这家报纸并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毫无阻碍地为自己的贷物刊登广告,这种广告登得很工于心计。这就是:报上经常登载一些所谓的文艺性短篇小说,这些短篇小说里的主人公要是坐下喝茶的话,作者一定要提到,他们喝茶加的是大章鱼糖厂生产的砂糖,女主人在倒茶的时候一定要说,她总买大章鱼砂糖,因为这种砂糖非常甜,非常有营养。小说作者如果描绘主人公的外貌,总要仿佛出于无心似地提到,他的上装是十年、十五年以前买的,但看上去还是崭新的,因为这是用大章鱼纺织厂生产的料子缝制的。这些短篇小说中所有的正面人物,也就是所有好的、富有的、殷实的,所谓受人尊敬的小矮子,都一定是购买大章鱼纺织厂出的料子,饮用加了大章鱼砂糖的茶。这些正面人物取得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此。料子穿得很久,砂糖因为似乎异乎寻常的甜而用得不多,这就帮助他们储蓄了金钱和积累了财富。这类小说中的那些不好的小矮子买的是别家工厂的料子,喝茶加的是别的糖,因此他们遭受挫折,总是生病,怎么也摆脱不了贫困。
  除了此类“文艺性”短篇小说之外,这家报纸还刊登普通的广告,为大章鱼砂糖厂和大章鱼纺织厂的产品大吹大擂。不消说,无论是广告,也无论是文艺性短篇小说,都不能引起群众的特别注意,因此,报上每天还要刊登一些趣闻轶事,以及各种各样的幽默小品,也就是短小的、令人开心的小故事和笑话,专门用来使心地纯真的读者看了发笑。为了看幽默文章而购买报纸的读者也捎带着看到了“文艺性” 短篇小说,严格说来,也正是这样要求于他们的。
  小螃蟹先生走进编辑办公室——顺便说一句,编辑名叫小灰熊,在堆满各种手稿的桌子后面看到一个小矮子,他的外形很象一只穿着灰色衣服的胖老鼠。首先映入小螃蟹眼帘的是小灰熊那张很长的、仿佛向前抻出来的脸、那个灵活地动来动去的小鼻子、扁嘴和短短的上唇,上唇下面露出的两颗尖利、耀眼的白牙。
  小灰熊一见老熟人小螃蟹,脸上就浮起笑容,结果,两颗牙从上唇下伸出得更长,碰到短下颚上面。
  “我猜是有什么急事或要事吧?”小灰熊向小螃蟹问过好后问道。
  “跟往常一样,您猜着啦!”小螃蟹哈哈大笑着说。
  “这不难猜到,因为鸡毛蒜皮的指示大章鱼先生向来是书面下达或者打电话说的。”小灰熊答道。
  “这回的事呀,无论电话还是邮局都不能托付。”小螃蟹说。
  小螃蟹先生向房门瞥了一眼,确信房门关得很紧,往小灰熊身旁凑了凑,压低声音说:“这件事与大型植物有关。”
  “怎么,大型植物公司可能破产吗?”小灰熊警觉地问,还象闻什么气味似地把鼻子动了动。
  “它应该破产。”小螃蟹把重音放在“应该”上回答说。
  “应该!……啊,应该!”小灰熊微笑起来,他的上牙又咬进下巴颏里。“它既然应该破产,那就一定会破产,请相信好啦!啥——哈!……”他仰起老鼠似的脑袋,哈哈大笑着说。
  “需要在报上登一篇短文,给这家公司吹吹冷风,”小螃蟹开始解释道,“要让大型植物股票的持有者感觉到。他们遇到了骗子手,他们的股票实际上没有任何价值。但是,什么事都不要说死,只需要散布点怀疑。”
  “我明白,”小灰熊说。“让人们赶紧出卖股票,只要散布一点点怀疑就足够了。过不了两天,股票就该卖半个费尔丁而不是一个费尔丁了。大章鱼先生大概是想低价买下这些股票,等价格上涨的时候再卖出吧?”
  “关于自己的计划,大章鱼先生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小螃蟹冷冷地说道。“咱们的事就是要在明天的报上登这么一篇文章,别的跟咱们无关。”
  “我明白。”小灰熊先生点着头说。
  “还有一点,”小螃蟹说。“任何人都不应该事先了解这篇文章。”
  “我明白,我亲自办这件事。”小灰熊答道。
  小螃蟹一出门,小灰熊先生就拿起自来水笔,面前摆上一张没有写字的稿纸,低下头迅速写起来。他写的字都是胖乎乎的,同时又是尖头的,带着向下耷拉的长尾巴。从旁看来,他似乎写的根本不是字.而是把长尾巴整齐地挂在一些小棍棍上的肥老鼠。
  小灰熊先生把整页纸挂满了这样的老鼠,按了按电铃。
  “马上把这个付排,”他对出现在门口的女秘书说,同时把写满字的稿纸递给她。“您要注意对谁也别说什么,”他把一只手指头放到嘴上,确切些说,是放到牙上,这样补充道。
  女秘书马上拿着稿纸走了,而小灰熊先生则开始考虑到哪儿去搞钱,好在大型植物股票跌价时多买一些。
  当小螃蟹同编辑小灰熊谈话,事后又去银行取款的时候,小眨巴和大骗子正在办自己的事。他们先到车站买了两张明天去圣蚊子城的火车票。回来的路上,他们走进百货商店,买了一只用防弹纤维板制做的,很能装东西的手提箱,路过电影院的时候买了两张电影票,片名叫:《神秘的陌生人》。买了这些东西以后,他们返回办事处,大骗子对全不知和小山羊说道:“弟兄们,你们今天干的不少了。这是电影票,你们可以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去吃午饭,明天早晨再来上班。今天不必再到这儿来了,我和小眨巴替你们工作一会儿。这是吃午饭的钱。”
  全不知和小山羊拿上钱,高高兴兴地往电影院跑去。小眨巴当即坐在桌子后面,向顾主出售股票,大骗子走进放着保险柜的房间,把里面的钱往手提箱里装。保险柜里连最后一个费尔丁都拿光以后,他从记事本上撕下一张纸,用铅笔匆忙写了个字条,连同火车票一道放在保险柜的搁架上。
  大骗子回到办事处,向小眨巴挤挤眼睛,又用指头悄悄指了指塞满钱的手提箱。小贬巴明自一切都已经准备停当。他从桌旁站起来,把顾客送出办事处,让他们明天再来。顾客们刚一出门,他们就马上抬起手提箱,关上办事处的门走了。
  十分钟以后,他俩已经坐在旅馆里数小螃蟹带来的钱。为了数完二百万,当然要花不少时间,但是因为这些钱都是一万一叠地放着,数起来很快。朋友们只是抽查了几叠。大骗子确信小螃蟹拿来的手提箱中正好是二百万,就从这笔钱中数出十万,交给小螃蟹说:“您可以得到这笔钱了,这是您诚实劳动挣到的,我们希望这笔钱能对您有好处。”
  “感谢你们,朋友们,”小螃蟹说。“现在咱们应该赶快离开城市。同时咱们在路上还要再办一件大大有利可图的事。”
  “什么事?”小眨巴和太骗子感兴趣地问。
  “释放著名的百万富翁吝啬鬼。”
  “他怎么了?”
  “让一帮强盗绑架了,那些人要一大笔赎金才肯放他,”小螃蟹解释道。“我偶然得知了强盗们藏吝啬鬼的地方。这样,咱们可以去把他放了。当然要拿一笔可观的奖赏。我想,可以从他身上搞到一笔巨款的支票,凭支票到银行取钱。”
  “为了释放这个小气鬼,可以跟他要多少钱呢?”大骗子问。
  “一百万我看是可以的。”
  “一百万?!”大骗子高声说。
  “怎么,您认为多了吗?”小螃蟹担心起来。
  “我认为少了,”大骗子答道。“这种事少于二百万就不应该干。”
  “那有什么,咱们跟他要三百万不就得了,”小眨巴提议说。“恰好每人一百万。”
  “这个建议有道理!”大骗子赞许道。“走吧。”
  这时候,吝啬鬼先生对能获救已经失去了一切希望。在小螃蟹把他绑在树上的那一刻,他完全慌了神,以至对发生的情况找不到合适的解释。他觉得,自己遇到的这一切是闻所未闻的粗鲁举动。在这以前还从来没有人把他绑到树上过,而且是用如此无礼的办法。阴险的小螃蟹用来堵上他嘴的抹布散发着夸人无法忍受的汽油味。吝啬鬼被这个味道熏得晕晕乎乎。可怜虫觉得他马上就要咕咚一声晕过去,要不是被结结实实地捆绑在树上的话,他大概早就咕咚一声倒下了。后来,他还是失去了知觉。清醒以后,他就全身挣扎,想把绳子挣断。经过这样一番努力,结果只是使捆他的绳子更深地勒进他的皮肉,这绐他造成了难忍的疼痛。
  吝啬鬼白白把力气用光,又看到挣脱的企图毫无结果,就呆住不动了。他的胳膊、腿甚至身体由于不能活动而麻木了,仿佛变得不是他的了,也就是说,吝啬鬼已经觉不出自己身上还有这些东西了。他的整个身体仿佛设有了,同时,疼痛的感觉也消失了。
  温暖柔和的微风一阵阵吹来,轻轻吹拂着树叶。吝啬鬼觉得,树木正在向他挥动着成千上万只小绿手,用森林的语言向他低声细语。玫瑰色的、嫩蓝色的小花在草地上闪耀着。吝啬鬼不知道这些小花叫什么名字,但看着它们却感到极为愉快。头上,一些红胸脯的小鸟在树投中间飞来飞去,使空中充满一片快活的啾鸣声。有几只小鸟落到草地上,啄点什么,又飞起来。吝啬鬼从来没有在近处看过林中的小鸟,看着这些小鸟使他感到极大的欢乐。
  有几只小鸟看到吝啬鬼一动不动,不再害怕了,就在他鼻子底下飞来飞去。有一只小鸟甚至落在他肩上。它可能把吝啬鬼当成了烧焦了的树桩子。它站在吝啬鬼的肩上,小脑袋一会儿转向一侧,一会儿转向另一侧,四下瞅着,然后扑棱一声飞起来,翅膀边缘碰到吝啬鬼的脸。吝啬鬼感觉到这个可爱小生物的轻柔的触碰,一阵感动,甚至哭泣起来。
  “世界多么美好,生活多么美好啊!”他想道。“为什么我从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为什么我总也不到森林。总也不看这一切美丽的东西呢?我发誓,我要是能活下来,要是能逃离这里,我一定要天天上森林,来看树木,看小花,来听树叶的轻声絮语,听鸟雀的愉快啾鸣,听蝈蝈的快活叫声,我要来看蝴蝶,看蜻蜒,看可爱的、勤劳的小蚂蚁,看鹅,看鸭,看火鸡,什么都看.只要世上有的东西我都要看,我总也不会看腻的!”
  吝啬鬼哭了一阵,稍稍平静了些。他的情绪好了,自言自语地说:“不过,咱们可不能失去希望,早晚会有人来松开我的。”
  他于是开始想象怎样奖赏自己的救星。
  “我什么都在所不惜,”他心中想道。“我给他五个费尔丁,就是的……对……不给五个费尔丁,天打五雷轰…… 不过,要按实情说呢,为了这件事给五个费尔丁是多了点。最好是给他三个费尔丁,要不就给一个,看样子一个就够了。”
  这时他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绳子使劲勒到肋骨上,疼得他差点儿叫起来。
  “不,不,最好是给五个费尔丁。”他说道。“对这种事可不能舍不得花钱。只好在别的地方节省了。”
  时间在消逝,却没有人来搭救吝啬鬼。因此他说:“见鬼,我给十个费尔丁,只要有人来就好了,不然的话,我可能死在这里的。”
  过了半个小时,他把拯救自己的价钱提高到二十费尔丁,后来又提到三十、四十、五十。一个小时之中他把价钱猛涨到一百费尔丁,就此停下来。
  “傻瓜!”他咒骂着自己未来的救星。“都张着嘴在什么地方瞎走呢,没有一个糊涂虫到这儿来领一百费尔丁。好象能在路上白拣一百费尔丁似的!你跟我说,上哪儿能凭白无故得到一百费尔丁,我就跑到天边去!更远也行!真的,撒谎不是人!”
  有一阵子,他屏住呼吸倾听着,但是,什么声音也没听到,没有一根树枝在救星的脚下发出折断声。
  “傻瓜、笨驴、白痴!”吝啬鬼直冒火。“真懒!我本想给他们一百费尔丁的,可现在他们什么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了!不来拉倒!……总是这样!为了挣钱却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动,事后还全怪富人!这些天打五雷轰的!”
  吝啬鬼决定不给钱,这使他的情绪又好起来,但时间却不长,因为这时候他觉得肚子饿了,想吃东西。由于无聊,他就想,假如他突然间来到餐厅,他要吃什么午饭。他想象着为自己订出最可口的菜肴,过了五分钟他激昂慷慨得准备为自己被解救花上一千费尔丁。
  “我出一千费尔丁!”他心中哭诉着。“出两千!三干!少吗?……出一万,撒谎不是人!”
  后来,饥饿的感觉渐渐变弱了。吝啬鬼对自己大大提高了价钱又感到可惜。但这时,口渴又开始折磨他。
  “我给十万。”吝啬鬼说,他甚至对自己的慷慨觉得奇怪。他思索了一阵要不要把价钱提到一百万,随后说:“不,死了也比花这么多钱强!”
  恰巧在这时候,有一只椿象从树上落到他身上,在他脖子上狠劲叮了一口。
  “啊——啊!”吝啬鬼号叫道。“我给一百万!给!……”
  但是,椿象却没有理会这个诺言,又叮了吝啬鬼一口。
  “我给二百万!”吝啬鬼喊道。
  椿象叮了他第三口。
  “咳,你呀,鬼东西!”吝啬鬼心中骂道。“二百万你还嫌少?我给三百万,你这天打五雷轰的!”
  这时,他觉得椿象真的被轰到他领子里,开始在后背上叮起来。吝啬鬼感到自己连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昆虫都对付不了,简直要发疯。
  “你等着瞧,等我被松开后再说!”他威胁道。“松开我,我就出五百万!我把全部财产都交出去!什么钱我都不要了,撒谎不是人!”
  仿佛回答他的哀求似的,林子里马上传来了什么人的脚步声。吝啬鬼抬起头,看到远处有三个小矮子。他觉得其中一个象是小螃蟹,但是他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因为那个小矮子马上藏到了树后。另外两个小矮子这时已经走到吝啬鬼跟前。读者无疑已经猜到这两个人是小眨巴和大骗子了。
  小眨巴和大骗子离吝啬鬼两步远停下来,把他仔细瞧了瞧,随后小眨巴问道:“我如果没搞错的话,您是吝啬鬼先生?”
  “嗯——嗯!嗯——嗯!”吝啬鬼一边点头一边高兴地哼哼着。
  “在城里听说您落到强盗手中,他们要很大一笔赎金才肯放您。我们来救您啦。”小眨巴说。
  “嗯——嗯!嗯——嗯!”吝啬鬼又哼哼起来。
  “我想,得先把他的嘴解开!”大骗子说。“要不然,咱们什么也听不明白。”
  “有道理的意见。”小眨巴同意了。
  他走到吝啬鬼面前,解开捆着他嘴的手绢。吝啬鬼用舌头把抹布从嘴里顶出来,吐了一阵唾沫,说:“摸夫!这夫摸夫,害湿摸夫!卡!……呸!害湿摸夫!害湿摸夫!”
  “哪怕把我打死,我也一点不懂!”小眨巴高声说。
  “他大概是说:‘该死的抹布’,”大骗子猜了出来。“我想,说的是他嘴里原来那块抹布。”
  “啊!啊!”吝啬鬼高兴地点着头。“摸夫,害湿的摸夫!摸普,该湿的摸普!啵!呸!”
  “得,好啦,好啦,”小眨巴安慰他说。“这没关系,处于您的境地这是自然的,但是您要试着控制一下自己,练习练习。我想,等您的舌头好使了,您就能说准了。”
  吝啬鬼开始练习各种词。过了一会儿他的舌头果然好使了,只是b这个字母发不好。他总把b发作f。
  “嗯,这就没有多大关系了,”小眨巴说。“我想,咱们可以继续谈判了。您,作为一个搞实业的小矮子,总该明白,免费救您脱离灾难这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对吗?”
  “对,对!”吝啬鬼附和着说。“你们打算要费多少钱呢?”
  “三百万。”小眨巴答道。
  “什么?”吝啬鬼喊了起来。“三发(百)万什么?”
  “咳,当然不是三百万土坷垃,而是三百万费尔丁喽。”
  “又是三发(百)万?这是抢劫嘛,天打五雷轰的!”吝啬鬼喊道。
  “您不害臊,吝啬鬼先生!这算什么抢劫?我们可没有用刀子对着您的喉咙威胁。咱们进行的是平平常常的事务性谈话。象常言所说:我们对您,您对我们,互相交谈。我们是诚实的企业家,不是强盗。”
  “对,扶(不)是强盗!”吝啬鬼嘟哝说。“扶(不)过,你们也许正是最最地道的强盗!我哪儿知道!”
  “无耻,无耻,吝啬鬼先生,您干嘛污辱我们哪?我们也可以说您是个强盗的。诚实的小矮子不会被绑在森林里。”
  “得啦,”吝啬鬼唠叨说。“扶(不)管怎么说,三发(百) 万这个数目太大。”
  “那您想给我们多少?”大骗子问。
  “多少?……我可以给你们五……不,我可以给三个费尔丁。”
  “什么?”大骗子吼道。“三个费尔丁?您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我们不是叫花子,用不着您的施舍。看来,您是不想让我们救您啊。那好吧,我们并不硬打算救谁。”
  “我怎么扶(不)想?”吝啬鬼反驳说。“请相信我,我可没有兴趣在这里呆着。”
  “那您怎么说要给三个费尔丁?这太可笑啦。”
  “好吧,那就五个费尔丁,五个费尔丁也扶(不)错嘛,相信我发(吧)。”
  “咱们离开这儿吧!”小眨巴恼恨地说。“他显然是不想要咱们救他。”
  “喂!”吝啬鬼喊起来。“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呀?十个费尔丁行夫(不)行?喂,站住!我给二十!……你们不干那就拉倒,天打五雷轰的!会有旁人少要钱来救我的!”
  一看小眨巴和大骗子已经没了影儿,吝啬鬼垂头丧气起来,后悔没有同意这两个敲诈勒索的人提出的条件,但这时又响起了脚步声。备啬鬼一见是他的“救星”回来了,可就高兴了。
  “嗨,这回全妥啦!”他想道。“他们既然回来了,这就是说他们决定要二十个费尔丁了。这回呀,二十个我还不给了呢,给他们十五个也就够了。”
  很难说吝啬鬼是对什么更高兴:是对终于将获得自由呢,还是对可以省下五个费尔丁?
  但是,使他感到奇怪的是,小眨巴和大骗子并没有急于给他松绑。他俩走到树前,用心地围着树转来转去,在草丛中寻找着什么。
  “你们在那儿找什么呀?”吝啬鬼不安地问。
  “找抹布,”小眨巴答道。“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发现了您,还应该在什么情况下离开您嘛。您明白吗,有人劳动了一番,用抹布堵上您的嘴,可我们来了,把抹布给扔了。您说,这能算诚实吗?应该尊重他人的劳动啊,亲爱的!要不然,您也许是想让我们办出不诚实的事儿来?”
  这时,大骗子找到了抹布,于是往吝啬鬼的嘴里塞起来。
  “啊——啊!”吝啬鬼号叫着。“扶(不)要抹夫(布)!噗!抹夫(布)、抹夫(布),不要抹夫(布)!啊呜!啊呜!”
  “您给三百万不?”大骗子威胁地问。
  吝啬鬼摇着头。大骗子从他嘴中拽出抹布。吝啬鬼使劲吐唾沫,吐完了他说:“遗憾的是我身上没带钱。”
  “没关系。给支票吧。”
  “我身上没带支票。”
  “瞎扯!”小眨巴说。“资本家没有不带支票出门儿的。”
  “那好,你们给我解开。”
  小眨巴和大骗子马上给他解开了绳子。吝啬鬼靠着树干继续站了一会儿,似乎是长到了树上,随后象根柱子似的咕咚一声倒在地上。
  “您怎么啦?”小眨巴跑过来问。
  “我不知道,”吝啬鬼不清不楚地说,“我的腿不会活动了,胳膊也是。”
  “大概是因为绑麻了吧。”小眨巴说出自己的估计。
  大骗子稍一考虑,就象平常做人工呼吸那样,开始一屈一伸地推拉吝啬鬼的胳膊,小眨巴也拿他的两条腿一抬一放。过了几分钟,吝啬鬼感到四肢已经慢慢恢复了知觉,于是说:“放开我吧,我自己来。”
  他哼哼哧哧地站起身来,前后左右地摇了几下,往下蹲了几下,然后把掉在地上的大礼帽戴到头上,拣起旁边地上藏着的带骨质镶头的手杖,在大骗子的头上使劲敲了一家伙。大骗子象一口袋粮食似的倒了下去。小眨巴一看吝啬鬼跑了,就扑过去追他,但却绊到翘出地面的一个树根上,一下子摔倒了。他站起来,看见吝啬鬼消失在远处的树后。
  “啊,你这坏蛋!”他恨恨地唠叨说。
  小眨巴见大骗子一动不动地躺着,叫来躲在树后的小螃蟹,一起向停在远处的汽车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