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章 压榨城驳船上的混乱

 

 






  咱们是在列车员把吝啬鬼先生推出车外的时候把他搁在一边不提的。他在月台上站了一阵,睡眼惺松地望着远去的列车。列车在远方消失后,吝啬鬼走到月台边的一条长凳前,先把大礼帽塞到头下,盖上报纸,在长凳上伸直身体躺下来。天色很早。还是一片漆黑,没有人打扰吝啬鬼酣睡。
  黎明很快来临了。一个车站的值班长来到月台上,他叫醒吝啬鬼,说不应该在这里睡觉。这时,一列客车进站。月台上迅速挤满了下车的旅客。吝啬鬼从长凳上站起来,扣上大礼帽,站着思索了一会儿,随着下车的旅客向城里走去。
  他看了看手中仍然拿着的报纸,想起自己曾经打算在大型植物股票落价时把它们买下来,心里琢磨着在这件买卖上能赚多少钱。思索了一番,他明白了,为了进行如此复杂的金钱业务,他不应待在扯谎城,而应待在压榨城、掠夺城,就是待在圣蚊子城也好,因为只有这些城市里才有出售各种股票的专门市场。
  应该说,做股票生意的市场同卖苹果、西红柿、土豆或者白菜的普通市场很不相同。情况是这样:卖水果或蔬菜的人为了让人们看见他卖什么,只要把自己的货物摆在摊上就行了。卖股票的人却是把货装在衣兜里,他所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喊出自己的股票的名称和想卖的价格,买主所做的事也只是喊出他想买的股票的名称。
  自从出现了股票市场以来,有的月球人买股票不仅仅是为了在某家企业赚点钱,而且还为了以更高的价格把股票卖出去。出现了大量买卖股票的商人,他们在买卖中能获得巨额利润。这种商人自己不到市场上去,而是专门雇用嗓门大的人或者叫经纪人来干这件事。许多经纪人不单为一个主人,而是同时为几个主人工作。这样的经纪人为一个主人买这种股票,为另一个主人买另一种股票,为第三个主人不是买,而是相反,是卖股票。
  这样的经纪人采到市场上,开始扯着嗓子喊,你很难想象出那种情形什么样:“我出七十五购买守财奴的煤炭股票!压榨城的砂糖股票我出九十,石油股票我结四十三!……”
  但是,当所有的经纪人都聚在一起,高喊这类话,并力图使声音压过别入的时候,简直无法想象那嘈杂声是多么震耳欲聋了。
  很久以前出现第一批股票商人的时候,压榨城里曾经为他们专门辟出一个广场。但是,附近街区的居民向市政当局提意见说,这些大嗓门儿吵得他们设法过日子。由于市政当局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居民们便拿上棍棒、石头,自己试图来把大嗓门的经纪人驱散。经纪人不想受欺负,也向居民们进攻。几乎每天都有激战!市政当局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把这吵吵嚷嚷的市场转移到另一个广场去,但那里也不断发生流血冲突。
  市政当局完全失去了耐心,它把所有的大嗓门的经纪人全装上一条大驳船,拉到压榨城一个湖泊的中央。这条驳船被用船锚永久性地固定下来。大嗓门的经纪人得到了大喊特喊的可能,喊得丧失知觉也没关系,现在这对任何人都已经没有妨碍了。他们每天早晨乘小艇来到驳船上,后来,在驳船和湖岸之间甚至有小轮船往返。这样一来就皆大欢喜了。
  不久,掠夺城里,接着是圣蚊子城里也设立了这样的驳船。发明了电话以后,三条驳船又用电话线互相连接起来,因此,压榨城驳船上的大嗓门经纪人随时都能了解到掠夺城和圣蚊子城驳船上的事态。
  象所有的百万富翁一样,吝啬鬼在每条驳船上都有自己的经纪人,他可以通过电话随时命令他们购买这种或是那种股票。但是,任何时候都必须知道何时开买才对,否则就得多花钱。为了掌握情况,不致吃亏,吝啬鬼决定到压榨城的驳船上去一趟,摸摸大型股票的行情。当然,他不能马上去车站,因为他想先回家去一趟,再到自己的通心粉工厂看看。他想到自己应该回家,就四外环顾了一下,发现自己正走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
  “大概是我下车后拐错了弯吧。”吝啬鬼心烦意乱地嘟哝说。
  不过他还是决定顺这条路往前走,心想总会遇到熟悉的地方,那时就能明白该在哪儿拐了。可是,这条街很快到头。吝啬鬼发现自己出了城,来到一片开阔的田野中。
  “真荒唐!简直是到了天涯海角啦!”吝啬鬼微笑着喃喃道。“傻瓜,想这些股票想出了神,都晕头转向啦!”
  他转身往回走,走到街的另一头,然后拐上一条林荫路,走过林荫路,又到了一条新的、他所不熟悉的街上。
  “真是奇迹!”吝啬鬼自言自语地嘟哝说。“我们扯谎城里原来还有我从未到过的地方哩。我还以为自己对扯谎城了如指掌呢。”
  他在一些陌生的偏僻地方徘徊了整整一个小时,终于得出结论,认定自己是彻底迷了路,于是开始向过往行人询问,歪斜街,也就是他住的那条街在什么地方。有一个过路人说,歪斜街完全是在城的另一端。吝啬鬼坐上公共汽车,来到城市的另一端,终于找到了歪斜街,但他感到奇怪的是,自从他离开这里以后,一切都变得让人辨认不出了。当他来到十四号(他就住在十四号)的时候,他惊奇得甚至张口结舌。面前不是那栋窗上横着黄树条编的栅栏的小平房,而是一座二层的大楼,楼上有漂亮的阳台,门前站着一对石狮子。
  “可真奇了!”吝啬鬼感到脑筋不够使了,他一边揉眼睛一边嘟哝着。“这也许是什么魔法吧?”
  他见阳台上有一位主妇,就喊道:“请问您,女主人,这是吝啬鬼的家吗?”
  “什么吝啬鬼不吝啬鬼的?”女主人生气地回答说。“这是我的家。”
  “啊……啊……”吝啬鬼张大嘴啊啊着,仿佛气不够喘似的。“啊……您把我的家弄到哪儿去啦?”
  主妇转回身,把门呼地一摔,离开了阳台。
  吝啬鬼在原地犹犹豫豫地磨蹭了一阵,又缓缓向前走去。
  “好嘛……”他不由得自言自语道。“好嘛,家既然丢了,哪怕把我的通心粉工厂找到也好嘛。拥有十二栋大型厂房和五千名小矮子工人的一整座通心粉工厂总不至于丢吧。”
  吝啬鬼遇到一个行人,问他是否知道吝啬鬼的通心粉工厂在什么地方。
  “哟嗬!”行人哈哈笑起来。“它难道在这儿吗?吝啬鬼的通心粉工厂在扯谎城。这是每个通心粉盒子上都写着的嘛。”
  “莫非咱们不是在扯谎城?”吝啬鬼大惑不解地问。
  “怎么是在扯谎城呢?”行人奇怪地说。“咱们是在鞍子镇呀。”
  “什么鞍子镇?”
  “就是这么一个城镇,叫鞍子镇。您难道没听说过?”
  “噢,鞍子镇!”吝啬鬼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喊了一声。“这么说,我不过是下错了车站。怪不得我看这里什么都跟我们扯谎城不一样呢。”
  吝啬鬼连忙赶回车站。听说傍晚前再没有去压榨城的火车,他得明天早晨才能到那里。这使吝啬鬼焦躁起来,因为股票的价格变化很快。
  的确,就在《压榨城幽默报》登出我们已经知道的那篇短文的当天,凡是拥有大型植物股票的人都跑去卖股票。在压榨城驳船上,这种股票的售价一开始是八十山基克一张,接着就是每张六十、五十、三十、二十、十个山基克,可是没人愿意买。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吝啬鬼在鞍子镇转来转去的那天,股票的价格跌到五个山基克一张,可还是没人买。
  大型植物股票的持有者都陷入绝望之中。他们看到自己白白花了钱,现在又无法讨回来。然而,为了发财致富而购买了大批大型植物股票的三个富人——眯缝眼、肉丸子和汉那空达——却很快想出了办法。他们给压榨城几家报纸的老板小讨厌一大笔钱,小讨厌先生答应在自己的报纸上发表一系列能迅速扭转局势的文章。
  真的,在属于小讨厌先生的晚报《压榨城趣闻》上,当天就登出一篇不长的文章:
  压榨城驳船上的混乱
  自昨日以来,压榨城驳船上笼罩着一片空前未有的混乱。大型植物股票的持有者都急于把自己的货物脱手。象住常一样,卖主多,买主就少,因此股票价格大跌。压榨城驳船一片混乱的原因何在呢?原因就是讨厌的小报《压榨城幽默报》讨厌篇幅上刊登的那篇讨厌的小文章。大型植物股票的持有者未曾料到,那家龌龊透顶、分文不值的小报是靠富翁大章鱼的资助出版的,它只刊登对大章鱼有利的东西。毫无疑问,贪婪无厌的大章鱼的触角正在伸向大型植物股票。股票价格大跌以后,股票将立即被大章鱼的触角所攫取,大章鱼将成为这家收入最多的企业的唯一拥有者。奉劝轻信的怪人们:不要惊慌。不肯让利益溜掉的不是别人,恰恰是大章鱼先生。

  第二天早晨,在也属小讨厌所有的《躺卧读书爱好者报》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请当心衣兜》。文章中说,必须当心大章鱼先生对衣兜的觊觎,因为他想骗取大型植物股票持有者的钱财,而且已经开始向他们伸出触角。
  这两篇文章当然都被人们看到了,结果,大型植物股票的价格一下子猛涨起来,到压榨城驳船开始营业的时候,每张的售价已不是五个山基克,而是五十山基克了。
  然而,当天早晨到达压榨域驳船上的吝啬鬼先生却觉得这个价格太高,因此决定再等一天,指望价格很快就会跌下去。
  第三天,在另一家同样属于小讨厌的报纸上,有一篇题为《大章鱼先生的触角伸向何处?》的文章说,大章鱼的触角正仲向大型植物股票持有者的衣袋.以便使他们破产。这篇文章也起了作用,结果股票售价涨到每张六十山基克。吝啬鬼怕价格继续上升,就命令自己的经纪人按这个价钱买进股票。经济人们在三个驳船处买下了大量股票。抛售股票的人很快看到自己的货物有人愿买,就开始提高股票价格。第二天,大型股票已经以每张七十山基克的价格出售了;又过了一天——八十山基克一张。
  富人眯缝眼、肉丸子和汉那空达三个人不指望价格会继续上涨,而是担心它又会开始下跌,于是急忙按八十山基克一张的价格把自己的股票卖给吝啬鬼。当然,他们马上惋惜自己没有足够的耐性再稍稍等一等。原来,小讨厌先生在继续办自己的事情,当天他又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大章鱼为何默不作声?》。小讨厌在文章中指出,大章鱼对于向他提出的指责只字未答。小讨厌写道,他既然沉默,就说明这都是实情,既然这都是实情,那就是大章鱼果真想要破坏人们对大型植物公司的信任,自己攫取股票。
  凡是看过这篇文章的人都深信,第二天股票的卖价会更高,无论如何也会恢复到原来的价格。吝啬鬼格外高兴,因为他虽然几乎花掉了全部资本,但地及时买进了大批股票,现在他只需把它们卖高点价钱就行了。整个傍晚他都坐在电话机旁,给在压榨城、掠夺城、圣蚊子城驳船上的经纪人打电话,让他们一早就到驳船上去按一个费尔丁一张的价格出售股票。他整整坐了一夜,计算着如果所有股票能按一费尔丁一张的价钱全部信出,他将得到多少利润。计算相当复杂,因为并是不所有股票都按同一个价钱买到的:大家知道,其中一部分是他按六十山基克买的,一部分是七十山基克,还有一部分是八十山基克。
  但是吝啬鬼想赚大钱的全部希望很快就象肥皂泡似地破灭了。第二天早晨,在压榨城驳船开始营业之前,《压榨城幽默报》上登出一篇文章,解释了大章鱼之所以沉默的原因。文章写道,大章鱼所以沉默,因为答复荒谬绝伦的指责是可笑的。当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大型植物公司的情况下,大章鱼先生怎么能够破环人们对它的信任呢?文章问道。自从该公司的创办人携款潜逃时起,公司就自行停止存在了,因为失去了资本的公司还有什么价值呢?如果出售股票所收集起来的款项已经无影无踪,那么股票又有什么价值呢?这些股票当然已经一文不值,可是,还有些古怪人肯花钱去购买只能用来给贮藏室糊墙的股票,对此就不能不惊奇了。
  当吝啬鬼的经纪人们开始按一个费尔丁一张的价格出售股票的时候,不难想象驳船上是什么情形。他们的要价引起的只是哈哈笑声。吝啬鬼一见这种情况,便下令按九十山基克一张卖,然后是八十、七十……他只希望把钱捞回来了,可哪儿还办得到啊!他把要价降到了五十山基克,也没人买这种股票。
  吝啬鬼决定当天不再落价,以待明天。可是到了第二天,各家报纸都登出了关于小眨巴和大骗子逃跑的文章,还发表了一组照片,拍的是激怒的人群拥进出售大型植物股票办事处要钱的情景。个别儿张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空空如也的保险箱、柜门大敞的空保险柜,还有全不知和小山羊顺着它溜下楼的那根吊在窗台上的绳子。
  当然,谁也不知道这是大章鱼收买了各家报纸的老板,让它们暂且不要发表小眨巴和大骗子逃跑的消息。可是现在,当报上把这件事一公布,吝啬鬼可就只剩下把股票一掷了之的一条路了。现在这种股票白给都没人要了。吝啬鬼的处境,正如常言所说,可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他需要给通心粉工厂买面粉,需要给工人开工资。因为钱不够,他决定降低工资:从一天一个费尔丁降到半个费尔丁。
  工人们很气愤;因为挣一个费尔丁也只能过半饥半饱的日子。他们说,吝啬鬼要是不加工资,他们就不干活了。吝啬鬼认为工人是在吓唬他,所以不肯加工资。工人们于是把活儿扔下不干了。工厂停了产,吝啬鬼再也没有一点收了。不过他仍然不愿意满足工人的要求,因为他知道,工人不干活就一个钱也拿不到,就得饿死。工人们的处境的确很困难,但是有其他工厂的工人帮助。他们知道,吝啬鬼要是在这场斗争中获胜,那么别的工厂主也将降低工资,到那时候可就完全没有办法对付富人了。
  吝啬鬼想给自己的工厂另招工人,可是扯谎城的失业者都知道工人在同他斗争,谁也不肯到这个吝啬人的工厂来干活。
  吝啬鬼一看没有办法,决定到另外一个城市去给自己的工厂招工。他在一张报上看到过,说圣蚊子城的工厂主给工人的工资比哪儿都少,而且失业者也似乎是那里最多。吝啬鬼对于自己找到了工人生活最为贫困的城市而感到很高兴,于是丢下旁的事,匆匆忙忙去了圣蚊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