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首次较量

 

 






  万事通和他朋友们在月球上度过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每个读者大概都想得到,这里所说的“天”根本不能理解为月球日,而应理解为普通的地球日。科学已经断定,月球日在月球表面上的时间大约等于十四个地球上的昼夜,而普通的地球日只有半个昼夜左右。
  宇航员们吃过晚饭,离开了“倒鲱号”火箭,有组织地转移到“全面号”火箭上。医生小药丸说,“全面号”火箭里的居住条件更好,因为那里每人都可以在单独的舱里睡觉,而在“倒鲱号”火箭上,所有的人都得挤在一个只有十二个座位的舱里。当然大家都在一个舱里,对医生小药丸来说更便于监督各种破坏作息制度的情况,但为了大家的利益,他决定牺牲个人的方便。
  “不过你们要注意,”他威胁说,“我反正会不时醒来作夜间巡回的。任何违反作息制度的行为都逃不脱我的注意,我可告诉你们!这是我、医生小药丸对你们说的,而医生小药丸,大家都晓得,可不爱放空炮!”
  医生小药丸做了这样一番警告以后,回到自己的舱里死死地睡着了,以致在睡着的整整八个小时里一次都没醒过。
  听到小药丸舱里传出酣睡声,小矮子们都钻出被窝,各自干起各自的营生来。小锡管在画月球上的景色。他早就迫不及待地要扔掉宇航服,尽快把有幸在月球上看到的一切都用色彩描绘下来。
  小弦琴拿起长笛,把头脑中交织着的种种奇怪的旋律吹奏出来。他觉得旋律彷佛要溜走,仿佛要捕捉不住,于是抓过一张纸,在上边写下“宇宙交响乐”几个字,然后就写起音符来。他吹一会长笛写一会,然后再吹一会——再写一会。小药丸要是醒来听到这些曲调,那可就有他的好瞧了。
  小积木稍一思索就画起建筑设计图来,把月球山洞改为住宅。按照这项设计,在山洞入口处将要砌起一道不透空气的墙,墙上安一个密封门和闸室装置,然后把山洞充满空气。山洞的四壁和洞顶用花岗岩石或是别的漂亮石头装修。在距山洞不远的月球表面上安装太阳能电池,发出电力供洞内照明和采暖。洞内还要逐渐改装:修建房间、走廊、大厅、地下室、电梯、电话间、粮库、仓库、摄影暗室、研究所,甚至还有与其他山洞相通的月下铁道。设计图迅速画满了越来越多的细节。
  小螺丝和小凿子在考虑怎样把火箭弄到山洞里,怎样把它向月球内部发射出去。经过长时间思考,他俩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给火箭安上尾巴和轮子,让它能象喷气式筒形滑轮车那样在月球上自由行驶。唯一还没想出办法来的是在月球上到哪儿去搞轮子。
  工程师铆钉锤穿着宇航服在月球上蹦蹦跳跳累得精疲力尽,他没画什么设计图,而是决定搞清普通的地球小矮子到了月球之后会得到些什么好处,又有哪些不便。他把所有情况都认真考虑了一遍,做了准确的计算,得出结论,认为宇航员到了月球以后得到二十四种好处,同时又有二百五十六种各式各样的不便之处。
  万事通和小星星教授这时正在解决另一项任务,就是新发现的反月石会有些什么特性。考虑到这种物质看来具有与月石相反的特性这一点,他俩认为反月石是透明的,而不是不透明的,是紫色或淡蓝色的,导热性是不好的,但导电性却是好的,它的比重是小的,溶点是低的,在月球下面埋藏得浅而不是深。可能与反月石同时存在的矿物首先应是月石,因为纯月石矿体在同宇宙间的磁力互相作用时一定会产生失重状态,从而一定会破坏月球上部结构的稳定,而这种现象实际上并不是没发现,而是发现了。
  倒挂金钟和小鲱鱼都在研究同一个问题,就是为了让失重仪能在新条件下开始工作应该怎么办。她俩全面地讨论了这个问题。认为只有加大失重仪的尺寸才能克服反月石的反作用力,而为此又必须找到足够大的月石结晶和足够强的磁石。
  第二天,万事通和他的朋友们在月球山洞底下挖到了很厚的月石矿。正如小星星教授推测的那样,矿层的条件表明,这种矿物在月球的表层根本不是稀有之物。小矮子们挑了一块最大的月石结晶,又从火箭运到月球来的磁石中拿了一块磁力最强的,没出山洞就制造了一个新的失重仪。正象倒挂金钟和小鲱鱼预料的那样,当月石结晶和磁石接近到一定距离时,失重现象马上出现了。
  就在这个时侯,在场的小矮子都离开洞底升起来。他们姿势不同地在洞顶下面飘浮着,想方设法要落下来,但却白费劲。他们穿着笨重的宇航服,无法准确估计身体的动作,无法利用反作用力在空中移动位置。
  大家感到惊奇的是,万事通和小星星教授两个人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受到失重的影响,仍然若无其事地在下面工作着。他们把失重仪从一处移到另一处,然后走到远离它的各个角落,用弹簧秤验证重力在不同地点的变化。大家都问万事通和小星星,为什么失重对他们不起作用,但万事通和小星星只是偷偷地笑,装作没听见。他俩开心开够了,才说是找到了反月石,正是反月石的作用使他们保持了体重。
  万事通关上失重仪,小矮子们都马上掉落下来,万事通随后从背包中倒出几块小石头。大家都很有兴趣地仔细看起来。石头很坚硬,很瓷实,样子象个燧石,但与燧石不同的是它们不是深灰色,而是亮紫色,还具有一种能互相吸引的能力,就象是带电的物体或者带磁的铁块那样。
  万事通说,在山洞底下发现了一块巨大的反月石,他俩花了很大力气才凿下这些小石块,因为反月石是极其坚硬的物质。
  “反月石的作用怎样解释呢?它为什么能够保持重量呢?”小矮子们问。
  “可以认为,反月石释放出的能量在失重条件下产生了一个失重作用传播不到的区域。”万事通说。“身上只要有一小块反月石,周围就能形成这种区域,失重对你们也就不可怕了。你们来看。咱们马上做一个实验。”
  万事通把小石块分发给小矮子们,随即开动了失重仪。所有的小矮子都停在原地没动,谁也没有感觉到失重的作用,只有万事通由于把身上的反月石都给了别人而摇摇晃晃地悬浮在没有空气的山洞的半空中。
  “你们看!”万事通喊道。“反月石使你们全都不受失重的影响了。要是我接近你们谁的身边,那么很可能我也将处于重力区的,从而能感到重力。”
  万事通准确地估计了自己的动作,挥动着双手飞到站在附近的小药丸身旁。他刚一挨着小药丸,马上觉得重力把他的脚向下拉去。
  “你们看!”他喊道。“现在我和你们一样也站稳了。可是如果我想要离开小药丸的话……”
  万事通往旁边迈了一步,离开了小药丸周围的重力区,马上又向洞顶飞去。
  万事通和他的朋友们把这一天剩下的时间用来采集月石和反月石。他们把一部分储备放在山洞里,另一部分装到“倒鲱号”火箭中。储藏在“全面号”火箭中的植物种子也搬到“倒鲱号”里。
  “倒鲱号”火箭向月球内部发射的时间定在第二天早晨。现在已经不难办到这件事了。宇航员们把失重仪放在火箭舱里,用反月石使自己免受失重的影响,轻而易举地把火箭搞到冰洞中,再从那里把它弄到通往月球深处的冰隧道里。大家在火箭里各就各位,发射就开始了。
  万事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火箭头部的主灯,照亮前面的道路,随后关上失重仪。火箭在自身重量的作用下,沿着隧道里的冰面向下滑去。不待火箭下滑的速度过大,万事通就打开了失重仪。火箭失去了重量,靠惯性继续向下移动。它因为不断同冰壁相碰撞,产生了摩擦,因而逐渐减缓了速度,这时万事通又把失重仪关掉。火箭受到重力的作用又重新加快了速度。
  隧道的坡度越来越陡。不一会儿,火箭已经简直不是在滑动,而是在向深渊飞去。越来越深入到月壳里边。终于到了尽头,火箭出了月壳,来到一片辽阔地带。万事通看看表,在航行日志上记下离开隧道的准确时间,准确得记到秒数,然后熄掉主灯。只见下面仍然遮掩着一片厚厚的云彩,穿过云层宇航员们看到了大地、大地上绿葱葱的平原和丘陵,许多笔直的道路和一条蜿蜒曲折的带子似的河流纵横交错其上。
  玻璃片马上把眼睛贴到天体望远镜上,他宣布在地平线处看见了一座城市。不过,这不是全不知到的那个压榨城,而是另一座月球城市——幻影城。
  万事通和朋友们虽然与全不知和小面包都是通过同一个孔洞进入月球内部的,但因为月球的内核在不停旋转,所以他们来到了不同地点的上空。
  万事通打开转向装置,使火箭变为水平状态,随后启动主发动机,向远方依稀可见的城市飞去。
  过了几分钟,火箭已在幻影城上空兜圈子。万事通一刻不离操纵台,时不时地看一眼棱镜望远镜。他不仅看到了房屋,还看见了汽车、电车、公共汽车,甚至看见一个个的行人。诚然,他们极小极小;每个行人只有罂粟花籽那么大。但是,万事通的视力非常锐利,他从高处看清了,这些小不点儿从房子里跑出来,仰起小脑袋在挥手欢迎。
  “他们看见火箭啦!”万事通高兴地喊道。“他们在欢迎我们!”
  从房子里跑出来的小矮子不一会儿就挤满了所有的人行道和大马路。现在,很难在这一片密集的人群中看清什么了,万事通只觉得整个街道在波动、在汹涌、在拂腾。
  “我搞不清他们在干什么!”他喊了一声,眼睛仍然没离望远镜。
  “他们好象在打架!”玻璃片答道。
  玻璃片通过放大倍数很高的天体望远镜看到,街上出现了几队头戴亮闪闪金属头盔的警察。他们推搡着聚集在马路上的小矮子,用警棍敲打他们,往房子里赶他们。
  “是的,是的!”玻璃片肯定地说。“好象是一些人在打另一些人。”
  万事通降低了飞船高度,这时玻璃片看到屋顶上有些手持步枪的警察。起初他以为他们手里拿的不过是棍子,但不久就看到这些“棍子”里喷出火光,还有一朵朵白色的烟云。
  “他们拿的是长枪啊!”他想到了,于是喊起来。“他们还在射击什么人呐!”
  “‘射击什么人呢’!”万事通讥讽地冷笑一声说。“他们是在朝咱们开火嘛!”
  这时,一名警察射中了火箭。响起清脆的撞击声。火箭一抖,失去控制,在空中翻起斤斗。子弹是穿不透坚固的钢壳的,但因为火箭处于失重状态,所以子弹产生的推力对火箭还是很明显的。由于突然失去平衡,宇航员们纷纷从位置上跌落下来。发生了一片慌乱。
  万事通第一个明白过来,他跳到操纵台前,启动了转向装置。他很快止住了火箭的旋转运动,使飞行稳定下来。他看到下面的枪击还在继续,就立即加大速度,使火箭飞出火力范围。
  火箭出现在幻影城上空,对月球天文学家们来说并非意料之外。当时,他们准确地标下了火箭着月的地点。分散在各个月球城市里的几十台重力天体望远镜从那时起就注视着月球苍穹中的这个点。大章鱼先生听说宇宙火箭已经着月,马上下令在宇宙航行员可能出现的附近城市里加强警察部队。由于采取了措施,幻影城的警察可以说是没有丢脸,他们在宇宙飞船出现在幻影城上空的那一刻里就全体行动起来。万事通把城市抛在后面,开始寻找适于降落的地点。他在空中看到一些耕耘过的正方形小地块,农户的小茅屋浸沉在田园绿荫之中。接着,宇宙飞船又飞在一片树林上空。树林很快到了尽头,万事通在树林边缘的一片丘陵地带上发现一个非常适于降落的林中空地。
  “这是一个适于降落的地方,”他说。“这里没有人居住。我们不会给别人造成损失。”
  万事通让火箭在林中空地上空兜了一个圈子,利用制动发动机使它停止了前进,把尾部朝向下方,开始下降。宇宙火箭刚一接触到坚实的土地,万事通就把失重仪关掉。火箭尾部靠上土地,以垂直状态停住了。
  降落进行得非常成功。
  宇航员们一个接一个走出舱外,手拉着手喊了三声“乌拉”。在长期宇宙航行之后,重新不穿宇航服回到清新空气中,按惯例都这样做。旅行家们站立在开满五颜六色花朵的绿草上。使旅行家们感到惊奇的是,这些花草都非常小非常矮,跟他们在遥远的地球上习见的花草完全不一样。为了看清一朵小花,得弯下腰或者蹲下来。这使大家觉得十分可笑。
  小矮子们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树林里的树木也极小。每棵树都没有笤帚大。这些树除了矮小之外,其他地方同我们地球上的树木毫无区别,但令人惊奇的也正是这一点。您设想一下月球上的橡树吧。它同我们的橡树一样枝杈伸得很远,树干布满皱皱巴巴的裂纹,树枝同样是疙里疙瘩的,树叶也是同样的形状,只是很小,树上结着同样的小不丁点儿的橡实。请你们想一下,你家窗台上的花盆里长的不是花,而是这样一裸小橡树,你就会明白最一般的月球橡树是什么样了。月球树林里还有同样小巧玲珑的白桦,松树、垂柳以及其他树木。
  当然,对于本身也只有手指头大小的小矮子来说,这样的树木也应该显得很大,不过因为他们在地球上所习见的是真正的树木,所以他们虽然觉得月球上的这些小树很可爱,但也感到很可笑。大家都高声地哈哈笑着,在树林里一边跑一边喊:“你们看哪,看哪,白桦!”
  “这是一棵松树!看哪,松树!上面还有针叶呢!真逗!哈哈哈!”
  小螺丝在一棵小白杨树下找到一个很小的红头蘑菇。他看了好半天,搞不明白手里拿的是个什么东西,后来他猜出来了,于是放声大笑。
  “弟兄们,蘑菇!”他喊道。“瞧这样的蘑菇!月球人的蘑菇是这个样子,我可真不羡幕他们。”
  “你们知道吗,弟兄们,月球上的各种植物要是都这么小的话,那咱们从地球带来的种子对月球人来说可就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啦。”
  “当然喽!”医生小药丸接着说。“为了这些种子,他们应该谢谢我们哩。”
  “眼下他们不感谢我们。还朝我们开枪呢!”小凿子唠叨说。
  “没关系。咱们对他们解释解释。他们就不会开枪了。”小鲱鱼说。
  午饭后,万事通让大家围着火箭钉几根橛子把火箭拴住。
  “我们对这个地方完全陌生,”他说。“这里可能会有大风。大风会把火箭刮倒的。”
  “这里看起来不可能有大风,”铆钉锤反驳说。“四外都有丘陵给咱们挡着风。咱们是在丘陵的中间,好象在盆地里一样。”
  “小心些总没有坏处,”万事通说。“这里也许会有地震,确切些说。可能会有月震。”
   他的指示被完成后,他吩咐在离火箭不远的地方安置上记录月震的月震仪、测量重力的重力仪、测量磁力的磁强仪、记录空气温度和湿度的干湿度计、测量风速和风向的翼式风速计,以及光度计、气压表、雨量计和其他气象仪器。
  小矮子们砍倒了几棵树,给这些仪器做了托架,还给翼式风速计做了个高台。工作进行得热火朝天。医生小药丸也正想拿出显微镜研究月球上的细菌,以便发现病菌。这时,小锡管发现在一个山岗顶上有一队身穿蓝制服、头戴亮闪闪铜盔的小矮子。他们身后行驶着一辆敞篷汽车。上面载着一架巨大的电视摄像机,旁边站着摄像师。
  “啊哟,月球人!”小锡管指着出现警察的方向喊道。
  “你们看哪,月球人已经盯上咱们的梢啦!”万事通惊奇地说。“行啊,这也许倒好。现在咱们可以同他们谈谈,打听打听全不知和小面包的情况。”
  这时,警察部队的指挥官利格里双手围成喇叭形放在嘴边从远处喊道:“喂!你们要在这儿找什么怪物啊?从这里滚开,不要费话!”
  “我们要找全不知和小面包!”万事通喊着回答说。
  “我们这里没有你们的乌七八糟的全不知和小面包!”利格里喊道。
  “请帮我们把全不知和小面包找到吧,我们把地球植物的种子送给你们。”万事通建议说。
  “带上你们那些乌七八糟的种子,飞得离这儿远远的吧!”利格里扯着嗓子吼道。
  “找不到全不知和小面包,我们哪儿也不飞!”万事通答道。
  “要是你们不马上连同你们乌七八糟的火箭滚开,我就下令开枪啦!”利格里怒气冲冲地尖声喊道。“好吧,我数到三!滚开——一!……滚开——二!……”
  万事通见警察们都已端起枪瞄准,于是命令小矮子们说:“大家赶快进火箭!倒挂金钟和小鲱鱼先走!”
  小矮子们把倒挂金钟和小鲱鱼让到前面,一个跟一个钻进火箭。
  “……滚开——三!”这时利格里喊道,并且抡了一下警棍。
  枪声响了。子弹呼啸而过。铆钉锤平常总在最前面,这一次却落到了最后,他突然觉得胳膊肘上边一点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决定最后一个登上火箭的万事通看到,铆钉锤疼得面孔变了样子,白衬衫袖子上有个血点在逐渐洇大。万事通抱起铆钉锤进入舱内,分秒必争地呯的一声关上身后的门。
  医生小药丸一看铆钉锤受了伤,马上带着药箱跑过来。
  他检查了伤口,确诊为子弹打穿了胳膊,但没伤着骨头,于是迅速把血止住,包扎上伤口。铆钉锤耐心地忍着疼痛。
  万事通听到子弹打在火箭钢壳上的叮当声,往舷窗外看了看。警察仍在杂乱无章地射击着。
  利格里见子弹损伤不了火箭,就又抡了一下警棍,喊道:“前进!”
  警察们一边继续射击一边往前跑。他们跑到火箭附近,猛地向周围的仪器扑去,开始毁坏它们。他们打碎了气压表,砸坏了月震仪,用枪弹在雨量计上打出许多洞洞,最后又爬上高台想打碎风速计。
  “这简直是强盗行径!”万事通气得冒火。“你们等着,哼,我让你们看看厉害!”
  他说着开动了失重仪。警察们根本没想到会有什么意外,就在这一刹那间他们感到脚下站不稳了。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无可奈何地在空中翻着斤斗,胡乱地摇摆着胳膊,蹬着腿,晃动着身子。这样的动作当然无济于事。他们互相碰撞以后向四外飞去,往上飘,向下落,可一碰到地面又马上象胶皮球似的弹到上面。
  电视摄像师乘坐的小汽车也飞了起来。摄像师从车里飞出来,手抓着摄像机在空中翻斤头。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队警察来支援第一队。他们乘着四辆卡车急驶而来,每辆车上坐着二十五个人。卡车一进入失重区,立即升离地面,车轮朝天地在空中飘荡起来。警察们吓得叫喊着抓住卡车车帮。有的害怕从四轮朝天的汽车中捧出去,有的急忙往外跳,结果毫无办法地在空中挣扎。谁也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人们心中都充满恐惧。
  “这些讨厌的月球人现在吓得差不多了,我想,可以关上失重仪了。”小鲱鱼说。
  “我考虑这样不是没有危险的,”万事通答道。“要是关上失重仪,月球人就会跌下来,而汽车将从上面掉到他们身上,可能砸伤什么人。最好等一等。他们将逐渐飞出失重区,那时总会落下来的。”
  一切都象万事通说的那样。刮起来的风渐渐把在空中翻斤斗的警察刮到一旁,不大一会儿,他们就同汽车一道消失在树林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