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章 小麦穗得到大型植物种子

 

 






  警察的进攻被击退,宇航员终于能够安静地喘口气了。很快到了傍晚,接着到了夜间。万事通和他的朋友们没有离开火箭就躺下睡觉了。为了安全起见,小矮子们决定夜里不关失重仪。这并没有妨碍他们睡个舒服觉,因为他们有反月石能使自己免受失重作用的影响。
  早晨,大家起床吃完早饭以后,举行了紧急会议。
  万事通说:“亲爱的朋友们!我们现在要极其小心。这里的居民不知为什么敌视我们。我想,这是全不知和小面包(当然,尤其是全不知)行为荒唐造成的结果。他俩早于咱们到了这里,肯定从最坏的方面表现了自己。我认为,咱们应该暂时留在这里不做下一步的航行,因为那样做只能使月球人更加激怒。咱们现在要在月球上建设第一座宇宙城。咱们要为自己建住宅,修火箭格纳库,播种地球上的植物来保证咱们这些人今后有食物,因为不知道咱们得在这儿待多久。等这里的居民看到咱们对谁也不做坏事时,他们就会对咱们友好一些,咱们也就可以向他们打听全不知和小面包的情况以及他们的下落了。”
  万事通的建议得到了赞同,于是小矮子们就在建筑师小积木的领导下动手修建。小螺丝和小凿子立即开始装配履带式万能综合越野摩托车。它是被拆散了装在火箭的一个专门隔舱里运来的。这辆越野摩托车不光可以骑,还可以做许多别的事。车上有开水罐、打孔钻、洗衣机、耕地犁、浇灌植物用的带喷嘴的离心泵、空气净化调节器、发动机、短波无线电台、掘沟机和吸尘器。除此之外,把越野摩托车的一只前轮卸下,换上圆盘锯,就可以锯树、削枝、破圆木、开木板。
  小螺丝和小凿子骑着越野摩托车进入树林以后,圆木、方梁、木板、檩条、板条、细木条以及别的木材就源源不断运到工地上。当然不用说,工地上的全部工作都是在失重条件下进行的,这大大减轻了小矮子们的劳动强度,加快了工程进度。
  万事通看到小螺丝和小凿子差不多已备齐了木材,就吩咐他俩暂时停止这项工作,先去修理被月球人损坏的仪器。万事通本人则同倒挂金钟和小鲱鱼研究月石和反月石的特性。他们把失重仪里的月石换了几次,发现失重区的大小直接取决于月石的大小:月石越大,失重区就越大。倒挂金钟把月石放在一块马蹄形磁石的两极之间,发现失重区不再向四周扩展,而是象光线那样只向一个方向扩展。
  这是一项意义重大的科学发现,万事通说今后可以制造定向失重仪,可以遥控失重现象。
  我们的研究家们又用反月石做了一系列实验,他们发现反月石的大小对于它消除失重现象的能力没有明显的影响。不论拿的是大块反月石,还是小块反月石,它都能以同样的效果帮助小矮子保持体重。小鲱鱼对这一点解释说,这是因为反月石释放的能量具有很大的功率,但作用却局限于不大的范围内,或者用科学上的说法,只表现在短距离之内。
  万事通、倒挂金钟和小鲱鱼因为浸沉在自己的实验中,竟然没有注意到山岗后面出现了一个月球人,他手中挥动着一张什么纸片片正迅速朝他们走来。这个月球人跑下山岗,进入失重区,突然不由地升到空中,吓得狂叫了一声。
  全不知、例挂金钟和小鲱鱼转过头寻声望去,看到了在空中挣扎的小矮子。
  “您不要乱动!”万事通对他喊道。“我们马上就来帮您的忙!”
  这时,月球人已经由于惯性的作用正向林中空地停放火箭的地方飞去。正忙于建造房屋的小矮子们也看见他了。
  “我马上就关掉失重仪,你们接住他,别让他跌到地上摔环了!”万事通从远处喊道。
  万事通喊着关上了失重仪。月球人立即跌下来,径直落到赶过来的小锡管和小药丸的手臂里。小药丸一看月球人奄奄一息,马上把他放到地上,让他背靠着固定气压表的短柱子上面,把一小瓶氨水伸到他鼻子底下。小矮子闻到氨水,皱了皱眉头。他的脸有了点生气。他想说什么,可是感到舌头不听使唤,就默默地把手里拿着的一张大型植物公司的股票递给小药丸。小矮子们一下子围拢过来,仔细地瞧这张画有大黄瓜、大西瓜和大麦穗的股票。小药丸把股票翻过来,大家看到背面画着宇宙飞船和身穿宇航服的全不知。
  “弟兄们哪,这不是咱们的全不知嘛!”小锡管喊起来。
  “等一等,这上面还写着什么呢?”小药丸说,并且开始念股票背面印的字。
  月球人这时已完全清醒过来。他告诉宇航员们说。他名叫小麦穗,住在离这儿不远的不舒服村,接着又请求给他点水喝,然后说道。
  “有一次我从报上看到,说有一艘宇宙飞船从一个遥远的、别的行星上飞到了我们这里,飞船上装载着大型植物种子。文章中说,凡是购买股票的人都能得到这种种子。我们的村子很穷,但我们还是凑足了钱,买了一张股票。不少穷人当时都凑钱买了股票。但是,富人们却不喜欢穷人很快种出大型植物,在摆脱贫穷之后不再替富人们干活。报上开始出现一些文章说,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大型植物,也没有什么宇宙飞船,似乎这一切都是骗子手们为了抢光轻信的穷人而编造出来的。人们赶忙出卖自己的股票。可有些穷人至今还相信大型植物种子是有的,对能得到这些种子没有失去希望。”
  小矮子们谁也不明白股票是什么东西,怎么还可以买来卖去。可通晓好多事情的万事通却全都听明白了。他于是说:“穷人们没有失去希望,这做得对。我们真的运来了种子。”
  小麦穗脸上露出了喜色。
  “我在天上看到火箭的时候,”他说,“我马上想到这是宇宙飞船载着种子往我们这儿飞来了。”
  万事通让小矮子们给小麦穗准备各样种子,自己则详细询问他是不是听说过全不知和小面包什么情况。
  “怎么没听说过,怎么没听说过!”小麦穗高声说道。“关于全不知的事我听说过很多。开头的时候。人们说他是位勇敢的英雄,是从宇宙空间飞来的。甚至上了电视,拍过电影。说他给我们带来了大型植物种子。说他是个好人,他想让我们大家都过上好日子。后来又说他根本不是英雄,不是好人,也不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而只不过是个市侩,编出关于种子这套瞎话来诈骗穷人的钱财。报上还说应该逮住他,好好揍他一顿,然后关进监狱。”
  “怎么样了呢,逮住他了吗?”万事通问道。
  “哪儿逮得住啊!”小麦穗把手一挥说。“他跑啦。近来已经听不到他任何消息了。富人也许还是把他关进了监狱。要知道,让他自由地到处活动,对大家讲大型植物种子的事,这对富人可没有好处。不久以前报上说,不仅谈论大型植物种子是犯罪,就连想一想都是犯罪,因为我们这里就是没有什么种子也过得不错。因此,谁想种子的事谁就是不满,就得把谁关进监狱。”
  “你们这个监狱在什么地方?”万事通问。
  “难道我们就有一个监狱吗?监狱多着哩。每个城里都有。”
  这时,小矮子们拿来一个装有各样种子的大口袋。万事通向小麦穗说明了地球上的种子应该怎样种,怎样侍弄小苗。后来,小麦穗背上口袋准备回去了。
  “请告诉别的村庄的小矮子,让他们也到我们这儿来拿种子吧。”告别时万事通说。
  小麦穗高兴得哼着歌走了。
  小药丸说:“现在月球人要上咱们这儿来拿种子,咱们就详细问问他们关于全不知和小面包的事。也许总能打听到应该到什么地方去找他们的。”
  “全不知和小面包也许会自己找来的,”万事通说。“他们只要一听说飞来了一个火箭(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播开),他们就会明白是咱们来搭救他们了。”
  “只有在他们没受关押的情况下,他们才能来,”小鲱鱼说。“要是这些讨人厌的富人真把他们关起来了呢?”
  “那就只好让他们忍耐一下了,等咱们找到他们再说。”万事通答道。
  旁边突然响起枪声。小矮子们回过身,看见小麦穗正往回跑。就在这一瞬间,山岗后面窜出五个警察。他们急速跑来,象按着口令似的停下,端起枪准备射击。万事通看到这一情况,毫不迟延地打开失重仪。响起一阵排射声。警察们没想到会处于失重状态放枪,放枪产生的反作用力把他们向后面推去。结果,他们在空中以可怕的速度疾飞,一下子就变成勉强可辨的小点消失在地平线下。
  “看你们往后还敢朝小矮子开枪不!”万事通生气地说。
  万事通一看小麦穗又毫无办法地在空中折腾,于是赶忙关掉失重仪。小麦穗当时就落下来,惊魂乍定之后,对警察破口大骂起来,把他们叫作亡命徒、海盗、强盗、发了疯的寄生虫和畜生。
  “没等我顺着大路走到树林,警察就打树棵子后面窜出来了,”他讲道。“好在我及时发现是他们,就撒腿往回跑,要不然我非进监狱不可!”
  “这些警察是干什么的?”小鲱鱼问。
  “是强盗!”小麦穗气忿地说。“真的,是强盗!警察的职责按说是保护居民不受强盗的掠夺,可实际上他们光保护富人。而富人恰恰是货真价实的强盗。只不过他们是在法律的庇护下剥削我们,而法律又是他们自已想出来的。您说说,按照法律剥削我,还是不按照法律剥削我,这有什么差别,对我还不都一样!”
  “你们这儿可真怪!”小螺丝说。“你们干嘛要听警察还有这些……叫什么来着……富人的呢?”
  “什么都掌握在他们手里:土地、工厂、钱,再加上武器,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听试试!”小麦穗闷闷不乐地说。“我现在一到家,警察就得把我逮起来关进监狱。种子也得让他们抢走。这是明摆着的!富人不会容许有人种植大型植物。看来。我们是命中注定得受穷啊!”
  “没关系,”万事通说。“我们给您一个失重仪。让他们拿着武器去试试看!您看见那五个警察飞走时那个样子了吗?”
  小螺丝和小凿子当场就给小麦穗做了一个失重仪,把使用方法教给了他。
  “这是什么?”小麦穗不解地说。“这么说,我得总在失重状态下悠荡啦?”
  “不是的,”万事通哈哈笑道。“我们再给您一块反月石结晶,您可以照常地工作。反月石能保护您不受失重的影响。”
  万事通给了小麦穗一把反月石结晶。
  “您把这种结晶给谁,谁就能保持体重,甚至还可以进入失重区,”万事通说。“但是您可要小心。您要注意,一块结晶也不能落到强盗,也就是你们那些富人或者警察的手里。只要失重的秘密不暴露,富人就拿咱们没办法。”
  小麦穗亲自把反月石的作用试验了一遍,显然高兴了。
  “这么说,我们还要同富人较量一下了!”他大声说道。“他们虽然不愿意让我们有大型植物种子,我们还是要有的。现在我只想赶快回家去!”
  “坐上越野摩托车吧,”小螺丝提议道。“我和小凿子一下子就能把您送到家。”
  小麦穗说明了需要往哪儿走。三个人上了摩托车。小螺丝坐在前边方向盘那里,小凿子手拿失重仪坐在他身后,小凿子身后是小麦穗。他把种子口袋紧紧抱在胸前。
  小螺丝见大家都坐好了,就打开点火装置,脚踩起动器踏板。发动机轰响起来。越野摩托车猛然向前冲去。不一会儿工夫它就穿过林中空地,越过山岗,驶上大路,向远方黑黝黝的森林急驶而去。旅行家们离林边已经不远,突然听到前面又响起枪声。
  “是警察!”小麦穗喊道。
  他吓得从座位上摔下来,连同口袋直挺挺地躺在大路中间。小螺丝看到这个情形,把摩托车拐了个急弯,向后驶来。枪声在呼啪地响着。子弹在四周呼啸。
  “赶快打开失重仪嘛,你这个马大哈!”小螺丝喊道。
  小凿子醒悟过来,按了一下失重仪的按钮。枪声立时停止了。
  小螺丝把摩托车停住,跳下来跑到四仰八叉躺在路上尘土中的小麦穗身旁。
  “你受伤了吗?”
  “好——好——好象没有。”小麦穗吓得结结巴巴地嘟哝说。
  小凿子也跟着小螺丝跑来。他俩帮着小麦穗站起身,又扶他上了摩托车。
  小麦穗一看小螺丝想继续往前走,就说:“你这是上哪——哪——哪儿呀?树林子里头有警察呀!”
  “放心吧!警察现在顾不上咱们了。你难道没听见?”
  小麦穗仔细听了听,树林里传来哀号声。
  “咱们现在去看看那里的情形吧。”小螺丝说完发动了摩托车。
  旅行家们来到林边,在树木中间看到几个警察。他们一筹莫展地在空中挣扎着,手抓着树枝在绝望地叫喊。
  “得把他们从树上弄下来,让风把他们刮得离这儿远远的。”小螺丝想出主意说。
  “对!”小凿子附和说。“让他们在这儿待着干嘛!”
  小凿子跑到一棵上面有警察抓住树枝的大树前,抓住树干摇晃起来。
  “帮帮忙吧!”警察浑身筛糠似地哀求着。
  “我这就来帮你的忙!”小凿子嘟哝说。他把树使劲摇了一下,摇得警察飞向一旁,然后升起来,在树上空飘走,好象一个肥皂泡被风吹走了。
  还有几个警察的命运也是如此。支持得时间最久的是一个最胖的警察,名叫日利格里。小螺丝看到怎么也把他摇晃不下来,就一把抓过正在失重状态下飘浮的步枪,爬到树上,用枪筒捅日利格里的胖肚子。
  “哎!哎!哎!”警察恐惧地喊起来。“您干什么呀?小心点!这可是枪啊!”
  “是枪又怎么样?”小螺丝问道。
  “什么怎么样?它会打着人的!”
  “那有什么了不起!”小螺丝冷笑说。“你们自己不是喜欢打别人嘛。”
  胖警察一看自己免不了要受到惩罚,就巧妙地找到机会往小螺丝前额上踢了一脚。
  “啊,你这么干呐!”小螺丝生气地喊道,然后用枪筒使劲捅了日利格里一下,他抓着的树枝折断了。胖墩墩的日利格里马上飞起来,飘到树梢上空跟着其他警察飞走了。他在空中翻着斤斗。吓得拚命地叫喊,手里还拿着折断的树枝。
  “我要教训教训你,叫你再踢人!”小螺丝冲着他身后喊。
  在剩下的一段路上,咱们的朋友们再没遇到什么麻烦。没过十分钟他们就驶出树林,来到由几座东倒西歪的茅舍组成的不舒服村。村民们听到发动机响声,都从房子里跑出来,看见有一辆莫名其妙的机动车开来,惊恐地往回跑。
  “不要害怕,弟兄们!”小麦穗喊道。“是我呀!你们看,我把种子带回来啦!”
  小矮子们看清是小麦穗,都高兴了,四面围上越野摩托车。
  “种子在哪儿?什么种子?”他们七嘴八舌地喊。
  “这不是种子嘛!看哪!是大型种子!”
  这里的场面简直没法儿说。人们都高兴得喊起来,又蹦又跳。有一个小矮子不知怎的坐到了地上,双手捧着头哭起来。
  “您怎么哭啊,亲爱的?”小螺丝问他。“莫非出了什么糟糕事儿吗?”
  “嗨,亲爱的,我是因为高兴才哭啊。我还以为我们活不到这样幸福的日子了呢!”
  欢天喜地的场面稍稍平静一些之后,一个叫作小树从的小矮子走到小麦穗跟前悄声说:“今天早晨警察到这儿来过!”
  小矮子们一想到警察都闷闷不乐了。
  “是啊,是啊!”大家突然说起来。“突然来了好多警察。一大队呢。他们一个劲儿地问我们,是不是有人看见飞来了火箭。我们说看见了,还说你找火箭领种子去了,他们气得要命。他们让我们待在家里,不许往街上探头。”
  “我看他们不会允许咱们种大型植物的。”小树丛说。
  “咱们根本就不去请示他们,”小麦穗说。“警察这回可拿咱们没办法啦。咱们有失重。”
  “什么失重?”大家问。
  “这是那么一种力量,”小麦穗指着失重仪说。“我把按钮一按,这股力量马上就从小盒里跑出来,把警察都抛到天上去。你们站好。你们这就会全都明白的。”
  小麦穗说完按了一下仪器按钮,小矮子们马上感到仿佛失去了立足点。他们飞到空中,拚命挥着胳膊,蹬着腿,想够到地面,但却毫无结果。他们看到再也落不到地上,全都吓得大叫,要求小麦穗停止变魔术。
  “朋友们,请相信我吧,这根本不是魔术!”小凿子说。
  “是的,是的,”小螺丝权威地肯定说。“这是完全可信的科学事实,根本不是变什么魔术。”
  小麦穗喊道:“现在你们设想一下,好比你们是警察,想把我逮住。来,逮吧!……你们怎么不逮呀?……哈哈哈!”
  但是他看到小矮子们根本没有心思笑,因为不少人已经翻得头朝下,惊恐地号叫着,于是连忙把失重仪关上。
  小矮子们立即跌落下来,略一清醒以后就坐在草地上。人们都大惑不解地环顾着,搞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后来,小树丛站起身,转转头说:“是啊,弟兄们,这失重看来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这力量可不合乎咱们的警察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