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 飞返地球

 

 






  全不知同自己的朋友来到宇宙城已经好几天了。这里的一切他都很喜欢。每天早晨一醒来,他马上就到菜园去,在一丛丛的甜菜、胡萝卜、黄瓜、西红柿、西瓜中间散步,或者在地球大型小麦、黑麦、黍子、荞麦、扁豆以及燕麦的高大秸秆中间走来走去。用燕麦可以碾出极好的麦粒,做非常可口的燕麦粥。
  “这里的一切差不多跟花城一样,”全不知说。“只是花城要比这里更好一些。这里终归好象少点什么。”
  有一天,全不知早上醒来以后觉得有些不舒服。他哪儿都不疼,但有一种感觉,好象非常非常累,不想起床。可是,已经到了吃早饭的时间,所以他勉强起了床,穿好衣服,冼完脸,可坐下吃饭的时候却觉得根本不想吃。
  “你瞧,月球上还有这种事儿!”全不知唠叨说。“你想吃的时候没什么可吃,有东西吃的时候又那么不想吃!”
  他好歹把自己那份饭吃完,把勺子放在桌上,就走到院里。过了一会儿,大家看见他又走了回来。他的脸色露着惊慌。
  “弟兄们哪,太阳在哪儿呢?”他莫名其妙地四下看着问道。
  “你呀,全不知,真是头笨驴!”万事通笑着说。“咱们是在月球上,准确些说,是在月球里,怎么会有太阳啊。”
  “唔,我还忘了呢!”全不知一挥手。
  在这以后,他一整天都在想太阳,午饭时吃得很少,只是到了傍晚才安静下来。第二天早晨,又如此重复了一遍。
  “太阳在哪儿呢?”他哭咧咧地问。“我希望有太阳!咱们花城总是有太阳的呀。”
  “我说你呀,亲爱的,最好还是别犯傻了吧!”万事通对他说。
  “也许他是病了吧?”医生小药丸说。“看样子,我得给他检查检查。”
  医生小药丸把全不知拖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对他进行仔细检查。小药丸察看了全不知的耳朵、嗓子、鼻子和舌头,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然后让全不知脱下衬衫,用一把小橡皮锤子在他的后背、肩膀、胸脯、肚子上敲起来,敲的时候仔细听着发出的声音。似乎发出的不是应有的那种声音,所以小药丸一直皱着眉头,耸着肩膀,摇着头。然后他又让全不知仰面朝天躺下,用手掌按他肚子的各个部位,一边按一边说:“这里疼吗?……不疼?……这里呢?”
  最后,他给全不知量了体温,数了脉搏,量了血压,然后让他躺在床上不动,自己来找小矮子们,悄悄地说:“糟了,亲爱的。咱们的全不知病啦!”
  “他哪儿疼?”小鲱鱼问道。
  “问题就在于他哪儿也不疼,可是却病得很厉害。他这种病很少见。远离故乡过久的小矮子常患这种病。”
  “瞧你说的!”万事通惊奇地说。“那得给他治啊。”
  “怎么给他治啊?”医生小药丸说。“治这种病可是什么药都没有。他得尽早回到地球上去。只有故乡田野的空气对他才起作用。这种病人在遥远的地方总是非常思念祖国,对这种人来说,结局可能很糟。”
  “这么说,咱们该回家啦?你是这个意思吗?”万事通问道。
  “是的,而且要尽快,”医生小药丸肯定地说。“我想。咱们要是今天就上路,就来得及当天同全不知飞回地球。”
  “这么说,今天就动身吧。没什么好再考虑的了。”倒挂金钟说。
  “那小面包怎么办?”万事通问道。“他和推魔盘工人可还在多神城呐。咱们不能把他一个人扔在那儿呀。”
  “我和小凿子马上就骑越野摩托车去接小面包,”小螺丝说。“傍晚前到那里,明天早晨就往回赶,中午我们就能到这里啦。”
  “只能把起飞时间定到明天,”万事通说。“再早无论如何来不及的。”
  “那好吧,我想全不知能支持到明天。”医生小药丸说。“就是你们,弟兄们,可要抓紧时间行动啊。”
  小螺丝和小凿子从车库里把越野摩托车开出来,带上已学会驾驶摩托的小山羊,三个人一道向多神城驶去。医生小药丸赶忙去告诉全不知,说已经决定回去了。这个消息使全不知十分高兴。他甚至从铺上跳起来,说一到家就立即要给蓝眼睛写信,因为他以前答应过她,而现在由于没有履行诺言而受着良心的谴责。他因为下决心要改正错误,所以明显地愉快起来,还唱起歌儿。
  “别难过,弟兄们!”他说。“咱们很快就会看到太阳啦!”
  医生小药丸让他举止安静一些,因为他的身体很虚弱,应该保存力气才对。
  全不知的高兴劲儿很快减弱,又变成了焦急。
  “小螺丝和小凿子什么时候回来呀?”他一个劲儿地缠着小药丸问。
  “他们今天回不来,亲爱的。他们明天回来。你还是忍耐一下,现在最好是躺下睡一觉。”医生小药丸劝他说。
  全不知躺到床上,可躺了一小会儿又跳起来问。
  “他们明天要是回不来呢?”
  “会回来的,亲爱的,会回来的。”小药丸安慰他说。
  这些日子,天文学家阿耳发和月质学家麦梅迦以及同他们一道来的两位物理学家小量子和小边缘正在宇宙城作客。四个人都是专门来了解宇宙火箭和宇航服的构造的,因为他们也准备建造火箭,进行一次去地球的宇宙航行。如今,失重的秘密已被揭开,月球人也可以进行星际航行了。万事通决定把火箭的准确图纸赠送给月球科学家,还吩咐把剩下的月石和反月石留给他们。阿耳发说,月球科学家将把宇宙城完好地保存下来,在这里修建一个宇航场,使飞到他们星球来的宇宙飞船可在这里降落,并可发射飞往其他星球去的火箭。
  宇航员们决定飞返地球以后,万事通、倒挂金钟和小鲱鱼来到格纳库,仔细检查火箭全部部件和机器的工作情况。阿耳发、麦梅迦,以及小量子和小边缘也参加了检查工作。这对他们极有好处,因为他们可以实地了解火箭的构造。此外还决定阿耳发和麦梅迦同宇航员一道进行航行。到了月球表面以后,宇航员们将转乘“全面号”火箭,阿耳发和麦梅迦将乘坐“倒鲱号”火箭返回宇宙城。
  检查火箭机器的工作占去了宇航员们余下的全部时间,直到傍晚前才结束。
  做完最后的试验以后,万事通说:“火箭现在已经做好飞行准备。明天早晨咱们开动失重仪,把宇宙飞船拖到发射场。现在需要睡觉。飞行以前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宇航员们走出格纳库,锁上门,向宇宙城走去。还没等他们在远处消失不见,围墙上就探出两个蒙着黑色面具的脑袋。两颗脑袋藏在黑暗中。只是鼻子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后来,一颗脑袋发着大骗子的口音说:“他们终于离开了,这些天打五雷轰的!”
  “没关系。最好让他们飞上天!”另一颗脑袋发着大章鱼的口音嘟哝道。
  这的确是大章鱼和大骗子。
  他们又等了一会儿,确信附近已没有人了,大骗子于是说:“来,您爬过围墙去,我把甘油炸药箱子递给您。”
  大章鱼呼哧呼哧地爬上围墙,跳到里面。大骗子从地上搬起箱子,从围墙上面递给大章鱼。大章鱼向上伸起双手想把箱子接住。可是箱子很重,大章鱼没托住,连人带箱子一块儿跌倒在地上。
  “您摔什么呀!”大骗子低声埋怨他说。“那里头是甘油炸药,可不是通心粉!这样搞会彻底完蛋的!”
  他跟着大章鱼爬过围墙,想把格纳库的门打开。
  “锁着呢!”他凶狠狠地低声说。“只好挖洞啦。”
  他俩打开手电筒,靠墙蹲下。两个恶棍从衣兜里掏出刀子在地上挖起来。
  宇宙城的小矮子早巳睡着。谁也没想到会出什么糟糕事。只有万事通和小星星教授还没睡。他俩正忙于做数学计算,必须把宇宙飞船的飞行轨道计算出来,以便使它起飞以后能准确地飞入月球壳上的那个洞中,通过它才能到达月球表面。
  后半夜已经过了很久,万事通和小星星教授才算完,准备躺下睡觉。万事通脱了衣服,关掉电灯。上了床,正想盖上毯子,就在这时候响起一阵爆炸声。房间的墙壁一抖,天花板上的墙皮稀里哗啦掉落下来,窗户的玻璃也震飞了,万事通睡的床翻了个过儿,他滚到地板上。
  睡在同一间屋里的小星星教授也跌到地板上。万事通用毯子裹上身体,立即跑到院里,看到冲天而起的火苗和烟柱。
  “火箭!火箭在那儿呐!”他对跟着跑出来的小星星教授喊道。
  他俩不顾从天上正往下落的碎木头,急急向前奔去,跑到以前是格钠库的地方,只见一堆烟雾腾腾的断垣残壁。别的小矮子也向出事地点跑来。
  “这里发生了爆炸!有人把火箭炸啦!”万事通焦急得结结巴巴地喊道。
  “这一定是警察们干的!”小量子大声说。“他们想报复咱们!”
  “咱们可怎么往回飞呀?”小矮子们问。
  “也许能把火箭修理好吧?”麦梅迦说。
  “怎么修啊?火箭本身也许都不存在了呢。”倒挂金钟说。
  “要镇静,弟兄们!”头一个镇静下来的万事通喊道。“要赶快把被炸塌的仓库扒开,搞清火箭的情况。”
  小矮子们马上动起手来。到黎明时才把场地清理出来,大家看到,火箭被炸得横躺在地上。它的尾部完全炸掉了,主发动机受了损伤。舷窗玻璃全被炸掉。
  “坏成这个样子,连两星期都修不好,”万事通忧虑地说。“只好推迟飞行了。”
  “什么,什么,”医生小药丸大声说。“这话你连想都不要想!全不知支持不了两个星期。必须今天就把他送走。”
  “你也看见了嘛。”万事通指着残破的火箭说。
  “也许,光穿宇航服也能飞到月球表面去吧?”小鲱鱼说道。“咱们的宇航服不是装有在失重状态下飞行的设备嘛。咱们飞到月球表面,坐上‘全面号’火箭就可以飞往地球。”
  “这是个好主意!”万事通高兴地说。“可宇航服坏没坏呢?宇航服可是在火箭里头哪。”
  倒挂金钟和小鲱鱼向火箭舱跑去,在操纵闸室门的电动机电钮上按了一下。但是,电动机没有开动,门仍然关着。这时,伤后已完全复原的工程师铆钉锤从炸坏的舷窗中爬到舱里,把宇航服舱的门打开。
  “弟兄们,宇航服都完整着呐!”他看到宇航服没坏就喊起来。
  “乌拉!”小矮子们高兴地喊道。
  工程师铆钉锤把电动机修好,打开闸室门。小矮子们立即动手把宇航服拿到外面仔细检查。
  中午时分,小螺丝、小凿子、小山羊带着小面包返回宇宙城,宇航员于是开始准备起飞。
  关于宇航员准备飞离的消息在不舒服村村民中迅速传开,他们全村都来同朋友们告别。
  “我们把整个实验菜园和宇宙城四周种下的东西全都送给你们。”万事通对不舒服村的人说道。“果实不久就要熟了,你们摘吧。这件事你们自己办不了,你们要喊别的村子的小矮子来帮忙。你们一起干会轻松些的。往后你们要尽量多种大型植物。让大型植物在你们全星球推广,到那时候,你们就再不会贫穷了。”
  不舒服村的人们高兴得哭了。他们吻别万事通和全体小矮子。小山羊也很高兴,因为小螺丝和小凿子把越野摩托车送给了他。
  “多可惜呀,”小山羊对全不知说。“我们最真正的生活刚刚开始,你却要走了!”
  “没什么,”全不知说。“我们还会飞到你们这儿来的,你们也会飞到我们那儿去的。眼下我不能再待在这儿了。我很想看到太阳。”
  全不知只要一想起太阳,泪水马上就一滴一滴地从他眼中流出来。他失去了力量,躺倒在地上。医生小药丸跑过来,看见全不知的眼睛闭着,就赶忙给他闻氨水。全不知清醒过来了,但脸色十分苍白。
  “咳,我们可怎么带着你飞呀?”医生小药丸万分忧愁地说。“你应该在床上躺着,而不是去进行宇宙航行。我真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到得了地球!”
  “不要紧,”小螺丝说。“我和小凿子去找一张摇椅,给它装上轱辘。可以用这张摇椅带着他,让他少费些力气。”
  他们就这样做了。椅子一做好,万事通下令所有的人都穿上宇航服。小矮子们立即穿戴起来,小量子和小边缘帮全不知穿上了宇航服。
  需要说一下,这些宇航服同全不知和小面包用过的那种有些不一样。这种宇航服的密封头盔的顶部装有一个小电动机,带有一个象风扇似的四翼螺旋桨。螺旋桨转动时就把宇航员提升到空中。宇航员只要在空中采取不同的姿势就可以向任何方向飞行。此外,螺旋桨还能起降落伞的作用。从高空下落时,宇航员可以操纵电动机,使旋转的螺旋桨马上减缓下降速度。
  穿好宇航服以后,万事通命令大家都把自己拴到事先准备好的一根长尼龙绳上。大家立即执行了命令。这时候,小量子和小边缘,还有阿耳发和麦梅迦把全不知安置到摇椅上,用带子把他固定在座位上面,免得他途中掉下来,然后把摇椅也拴到尼龙绳上。
  全部准备工作终于做完了。宇航员们在腰带上挂起登山杖、凿冰斧和地质锤,排成一条链形。站在最前边的万事通开动了固定在他宇航服后背上的失重仪,按下电动机的按钮。响起一阵均匀的嗡嗡声。这是螺旋旋桨转起来的声音。万事通失去了体重,平稳地升到空中,身后拖着其他小矮子。
  月球人看到宇航员连成长串升到天上,都赞叹不止。人们喊啊,招手啊,拍巴掌啊,往天上扔帽子啊。有人甚至兴奋得蹦起来。不少人哭了。
  宇航员们这时往上越升越快。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勉强看得见的小点,终于完全看不见了。但是月球人却没有走散,似乎希望遥远星球——地球的来客还会回来,他们还能重新相见。过了整整一个小时,过了两个小时,过了三个小时。月球小矮子开始失去了重新见到朋友的希望。
  的确,再没什么可等的了。宇航员们这时已经穿行在月壳倾斜的冰底隧道中。这里的空气极其稀薄,因此,螺旋桨造成的升力很弱。但是,靠着随手携带的凿冰斧,宇航员还是克服了一切困难,进了冰溜洞穴,又从那里进入通往月球表面的山洞。
  万事通在这里决定把全队分成两组。必须分秒必争地把第一组派到前面去检查火箭。因为“全面号”火箭降落到月球表面以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它可能被陨石击坏,更不要说,不仔细检查全部仪器和机器的工作情况就根本不能进行宇宙航行。万事通决定由他自己、小星星教授以及倒挂金钟和小鲱鱼组成第一组。他吩咐其他人暂时留在山洞里采集必须带回地球的月石和反月石晶体。
  小药丸说全不知的感觉很不好,应该立即把他送到火箭里,在那里他可以脱掉沉重的宇航服。万事通却说:“月夜马上就要到来。太阳已经落下去,月球表面上很冷。要是火箭有损坏,在那里面不穿宇航服也不能待。你们最好还是暂时跟全不知留在山洞里。这里终归要暖和些。如果搞清火箭完整无损,我们就通知你们,你们马上把全不知送到我们这儿来。”
  万事通嘱咐大家谁也不要出山洞,以免再次受到宇宙射线的影响,随后就在倒挂金钟、小鲱鱼和小星星的伴随下往火箭走去。
  有人以为,当月球上是夜间时,那里一定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不过这是不对的。在有月亮的夜晚,月球照亮着咱们地球,同样的,咱们的地球也能照亮月球,而且因为地球比月球大得多,所以它反射的光也多。如果说从地球上看,咱们觉得月球的大小象个小碟子,那么从月球上看,地球就象个大圆托盘。科学查明,咱们地球反射的光线照在月球上,要比月球照在地球上的光线强九十倍左右。这就是说,在月球上对着地球的那一部分,可以毫不费力地看书、写字、画画,做各种其他事情。
  万事通和同伴们一走出山洞,就看到头上是漆黑的,深不可测的天空,天上有无数闪闪烁烁的星星和一个白灿灿发着光的圆盘,它甚至还略微有点发蓝。这个圆盘就是咱们的地球,它这一次的形状不象镰刀,也不是半月形,而是个圆形,因为太阳光不是斜射,而是直射着它。
  被地球照亮的月球表面和远处的山岭都笼罩着一层红色,从淡樱桃色到朱红色,甚至于深红色,而阴影里、光线照射不到之处的一切,直至脚下最小的缝隙,都发着闪烁不定的碧绿色的光。这是因为,月球岩层的表面具有在不可见的宇宙射线作用下发光的能力。宇航员们的目光不论投向哪里,到处都可以观察到红绿两种颜色在争奇斗艳,只有伫立在远方的火箭蒙着一层亮闲闪的蔚蓝色,仿佛是一小块地球上的春季的瓦蓝晴空。
  留在山洞里的宇航员决定不白白浪费时间,他们动手采集月石和反月石。凿冰斧和地质锤在岩石上一齐敲打起来。然而,一点也听不见敲击声,因为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声音在没有空气的环境里是不能传播的。
  大约一个小时在紧张的工作中过去了。不久,通过步话机收到万事通的指令,让把全不知送到火箭里去。万事通说,火箭没被陨石击穿。密封没有受到影响,但有不少机器需要调校,电池需要更换电极和充电。做这些事最少要用十二个小时,因此,万事遁吩咐大家把剩下的全部时间都用来采集月石和反月石,并把它们装进火箭。
  医生小药丸推着身穿宇航服躺在摇椅里的全不知,一秒钟都不迟延地动了身。当小药丸终于慢慢走到火箭前的时候,全不知虚弱得很厉害,从摇椅上已经站不起来,只好抬着他。在万事通、倒挂金钟和小鲱鱼的帮助下,小药丸把全不知送到火箭里。在火箭里,从全不知身上脱下宇航服,又给他脱了衣服,把他放在舱里的床上。
  脱去沉重的宇航服以后,全不知觉得轻松了些,甚至乱冲乱动地想起床,但全不知的力气又逐渐没有了。他虚弱得连动动胳膊腿都很吃力。
  “这是什么病啊?”全不知说。“我觉得浑身象是铅铸的,我的身体仿佛比应有的重量大了两倍。”
  “这不可能。”万事通对他说。“你是在月球上,你的体重不是应该重两倍,而是应该轻六分之五。你要是到了行星、木星上,你的体重可就真要重两倍了,准确些说,是要比地球上重二点六四倍。然而到火星上,你会轻三分之二。你要是到了太阳上啊……”
  “行啦,行啦,”医生小药丸打断他的话说。“别用这些数字打扰他啦。你还是尽快去操心起飞的事吧。”
  万事通走了,他和小星星一起去检查电子计算机的工作情况。几个小时以后,全部机器都已检查完毕,但是火箭在蓄电池充电结束之前不能起飞,因为全部仪器和发动机是否管用全靠蓄电池。
  医生小药丸寸步不离全不知。他看到全不知的力气在消耗殆尽,不知道怎么办好,也很焦急。当失重仪一开动,火箭一上路,全不知的自我感觉就好了些。但是时间还是不长。不一会儿他又抱怨说有重力在挤压他,虽然他和火箭里别的小矮子一样是处于失重状态下的。医生小药丸明白,这种病痛是病人心理状态苦闷的结果,所以就尽量使全不知摆脱不快的念头,温柔地同他谈话,给他讲故事。
  别的小矮子都常到舱里来探望,回忆还有什么故事可以讲给全不知听。大家都想怎么能给病人帮些忙。
  过了一阵,他们发现全不知对周围的事情失去了兴趣,已经不听别人对他讲的话了。他的目光在舱顶上慢慢地转来转去,干瘪的嘴唇无声地说着什么。医生小药丸用心地倾听着,但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不一会儿,全不知的眼腈闭上了,他睡着了。他的胸脯仍然吃力地起起伏伏,用嘴咝咝地喘着气。他的双颊染上一层高烧病人的红晕。胸脯起伏得越来越低,次数越来越少。后来,小药丸觉得全不知好象根本不呼吸了。小药丸感到事情不妙,抓起全不知的手腕,脉搏又微又慢。
  “全不知!”小药丸吓了一跳,喊道。“全不知,你醒一醒!”
  全不知没有醒。小药丸赶紧把氨水瓶伸到他鼻子底下。全不知缓缓地睁开眼睛。
  “我喘气困难!”他费力地低声说。
  医生小药丸一见全不知又闭上了眼睛,就摇晃他的肩头。
  “全不知,不要睡!”他喊道。“你应该为生命斗争啊!你听见了吗?不要松劲!不要睡觉!你应该活下去,全不知!你应该活下去啊!”
  小药丸注意到全不知脸上泛起一层奇怪的苍白色,他又抓起全不知的手腕。脉搏摸不到了。小药丸把一只耳朵贴到全不知的胸脯上。心音也听不到了。他又给全不知闻氨水,可是没起作用。
  “氧气!”小药丸把氨水瓶扔到一边喊道。
  小螺丝和小凿子抄起一个胶皮袋子,向储存氧气瓶的气体隔舱跑去,小药丸则一秒钟也不迟延地开始给全不知做人工呼吸。聚集在舱门旁的小矮子们惊慌地注视着小药丸,看他有节奏地把全不知的两支胳膊向上抬起来,然后又马上放下,紧紧贴到胸脯上。他有时稍稍停一下,一只耳朵贴在全不知胸上,想捕捉到心脏的跳动声,随后又继续做人工呼吸。
  谁也说不清过了多少时间。大家都觉得过了很长时间。小药丸终于听到全不知似乎喘了一口气。小药丸警觉起来,但仍然不停地抬放全不知的胳膊,直到确信呼吸已经恢复为止。他看到小螺丝和小凿子拿来了氧气袋,就嘱咐他们用放在病人嘴角的小管子给全不知输氧气。小矮子们如释重负地看到,从全不知的脸上。可怕的苍白色在逐渐消退。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喘气,喘气,全不知,”医生小药丸温柔地说。“现在你自己呼吸吧,亲爱的。要深呼吸。不要睡,亲爱的,不要睡!稍稍忍耐一下!”
  他嘱咐别人再给病人输一段时间氧气,他自己则用手绢把全不知额上的汗擦去。这时,有个小矮子朝舷窗外面看了一眼,说:“看哪,弟兄们,地球已经近了。”
  全不知想欠起身来看一看,可是由于没有力气他连头都转不了。
  “扶我起来吧,”他低声说。“我想看看地球,看一眼也好啊!”
  倒挂金钟和小鲱鱼搀着全不知的胳膊。把他扶到舷窗旁。地球现在已经不是从月球上看到的那个样子了,而是一个巨大的球体,上面有浅色的大陆和深色的海洋。整个地球被一层发亮的光环裹着,仿佛是一条温暖柔软的鸭绒被。在全不知往外看的这个工夫,地球明显地接近了。目光已经不能把地球全都看到。
  倒挂金钟和小鲱鱼见全不知累了,在艰难地喘息,就把他往床上抬,他却说:“给我穿衣服吧!”
  “好的,好的,”医生小药丸说。“你休息休息。我们这就给你穿。”
  倒挂金钟和小鲱鱼把全不知安顿到床上,给他穿上那件亮黄色的裤子、桔红色衬衫,脚上穿上袜子,穿上鞋,最后在他脖子上系上绿领带,连他心爱的蓝帽子也给他戴到头上。
  “现在抬我走吧!抬吧!”全不知断断续续地低声说着。
  “往哪儿抬你呀,亲爱的?”小药丸奇怪地问。
  “往地球上!快点吧!要上地球啊!”
  小药丸看到全不知又急剧喘息,浑身颤抖起来,就说:“好的,好的。马上就来,亲爱的!把他抬上电梯。”
  倒挂金钟和小鲱鱼把全不知抬出舱外。医生小药丸打开电梯桥厢,四个人下到火箭尾部。跟着他们下来的是小螺丝、小凿子、小星星教授以及其他小矮子们。全不知一看倒挂金钟和小鲱鱼在门前停下来,就着急了:“抬呀,抬呀!你们是怎么啦?…开门!……上地球!”他的嘴贪婪地吸着空气,耳语着。
  “现在就上,亲爱的,你等一等!咱们马上就开门,”小药丸尽量安慰全不知说。“亲爱的,咱们马上问问万事通是不是可以开门。”
  就在这时,仿佛是回答这个问题似的,扬声器中响起万事通的声音,他仍然在操纵舱的岗位上:“注意!注意!我们开始着陆。请做好出现重力的准备!全体都要准备好!”
  小矮子们还没有来得及考虑会出现什么情况,都突然感到了重力。重力作用反映到他们身上,就好象有人一下子把他们推倒。小螺丝和小凿子首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马上站起来,抬起有病的全不知,小药丸和小星星帮助倒挂金钟和小鲱鱼站了起来。
  没等小矮子们适应重力状态,又来了一次冲撞,人们又都倒在地板上。
  “到地球啦!……准备登陆!”响起万事通的声音。“打开闸室门!”
  离出口最近的小星星教授在电钮上使劲按了一下。一束光线在敞开的门里一闪。
  “抬我呀!抬呀!”全不知喊着,向光线伸出双手。
  小螺丝和小凿子把他抬出火箭,顺着小金属梯子往下走。当全不知看见头上晴朗的蓝天,白白的云朵和高处闪耀的太阳时,他简直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清新的空气使他陶醉了。一切东西都在他眼前浮动起来:原野上碧绿的草丛中点缀着黄澄澄的蒲公英、白生生的母菊和蓝莹莹的风铃草,树叶迎风摆动的树木,以及河上远处略呈蓝色的亮闪闪的水波。
  全不知一见小螺丝和小凿子已经登上大地,他激动得要命。
  “把我也放下!”他喊道。“把我放到地上!”
  小螺丝和小凿子小心翼翼地把全不知的脚放到地上。
  “现在领着我走吧!领着走吧!”全不知喊道。
  小螺丝和小凿子当心地搀着他的胳膊,慢慢扶着他往前走。
  “现在放开我!放开!我自己走!”
  全不知看到小螺丝和小凿子不敢放开他,就从他们手中往外挣,甚至还想撞小凿子。小螺丝和小凿子把他放开。全不知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马上一下子跪下来,脸冲下趴下,吻起地来。帽子从他头上掉下去。眼中淌出泪水。他低声说道:“母亲啊,我的大地!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红彤彤的太阳用自己的光线轻柔地温暖着他,清新的风儿吹拂着他的头发,仿佛在抚摩他的头顶。全不知觉得有一种很强烈很强烈的感情充满他的胸中。他不知道这种感情叫作什么,可他知道这是一种美好的感情,是世上没有比它更美好的一种感情。他胸膛紧贴着大地,好象是贴着亲近的人,他觉得力气又回到他的身上,他的病自然而然地痊愈了。
  最后,他把眼中的泪水全部哭光,从地上站起来。他看到小矮子朋友们都在兴高采烈地向亲爱的地球欢呼,他也愉快地放声大笑起来。
  “瞧,弟兄们,好啦!”他愉快地喊道,“现在又可以上别处旅行啦!”
  你瞧,全不知就是这样一个小矮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