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姗姗买走了小扇子,她们成了好朋友

 

 






    这把小扇子缺少一件最重要的东西:风!
    她连一丝风也扇不出来。她中了妖精的魔法,从那以后,她就变成了一把没有风的扇子。
    要是小扇子知道这个,她该多么伤心呀!
    第二天,工艺美术品商店来了一个穿着连衣裙的、非常美丽的姑娘,她叫姗姗。
    这个姗姗一走进旋转的玻璃大门,就惊奇地站住了。
    “呀,真美!”
    她看见了小扇子。
    小扇子在数不清的人里,一眼就看到了姗姗。
    “啊,真好看,那个姐姐!”
    在走进这个大厅的人群里,有许多好看的女孩子。可是小扇子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能象这个姐姐这么好看。小扇子希望她走过来,心都紧张得“怦怦”地跳了。
    那个姗姗真的走过来了。
    “你要扇子吗?”小丁阿姨笑眯眯地问她。
    “是的。”
    “想要那把闪着小星星的吧?”
    “对的!”
    “可是那把扇子没风——一点儿也没有。”
    “没关系的,她多漂亮啊!”那女孩子说。
    小扇子在高高的玻璃柜里直着急。她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可是她知道她们在谈她的事。要是她能跟着这个姐姐走,要是她能每天给这个姐姐扇出凉爽的风来,看着这个姐姐笑眯眯的,她该有多幸福啊!
    这次,小丁阿姨的动作一点儿都不快。她好象故意磨蹭似的,搬过那架涂着亮漆的小木梯,爬上来,拉开玻璃门。
    “听我说,小扇子!”小丁阿姨小声地、可是很快地说。“我知道你想走,可是我总怕你出去会受委屈。这下子好了。你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合适的朋友了!再见了,小扇子,祝你幸福!”
    “再见了,小丁阿姨,你真好!……”
    小丁阿姨跳下来,把小扇子递给姗姗。
    姗姗看看小扇子的这一面,又看看那一面。她把小扇子扬起来,又放下。姗姗变得笑眯眯的了。
    “哎呀,真美!”旁边许多围上来看的人,看看小扇子,又看看姗姗,都这么说。也不知道他们是在赞扬小扇子,还是在赞扬姗姗。
    不管是赞扬谁,姗姗都高兴。她说:“我要啦!”
    她从挎在小臂上的一个白色的小挎包里,拿出个漂亮的小皮夹子,付了钱。
    “不,不要包起来!就这样拿着,不是很好吗?”
    姗姗笑眯眯地夺过小扇子,轻快地走了。
    她们到了外面。
    外面,阳光灿烂。大街中间,流水一样跑着汽车。两边是林荫路,一柄柄大伞似的绿树,一棵挨着一棵。匆匆地从林荫下走过的人们,都象姗姗和小扇子那么快活。
    “这个世界可真好啊!”小扇子禁不住说。
    “真的,”姗姗同意说。“从来也没这么好过!”
    “我叫姗姗,”姗姗又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小扇子。”
    “哦,当然,你叫小扇子……你真漂亮,我多喜欢你呀!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就好。你以后就跟我一起生活了。我是一个快活的人,你一定也会生活得很快活的!告诉你,我刚刚搬进一座新的公寓大楼,那就是你的家。大楼真高,从窗户里看出去,风景好极啦!”
    “是吗?”小扇子想象着从高处看下去的情景。
    “嗯! 就是有一样不好:我总觉着有点儿害怕……”
    “是怕摔下去吗?”
    “噢,不!”姗姗笑了。“你可真逗。怎么会摔下去哪!”
    “那你是怕什么呢?”
    “你还不知道: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爸爸工作调动,到别的地方去了,我妈妈跟着去了,我哥哥也不在这地方……”
    “你怎么不跟着爸爸妈妈一起走呢?”
    “啊,看你说的!我是谁?姗姗!姗姗可不是那种离开爸爸妈妈就没法生活的人!再说,爸爸去的那地方没有这么多、这么高的大楼,最最糟糕的是:那儿买不到冰激凌!没有冰激凌,我可受不了!”
    说到这儿,姗姗楞了一会儿。她问小扇子说:“我刚才讲到哪儿啦?”
    小扇子说:“你讲,没有冰激凌,你就受不了。”
    姗姗说:“对,我顶喜欢冰激凌。可是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小扇子说:“你说只有一个人,你害怕。”
    “啊,对啦!我是怕我们对门儿。我们对门儿不知住着一个什么怪物,说不定是个妖精……”
    “是个妖精?”
    “嗯。真怪……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每天夜里睡觉,我把门紧紧锁上,还是害怕——哎呀,不说啦,怪吓人的。这回就好了,有你跟我在一起,总算有个伴儿了!”
    姗姗这么一说,小扇子也有点儿害怕了。
    姗姗说:“没关系的,妖精倒也没来过。其实咱们的新家特别好,你看了就知道了。”
    她们来到了一个很高的米黄色的大楼前边。这是座很漂亮的公寓楼,一层层的阳台上摆满了花盆,楼下还有小朋友们在那儿游戏,不象是有妖怪的样子。
    姗姗靠近扶手栏杆,一层一层地沿着楼梯走上去。她一直走到最顶上的那层。
    “到啦!”姗姗说,从白提包里掏出钥匙开门。
    小扇子不禁向对门看了一眼。
    这一层楼只有两扇门。对面也是一扇乳白色的油漆门,跟姗姗家的一样。门紧紧地关着。
    姗姗走进屋子,锁好门,一边放下小挎包,一边低声唱起来:
    den——den——den——
    den den den den
    den——den——den——
    小扇子听不懂这歌是什么意思,因为歌词只有“den、den、den”。可是姗姗唱得满高兴。她一边唱,一边走到大立柜的镜子前边。她对着镜子,用一只手把连衣裙的裙角稍微提起来一点儿,另一只手举起小扇子。
    小扇子让她的小星星闪烁起来。
    “啊——!”姗姗看着镜子里的姗姗,惊喜地叫了一声,接着,踮起白凉鞋的鞋尖,旋转了一圈儿。
    “den——den——den——
    “den den den den
    “den——哎,我说小扇子!你看我去考舞蹈学院怎么样?”
    小扇子为难地说:“我不知道……”
    “我原来就是想考舞蹈学院的,后来一想,还是考文学院好。我学写诗,将来写好多好多诗,印成一本一本的,让人们念!”
    “人们念了快活吗?”小扇子感兴趣了。
    “当然快活!因为我写的都是快活的诗!”
    “那可真好。小丁阿姨说,人就应该总想着让大家生活得快活。”
    “她说得真对!我就是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你说的那个什么阿姨,她是谁呀?”
    “小丁阿姨。就是把我交给你的那个阿姨呀!”
    “啊,她可真聪明。我还没说话,她就知道我想要扇子,还准知道我想要你。”姗姗一面说着,一面往镜子里看,头一会儿歪向这边,一会儿歪向那边。
    “她会念眼睛里的字。”
    “是吗?那就更不简单了。纸上的字就够难念的啦!”
    这一天,她们过得很快活。
    晚上,姗姗躺下来的时候,让小扇子睡在她的枕头边。
    她们已经成了好朋友。好朋友在一起,总有不少的话。电灯已经关掉,她们还没完没了地说。
    “哎,我说小扇子,”姗姗说。“我明天就要去考文学院了,你乐意陪我去么?”
    “我乐意。”
    “那好。那我也许胆子就大一点。也不知怎么回事,一想起明天要考试,我的心就瞎叫唤。”
    停了一下,姗姗说:“我哥哥上大学的时候,根本就不用考试。我爸爸可厉害啦,他会魔术。他拿一个小棒棒儿指着我哥哥的脑袋说:‘变!’我哥哥一下子就变成了个大学生!”
    “真的呀?”
    “骗你我是小狗!”
    “哎呀,那多好!你也让你爸爸给变一下么!”
    姗姗叹口气说:“他现在不会变了。”
    姗姗又问小扇子:“哎,你说,我到底能不能考上?”
    小扇子说:“我不知道……”
    姗姗有点不耐烦:“你怎么老是‘不知道’!”
    小扇子说:“你自己都不知道。”
    姗姗想了想,笑了:“这倒是真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行,有时候又觉得不行。”
    这时候,黑暗里有个声音说:“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小扇子小声问姗姗:“这是谁呀?”
    “我的心呗!他顶讨厌啦,就爱瞎插嘴!”
    可姗姗的心还坚持他的意见:“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姗姗只好服软说:“不行就不行吧,你别瞎闹啦。等明天考完了,我请你吃冰激凌。”
    她这么一说,心就真的不闹了。姗姗笑着对小扇子说:“你看,他就喜欢吃冰激凌!——好啦,反正明天一考,就知道啦。咱们什么都不想,咱们睡觉!”
    姗姗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在姗姗身边,小扇子觉得很幸福。不一会儿,她也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