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因为想知道对门的秘密,小扇子从楼上摔下去了

 

 






    小扇子跟着姗姗走出考场的门,心里很替她难过。她想,姗姗一定会哭鼻子的。
    姗姗走出那个门,倒觉得浑身轻松起来。她的心也变乖了,一点儿都不瞎胡闹了,这也让姗姗高兴。
    “你别难过,”姗姗安慰小扇子说,“没关系的。我明天去考舞蹈学院!”
    走过一家很大的冷食店,姗姗跑进去,要了两份冰激凌。她把玻璃盘子摆在桌子上,对小扇子解释说:“我昨天晚上答应过请我的心吃冰激凌。我答应请他吃东西,从来说话算数儿。他今天一开始表现不好,后来还是不错的。——喏,这一份儿给你!”
    姗姗把一个玻璃盘推给小扇子。
    小扇子没吃。自从跟姗姗到一起,姗姗一次也没用她扇过风。小扇子觉得自己全身都装满了凉风,再吃进一些凉东西去,实在受不了。
    “怎么,你不吃?”姗姗吃完了一盘,问小扇子,“那好吧,这一盘也请我的心吃了吧!”
    姗姗拉过那个盘子,一小点儿一小点儿地,用银匙子把冰激凌送进嘴里。小扇子问姗姗:“你真地专门写过三年诗?”
    “一点儿都不错!”姗姗说。“我在小学一连三年,一堂课都不上,天天写诗。哎呀,写了那么多、那么多!”
    “你的诗真的在报上登过?”
    “那当然!《革命儿歌选》嘛!可受欢迎啦!报纸上还发表了一大堆评论,比那些诗还多呢!”
    “那你考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登过的诗呢?”
    “我不记得那些诗了,”姗姗把小匙子尖儿上的冰激凌送进嘴里,“其实我本就不知道那些诗里讲的是什么。那都是我爸替我写的。”
    她们出了冷食店,姗姗又带着小扇子逛了百货公司,看了一场电影,吃了一顿晚餐。
    等她们玩够了回到公寓楼门前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姗姗一边轻快地上楼,一边哼起她喜欢的《den den den之歌》。
    刚走到自己门口,掏出钥匙来,姗姗的歌声就停止了。
    从对面那扇门的门缝里,传出一声怪叫。
    姗姗赶紧打开自己的门,钻进去,又“砰”一声关紧。她用后背使劲顶住门,大口地喘着气。
    她有好半天没动,因为她的心大声提醒她:“别动!别动!别动!别动!”
    小扇子也害怕得要命,半晌,她才说:“这声音可真吓死人!”
    “真吓死人……”姗姗说着,走进去,把小扇子放在枕头边,自己也往软软的床上一躺,“那门里,一定住着一个妖精!他有时候,忽然那么大叫一声,让人听了,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有时候,他又捏了细嗓子唱歌,那声音就跟个小姑娘似的,可好听呢!有时候啊,他又咕咕哝哝讲个没完。我真怕他有一天会突然闯到我屋子里来。就那样大叫一声,说:‘啊!这个姗姗,长得真好看,给我做媳妇吧!’就把我抱走了。真的,小时候,我外婆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就是这样子的!我外婆真好,可借你看不见她了。她会讲好多好多故事,还会说谜语。我四岁的时候,外婆给我说过一个谜语:‘一个冬瓜,两头儿开花’。今天考试,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你说怎么回事:我一下子想起外婆的谜语来了!我一下子就作出一首诗来!你听着还不错吧?那个戴眼镜的老师还说它挺有诗味呢!啊,我可真高兴!”
    姗姗说着,跳起来,抱着枕头,在地上旋转了一圈儿。
    “那可不是这样子的,”姗姗拍拍她抱着的枕头说。“那是我们家乡的枕头,是长四方的,两头儿绣着花儿,真像个大冬瓜!”
    姗姗一高兴,把对门的妖精给忘了。可小扇子还想着。要是那妖精真来抱姗姗,该怎么办?
    “你就没见过他吗?”小扇子问。
    “‘他’是谁?噢,你是说那妖精。没有的。我白天在家里,对门静悄悄的。一到晚上,我躺下了,就听见门响,怪叫,说话……你知道、妖精都是这样子的,他们白天在洞里睡觉,黑夜就跑出来!”
    看见小扇子不作声,姗姗说:“你别害怕,其实……他不一定是妖精,也许光是我这么想……”
    “咱们看看好不好?”
    “那当然好。我早就想知道对门的秘密。可怎么看呢?门老是关着。去敲门吗?去敲妖精的门?‘哈,姗姗自己送上门来啦!进来吧,别回去啦!’那怎么办?”
    “那就不要去。我们从窗户往里看。”
    “窗户?哎呀,这么高的楼,怎么看得见?”
    “我来看。我飞出去看。”
    “你还会飞?”姗姗高兴起来,“我真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本领!那就太好了。你把看到的,都告诉我!”
    姗姗打开纱窗,探出头去,往侧面的窗子看了看。她觉得那边的屋子里有灯光。要是能到窗外往里瞧瞧,准瞧得见里边。她把小扇子举在手里,送出去。可是往下边看看,姗姗又犹豫了。
    “实在是太高!要是我一撒手,你摔下去,那可就糟啦!”
    “没事儿,你就撒开手吧!”小扇子小声说。
    姗姗把手松开来。
    小扇子想鼓翅往侧面飞去,可是她只扇动了一下,就跟给枪打中的鸟儿一样,笔直地掉下去了。
    姗姗吓得“啊!”一声叫。
    她完全忘了对门的妖精,打开房门,一直冲到楼下去。
    还好,小扇子没有摔伤。可是她因为很不好意思,一声也不响。姗姗吓得要命。
    回到屋子,小扇子才小声说:“奇怪,我怎么不会飞了呢……”
    这小扇子真傻气。她飞起来,只不过是她的一个梦。她身上一丝风也没有。扇不出风,她怎么飞得起来?
    可是听见小扇子这句话,姗姗很快活,她舒了一口气说:“哎呀,我还当是把你摔死了呢。你刚才怎么一声不响呀!”
    小扇子没回答,只是自言自语地说:“糟糕,我不会飞了。”
    姗姗说:“那有什么关系!对一个扇子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会不会飞。你那么漂亮!明天,你一定能帮我考上舞蹈学院!你看!”
    姗姗说着,跑过去打开衣柜,取出一件花裙子来。
    这件裙子是蓝色的,就跟小扇子扇面的蝉翼纱一样颜色,上边也满是闪闪发光的小星星,有白的,有黄的,有绿的……
    姗姗又取出一件白色的绸短衫。
    她把这身衣服换上,拿起小扇子,走到穿衣镜前,歪着头看。
    “你看见了吗,小扇子?”姗姗把手里的小扇子摆了一下。
    小扇子看着镜子里的姗姗,觉得真是美极了。
    “我考上了,就给你立一大功!哼,舞蹈可难不住我!跟你说,小扇子:你肯定要立功啦!”
    姗姗一高兴,连着转了三圈儿。她的白色的半高跟原皮鞋,就像底上抹了油那样光滑。
    小扇子也高兴起来。虽然小扇子知道,一把扇子最重要的并不是漂亮,可最重要的也不是会飞呀!
    她们这么一高兴,都把对门住的妖精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