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魔杖给小扇子讲了自己的故事

 

 






    你们大概能想得出,小扇子该有多么伤心!
    她根本就不能睡觉,一个人在桌子上哭啊哭的。
    “她骂我是废物!”小扇子流着泪想,“姗姗从来就没这么骂过我!”
    一想到姗姗,她又有点儿生姗姗的气。姗姗干嘛把她送给田田。
    可是能怪姗姗吗?是我想要离开她的。
    那就怪自己了!可是也不对。我不是为了做点有益的事,让大家生活得快活吗?
    也不能怪田田呀,她是为了让爸爸快活。她要求扇子有风,有什么错呢?
    说到头来,都怪自己没有风!
    是我自己愿意没风吗?
    小扇子一想到这儿,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哭得更厉害了。
    “别哭啦,孩子!”一个声音在身旁说。小扇子吓了一跳。这是谁?
    她只顾哭了,没注意到魔杖就在身边,一闪一闪地发出朝霞一样的光来。在这种金灿灿的光辉面前,小扇子觉得自己身上的小星星,好像都熄灭了。
    刚才就是这家伙在小扇子头顶上逞威风、教训她的。小扇子生起气来。这么一生气,她反倒不哭了。
    “这都是田田那孩子瞎胡闹。”魔杖温和地说,“我自己可不想在你头上逞威风。我从来不管你们扇子的事。”
    小扇子心里有些惊讶:这个魔杖真是个怪物,他好像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当然知道,”魔杖说,“要不,我就不是魔杖了。”
    小扇子大吃了一惊,心想:跟这么一个知道自己想什么的人呆在一起,可真是太糟糕了。
    “其实也没什么糟糕的。”魔杖说,“要是一个人不想怎么占别人的便宜,不想怎么害人,就算他想的东西让别人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就比方说你吧:你开头埋怨田田,后来又埋怨那个叫姗姗的孩子,可是想到头来,你还是怪自己没风。我知道你想这些,这又有什么糟糕的?我反倒喜欢你,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据我的经验,凡是不把过错推给别人的孩子,都是有希望的。”
    小扇子不那么讨厌魔杖了。总让魔杖把她想的都说出来,还不如干脆自己说,她就说:“你可真挺厉害的!”
    魔杖显得有几分高兴。他说:“先不说别的本事,光是这一条,就能帮助他工作。”
    小扇子问:“你说的‘他’,是谁呢?”
    魔杖说:“田田的爸爸呀!他只要把我拿在手里,他就能知道坐在他面前的学生,正想着什么。比方说今天上午吧,他上课的时候拿着我。有个叫李小松的孩子,一本正经地坐在那儿,好像在听讲。可是他心里正想着晚上要看一个叫《午夜枪声》的电影的事。我就把那男孩子想什么,从我身上传到他手上,又从他手上传到他心里。他就说:‘李小松,《午夜枪声》今天晚上看完了,你就知道这电影是讲什么的了。现在你总是想这个,不好好听课,回去作业就不会做,完不成作业,看电影的时候心里也不快活。’李小松一听,马上就好好听课了。
    “下午上课,他讲一个很难的数学公式。我就告诉他,现在还有八个人心里在想:‘我怎么不明白呀!’他就又把那地方讲得清清楚楚。我还不停地告诉他;‘现在只有王方不懂了’,‘好,现在都懂了’……这么着,这堂课就上得特别好。
    “晚上他给那几个中了妖精魔法的小伙子上课。那个叫强强的环小子心里想:‘我得用我头上的尖犄角,把他肚皮戳一个大洞,这么一来,人家就都要说我是英雄好汉啦!’那个叫亮子的坏小子心里想:‘硬要叫我来补课,好哇,我袋子里还装来一块石头呢,他压根儿就不知道!等会儿他转过身去写黑板,我就砸烂他的狗头!”我立刻把这些都告诉他了。他就对强强说:‘好吧,你就对大家说一说,为什么把我肚皮戳一个大洞你就是英雄!’强强说不出。他就给大家讲,什么才叫英雄。他又对亮子说:‘把你袋子里的东西掏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什么。你再告诉大家,你带这个来要干什么,为什么这样干。’亮子一听,吓了一大跳,只好把石头掏出来,摆在桌子上。亮子跟强强都不明白,老师是怎么知道他们的鬼心思的。哈哈!”
    小扇子心里想:“他也许是说大话。说不定他刚才知道我想什么,全是猜出来的。要不,怎么田田刚才拿着他,就不知道我想什么呢……”
    魔杖忽然笑起来,他说:“我可不是说大话。照我看,那些爱说大话的家伙,一个有出息的都没有。我才不做那种人呢!你当是田田拿着我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吗?田田对你说,一件东西应当有用处,你一声不出,可是心里想:‘我还不知道一件东西应该有用?我还呆在工艺美术品商店的时候,就懂这个。我一直想着要吹出凉快的风来,让人们生活得快乐。要不是这样,我还不从姗姗那儿跑到你这儿来哪’……对不对?”
    小扇子有点儿不好意思,她问:“那为什么田田不知道呢?”
    魔杖说:“我有许多种魔法。可是,在别人手里能施展出来的只有一种,那就是:让那些将来还能变好的中了妖精魔法的人乖乖地听话。别的魔法,只能在田田爸爸的手里才能施展出来。”
    小扇子说:“这真可惜!”
    魔杖说:“也有好处。这样,坏蛋把我拿到手里,什么用处也没有。”
    小扇子想:“我呢,我在好人的手里,也是什么用处都没有……”
    一想这个,小扇子又伤心起来。
    魔杖安慰她说:“你别难过。也许经过一番磨练,你就有风了。我从前就是一块什么用处也没有的木头,后来工人把我做成一根小木棒儿。那也只不过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木棒儿,什么魔法都没有,那时候,田田的爸爸还是个年轻人。我只能帮他指指黑板上的字,给那些坐在一排排小桌子后边的孩子们看,别的事,我就什么忙也帮不了。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那些孩子,我刚刚熟悉了面孔,又一齐换了。这样换了又换,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次。我每天都听他在黑板前讲啊讲的,看他在黑板上写周写的。这样,许多年过去了,我懂了好多好多的事。他的汗水不管是春夏秋冬,每天都滴下来,落在我身上。那些汗水浸透了我的身体,使我渐渐变成水晶一样透明了。他每天都握着我,他的血从心里流进胳膊、流到手里,透过皮肤,渐渐地渗进我的身体里。到后来,我的全身就发出朝霞一样的光来。就是这样,我磨练成一个有许多魔法的魔杖。
    “在我还是一块丢在那儿什么用处也没有的木头时,我怎么会想到我能成了今天这样一根魔杖呢?你也是一样!经过磨练,说不定有一天,你也会变成一个有魔法的小扇子。你不光是能扇出风来让一个人凉快,你还会吹出凉爽的大风,让整个城市都从炎热里解脱出来。”
    “可是我怎么磨练呢?”小扇子难过地说,“你是一个能指黑板上字的木棒儿,所以有人磨练你。我可是一丝风也没有的扇子,我只能给当成废物,扔在一边。”
    “不,”魔杖说,“你不是呆在别的地方,而是在他的家!他能让一切没有用的都变成有用的。刚才他对田田说,他明天要告诉田田,用什么办法让你有风。这就是说,他知道你的秘密!嗯,还有那个田田。她可不是个平常的小朋友,一件应该做的事,她是要做到底的!呆在这个家里,你完全可以放心。好啦,你还是好好地睡觉吧!”
    魔杖说到这儿,什么也不说了。有好半天,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累了一整天,大概是睡着了。
    小扇子听了魔杖这一番话,心里安静了一些,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想这想那的了。
    姗姗在做什么呢?她一定香甜地睡着了。她准不知道我在这儿会遇到这样的事,唉,这个姗姗!
    田田的爸爸真地知道我为什么没风吗?就是知道了,他能给我找到风吗?
    小丁阿姨说过我缺少一样重要的东西,啊,原来这件重要的东西就是风啊!她说我离开她那儿就会不幸,后来又说我跟姗姗走最合适了。看样子,小了阿姨是什么都知道的!小丁阿姨那么聪明,却好像什么办法也没有,说不定我真的永远是个废物了……
    难道魔杖只是安慰我吗?魔杖是个了不起的宝贝,他总不会瞎说吧?
    小扇子就这么想来想去,想了好久。后来她是怎么睡着了的,她自己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