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田田下决心给小扇子找到风

 

 






    田田第二天放了学,先回家做作业。写完作业,她抱起那本两块砖一样厚的《安徒生童话全集》给对门的姗姗姐姐送去。
    姗姗看见田田,非常高兴。一见那本大书,却忽然觉得脑袋像要裂开一样疼。姗姗总是这样,一看见书,就觉得头很疼。
    她忍着疼翻了一下那本大书,咦,书里有好多彩色的画儿!一个长着鱼尾巴的美丽女孩儿坐在大海里的一块礁石上,还有一个很漂亮的狐狸,长着两只小翅膀。
    姗姗高兴起来,她说:“哎呀,你送我的礼物真好玩儿!”
    田田看见姗姗喜欢她的童话书,也非常高兴。她请姗姗晚上到她家里找她玩儿,姗姗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田田回到家里,拿起小扇子,又扇起来。
    小扇子还是没有风。
    “这没什么,咱们想想办法,”田田对小扇子说,“我昨天态度不好,对你发脾气,真对不起!请你别生气。”
    小扇子不吭声。
    “我问你,小扇子,你是从来就没有风呢,还是中了妖精的魔法,风给关在身体里,出不来了呢?”
    “我不知道。”小扇子说。
    “你还在生气吗?”田田小声问。
    “不是生气,我真地不知道。小丁阿姨也问过我。”
    “小丁阿姨是谁呀?”
    “就是商店里,把我交给姗姗的那个笑眯眯的阿姨。”
    “噢,我明白了。那么说,小丁阿姨知道你没有风,对吗?”
    “她一定知道。”
    “知道你为什么会没风吗?”
    “大概知道。因为商店里的每一件东西,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姗姗姐姐知道吗?”
    “她不知道。她大概连我有没有风都不知道。她要我是为了好看。”
    “啊?真的呀?”田田惊奇极了,“姗姗姐姐不知道扇子是做什么用的吗?”
    “反正她一次也没用我扇过风。她不出汗。”
    田田用一只手指头戳着自己的脑门儿,想起来。
    爸爸看见田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笑了。田田每天做完作业,总是高高兴兴地唱歌。今天她皱着眉头发呆,准是为扇子的事伤脑筋呢!
    “应该告诉田田小扇子的秘密,”爸爸想,“要不,她今天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正在这时候,田田的客人来了。
    姗姗第一次到田田家来,又看见田田的爸爸也在这儿,有点儿不好意思。她还有点儿害怕,怕遇上那两个怪物。
    田田快活地跑上去,拉住姗姗的手,喊着:“爸爸,这就是姗姗姐姐!”
    姗姗笑着向那个伯伯点点头。那个伯伯也笑着说:“欢迎你!”
    田田说:“姗姗,你知道吗?这个小扇子没有风!”
    姗姗说:“是么?哦,也许。我好像听谁说过……对啦,是工艺美术品商店的售货员阿姨。”
    田田问:“你能帮我找到那个阿姨吗?”
    姗姗反问她:“找她干什么?”
    田田说:“问一问,小扇子是怎么没风的。我想知道,好把风找回来。”
    姗姗说:“没有风,小扇子不是照样很漂亮吗?”
    田田睁大了眼睛,瞧着姗姗。
    姗姗忽然也睁大了眼睛,因为她看见走进来一大群怪物!
    他们年纪都不大,有男的,也有女的。有的头上项个沙锅,有的戴个铁桶。有一个头发留得老长,梳条辫子绕在头顶上,像盘着一条蛇。大热的天,有的竟披了一条棉被子,把浑身裹得溜严。有的虽然头上没顶什么东西,衣服也还正常,可是两眼直瞪瞪的,嘴巴张得老大,口角流着涎水。
    姗姗的心跳起来了。田田在她耳边说:“别害怕。这些大哥哥大姐姐都是我爸爸的学生。有的头上有角,有的身上长刺,都想办法盖住。爸爸说,到这时候,他们的犄角就快要掉了,因为他们已经懂了他们中了妖精的魔法,讨厌自己的怪样子。要是你见了那些明明是怪物,还觉得自己挺光彩的家伙,那你可就要小心啦!”
    果然,他们进来以后,眼睛直瞪瞪地盯着摆着一排排桌椅的屋子,一个个抢着挤进去了。
    最后进来的是两个戴着两尺多高白帽子的人,一高一矮。姗姗吓得叫了一声“哎哟!”她认出来,这恰恰是昨天晚上楼道里那两个妖怪。
    那两个是亮子和强强。他们一进来,就直瞪瞪地盯住姗姗。
    田田拿起魔杖,塞给姗姗。
    不料姗姗用手一触魔杖,就像碰到电线一样,全身一抖,心也“别动!别动!”地大叫起来。
    她赶紧撒开手,魔杖“啪!”一声掉在地板上了。
    田田见姗姗姐姐脸色变得苍白,那么害怕魔杖,心里觉得非常奇怪。
    一见魔杖落了地,细高的亮子和粗矮的强强一齐张开双手,瞪大了眼珠子,一步一步向姗姗逼过来。
    姗姗正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就见坐在桌旁的田田爸爸一扬手,扔过一只白色的手套来,还向她使个眼色。这只手套很大,一定是田田爸爸的,姗姗接过手套,很容易就戴在手上了。她用戴手套的手去抓魔杖,不再像触电一样了。于是,姗姗赶快举高那根魔杖。
    亮子和强强看见姗姗手里的魔杖,立刻乖乖地站住。他们向姗姗恭恭敬敬鞠个大躬,转身走进教室里去了。
    姗姗赶紧放下魔杖,长出了一口气。田田和爸爸都笑了。
    “我要上课去了,”爸爸拿起魔杖对田田说,“好好招待你的客人吧,别再想扇子的事。我知道小扇子的秘密,现在先简单告诉你几句,要不你老是没完没了地跟姐姐纠缠:小扇子的风,是丢在故城区的扇子公司里了,要到那儿去找。可是故城区是个很危险的地方。明天是星期天,我带你去找。”
    爸爸说完,就走进教室,随手带上门。
    田田别提多高兴了,她一把抓起小扇子,对她说:“你听见了吗,小扇子?我爸爸说的准没错儿!你就要有风啦!”
    姗姗说:“可是他说,到那个什么区去很危险!”
    田田说:“是‘故城区’。我就知道咱们这有东城区、南城区、西城区和北城区,从来没听说有个‘故城区’。姗姗,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
    “那难是个挺有意思的地方!危险怕什么,能给小扇子找来风就行,再说还有爸爸领着。我爸爸什么都不怕!姗姗,你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吗?”
    姗姗说:“好,我跟你们一起去。小扇子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不管她!”
    田田拉住姗姗的手,跳着脚说:“哎呀,姗姗姐姐,你可真好!”
    小扇子也觉得说不出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