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田田和姗姗带着小扇子到故城区去,

半路上碰见小丁阿姨

 

 






    半夜里,田田醒了。
    田田醒来想到的头一件事,就是给小扇子找风。
    “我自己的扇子没风,为什么要爸爸带我去找?”田田想,“再说爸爸星期天还要给那些大哥哥大姐姐补课,干嘛要耽误爸爸的时间?”
    田田这么想着,就悄悄爬起来。
    “哎,小扇子,咱们现在就去找风,你同意不?”
    “太好啦!”小扇子叫起来,她恨不得马上就能有风。
    “嘘——!吵醒爸爸就糟啦!”
    田田拿起小扇子,蹑手蹑脚走出去。
    田田去敲姗姗的门,敲了好半天,里边才有声音。
    又过了好半天,门打开一条小缝。
    “谁呀?”里边传出姗姗懒洋洋的声音。
    小扇子抢着回答:“是我们——扇子和田田!”
    姗姗探出头来,揉着眼睛。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呀?”姗姗问,“我睡得正香呢。”
    “我们想现在就去找风,”田田说。“我们自己去,不要爸爸带着。”

    “那……能行吗?你爸爸说,去那儿很危险!”
    “跟我们去吧,好姗姗!”小扇子央告说。
    “半夜三更的,我们会迷路的……”姗姗打了个哈欠,“哎呀,好困!”
    “那我们自己去,”田田说,“再见,姗姗!”
    “别,别!等我想想……好吧,我跟你们去!”
    她们一起下了楼。
    外边,满天星星。
    走到大街上,星星不见了,因为路灯特别亮。大汽车、小汽车,跑来跑去。
    “哈!”姗姗高兴起来,“原来夜里大街上这么热闹,这么好玩儿!”
    田田和小扇子也觉得很开心。
    “这是我原来的家!”走着走着,小扇子忽然喊了一声。
    大家都停下来,姗姗扭头看看说:“对啦,工艺美术品商店!”
    “小丁阿姨!”小扇子又喊了一声。
    “真的!”姗姗也喊起来。
    小丁阿姨从商店的台阶走下来,一眼就认出了小扇子。她走过来,仔细看看姗姗和田田的眼睛,她什么都明白了。
    “是你啊,小扇子!”小丁阿姨笑眯眯地说,“让你受委屈了……”
    小扇子想说话,可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她的小星星一个接一个地暗下来,因为她忽然流出很多眼泪。小丁阿姨多么亲切啊,只有小丁阿姨知道她的心!
    “阿姨你好!我是田田。”
    “你好,田田!我是小丁。”
    “我叫姗姗!”
    小丁阿姨笑眯眯地说:“啊,咱们们见过面!——让我猜猜你们到哪儿去吧!”
    田田说:“好,猜吧!”
    小丁阿姨说:“你们要到故城区扇子公司去,给小扇子找风,对不?”
    田田说:“哎呀,怎么猜得那么准呀,小丁阿姨!”
    小扇子说:“小丁阿姨会念眼睛里的字!”
    小丁阿姨说:“小扇子是从我们商店出去的,我应该给你们找回风来。我已经下班了,我还知道去故城区的路,我跟你们一起去!”
    田田欢喜得跳起来,姗姗也很高兴,这样就不用怕迷路了。小扇子不用说,比谁都高兴。
    她们出发了。
    田田想快一点儿到,一个劲儿往前跑。田田每天锻炼身体,跑得很快。姗姗跳了那么多年“咕咚舞”,两条腿也很有劲儿。小丁阿姨是跑得最快的,这你们都知道。
    就这么着,两侧的路灯一个接一个地飞到她们身后边去了。不一会儿,她们就穿过半个城市,跑到了郊外。
    “这是什么地方呀!”姗姗吃惊地停下来。
    “到了去故城区的路口了,”小丁阿姨说。“瞧,那儿有个牌子!”
    路口立着一个石头刻的里程碑。田田跑过去,念起来:“‘故、城、区、距、此、三’……‘三’什么呀!”
    石头牌子让淘气的男孩子用弹弓打得坑坑疤疤的,最后一个字看不清。
    姗姗看也不看就说:“准是‘三里’!”
    田田又仔细看看说:“不像是‘里’字,你来看!”
    姗姗只好走过去,看了看。没想到,这个字她还真认识,她有些发愁:“是个‘十’字。就是说,故城区离这儿还有三十里呢!”
    田田摇摇头说:“不对。‘十’的上头,还有好几划儿呢,我看好像是个‘年’字。整个的一句话是:‘故城区距此三年’。”
    姗姗说:“一年是几里呢?”
    田田说:“一年是365天。”
    姗姗说:“哎哟!那三年就有好几百天,太远啦!”
    田田说:“怎么‘好几百天’?三三得九、三六一百八、三五一十五,三年是1095天!”
    姗姗说:“要走那么多天?那咱们干脆回去吧!”
    小扇子一听,非常失望。
    田田说:“长度怎么能用天来计算呢?要是慢走一天走100里,快走就能走130里。要是跑呢?要是坐火车呢?要是坐飞机呢?”
    姗姗往四下里看看,叹口气说:“唉——这儿连公共汽车都没有!”
    田田说:“哎呀,我不是说要坐车,我是说,不能用年来计算道路的长短。这里头准有错儿!”
    姗姗说:“刻在石头上的还能错!”
    田田说:“刻在石头上的就一定对?要是把‘一加一等于三’刻在石头上,那也对?”
    小丁阿姨笑起来。她掏出手帕给田田擦擦头上的汗说:“不算远,也不算近。你们说,去,还是不去?”
    田田说:“去!”
    姗姗说:“去就去!”小扇子高兴了。
    她们就沿着这条路飞跑起来。
    路上看不到一辆车,也看不见一个人。路两旁一座房子也没有,一棵树也没有。
    可是她们谁都不害怕。人多,胆子就大了。
    跑呀跑,也不知跑了多久。忽然,姗姗喊了一声:“你们看!”
    大家一齐停下脚步。
    路旁有一个很大的石碑,上边刻着三个大字。田田跑过去念:“‘故、城、区’,啊!故城区到啦!”
    前面是一大片房子。她们真地到了故城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