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抽风老太婆的把戏

 

 






    田田和姗姗爬下来。小丁阿姨说:“远处马路那一边,好像有好几堆砖,咱们用它搭个梯子!”
    姗姗看看说:“哟,那么远,得搬多半天呀!”
    田田说:“总比跑4200个科、填21000张表格快得多!走,搬去!”
    小扇子说:“不用去搬……”
    小丁阿姨笑着说:“对啦,小扇子见过我搬东西。”
    小丁阿姨把两手在空中一抓,手里就有两块砖。她把砖扔到地上,又一抓,又两块。
    姗姗记起来,小扇子好像跟她讲过这事。田田可是惊奇极了:“呀,小丁阿姨真有本事!”
    小丁阿姨说:“算不了什么,多练练,就练出来了。好,我来搬,你和姗姗搭!”
    不一会儿,梯子就搭好了。她们登上去,并排站在窗外,一齐往小窗口里看。
    原来这是一间特别高大的屋子。她们能看到的三面墙上,都挂满了花花绿绿、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扇子,好像钉在墙上的彩色的蝴蝶标本。
    “啊,这么多扇子!”姗姗禁不住叫起来。
    “别吵,有人来了!”小丁阿姨低声说。
    真的,大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外面有一个头探进来,朝屋子四下里看。
    田田看见这颗头,吃了一惊。她揉揉眼睛又看,小声说:“哎哟,是狗!”
    姗姗说;“不对,是猫!”
    小丁阿姨赶紧捏捏她俩的胳膊,不让她们出声儿。
    那家伙像是听到什么了,竖起两只耳朵仔细听。听了一会儿,大概是再没听到,他就钻进来,沿着墙根,在大屋子里兜了一圈儿。他一边跑,一边用鼻子闻,发出很大的咻咻声。
    他把整个屋子搜索了一遍,然后对着门外站好,弯下腰来,摇着屁股说:“平安无事,有请经理!”
    听见“经理”两个字,小扇子、田田、姗姗和小丁阿姨都一齐睁大了眼睛。
    从敞开的屋门昂首阔步地走进一个老太婆来。她穿着一件金光闪闪的花连衣裙,脚下是一双银色的高跟小皮靴。每只小皮靴上绕着一串小银铃,一迈步就叮叮当当一片响。
    “她的连衣裙多漂亮!”姗姗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她好神气!”田田也小声说。
    那老太婆走到地板中央,把两手叉在腰上,朝四面看看。她问那个长得像狗又像猫的家伙说:“咬咬,没人藏着吧?”
    那个咬咬说:“报告经理:我仔仔细细检查过了,连个蚊子都没有!”
    老太婆问:“柜子里检查了吗?”
    咬咬说:“对对对!检查了!”
    “箱子里检查了吗?”
    “对对对!检查了!”
    “地板底下呢?”
    “地板底下……地板底下嘛……好像……好像那里边根本就进不去人。”
    那老太婆忽然跺了一下小皮靴,尖声喊:“你胡说!赶快给我检查!”
    那个咬咬弯下腰去说:“对对对,赶快检查,赶快检查!”
    他拿来锤子和凿子,把地板撬开一个洞,一头就钻进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又从洞里窜出来,拼命摇着身子,抖掉身上的尘土说:“报告经理:地板底下别说是人,就是老鼠,也见不到一只!”
    经理老太婆满意地点点头说:“嗯,这还差不多。你要明白,这不是我给你找麻烦,这是因为坏人实在太多,而且越来越多。我不能不小心!就是咱们这么小心,也保不准就没有人来捣乱,说不定咱们现在说话,就有人偷听呢!”
    经理说着,抬头往上看。田田她们吃了一惊,赶紧避开窗口,蹲下来。
    还好,老太婆没看见她们。
    她们听见咬咬说:“对对对!咱们一定得小心!以后我每回都爬到窗口上去看,我每回都钻地板!”
    经理说:“嗯,看样子,你给公司办事,还是挺卖力气的。”
    田田她们见危险过去了,又都站起来,往窗口里看。
    那个咬咬一听经理夸他好,忍不住嘻嘻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着屁股说:“经理夸奖!经理夸奖!全靠经理提拔啦……”
    没想到那位经理忽然用小皮靴使劲跺着地板,冲着他生气地尖叫起来:“不许笑!我就不乐意看见别人笑!我就不乐意听见笑声!我一看见别人笑,心里就像刀子扎了一样难受!我的心就疼!我就乐意看见别人倒霉!我就乐意让别人倒霉,让别人哭!我一见这些就快活!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费那么大力气,把原来的经理给吊死啦?就因为他造的扇子别人拿在手里就笑!我要造没有风的扇子,让那些拿到扇子的人都倒霉!他们越倒霉,我们越快活!”
    小窗外边的小扇子一听见这些,心跳起来。她偷偷看了小丁阿姨一眼,小丁阿姨也正好扭过头来看她。
    咬咬让老太婆骂得愁眉苦脸的。他一边点着头说“对对对”,一边往后退。
    一看他那倒霉的样子,老太婆不生气了。可是她还想更开心一点儿,就跳上去,“啪”他给他一个嘴巴。
    咬咬咧开大嘴巴,露出尖牙齿,“哇”一声哭了。
    老太婆非常满意地搓着手,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用自己的小皮靴给那“哇、哇”的哭声打拍子。她摇头晃脑,好像欣赏音乐似的。
    “好啦,我已经高兴啦!现在我要干重要的、秘密的事了。你到门外给我看看,谁也不让到这儿来,谁来偷看,你就咬死谁!”
    那个咬咬说了一声“对!”哇哇哭着出去了。
    老太婆关好了门,走到墙边去,从墙上摘下一把扇子,翻来复去看了一会儿。“嗯!”老太婆自言自语地说,“这一批扇子,好像已经没有风了,我试试看!”
    老太婆举起扇子,往自己脸上扇了两下。
    想不到这扇子扇出一股好大的风来,向老太婆头上吹去。一下子,老太婆的头发像帽子一样给吹起来,飞向空中。老太婆丢下扇子。跳起来去抓头发,活像足球守门员救一个险球。
    姗姗和田田都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小丁阿姨赶紧拉了她们一把。
    老太婆抓住头发,赶紧戴在头上,大骂起来:“这个杀千刀的咬咬!我让他把风抽干净,他就是不听我的!打他一个耳光太少了!”
    老太婆怒气冲冲地跑到柜子那儿,打开柜门,从里边搬出一个又粗又长的玻璃筒子来。
    “那玻璃家伙,是什么呀?”田田小声问。
    “注射器!”小丁阿姨小声回答。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注射器,”姗姗说,“简直像一门炮!”
    “快看!”小丁阿姨说。
    老太婆气呼呼地走回去,用小皮靴踩住扔在地上的那个扇子。小扇子在她脚底下挣扎着,好像蝴蝶拍着翅膀。
    “叫你吹掉我的头发!叫你吹掉我的头发!”
    老太婆一边尖声叫,一边把注射器的针头插进那扇子的身体里去。
    老太婆又狠命拔注射器管子里的针栓。有一些深红的东西给抽到玻璃管子里去了。
    “哎哟,”姗姗说,“她抽那个扇子的血哪!”
    “不是血,”小丁阿姨说。“这就是那个扇子的风!”
    窗外的小扇子惊得呆住了。
    地上的扇子在老太婆脚底下越挣扎越无力,后来一点儿也不动了。
    老太婆放下大注射器,从地上抬起扇子,轻轻往自己脸上扇了一下,接着,用力扇几下。
    “啊哈!——老太婆高兴得狂叫一声:“一点儿风也没啦!”
    老太婆又从墙上摘下一把扇子,扔在地上,用脚踩住,抽起风来。扇子像个被按住一只翅膀的大蝴蝶,怎么也挣不脱。老太婆又把针头插进扇子的身体里去……
    窗外的小扇子悄悄地哭了。
    老太婆一口气抽了好多把扇子的风。她的大注射器里满是深红色的液体。这时候,老太婆从大箱子里取出一个有橡皮塞子的空瓶来,把针头插进橡皮塞子,把注射器的红水都挤到瓶子里去。
    这时候,小扇子忍不住大声哭起来。田田也生气地喊:“这个抽风老太婆,太可恶啦!”
    大屋子里的老太婆吃了一惊,抬起头来,往小窗子这边看。小丁阿姨赶紧抓住小扇子,拉田田和姗姗蹲下来。
    可是,太迟了!里边的老太婆尖叫了一声:“咬咬快来,外边有人!”
    姗姗、田田、小丁阿姨赶快转身,从砖搭的梯子上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