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小丁阿姨她们追汽车,想要一瓶风浆,

可是一溜烟不给她们

 

 






    从扇子公司脱了险,大伙儿都挺轻松。小丁阿姨说:“可是小扇子的风怎么办呢?”
    这么一说,大伙儿又有点儿发愁了。小扇子更是着急。
    “咱们得想办法拿到一个装风的瓶子,”小丁阿姨说,“拿回这个瓶子去,把风给小扇子注射进去,小扇子就能有风了。”
    田田说:“咱们再打回去!”
    姗姗摇摇头说:“墙那么高,铁门又关得那么严,有什么办法呢!”
    她们正说着,铁门忽然打开了。有一辆卡车从铁门里开出来。可是,铁门随后又“砰”一声关紧了。
    卡车从她们面前驶过去。车上装满了箱子,箱子顶上坐着一个胖子,摇摇晃晃地打瞌睡。
    小丁阿姨低声喊:“追!”撒腿就跑。大伙儿一齐跑起来。
    “追它干什么呀?”姗姗一边跑一边问。
    小丁阿姨说:“没见箱子里都是装满了风浆的瓶子?”
    “拉到哪儿去的?”姗姗又问。
    “不知道。所以得跟紧它!”
    卡车顺着一条路跑着,寻风队在后边穷追不舍。
    忽然,卡车上飞下一个黑呼呼的东西来,把她们吓了一跳。仔细看,这是一只汽车轱辘。
    坐在卡车上的胖子睁开眼看一下,咕囔一句:“没什么,还有三个呢……”
    说完,他又打起瞌睡来。
    田田跑上去,看看掉下来的汽车轱辘说:“轮胎还这么新呢,丢了多可惜,带着吧!”
    姗姗说:“搬着这么沉的东西,可就跑不快了!”
    田田说:“想个办法。”
    田田从路边树上折下一根树杈,把那只轱辘滚动起来,用树杈推着跑,就跟滚铁环似的。
    小扇子开心地说:“这个办法真不赖!”
    跑了一会儿,汽车上又掉下一个轱辘来。
    汽车上那个胖子说:“没关系,还有两个呢,就当摩托车吧!”
    说完,他又打起瞌睡来。
    这回,姗姗也滚铁环了。
    又跑一会儿,小丁阿姨也滚起铁环来。
    一个轮子的卡车,还在路上跑着。小扇子往前看看,有点发愁了:“要是再掉下来,我可不能滚铁环!”
    卡车的最后一个轱辘也掉下来了。还好,用不着小扇子“滚铁环”,因为卡车“咕咚”一声停下来。它呆在马路中间,活像一座小房子。
    汽车司机打开车门,皱着眉头走出来,对车上的胖子说:“汽车轮子掉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儿?”
    胖子也急了,说:“我怕你停车,耽误时间嘛。唉!这下子更耽误时间了!要是商店关门,我就买不成弹簧啦!你赶快修车吧!”
    司机说:“汽车轱辘就剩下一个,怎么修?”
    胖子忽然高兴地用手一指说:“你看!”
    田田、姗姗和小丁阿姨,每人推着一个车轱辘跑来了。
    田田说:“司机叔叔,你的汽车怎么这么不结实呀!”
    司机说:“我们故城区的汽车都这样。车辆制造公司的经理说,保证行驶两万五千秒。两万五千秒以后,轱辘就该掉了。我的车已经开了两万六千秒啦!”
    司机说完,就给汽车装轱辘去了。
    姗姗看着汽车上坐的胖子,忽然高兴地喊:“哎哟,这不是磨磨蹭科长嘛!”
    胖子说:“您别客气!其实我下了班就不是科长了,我也不叫‘磨磨蹭’了。我下班以后的名字是‘一溜烟’。”
    田田说:“一溜烟先生,你说话变样儿了!怎么不拖长腔了呀?你应该说:‘您——别——客气!’”
    一溜烟说:“我下班以后,从来就不那么说话。要不,多耽误时间啊!”
    小丁阿姨说:“一溜烟先生,把你汽车上的瓶子给我们一个,行吗?”
    “那可不是‘瓶子’!”一溜烟说,“那是‘风浆’,又甜又凉,比汽水还好喝呢!前天给我哥哥一瓶,昨天给我二舅一瓶,他们都说好喝。你们要可不成!你们是我哥哥吗?是我二舅吗?”
    田田说:“可是我们给你找回来三个汽车轱辘。”
    一溜烟撇撇嘴说:“汽车轱辘算什么,又不是我们家的!我今天要不是有急事,整个汽车丢了我也不在乎,反正公家还会出钱买嘛!好吧,咱们也算熟人啦,就给你们一瓶吧,可是,你们得赠送我一点纪念品!”
    小丁阿姨问:“你要什么呢?”
    一溜烟说:“最好是给我90个沙发弹簧。我昨天下班,动手做了个大立柜,真漂亮,欢迎你们来参观!要是你们给我90个弹簧,我今天晚上就能做出三个沙发来!”
    小丁阿姨说:“我们可没有弹簧。”
    一溜烟说:“那送我两箱啤酒也可以。两箱冰激凌也成!”
    姗姗说:“冰激凌倒容易,可是我们现在没有。”
    一溜烟说:“那老母鸡呢?要是没老母鸡,鸡蛋也成!”
    大家摇摇头。
    一溜烟说:“看样子,你们什么纪念品也不能给我,那我也不给你们风浆!”
    小扇子真失望,她简直想哭了。
    司机已经把四个轮子都装上去了,这时候走过来说:“就给她们一瓶吧!”
    一溜烟说:“你懂什么!这风浆是公家的东西,能随便给人么?再说,这是给造人公司送去的,人家有重要的用处!少了一瓶,造人公司经理找我算帐,你负责任?你赶快给我开车吧!”
    司机去发动车,刚发动起来,又熄火了。卡车的机器坏了。
    司机累得满头大汁,怎么也修不好。
    “算啦,算啦!”一溜烟生气地说,“又得麻烦我!”
    一溜烟敏捷、轻巧地从车上跳下来,像一只大猫似的。他从车上扯下一条粗绳子,把绳子拴在卡车前头,又在绳子另一头系了个套子,套在司机身上。
    司机叹了一口气,弯下腰,拉着汽车走了。一溜烟跳上汽车,喊着:“快!快!”
    汽车渐渐地走远了。
    田田说:“这地方,真奇怪!”
    姗姗问小丁阿姨:“怎么办?”
    小丁阿姨说:“跟着他们走!一定要想办法弄到一瓶风浆!”
    小扇子又高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