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寻风队误入“造人公司”

 

 






    她们走了一会儿,看见面前一片绿树。透过绿油漆的漂亮铁栏杆,看得见里面一丛一丛的鲜花,有红的,有黄的,有白的。一个大喷水池。正喷着几柱清水。姗姗快话地喊:“公园!那里边准有卖冰激凌的!”
    走在前头的司机听见姗姗的声音,回过头来看,接着,生气地喊道:“你们老跟着汽车干什么!快走开!快走开!”
    一溜烟对司机叫:“你少废话,快拉吧!”
    司机拉着汽车,进了公园。他走了好远,还回过头来,拚命向她们摇手。可惜她们谁也没注意到。她们只顾看公园大门了。
    公园门上有几个大字:
    造就人才公司
    小丁阿姨站住说:“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公司……刚才司机喊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他好像是提醒我们,不要进去。是不是这里有什么危险?——可惜离得太远,我看不清他的眼睛。”
    田田说:“不进去,怎么拿到风浆呢?”
    小扇子不乐意让大家冒险,就说:“先别进去了,想点别的办法。”
    姗姗说:“管它呢,走!”
    她们一齐走进公园。
    花园里香味扑鼻,因为树多,也不那么热了,大家放下心来。汽车已经不见了。她们找不到大路,就走花丛中间的小路。绕来绕去,她们来到一个高墙大院前边,这里有个门,是公司的第二道门,门上挂着一个白牌子,上头写着:“造就人才公司预备部”。
    姗姗看了看说:“这个门好像我走过!”
    她又回头看看四周说:“奇怪,怎么这么熟!”
    田田说:“你们看,这儿有新轮胎的印儿,汽车一定从这儿进去了!”
    她们还没敲门,大门就自动打开了。
    她们走进去,见里边有好几条路,通向一栋栋灰色的房子。
    几个人正犹豫,就听见叮叮当当一阵清脆的小铃铛声。
    一个穿着金光闪闪的花连衣裙和银色半高跟小皮靴的老太婆,忽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好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小扇子害怕极了:“抽风老太婆!”
    姗姗用眼睛在地上找石头,没找到。田田小声问小丁阿姨:“跑吗?”
    小丁阿姨摇摇头说:“来不及啦!”
    想不到的是,老太婆好像根本就没有认出她们。她走上来,笑容满面地说:“欢迎你们!我是本公司的经理,你们好!我顶喜欢孩子啦!因为我喜欢孩子,我就想尽办法,把孩子们造就成世界上第一流的人才。大人也欢迎!因为我们的经验证明,大人也可以进一步深造,变成了不起的人才!”
    田田说:“讲鬼话,净骗人!你专门干坏事!”
    老太婆一下子变了脸色,用哆哆嗦嗦的声音说:“哟……!气人哪……!这个小丫头可真坏呀……你说!我干什么坏事啦……!”
    小丁阿姨举起手里的小扇子说:“你大概忘了你抽风的事了吧!”
    老太婆瞥一眼小扇子,想了想,忽然格格地笑起来:“啊哈,误会误会!你们完全弄错了!好吧,我现在特别忙,没有时间跟你们细谈,反正咱们还要见面的。你们先到班上去吧!”
    老太婆叮叮当当地走了。这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跳出六个头顶上长着一只犄角的家伙来。姗姗喊一声:“快!”拔腿就跑。一个家伙追上去,一拳把姗姗打翻,又扯着她的头发,从地上拉起来。小丁阿姨和田田抢上去救她,另外几个家伙一拥而上,把她们抓牢。
    每两个家伙架着一个,顺着三条不同的路,把小丁阿姨、姗姗和田田揪到三个不同的地方去了。
    “不要怕!”小丁阿姨挣扎着回过头来喊,“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怕!多动动脑子……”
    接着,她们谁也瞧不见谁了。
    小丁阿姨带着小扇子,被架进一栋房子。房子里有一条走廊。走廊一边是窗户,另一边是一间一间的屋子。
    两个长着犄角的家伙在一个门前停下来,门上横挂着一块白油漆木牌子,写着:
    预备部高年级8972班
    门口一个长着犄角的卫兵掏出钥匙,打开门上的大锁。两个家伙把小丁阿姨往里一推,随后把门关上,卫兵拿大锁锁上了。
    小丁阿姨转过身,攀着门上绿色的铁栏杆问那卫兵:“喂,你们把我们关起来,要干什么?”
    那个长着一只角的卫兵,张着嘴,直瞪瞪地看着小丁阿姨,一句话也不说。
    “问你哪,你们凭什么关人?”小丁阿姨大声喊。
    那个卫兵还是张着大嘴巴,直瞪瞪地看着小丁阿姨,像个傻子。
    小扇子小声提醒她说:“你看看他眼里的字!”
    小丁阿姨摇摇头说:“到了这儿,好像什么都不行了。那个老太婆眼睛里的字,我一个都不认识。这一个呢,他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字!”
    “别问他啦!”身后有个声音说,“那卫兵要么是聋子,要么是哑巴,弄不好,干脆是个傻瓜!”
    小丁阿姨扭头看,说话的是个高个子。
    “你是谁呀?”小丁阿姨问。
    “跟你一样,关进来的。我叫大李,是个售货员。”
    小丁阿姨高兴地说:“啊,真巧!我也是个售货员。他们呢?”
    “干什么的都有。我是刚进来的,唉,不知道我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啦!”
    “到这里头,都要变吗?”
    “谁知道呢!我不过是这么猜。我们那儿有个人,不知得了一种什么病,一夜的功夫,就变成另一个人。顾客要买一盒火柴,他从货架子上拿到柜台上,就用了半个钟头。说话也变了,慢慢悠悠,说一个字要一分钟,说一句话就得十分钟,谁受得了哇!他本来倒也是一个慢性子,可是工作满好。勤勤恳恳的。怎么一下就变成这么个怪样子?”
    “那和这地方有什么关系呢?”
    “你听我说呀:他变得磨磨蹭蹭的头一天晚上,有人见他到这个公司的花园里来散步。大伙就说准跟这儿有点关系。我们那儿还有个女售货员,性子有点急,爱打孩子,可是对顾客特别热情,工作起来真有劲儿。她休星期二,有一回星期一晚上下班没回家,家里人急了,到处找,我也帮着找,找了一夜没找着。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她才回家。问她哪儿去了,她自己也说不出……”
    小丁阿姨说:“她自己会不知道?”
    大李说:“要不怎么说事情怪呢!到星期三上班,好家伙,谁都不认得她了!一个顾客买酒,她给人家一个半瓶的,人家请她换换,她眼珠子一瞪说:‘都要整瓶的,半瓶的卖给谁?’顾客说:‘你怎么不讲理呀?’她说:‘好,说我不讲理,我就不讲理!’她‘嗖’一下子从柜台上跳过去,一阵乱抓,把那顾客抓得满脸流血。这一天,她一共打了八个来买东西的,有一个还让她用瓶子把脑袋开了瓢儿,还是我给送到医院去的呢!”
    小丁阿姨说:“怎么证明她得这怪病是跟这个‘造人公司’有关系呢?”
    大李说:“她一个人有时就喃喃自语,提到什么‘造人公司’。还有,听见谁说‘花园’两个字,她就咬谁!”
    小丁阿姨说:“那倒真像是跟这儿有点儿关系了!”
    大李说:“没错儿!要不,怎么无缘无故把咱们关在这儿?”
    小丁阿姨说:“我们倒是为了给这小扇子找风,得罪了这儿的经理。因为她也是扇子公司的经理。”
    大李说:“我可没得罪她!”
    他又问别人说:“你们谁得罪这儿的经理了?”
    大伙儿正听他们俩说话呢,见大李问他们,就一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小丁阿姨认真地想起来,她想弄清这个“造人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