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靠着司机叔叔的帮助,

田田最先知道了“造人公司”的秘密

 

 






    关田田的房间,门口也横挂着一个白色的木牌子,上面写着:
    预备部初年级3309班
    屋子里有一大群孩子,地板中间,是一张大桌子,上边摆满了打开瓶塞的酒、酒杯,一包一包的香烟、火柴,还有棍子、石头和别的乱七八糟的玩艺儿。
    那些孩子都跟田田大小差不多。有的站在那儿哭,有的无精打彩地坐在小凳子上,也有几个在地板上弹玻璃球儿、跳猴皮筋儿。
    田田不愿意哭,可是也没心思玩儿。她想知道小丁阿姨、小扇子、姗姗她们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门上的铁栏杆太高,她够不着。她就跑到窗户那儿,踮起脚尖、扒着铁条往外看。
    隔着一条马路也有一栋房子,窗户上也是绿色的铁条,窗户里头,好像也有孩子在往外张望。
    “那是跟我一样大的孩子,”田田心里想,“里头不会有小丁阿姨和姗姗……”
    田田想知道,关了这么多小朋友要干什么,就跑过去问一个坐在板凳上的男孩子:“同学,你知道关起咱们来,要干什么吗?”
    那个男孩子听她一问,忽然闭上眼睛、张开嘴巴,“哇……”一声哭起来。田田慌了,就哄他,哄了他好半天,那眼泪还滴滴答答往下掉。
    田田又跑回窗户那儿,扒着铁条往外看。
    一辆卡车从房子中间的马路上开过来,开着开着,前边一个车轱辘脱落了,一直朝田田的窗户边滚过来。
    汽车停住了,司机愁眉苦脸地走过来。走到窗根下,田田认出了他,高兴地喊了声:“司机叔叔!”
    司机吃了一惊。接着,就跟没看见田田似的,搬起掉下来的车轮子,走回卡车。
    田田看见,他把轮子丢在卡车旁边,钻进驾驶室,关上车门。田田看了好半天,也没见他出来。田田想,这个叔叔一定是困了,在里边睡起觉来。
    可是,车门又开了。司机叔叔坐在里边,向田田做手势。接着,他拿起一件东西,像是个小弹弓,向田田这边瞄着,打了一下。
    田田觉得自己的脑门儿给敲了一下,一个小纸球儿落在她脚下。
    她把小纸球儿捡起来,慢慢地展开,只见上边写着:
    小朋友:这地方很危险,你要特别注意!
    这个公司造就的“人才”,都是文盲、傻子、打手、流氓和各种各样的废物、坏蛋。你们见过的独角卫兵、打手,就都是这里的产品。故城区医药公司专门为这里制造了三十六种毒药,这些毒药有的是让人发疯搞破坏的,有的是让人变成文盲的。他们利用风浆散发很快的特点,把三十六种毒药掺进去给孩子和一些大人注射。可是这些毒药也不是不能防备的。要是你从来就没打过人,给你注射了变成打手的那种毒药,你也不会变成打手。要是你是个爱动脑筋、喜欢学习的孩子,给你注射了变成文盲的毒药,你也不会变成文盲。所以,造人公司专门设立了预备部,用来发现你们的弱点,好“对症下药”。你们的门外都有人偷听偷看,一发现你们的缺点,马上就拉出去,给你们注射适合这种缺点的毒药。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缺点,反正你呆在这屋子里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你也把这事告诉别的小朋友,可是千万要小声说。这张纸条请你保存好,我一会儿来取。我一直装成文盲和傻瓜。要是经理知道了不是这样,一定会杀死我。我现在还不能死,因为我的任务还没完成。
    “原来是这样!”田田看完了,心里想,“怪不得爸爸说故城区危险呢……”
    现在,田田明白为什么桌子上摆着那些酒、烟、石头、棍子什么的了。那个抽风老太婆有多么坏呀,她是等着小朋友们上当呢!不行,得赶快把司机叔叔告诉她的话告诉小朋友们!
    田田悄悄地告诉了三个小朋友,再让那三个小朋友每人再告诉三个小朋友。
    就这么三个三个地传下去,不一会儿,屋子里所有的小朋友都知道这个可怕的秘密了。
    田田从衣袋里摸出一个小铅笔头儿,在司机叔叔那张纸条上又写了几个字:
    司机叔叔:谢谢你,我们都知道了。希望你想办法找到姗姗和小丁阿姨。也把这封信给她们看看。
                                                           田田
    窗外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司机叔叔已经给汽车装好轱辘。田田赶紧把信揉成小团团儿,拿在手里。她看见司机叔叔又走下来,提着个小水桶,像是找水的样子。田田就把手里的小纸球儿用力一弹。
    司机叔叔捡起小纸球儿,钻进驾驶室,“砰”一声关上车门。
    汽车开走了。
    “司机叔叔会去找姗姗和小丁阿姨吗?他能找得到吗?”田田着急地想。
    “我怎么忘了让司机叔叔从汽车上拿一瓶风浆给小扇子?这样,小扇子就会有风啦!”田田又惋惜地想。
    看见屋子里那些小朋友都规规矩矩的,田田觉得放心了。她想:“大家都知道小心了,谁也不会给拉出去注射毒药了!”
    这回,田田可想错了。
    虽然这屋子里的孩子们都知道了司机叔叔告诉他们的那些话,可还是出了事!
    孩子们不敢玩儿了,怕万一吵起来,给揪出去打毒药针。他们全都挺文明地坐在小凳子上聊天儿。

    说着说着,说得高兴起来,一个梳小辫儿的女孩子说:“得了吧,才不对哪!我顶讨厌算术啦!1234567890,就这么几个破数儿,搬来搬去的,没劲透啦!语文我也不喜欢,我最怕作文,两节课就交,写得完么?干脆,我就写上三句两句的,凑合着交上得啦!”
    她刚说完,就听见铁锁响。门打开了,一个长着四只耳朵的家伙走进来,指指这个梳小辫儿的女孩儿说:“就是她!W-3型!”
    一个长着一只角的家伙,一把将这个女孩儿揪起来。
    另外一个家伙用白色的油漆在她脑门儿上写了个“W-3”。两个人把那女孩儿架走了。
    “这下子糟啦!”田田想,“她大概要变成一个文盲了……”
    一想到变成一个字都不认识的人,田田不由得打个冷战。
    孩子们更加小心了,可是不大工,又出了一件事!
    一个小朋友要上厕所,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个男孩儿的鼻子。那男孩儿大概给碰疼了,顺口就骂了一句:“你剥皮!”
    刚一说完,门上的铁锁又响了。四只耳朵的家伙走进来,高兴地指着说:“又一个!就是这小子!M-1型!”
    一个长着一只角的家伙,揪住那个骂人的男孩子的耳朵,把他揪到门口,在脑门儿上用蓝色的油漆写了个“M-1”。
    两个家伙把他架走了。
    他也要给拉去注射毒药!田田心里难受极了。
    “小丁阿姨和姗姗,现在怎么样了呢?”田田又着急地想,“信到她们手里了没有?她们会不会已经给架去打针了?”
    “唉,要是我不把姗姗拉来给小扇子找风就好了!姗姗姐姐她……”
    不知道为什么,田田特别不放心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