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老太婆不但没有伤害姗姗,

反而给了她优厚的待遇

 

 






    两个年轻人动了家伙儿,老太婆比先前还要开心。她在旁边又蹦又跳,像个“啦啦队”的队长,哇哇喊叫着给他们加油。
    工夫不大,两个年轻人都躺在血泊里了。只有那男孩子还坐在地板上,不停地叫着“你剥皮”。
    老太婆高兴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她走到那两个躺在地板上的小伙子那儿,弯下身去看。
    “啊,多么勇敢的小伙子!谁也不是胆小鬼,谁也不肯后退一步,就是这样勇敢地冲杀!冲杀!一直到躺下!只有我,才能造就出这样的人才!啊,多么勇敢的精神!啊,多么宝贵的人才!”
    老太婆激动地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巧巧,过来。”
    老太婆一喊,那个穿着白长衫的瘦猴子赶快跑过来,给老太婆鞠了一躬。
    “你派担架把他们抬到本部去休息吧!没关系,再过一个钟头,他们就跟原来一样结实了。那时候,他们比现在还要勇敢!”
    两副担架从姗姗身旁走过的时候,姗姗看了一眼,不由大吃一惊。两个小伙子不但都活着,而且每人头顶上都长出一只犄角来,就跟抓着她胳膊的两个家伙一模一样!
    老太婆又走到那个坐在地板上不住骂街的孩子那儿,弯下腰去看他。真怪,那一直骂不绝口的孩子一见老太婆,嘴马上停下来,直瞪瞪看着她,跟傻子一样。
    “啊!我的可爱的小鸟儿,你唱得多动听啊!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声!好,现在你也到本部去吧!”
    一个长着独角的家伙领着他走了。他又开始大骂起来,一直到他们走出门外老远,屋子里还听得见:“你剥皮,你剥皮……”
    屋子里的队排得更长了,多数是孩子,也有一些成年人。
    老太婆抽了一针绿色的药水,正要给一个孩子注射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高呼:“打倒抽风老太婆!”
    老太婆吃一惊,往队里看去。
    喊口号是姗姗。
    老太婆向姗姗走过去。那个叫巧巧的瘦猴子紧随着走过去。
    “她额头上怎么没字?”老太婆扭过头去问巧巧。
    “报告经理,没办法写。她太凶啦,已经打伤我们七个勇士!”
    “啊,了不起!”老太婆高兴起来,转向姗姗,“我们见过面。你是刚从扇子公司来吧?”
    “不错,”姗姗说,“我们就是找你来的!”
    “你们放开她。”老太婆对两个打手说。
    “她还没注射,她会打经理的。”巧巧在一旁提醒老太婆。
    “她不会打我。”老太婆笑了,“她怎么会打我?放开她!”
    两个打手小心地把手松开。
    老太婆把注射器交给巧巧,指指队伍说:“你替我干,我要跟她谈谈——你跟我来,姗姗!”
    姗姗觉得很奇怪。抽风老太婆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她不由自主地跟在抽风老太婆背后。
    老太婆把她领进白屏风后边的一个小房间。小房间里有桌子、椅子,都刷着白油漆。地上还有一个电镀的铁架子,上边架着一个很亮的镀镍的大手电筒——这手电筒真大,有水桶那么粗,有两个水桶接起来那么长。
    “坐下吧!”老太婆先坐下来,指指旁边一把椅子。
    姗姗坐下来。
    “我刚才在大门口就告诉过你,”老太婆说,“你弄错了。你说的‘抽风老太婆’是我十八妹。你应该管她叫‘扇子公司经理’。叫‘抽风老太婆’太难听啦!当然,我造就出来的人都是这脾气。不过,你对我的妹妹,总该尊敬一些的,对吧?”
    姗姗没回答,她什么都不明白。
    “我已经接到扇子公司的电报了。”老太婆接着说,“是你把他们经理部四千二百个科的玻璃都打碎了?哈哈!真是好样儿的!”
    姗姗明白一点儿了。她有几分得意。
    “可是,现在就不能乱打喽!现在,扇子公司归我十八妹了呀!你应该勇敢地去冲杀那些还没抢到咱们手里的公司!——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感到骄傲!你不愧是我们公司造就的人才!”
    “你们公司?”姗姗又糊涂了。
    “对呀!你就是我们造就人才公司的产品。而且,你是我花费心血、亲手培育出来的第一个人才!因为是我给你打的针。你呢,当然,把这些事情都忘掉了。”
    “给我打了针?”姗姗觉得自己的头“轰”地一响。
    “没错儿!是我亲自给你打的。我还记得,那是一针混合剂,是WMD型的,也就是白色、蓝色和灰色配在一起的一种药水。”
    “你瞎说!”姗姗叫起来,“根本就没这回事!”
    “这是真的。”老太婆说,“你来看!”
    姗姗像个木头人一样,随着老太婆站起来,在刚才看到的那个大手电筒前头坐下来。老太婆把手电筒对准姗姗的头,打开大手电筒的开关。
    姗姗看见自己的头在墙上一块白幕上投下一个灰色的影子。在那项影子中间,靠近头顶的地方,还有一个像墨汁一样黑的小圆影子,像个煤球儿。

    “瞧见了吧?”老太婆眉飞色舞地说。“那个乒乓球那么大的黑东西,就是给你注射过的WMD。那可是了不起的东西!那是一块黑金子,是一块黑宝石,那是才能的结晶!”
    老太婆看着白幕,用手转动一下姗姗的头,忽然“咦!”地叫一声。
    “这不对头!”老太婆咕哝说,“黑宝石的边缘为什么变模糊了?这不对!有人搞破坏,有人破坏我培养人才的工作!”
    老太婆坐下,皱着眉头想起来。
    姗姗心里乱极了。她一点也没听见老太婆在那儿嘟囔什么。她觉得有一种又酸又苦的水流进她心里,她真想大哭一场。她刚才给押着站在队里,还拚命盘算着怎么躲开那要命的毒药针呢,原来,她的脑袋早就被这该死的老太婆注射了毒药!脑子里那一块漆黑的东西多让人恶心,这就是田田说的那“脑结石”吧!原来自己脑子里也有这东西……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股怒火突然从姗姗心底升起。她看见桌上那把茶壶,想一把抓在手里,狠狠砸向老太婆脑袋。她刚要伸手,心里忽然响起小丁阿姨的话:“不管碰到什么都别怕,好好动动脑子。”
    是啊,老太婆有那么多打手在这儿,跟老太婆动了手,肯定打不赢,要是再把自己关起来,怎么去救小丁阿姨和田田?还有,既然老太婆有那么多毒药,也说不定还有解除这些毒药的药。不管怎么说,都得先跟这老太婆周旋一下。
    姗姗用全部剩下来的力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接触过什么可怕的东西没有?”老太婆忽然问姗姗。
    “哼,我接触过的最最最可怕的东西就是你!”姗姗忿忿地想。可是,她镇静地说:“什么可怕的东西呀?我好像什么也不怕。”
    “不对!”老太婆阴沉地说,“你肯定接触过让你害怕的东西。那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看见过,或者摸过一支小木棒儿之类的东西?”
    “小木棒儿!”姗姗的心猛地一跳。她想起了在田田家里,在看见亮子和强强时,田田放在她手里的东西。那根小棒棒儿真让她害怕,她刚一拿到手里,就赶紧把它扔掉了。她心想:“老太婆说的是魔杖!是魔杖!”
    姗姗心里有点慌乱,可她还是装作很认真地想了想,回答说:“我想不起来了。好像没见过什么小木棒儿。”
    “那可真奇怪……”老太婆又开始自己嘟囔,“影像周围模糊,就是说,外边开始有点融化了!我的药有效期应该是101年!”
    “你说什么?”姗姗问。
    “哦,没什么!”老太婆说,“你在我这儿工作,就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的东西了。以后你就会跟刚从我们这儿毕业一样!”
    “在你这儿工作?”
    “对啦!”老太婆笑着说,“我就是想找你谈这个。”
    “可是我还有两个朋友!”
    “啊,你说的是小丁和田田吧?她们会变得跟你一样,成为了不起的人才!对你的哥儿们,我会特别照顾的!”
    “我们还要给小扇子找风!”
    “你热了吧?”老太婆格格地笑起来,用两个手指头一搓,打出个很清脆的声音来。一个穿着白上衣的人马上走进来。
    “给我们两份冰激凌!”
    那人鞠个躬,轻轻走出去了。
    “你在我们公司服务,待遇是很优厚的。威士忌、白兰地随时供应,冰激凌随你吃多少,一律免费。为了工作方便,我还派一辆小汽车,专供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