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姗姗坐着专用小汽车去上班,

路上知道了72个妖精的事

 

 






    冰激凌端上来了。桌上散发着凉气和牛奶、鸡蛋的香气。玻璃盘子特别漂亮,小银匙子闪闪发光。可是姗姗一口也不想吃。想到脑袋里那一块黑东西,她觉得喉咙里像堵着什么东西。
    “知道我给你什么工作吗?”老太婆得意地说,“让你当我们本部的老师!”
    “我?当老师?”姗姗吓了一跳,“我怎么能当老师!”
    “你才是真正的老师呢!可别看不起自己,你是最聪明、最有学问的老师!我再也找不着像你这么合适的老师啦!你不光有学问,你还漂亮——长得漂亮,说话也漂亮,这最最最重要!我们从预备部送到本部的孩子,已经有了各种才能,是质量最高的。可是他们还缺一种本事。他们行动得很漂亮,可是说话不漂亮。光会说‘你剥皮’,这怎么行!所以你要教会他们说漂亮话,说得越漂亮越好!再有,他们那副长相,也够瞧的!这么一来,我把他们派到别处去,人家就不乐意要他们……”
    姗姗问:“‘人家’是谁呢?”
    老太婆说:“那些不听我话的经理呗!他们还霸占着不少公司,老是想造出来又多又好的东西,好坑害故城区的老百姓——人要是一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就要一天天变成坏蛋啦!你看,他们多坏呀!我把咱们公司的人派进去,就能让他们完蛋!可是派去了,他们不肯收留,怎么办?就得让咱们派去的人,都变得像你一样漂亮,那才成!”
    姗姗问:“怎么能让他们变得像我一样——嗯……漂亮呢?”
    老太婆说:“你天天跟他们在一块儿,他们就变漂亮了嘛。你没听说过‘近墨者黑,近美者漂亮’?”
    姗姗说:“这样,他们就肯收留了?”
    老太婆说:“没错儿!就比方说那把小扇子,要是她不漂亮,你肯要她?”
    姗姗想了想说:“我懂了!”
    老太婆高兴地说:“那好,我马上给你派车”!
    老太婆伏在桌上,写了张条子,从抽屉里取出一支箭来。她把纸条卷起来,捆在箭头上,又从墙上摘下一张弓,把箭从敞开的窗户射出去了。
    “这是什么呀!”姗姗好生奇怪。
    “电报哇!”老太婆洋洋得意地说,“没见过吧?这是超国际水平的发明!又快,保密性能又好,谁也收听不去!我十八妹刚才就给我发来了一封这样的电报,要不,我怎么知道你们大闹扇子公司呢。”
    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地答地答”声。老太婆拍拍姗姗的肩膀说:“好,你的小汽车来了,你去本部上班吧!好好干!干好了,我提升你当副经理!”
    姗姗走出门去,看见一辆挺漂亮的敞篷小汽车,可是她呆住了。
    小汽车前头,驾着一头黄牛。司机一手牵着缰绳,一手举着鞭子,一本正经地坐在方向盘前。
    “怎么,车坏了?”姗姗问司机。
    “没坏,”司机头也不回地说,“这是刚刚推广的新发明,没污染,超国际水平的。现在,故城区的老百姓坐的汽车,全改成这样子的了。上车吧!”
    姗姗犹犹豫豫地拉开车门,坐上小汽车。
    司机用手牵动缰绳,“啪”地甩一下鞭子,车顿了一下,平稳地开动了。
    司机看着正前方,背书似地说:“改用本车,有八大优点:第一、不会舒舒服服变成坏人;第二、打倒洋奴;第三、没有污染;第四、消灭噪音;第五、安全稳当;第六、坚固耐用;第七、操纵简便;第八、节省汽油。”
    姗姗听司机的声音有些耳熟,她说:“我好像见过你……啊!我给你拣过车轱辘!”
    “我给你送过信。”司机头也不回地说,“你给我拣回的轱辘,我安上去了;可我给你送的信,你看都不看。要是你看了,你也不会叫人家抓到课堂里去了。”
    “我看了,可是不知道上边写的是什么……”姗姗难为情地说。
    “哦,是这样?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可怜的孩子!”
    “他们早给我打过针了,”姗姗低下头去,“我脑袋里有一块漆黑的东西。”
    “那是脑结石。”司机说。
    姗姗在老太婆那儿强忍了好久。一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她用双手捂住脸,“咿咿”地哭起来。
    听见姗姗哭,司机好像有些发慌,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他只是使劲儿地抖着手里的缰绳。老牛慢慢腾腾地走着。
    哭了一会,姗姗抽抽答答地问:“司机叔叔,你知道田田和小丁阿姨,怎么样了?”
    司机高兴起来,他说:“你在这种时候,还想着别人,这就说明你的病还有好的希望!那些中了魔法的人,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别人了。你别难过。田田和小丁都好。她们关在两个地方,可是田田给小丁写了信,小丁也给田田回了信。我看她们都没有危险。田田学习好,认识那么多字,写得也好,她又懂礼貌,关心别人,那个老妖精拿这样的孩子没办法。”
    姗姗叫了一声:“老妖精?”
    司机说:“嘘——小声点儿!这个地方满是四只耳朵的家伙。他们两只耳朵朝前长着,还有两只耳朵朝后长着,四只耳朵还都会转动,听得可远呢!他们听见了,马上就去报告给那个老妖精。报告一次,老妖精就给他一份奶油冰激凌。有一个叫巧巧的坏家伙,还因为这个,当上了造人公司的副经理!”
    姗姗说:“我见过他。可他只有两只耳朵。”
    司机说:“还有两只,藏在白帽子里头呢!”
    姗姗问:“你刚才说,那老太婆是妖精?”
    司机说:“对啦,她就是个妖精!不光她是妖精,那个扇子公司的经理也是妖精,车辆制造公司的经理也是妖精……她们七十二个亲姐妹,这七十二个全是妖精。她们姐妹长得一模一样,还穿着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鞋子,简直你就分不出来谁是谁!她们不光长得一样,连脾气秉性都一样。她们最爱看见别人皱眉头,别人倒霉,别人伤心,她们一瞧见别人哭,就觉得心里舒服,简直比三伏天吃了冰激凌还舒服呢!反过来,她们一看见别人高兴,她们就要发疯了,她们气得要死……”
    “啊,我见过!”姗姗说,“因为一个人笑,扇子公司的老太婆气得要死,打了那人一个大耳光!”
    “那一定是她自己的人,”司机叔叔说,“要是别的人,她不把那人弄死才怪呢!”
    姗姗问:“她们怎么那么怕人家高兴呢?这七十二个老妖精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司机叔叔又朝四周看看,小声对姗姗说:“来,坐到前边来,我把她们的事讲给你听!”
    姗姗坐到司机叔叔旁边的座位上。司机叔叔悄悄地给她讲了七十二个老妖精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