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姗姗上了一堂很不成功的课,

回去的路上,又被骑兵抓起来

 

 






    听了司机叔叔讲的故事,姗姗生气极了。她大喊一声:“这些该死的老太婆!”
    司机叔叔说:“小声点儿!这儿离‘本部’很近了,有许多四只耳朵藏在墙后边……”
    姗姗恨恨地说:“哼,她还让我给她当教员,去骗那些被她打了毒药针的孩子!她这是妄想!”
    司机叔叔问:“那你想怎么办呢?”
    姗姗说:“到那儿,我就给孩子们讲老妖婆的历史,让孩子们别再受骗!”
    司机叔叔说:“这样,老太婆就不光是不会再重用你、给你小汽车坐,还会杀你的头。这你想过没有?”
    姗姗说:“我要想办法不让她知道,就是她知道了,我也不怕!”
    司机叔叔高兴地说:“这就对啦!”
    他又叮嘱姗姗说,妖怪老太婆非常狡猾,要特别小心,不要莽撞。
    小汽车终于开到了‘本部’的大门口。司机跳下车来说:“啊,果真是‘坚固耐用’,车轮子一个都没掉。可就是太慢了,400米的路,走了这么半天!”
    接着,他又低声对姗姗说:“你现在进去上课,我在外边给你看着四只耳朵。有人来,我就甩一下鞭子。你听见‘啪’一声响,就赶快停止,就讲点儿别的不相干的事,明白了?”
    姗姗点点头,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大门。
    和“预备部”一样,这个院子里也是一栋一栋的平房。不同的是,看不到看守,孩子们也不是锁在屋子里。
    姗姗走进一栋房子。走廊里满是吵吵嚷嚷的孩子。有一个男孩子看见姗姗往他们门前走,一溜烟钻进门里,把门关起来。姗姗见这间屋子很大,里边又满是孩子,就走到门前,推门进去。
    不推门还不要紧,这么一推,就听得“哗”一声响,满满一桶水,兜头浇下来。姗姗没有防备,从头到脚,淋得精湿。
    满屋子孩子都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有的笑得站不住,躺下来,满地打滚儿。这一下子,把姗姗的热心浇凉了一半儿。她站在水洼里,懊丧地想:“嗯,跟培养他们的人一样的脾气:别人倒霉了,他们就开心。”
    可是,她必须救这些孩子!她把头发上的水拧了两把,迈步走上讲台,看着孩子们。
    那些小坏蛋干完了冷水浇头的勾当,都忙自己的事去了,有的坐在地板上抽烟,有的把桌子翻了个四脚朝天,挺认真地把桌子腿一条一条拔下来。有几个围了一圈儿,专心专意地打起扑克牌。还有几个拿着弹弓和石头瞄准儿,打窗户框——因为玻璃都打光了,再找不到别的目标。
    姗姗喊:“同学们,静一静!”
    屋子里吵得像开了锅,姗姗连自己的喊声都听不见。
    她又使劲拍手,还是安静不下来。
    姗姗攥起拳头,猛地在讲台上擂了一下子。孩子们吃一惊,屋子里才一时安静下来。
    姗姗说:“现在上课。我先说:‘同学们好’,然后大家一齐说:‘老——师——好’。好,现在就试一下——同学们好!”
    没想到,那些小家伙们齐声叫:“你——剥——皮!”
    叫完了,他们又哈哈哈大笑起来。还有几个把手指头伸进嘴里,吹起震耳的口哨来。
    姗姗只好大声喊起来:“你们听着,我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这样下去,非常危险!”
    有一个女孩子抓起一块石头,尖声喊:“经理告诉我们,‘师道尊严’才危险哪!老师都是坏蛋!打倒师道尊严!打倒老师!”
    她一边尖声叫着,一边把石头扔过来。姗姗一躲,石头“当”一声敲在黑板上。别的孩子也尖叫起来:“给她挂上牌子!”
    “给她戴上高帽子!”
    “低头!低头认罪!”
    那些小家伙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向姗姗打弹弓,扔石头。一时间,石块、板凳腿、香烟屁股一齐朝姗姗飞过来。有一个啤酒瓶子砸在黑板上,碎了,玻璃片溅过来。姗姗觉得脖梗子火辣辣地疼。她招架不住,三步两步从教室里冲出去。
    姗姗一口气跑到大门外。司机叔叔迎上来,看看姗姗说:“唉呀,你脖子流血啦!”
    姗姗不说话,跳上小汽车说:“司机叔叔,快!快开车!”
    司机叔叔坐进汽车,一抖缰绳,喊声:“驾!”黄牛小汽车顿了一下,缓缓开动了。
    “这太不像话啦!”姗姗用小手帕擦着脖子上的血,气恼地说。
    可是,她的手突然停下来,说了一句:“奇怪!”
    司机叔叔回过头来问:“怎么啦?”
    姗姗呆呆地说:“别问,你让我想想!好像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像我看见过一次!对啦,想起来啦!这是我们自己干的!”
    司机抓抓自己的后脑勺儿,他弄不明白:“什么‘自己干的’呀?”
    “一点儿都不错!就跟我们那回干的一样!我们把玻璃打光了,老师要来上课,我们在门上挂了一个小水桶,里边满是水。老师一推门,水就倒出来,浇了老师满头满身!后来老师还要上课,后来我就领着大伙儿喊‘打倒’。哎呀,那就是我们!一丁点儿都不错!”
    司机叔叔明白一点儿了,他说:“嗯,就是说,你们念书的时候,也干过这样的事。”
    “不!”姗姗说,“今天这事就是我们干的!那个女孩儿就是我!”
    司机叔叔又糊涂了,他又使劲抓起后脑勺儿来。他想:这个姗姗给注射过毒药针,许是因为这个,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他就说:“好啦,不管它!咱们还是先逃走再说。不然他们追出来,把汽车砸了就糟了!”
    姗姗害怕地回头看看,还好,没有人追出来。姗姗放下心来,她说:“司机叔叔,你有什么办法把小丁阿姨和田田救出来吗?”
    司机叔叔没回答她,却眼望着前边喊了声:“他们要干什么!”
    “谁呀?”姗姗问。
    “那些骑兵!”司机往前一指。
    姗姗朝前看,见一群穿着盔甲,举着大刀、斧头的家伙,骑着牛,正向他们的小汽车包围上来。
    那些家伙冲到面前,纷纷从牛背上跳下来,他们不由分说,把司机和姗姗从小汽车上拖下去,用绳子捆起来。司机喊:“你们凭什么抓人?”

    一个家伙说:“凭经理的指示!”接着,他下命令说:“上牛!”
    这伙人爬上牛背,举着武器,牵着司机和姗姗,威风凛凛地往回走。
    “为什么抓我?为什么又抓起司机叔叔来?难道我们说话,让四只耳朵听去了?不,那时候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他们不会听去!那……到底是为什么?”
    姗姗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