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审问

 

 






    现在该讲讲田田了。
    田田给关进“3309”号房子里以后,看见原来的小朋友被一个一个地揪出去,又看见新的小朋友给一个一个地关进来。可是,谁也没来动动她。
    虽说这样,田田还是非常着急。她心里想:“司机叔叔怎么也不来了?是不是姗姗和小丁阿姨出事了?”
    她正想着,铁门“哗啦”一声响,一个穿着白长衫,长得像猴子一样的人站在门口。田田不认识他,可是你们已经认识他了,不错,他就是巧巧。
    巧巧站在门口喊:“田田!”
    田田觉得很奇怪: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我什么也没做呀,为什么要给我打针?
    “我就不答应,看他怎么样!”田田又想。
    “田田!”那个瘦猴子又叫了一声,接着,跳进来,指着田田的鼻子喊:“我就是叫你哪,你装什么傻?”
    两个身材高大、长着一只角的家伙,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田田抓出去了。
    田田又害怕又生气,她大叫:“你们抓我要干什么?”
    那猴子似的家伙说:“你犯了反对经理罪,我们要审问你!”
    什么反对经理罪?田田弄不清楚。可是没说要给她打针,田田心里轻松了一些。
    到了一个门口,巧巧把田田的双手倒背着捆起来,又从白长衫的衣袋里取出一张四四方方的橡皮膏,“啪”一声拍在田田的嘴巴上。田田的嘴巴给牢牢地粘住了。
    两个家伙把田田押进去。
    屋子里有一个很高的台子,上面高高坐着一个穿花连衣裙的老太婆。老太婆的两边,排列着身穿盔甲、手举着大刀、长枪的卫兵。
    这老太婆就是造人公司的经理,审问开始了。
    老太婆说:“你这个小丫头子,胆大包天,罪该万死,竟敢反对我!现在我要审问你!因为我们造就人才公司造就出大批有用人才,你们吓得要死、怕得要命,就钻进来搞破坏。你跟一个卖扇子的,还跟一个叫姗姗的勾结在一起,在我们这儿进行阴谋活动,对不对?要是我说得不对,你可以申辩,可以反驳。要是我说得对,你就答应‘嗯嗯’。好,现在你说吧!”
    田田一听,生气极了,明明是老太婆干坏事,她还诬赖别人!田田喊:“你瞎说!”
    可是,田田的嘴上贴着橡皮膏,她喊出来的却是:“嗯嗯嗯!”
    老太婆一听,高兴地说:“好极了,你都承认了!记录,你把她的话都记下来!”
    坐在台下进一个小桌子上的人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说:“报告经理——啊,不!报告审判官:审判官问的话和她回答的‘对对对’,都记下来了!”
    老太婆说:“好极了!现在我宣判:根据本公司法律第一条:凡是反对本公司经理、破坏本公司造就优秀人才工作的,一律砍头。田田触犯了第一条,田田应该砍头!现在把她关起来,明天早晨执行!”
    田田给押走,关进死囚牢了。
    老太婆洋洋得意地喊:“把姗姗带上来!”
    姗姗给带进来了,她也被反绑着双手。一直到这时候,姗姗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呢!
    老太婆说:“姗姗,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
    姗姗说:“我什么罪也没犯呀!”
    老太婆一瞪眼,把桌上一块大木块抓起来,狠狠在桌上拍一下,大叫说:“你该死!我培养你,提拔你,你还反对我!你这个人真坏!——你看看这是什么!”
    老太婆举起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抖了抖。
    “呀,是那张写着字的纸!”姗姗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就是司机叔叔从窗户里扔给她的那封信。姗姗赶快低头看自己的连衣裙小袋子,小袋子已经空了。
    “啊哈——!”老太婆高兴得怪叫一声,“别找啦,没有啦,我刚才给你照脑袋的时候,从你衣袋里掏出来啦!你们的阴谋诡计已经暴露啦!”
    老太婆高兴得抓耳挠腮,不知怎样才好。姗姗可气得全身发抖,她喊:“偷人家的东西!你是个小偷!”
    老太婆笑嘻嘻地说:“偷一张写字的纸算什么!上回我一口气偷了八本写满字的书,人家不但没说我是小偷,还夸奖我是‘七只手’呢!——比哪吒还多一只!”
    姗姗说:“真不要脸,偷了别人东西,还吹牛!”
    老太婆变了脸说:“现在是我审问你!你听着:那个开汽车的小子,已经承认了是他把这封信当面交给你的。田田那小丫头子也承认了。你赶快承认吧!”
    姗姗才不怕,承认就承认!把老太婆大骂一顿,也出出气。她正要开口的时候,忽然想:“不对!她怎么说司机叔叔‘当面’把信交给我?我连人也没看见嘛!再说,司机叔叔又怎么会告诉她他把信交给我?还有,田田也承认了?哼,这老妖精净爱扯谎,准是又在骗我!要是我承认了,司机叔叔不是也要遭殃?”
    这么一想,姗姗就说:“他当面交给我,你瞧见啦?”
    老太婆朝巧巧一努嘴。巧巧从白褂子兜里掏出一块橡皮膏,“啪!”一声,贴在姗姗嘴巴上。
    老太婆说:“要是那开车的小子没交给你信,你就说‘没有’;要是他交给你了,你就说‘嗯嗯’!”
    姗姗喊:“没有!”
    可是她喊出来的却是:“嗯嗯!”
    老太婆高兴地说:“好!姗姗也承认了!把她关起来,明天早晨跟田田一块儿杀头!”
    姗姗喊:“打倒妖精老太婆!”
    可是她喊出来的只是:“嗯嗯嗯嗯嗯嗯嗯!”姗姗被两个家伙狠狠地拉出去了。
    老太婆又喝一声:“把那个开车的坏小子给我押上来!”
    倒捆着双手的司机叔叔给架进来了。
    老太婆怒气冲冲地用木块拍一下桌子说:“你这小子坏透啦!吃着我的饭,干着反对我的勾当!你老实交待,你干了什么事?”
    司机叔叔盯着老太婆,没说话。
    老太婆扬扬那张纸说:“看见没有?这是你干坏事的证据!”
    司机叔叔心想:“呀!这个马马虎虎的姗姗,她把信给丢了!我也马虎了,我刚才应该问问她信的下落!”
    老太婆说:“姗姗交待说,这信是你亲手交给她的。她都承认了,你还不承认?”
    司机叔叔心里说:“鬼话!”他微笑了一下。
    “不许笑!”老太婆忽然按住胸口,叫起来。
    司机叔叔开心地大笑起来,哈哈哈的笑声震动了整个屋子!
    老妖婆双手抱着胸,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难受得要命,她“哇呀哇呀”叫着,拚命跺着两只小皮靴。
    巧巧赶忙跑上去,给司机嘴上贴了一大张四方的橡皮膏,可他还是笑。
    老太婆尖着嗓子叫:“快把他押下去!快!快!明天早晨砍头的时候,要砍他两次!因为他最坏!最最最最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