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亮子和强强来了

 

 






    田田给押进一间黑洞洞的小屋子里去。她的眼睛刚刚看得清楚一些,就见铁门哗啦一声打开,又跌跌撞撞进来一个粘着嘴巴,捆着两臂的人。
    被推进来的人是姗姗。
    “嗯嗯!”田田喊了一声,意思是:“姗姗!”
    “嗯嗯!”姗姗也喊了一声,意思是:“田田!”
    她们又高兴又难过,想互相拥抱,可是手都反捆着。她们想互相问候,可是嘴都粘着。她们只好紧紧地靠在一起,两个人一齐“嗯嗯嗯”地叫。
    工夫不大,铁门又开了,又一个人给推进来。她们俩都认识这个人——他是司机叔叔。
    想不到的是,过了一会儿,小丁阿姨也被推进来了。
    小丁阿姨和他们一样,也是倒捆着双手,嘴上贴着橡皮膏。
    姗姗呆住了,她的眼睛里滚出很大很亮的泪珠来。接着,她发出“嗯嗯”的哭声。因为她已经知道,田田要给杀头,现在她已经猜到,小丁阿姨和司机叔叔,也要跟自己一样给砍掉脑袋。姗姗一想到他们给杀死都是因为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她的心就“疼!疼!疼!疼!”地叫,她就哭了。
    “这都怪我!”姗姗流着眼泪对他们说。
    可怜的姗姗,她悔过的话,别人听起来只是“嗯嗯嗯嗯!”
    小丁阿姨、田田和司机叔叔见姗姗哭了,都上来安慰她,可是他们说出来的也只是“嗯嗯嗯嗯”,姗姗也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
    忽然,黑屋子里发出“咿——咿——”尖细的哭声。大家都一愣,因为他们谁也发不出这样的哭声。
    小丁阿姨对大家说:“嗯嗯嗯嗯嗯!”
    她的意思是说:“这是小扇子!”
    对啦,这是小扇子。她插在小丁阿姨上衣的大袋子里。小扇子一边哭,一边说:“这都是我不好……要不是为了给我找风,你们都不会到这儿来。明天早上,咿——他们就要……咿——就要杀死小丁阿姨……那个老太婆说的,咿——”
    大伙儿又一齐来劝小扇子。可是他们只是“嗯嗯”了一阵子,弄得小扇子哭得更伤心了——为了她,大家都变得连话也不会说!
    谁也不再“嗯嗯”了,反正别人也听不懂。他们都一声不吭地想心事。
    “实在是怪我,”小丁阿姨心想,“我比姗姗她们都大,应该先弄清这是什么地方,再想办法进来,不该领着她们瞎闯一气。”
    “怎么能怪小扇子呢,”田田也想,“是我不好。都是我把大家拖来的。要不是我去拉姗姗,她就不会来。爸爸要是领着,也不会这样,可是我不乐意让爸爸带着。”
    司机叔叔也在想,可是他并没想应该怪谁。他正在想用什么办法才能把大家救出去。
    “应该先把手上的绳子除掉,然后揭下嘴上的劳什子!”司机叔叔想,“解放了嘴可以商量一个办法出来;解放了手可以对付敌人……”
    门外不停地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那是走廊里看守的卫兵盔甲、武器互相碰撞的声音。听脚步声,门口至少有四、五个人。
    “那些头上长角的家伙可不好对付,”司机叔叔想,“解放了手以后,要想办法骗他们进来,抢一件武器,领大伙儿冲出去……”
    司机叔叔看看小丁,又看看姗姗和田田,朝她们挤挤眼睛,然后转过身来,背靠着墙,摇晃着身体,让水泥墙磨手上的绳子。
    “对呀!”大家一看,都明白了。她们也学着司机叔叔的样子,立刻在墙上磨起手上的绳子来。
    姗姗和田田两个也“嚓嚓”地磨得很快。可是绳子捆得很牢,不一会儿,她们的手磨破了,血流出来,涂在墙上。
    小扇子看见墙上的血,心里很难过,又流出眼泪来。
    司机叔叔第一个磨断了绳子,他跳过来,要给大家解开。这时候,小丁阿姨、姗姗和田田手上的绳子也都断了!
    他们都把自己嘴上该死的橡皮膏揭下来。
    姗姗非常高兴,她一边甩着粘在手指头上的橡皮膏,一边喊:“哎呀,真舒服,又能说话啦!”
    小丁阿姨赶快跳上来捂她的嘴,可是,已经迟了!铁栏杆外边一个看守往窗口里看一眼,大喊大叫:“哎呀,他们把绳子弄断啦!”
    叮叮当当一阵响,走廊里几个看守都跑向这边。
    黑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司机叔叔很快地说:“要是有人进来捆咱们,我就摔倒他,你们跟在我后边冲出去!”
    铁门“哗啦啦”一阵响,真的有两个打手拿着绳子跑进来。
    司机叔叔猛扑上去,“腾”地一拳,打在一个打手的脑袋上,那家伙倒下去。司机叔叔又飞起一脚踹在另一个打手的肚子上,那一个也倒下去了。
    小丁阿姨冲上去,抓起卫兵丢在地上的两根绳子,往那两个打手身上只一搭,那两个打手就跟两个粽子似的,牢牢地给捆住了。除了小扇子,谁都不明白小丁阿姨怎么会那么快。
    姗姗要往外冲,司机叔叔把她拽住。因为雪亮的大刀、锋利的长枪已经把门封住,冲不出去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片红光照亮了黑屋子。门口的大刀、长枪顿时不见了。
    接着,门口出现一个高个子年轻人,对他们说:“你们好!”
    田田认出了这个人,高兴地叫出来:“亮子哥哥!”
    姗姗也认出来了。不错,站在门口的这个人,就是在楼道里吓过她的那个亮子。现在,他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你们决出来吧,田田!”亮子说。
    司机叔叔觉得很奇怪。那些凶恶的、长着一只角的看守都跑到哪儿去啦?
    司机叔叔和田田、小丁阿姨、姗姗她们一齐走出去。他还握着大拳头,眼睛朝四面张望,准备着和那些穿着盔甲的凶恶家伙搏斗一番。
    可是走出来一看,那些家伙都规规矩矩地靠墙站成一排,武器乱七八糟地扔在地上。他们正向一个又矮又结实的小伙子鞠躬呢!那小伙子戴着一只白手套的手上,举着一根闪闪发光的小棒棒。照亮小黑屋子的红光,就是这根小棒棒发出来的。
    司机叔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根小棒棒竟有那么厉害!
    “强强哥哥!”田田喊那个又粗又壮的小伙子。
    大家都欢呼起来,他们真正自由了!
    小扇子向魔杖激动地喊:“你好,魔杖!”
    魔杖也向小扇子喊:“你好,小扇子!”
    司机叔叔小声问:“那是什么呀?”
    小扇子回答说:“魔杖呗!”
    “魔杖是什么呀?”
    “魔杖是治妖怪的!”姗姗替小扇子回答说。
    “这是我爸爸上课指黑板用的。”田田说。
    “啊——是这样!”司机叔叔恍然大悟,“这我就明白啦!”
    姗姗见那群长着独角的凶恶家伙那么怕魔杖,觉得十分开心。她也想治治那些欺负她的家伙们,就从强强手里抢过魔杖来。不想她刚一抓住魔杖,就觉得全身一震,她的心“别动!别动!”地大叫起来。她慌忙撒开手,魔杖“啪!”一声掉在地上。
    亮子手上也有一只田田爸爸的白手套。他脱下这只手套来,笑着递给姗姗,姗姗立刻戴上。
    那些独角卫兵一见魔杖落地,又都从地上抓起他们的武器,瞪圆了眼睛,准备猛扑上来。姗姗赶紧拣起魔杖,向他们举起来。那些家伙吓得赶紧丢下武器,规规矩矩地朝姗姗鞠躬。
    姗姗高高地举着魔杖,迈开脚步。大家簇拥着她,一齐走出这栋房子。半路上跑来拦截他们的那些卫兵和打手,一看见魔杖,统统停下来,乖乖地站在一旁,朝他们鞠躬。
    他们把所有的铁门都打开,把关在里边的小孩子、大孩子、叔叔、阿姨都放出来。那些人都高兴地跳着、叫着,跟在田田、姗姗、小丁阿姨、小扇子和司机叔叔的后边。队伍越来越壮大了。
    他们就这样,浩浩荡荡,一直涌出“造就人才公司”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