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72个老妖婆举行选举区长大会

 

 






    到了大街上,田田问:“亮子哥哥,你们怎么知道我们给关起来了?”

    亮子还没说话呢,强强就一晃大脑袋说:“老师说的。老师说,你们看,田田也不要我带着,就拉上姗姗跑了。她们肯定要上妖精老太婆的当!妖精老太婆有好多打手,头上长着角,跟你们俩一样,见了女孩子就欺负……”
    亮子红了脸,他偷看了姗姗一眼,低着头,小声说:“老师是这么说的么?……”
    强强一晃大脑袋说:“没错儿,老师就是这么说的!他还说,他们也像你们原来一样,一见这根小棍儿就害怕。你们带上它,准有用。可是有一样儿:那些靠着这根小棍不能改变的人,是不怕它的。他们都是些最凶恶的家伙,所以你们要准备和他们搏斗一番——你看,我们的老师什么都知道!”
    姗姗问亮子:“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亮子说:“我们先找到扇子公司……”
    强强抢着说:“我们在那儿没找着你们,有一个坏家伙拦住我们,我们就把他揍了一顿!”
    亮子说:“是他不听魔杖的话,先咬我们的!”
    强强说:“对啦,老师说不许随便打人,他咬我们,我们才揍他的。揍完了,他就不咬人了,哇哇哭,说你们已经走了,你们还用石头打了他的鼻子,打得又酸又疼。”
    姗姗说:“噢,你们说的是咬咬!是不是一个又像狗又像猫的家伙?”
    亮子和强强一齐回答:“对啦!”
    强强接着说:“找不到你们,我们就走了。出扇子公司大门的时候,看见一辆小汽车开过来,里边坐着一个穿花衣裳的老太婆……”
    姗姗纠正他说:“不是‘开’,是‘拉’,因为车是用牛牵着的。”
    司机叔叔摇摇头:“不!她们可不坐牛车。”
    亮子说:“这辆小汽车刚过去,后边又来了……”
    强强抢着说:“后边又来了一大串小汽车。你说怪不怪——每辆车里都坐着一个穿花衣裳的老太婆,她们长得一模一样!”
    姗姗说:“不怪不怪!她们是亲姐妹,一同生出来的,都是妖精!”
    小丁阿姨问:“她们都跑到扇子公司干什么去了呀?”
    司机叔叔说:“扇子公司围墙高、铁门厚,最安全。她们聚会总是在那儿。今天晚上她们有个特别重要的会,要选区长。这个造人公司的经理原来还说让我给她开车,去参加大会呢,一下子又要砍我的头了!”
    大家都笑起来。
    小丁阿姨问姗姗:“咱们怎么办?”
    田田说:“咱们给小扇子找风去!”
    亮子说:“对啦,老师说,跑出来以后,先给小扇子找到风,然后赶快回去。”
    小扇子快活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小声对田田说:“你爸爸真好!”
    姗姗拿着魔杖,还是觉得有点怕,她把魔杖递给田田。
    司机叔叔说:“这事情好办!有一回我搬箱子不小心,碰松了一个瓶塞子,里边的风浆就变成气冲出来一下子,墙上挂的那些扇子就动起来,他们吸进了风,马上像鸟儿一样从墙上飞起来。扇子公司经理大发脾气,让咬咬在我身上乱咬,咬得我衣服碎成一片一片的,浑身流血。那老妖婆还说便宜找了,说要是引起爆炸,我们就都要炸成粉末了——我们现在去扇子公司弄来一瓶风浆就成了。”
    小丁阿姨说:“咱们现在马上就去!”
    大家呐喊一声:“好!”
    他们跑到扇子公司大门口,天已经黑下来了。
    大门口的卫兵比昨天夜里多得多,密密麻麻地守住大门口。他们刚一走近,那些家伙就举起武器,对准他们。可是田田扬起魔杖,一阵红光闪出来,卫兵们马上立正站好,向田田他们鞠躬。
    他们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
    到了大院墙里,司机叔叔给他们引路,去那个大房子里取风浆。他们穿过一大片小汽车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我不同意!”
    几个人吃一惊,都停住脚步。
    “这是什么东西叫啊?”田田问。
    司机叔叔指着一道高墙说:“这小院子里头就是会议厅,那群老太婆大概正在里头开会呢!”
    “里头有造人公司经理吗?”姗姗问。
    司机叔叔说:“当然有她!”
    姗姗从地上找了一块鹅卵石,紧紧抓在手里,对大家说:“走,进去看看!”
    田田走在前边,用魔杖制服了十几个穿着盔甲的卫兵,姗姗他们一齐拥进了小院子。小丁阿姨起先想阻拦,见拦不住,也跟着进去了。
    会议厅里灯光明亮。大窗户都敞开着,里边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嘿,要是不进来看看,那太可惜啦!小丁阿姨一看这场面,一点儿也不后悔他们进来看了——
    屋子里,围绕着一张特大的长方形、铺着白台布的桌子,坐了一大群长得一模一样,穿着一样花连衣裙的老太婆!就连她们脚上的鞋,也都一律是银色的半高跟小皮靴,上面挂着小铃铛。你简直就没办法把她们这一个跟那一个分别出来。有两个完全这样的老太婆,那就够你惊奇的了,可是这儿坐着七十二个!
    这一大群老太婆,还正吵得一塌糊涂。
    “听我说!听我说!听我说!”一个老太婆敲着桌子尖声喊,“我造的扇子,把风抽得干干净净,谁买了谁倒霉!可夏天谁不想买把扇子呀?这么着,我就让全区的人都倒了霉。这个区长,当然应该让我当!”
    小扇子在窗外一听,别提有多生气了。
    “要说功劳,你有我的大?”另一个老太婆站起来,“我造的汽车,一开,车轱辘就掉!不光是开车的倒霉,坐车的也都倒霉!全区的人,谁不坐车?夏天坐车,冬天也得坐呀!我让他们一年四季都倒霉!你那扇子行么?哼!扇子!”
    “十三姐,你可瞎胡说啦l”又一个老太婆尖叫起来,“我们新发明推广公司,早把你那个汽车给废啦!我们推广的新式‘牛牌”汽车,让坐汽车的人每天多用四个钟头,这么着,一个人就等于少活十五年!车轱辘掉倒霉呀,还是少活十五年倒霉?论功劳当区长,也轮不着你呀!”
    “你放屁!”那个“ 十三姐”叫起来。
    “你才放屁!”
    “你们俩都放屁!”
    “……”
    尖叫声差点儿把会议厅的房顶给掀下来。
    姗姗看得高兴,想助助兴,举起鹅卵石就要往里扔。小丁阿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一个老太婆站起来,看着另外那些老太婆,一句话也不说。这么一来,那些乱吵乱嚷的老太婆们反倒安静下来了。
    “总有一天,我们自己也要倒霉。我们都要叫人家给打死。”这个老太婆慢慢吞吞地说,“因为我们光知道叫人家倒霉,忘了人家会反对我们。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又让他们倒大霉,永远倒霉下去,又让他们不反对我们。”
    “这个老妖精是谁?”姗姗小声问司机叔叔。
    司机叔叔摇摇头说:“我也分不出来。听听就知道了。”
    讲到这里,那老太婆忽然激动起来:“谁这样做了呢?我!我让他们从小就不念书、不认字,让他们都变成傻瓜、白痴!我让他们都像牛马一样给咱们干活,可就是不知道反对咱们。你们谁懂这个呀!”
    “我就懂!”坐在她对面一个老太婆跳起来,“我们擦皮膏制造公司造了那么多‘可口牌’橡皮膏,是为了吃的吗?不是!就是为了把全区的人嘴巴都粘起来!把他们嘴巴都粘上,他们就说不出反对我们的话来啦!”
    “粘起嘴巴来有个屁用!”那老太婆撇撇嘴说,“他们还有脑袋,可以想反对我们的事,他们还有眼睛,可以偷看反对我们的书,他们还有手,可以干反对我们的勾当。我让他们得脑结石,什么都不能想,这才叫厉害呢!他们不光自己要倒一辈子霉,他们还让别人倒霉!他们能用角顶人、能骂人、能杀人、能偷别人的东西、烧别人的房子,让所有的人都倒霉!他们什么坏事都干,就是不会反对咱们,他们还给咱们办事,保护咱们!你们的卫兵不是我派去的?替你们干事儿的人那个不是我培养的?”
    那一大群老太婆,让她说得目瞪口呆,会议厅里一时鸦雀无声。
    “啊哈!”这老太婆看看大伙儿叫她镇住了,非常得意,“我的功劳最最最大!这个区长,笃定是我当啦!”
    “不对!”忽然有一个老太婆,像挨了一刀似的尖叫起来,“你注射用的毒药,是我们医药公司给你制造出来的!”
    她这么一叫,别的老太婆也像是从梦中被唤醒一样,一齐尖叫起来:“你也用‘可口牌’橡皮膏!那是我们橡皮膏制造公司造的!”
    “你用的武器和盔甲都是我们兵器公司造的!”
    “你们整个造人公司的房子,都是我们建筑公司给盖起来的!”
    “……”
    老太婆们吵成了一锅粥,她们叫得响极了,窗户外头那几个人受不了,都赶紧把自己的耳朵捂起来。
    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个老妖婆怒气冲冲地脱下一只高跟鞋,朝另一个老太婆砸过去。
    这一下子,所有的老太婆都脱下自己的高跟鞋,乱扔起来。
    姗姗看着,手痒难忍。她抡起胳膊,把手里那块鹅卵石朝一个老太婆的脑袋掷过去。
    真巧,石头恰好砸在造人公司经理的脸上。
    那老妖婆“砰”一声躺在地板上,接着又像弹簧一样跳起来,一边抹脸上的血,一边哇哇叫着扑向另一个老太婆:“好哇——你动石头啦——!”
    她扑上去,一把就扯下那个老妖婆的头发。
    所有的老妖婆都扭成一团,又是抓,又是咬,又是扯头发。
    长方形的大桌子给掀翻了,茶杯和苹果、鸭梨满地滚。香蕉给踩得稀巴烂,香蕉皮生气了,就滑她们。这一个刚爬起来,那一个又摔倒了。
    强强和亮子看得高兴,也找石头。小丁阿姨拦住他们说:“别惹麻烦,咱们赶紧带着小扇子找风去吧!”
    司机叔叔说:“走,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