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求婚和讨债

 

 






    现在我要说干干的事了。干干有十八岁。干干的妈妈和爸爸都是种田的,这些田都是秃秃大王的。

    干干还有一个弟弟,叫作冬哥儿,正和许多小孩子在山上玩儿,大家说着秃秃大王多么可怕。

    “秃秃大王有许多许多妻子呢。”

    “秃秃大王要吃人的。”

    “秃秃大王的眼睛是红的。”

    “秃秃大王昨天在我们村子里捉去了三个小孩子。”

    “秃秃大王最爱吃小孩子。”

    说呀说的大家都怕起来。有几个最小的孩子“哇”地哭了。

    冬哥儿说道:“不要哭呀,不要哭呀!来说故事吧。小明,你说一个故事吧。”

    小明是一个女孩子,是由君的女儿。小明说:“我的故事都说完了。”

    那几个最小的孩子知道小明说不出故事,又哭了起来。

    有一只黄猫正在树上打秋千玩儿,黄猫说:“羞呀羞呀!连故事都不会说呀!”

    “欢迎老米说一个故事!”

    原来黄猫的名字叫作老米。老米就从树上跳下来,说了一个捉老鼠的故事:“今天早上有七只老鼠偷东西吃,我就跳过去,把七只老鼠都捉住了。”

    “后来呢?”

    “后来我就吃了。吃了之后就来玩儿,你们要我说故事,我就说道:今天早上有七只老鼠偷东西吃,我就跳过去,把七只老鼠都捉住了,后来我就吃了。吃了之后就来玩儿,你们要我说故事,我就说道:今天早上有七只老鼠偷东西吃,我就跳过去,把七只老鼠都捉住了,后来……”

    老米的话还没有说完,冬哥儿就抢着说道:“‘后来我吃了,吃了之后就来玩儿’……好了,好了,你还有没有完?”

    “没有完。”老米答。

    忽然,有谁喊了一下:“下雨了,下雨了,快回家呀!”

    真的是下雨了,大家就跑回家去。老米一面跑一面还对大家说道:“明天我再把这个故事说下去。”

    大家都顾不上理他,就跑回自己的家里去了。小明和冬哥儿是在一起跑的,因为小明的家和冬哥儿的家是住得很近的。

    冬哥儿回到家里之后,干干就问道:“你在什么地方呀?我找了你许多时候没有找着。”

    “我们听老米说故事哩!”

    “你今天的功课做了没有?”

    “没有。”

    “你赶快做功课,做好了,晚上我包两个粽子给你吃。”说着,妈妈和爸爸从田里回来了。

    爸爸说道:“雨真大呀!冬哥儿的功课做了没有?”

    干干说冬哥儿正做功课呢。妈妈把冬哥儿抱起来亲一个嘴,说道:“今天晚上一定包两个粽子给你吃。”

    妈妈和冬哥儿刚刚亲了一个嘴,忽然门开了。一个穿金衣裳的狼走了进来,这个狼还带了八个狼兵。爸爸大吃一惊。妈妈把冬哥儿放下,看着这个狼心里很害怕。干干站了起来。冬哥儿闭着嘴不敢说话。大家知道这个狼是秃秃宫里面的大臣,这个狼一定是来捉孩子给秃秃大王吃的。

    干干就小声对着冬哥儿的耳朵说:“冬哥儿快逃,冬哥儿快逃!”冬哥儿就逃了出去。

    那个狼问干干道:“你对这孩子说什么?你叫这孩子逃吗?”

    “不是呀,”干干说,“我是唱歌。”

    “唱什么歌?”

    干干着慌了,其实并不是一支歌。干干只得临时编一个歌来,说道:“冬瓜儿开刀,冬瓜儿开刀,石头一大包,烫了一个泡。”

    那个狼就大笑起来:“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原来狼是这么笑的。

    爸爸就问那个狼:“你来做什么?”

    “———”先生对爸爸鞠了一个躬,说是秃秃大王要请干干做妻子。“———”一面说一面偷眼看看干干。

    干干叫道:“我不愿意做秃秃大王的妻子!”

    “为什么不愿意呢?”“———”先生问,“秃秃大王一看见干干,秃秃大王就爱上干干了。秃秃大王特地派我‘———’来求婚的。秃秃大王送给干干二十颗金刚钻。”

    “我不要。我不愿意做秃秃大王的妻子。我不爱秃秃大王。”

    “秃秃大王是很有钱的。秃秃大工是个好人。秃秃大王长得非常美丽。干干为什么不爱秃秃大王呢?”

    但是说来说去,干干总不肯做秃秃大王的妻子。“———”就生气了,说道:“干干如果不肯做秃秃大正的妻子,我就要捉干干到秃秃宫去!”

    妈妈也发怒了:“你不能捉干干去!”

    爸爸说:“我们都是给秃秃大王种田的,我们都很苦,秃秃大王很享福,为什么秃秃大王还不称心,还要捉干干做妻子呢?干干既然不愿意,就算了,干干是有自由的。”

    “———”又笑了起来:“咕咕咕咕咕!你们有什么自由呀?你们配自由吗?咕咕咕!秃秃大王要干干做妻子,干干就得做妻子,这就是自由。走呀!”一面说,“———”一面就捉干干。

    干干非常着急,爸爸发怒了,妈妈大叫道:“真没有道理呀!”

    但是“———”一定要捉干干,妈妈、爸爸和干干就眼“———”打起架来。但是“———”有八个狼兵,这八个狼兵就帮着“———”用棍子打妈妈和爸爸。

    “———”道:“快把这三个人捉住!”

    那八个狼兵就捉住了妈妈。爸爸和干干来救,可是爸爸和干干也被八个狼兵捉住了。

    “———”就笑道:“好了,干干可以做秃秃大王的妻子了。干干的妈妈和爸爸可以杀了做人肉丸子。”

    这时候雨停了,太阳从云堆里走了出来。“———”带了八个狼兵把妈妈和爸爸和干干捆起来,向秃秃宫走去。

    “———”的金衣裳在打架的时候被爸爸撕破了一块,“———”对爸爸说:“你撕破了我的新衣,你撕破了我的新衣。我自己的妈妈已经被我吃掉了,如果我的妈妈还活着,妈妈一定要骂我。你真可恨!”一面走,一面说,一面就用鞭子打爸爸。爸爸被捆住了不能动,身上给打出血来。

    妈妈和干干就骂道:“你这个坏狼!你吃你自己的妈妈!”

    于是他们大家到秃秃宫里去了。冬哥儿的妈妈、爸爸、姐姐,都被“———”捉去了。冬哥儿呢?冬哥儿从后门逃了之后,就躲到邻居家去。邻居就是小明的家,也就是由君的家。

    冬哥儿刚进小明的家,忽然一个穿得很讲究的狐狸走了进来,还带着八个狐狸兵。这狐狸就是二七十四。二七十四对由君说道:“你上星期向秃秃大王借了一个铜子儿,说好今天还的,今天你把钱拿出来还我。”

    “还你一个铜子儿吗?”

    “不是的。你今天要还我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

    小明就插嘴道:“爸爸只向秃秃大王借了一个铜子儿呀,为什么要还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呢?”

    二七十四看了小明一眼,舐舐嘴唇答道:“这一百块钱是利息。借钱是要交利息的。”

    由君说:“我没有这许多钱,怎么办呢?”

    “我不管你有没有钱,”二七十四说,“你说今天还钱的,所以今天一定要还。”

    “我没有这许多钱呀。”

    二七十四就坐下来,很凶地说道:“一定要还!”

    但是由君是很穷的穷人,没有这许多钱,于是就哀求二七十四:“我今天先还你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其余九十块钱等几天再还吧。我真的没有钱呀。请你求求秃秃大王,我先还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

    二七十四忽然笑了一笑说道:“好的,我去对秃秃大王说,叫秃秃大王答允你等一下再还。我和你是好朋友呀。你要给我东西吃呀。”

    由君就快活起来,他拿出栗子、花生、粽子、豆子、米酒,给二七十四吃。由君把家里吃的东西都拿出来给二七十四吃了。由君还对二七十四说:“你真是好人呀,你真是好人呀。”

    二七十四拍拍由君的肩膀说:“你不要忧愁,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等一下再还好了。”

    说了之后,二七十四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完,拍拍肚子,说要回去。“再会,我要回去了。”二七十四说,“你把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给我吧。”

    由君诧异道:“你不是说,等一下再还你吗?”

    “是的呀,那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你可以等一下还秃秃大王。这十块钱零一个铜子,是你送给我的。”

    “我不能送你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

    二七十四发起怒来:“你如果不送,你欠秃秃大王的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就要马上还出来!”

    由君只得肯了,拿了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给二七十四。好了,二七十四走了。由君气得很,坐下来和小明、冬哥儿一起骂二七十四。可是由君刚刚说了两句话,二七十四跟八个狐狸兵又走进来了。

    为什么又来了呀?二七十四说道:“你欠了秃秃大王的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现在你要还了。”

    由君站起来对二七十四说:“我送了你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你已经答允我一百块钱零一个铜子儿等一下还呀。”

    二七十四忽然拿出一把刀来。小明和冬哥儿看见了,就逃了出去。二七十四对由君说:“是呀,是说等一下还呀。我在门外已经等了一下,所以现在你应当要还钱了。你如果不还,我就捉你去!快还钱!”

    “我没有钱。我只有十块钱零一个铜子儿,已经送给你了。我实在没有钱,我饭都吃不饱……”

    由君还没有说完,二七十四就大叫道:“把由君捉起来!”

    八个狐狸兵把由君捆得紧紧的,就把由君送到秃秃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