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秃秃大王审案子

 

 






    大狮究竟是什么人呀?大狮是一个狮子狗。大狮的头发很长,一直披到领子上。大狮是秃秃大王养的。秃秃宫里的墙壁上面那些花,都是大狮画的。大狮的画,不是给我们看的,是给秃秃大王看的,秃秃大王就把大狮养在家里了。

    但是大狮并不是秃秃大王的大臣,大狮非常希望做一个大臣,就想道:“我一定要立一个功。我一定要给秃秃大王做一件事,秃秃大王就可以更欢喜我,就会叫我做大臣了。”

    后来大狮知道秃秃大王想要捉小明和冬哥儿来,大狮就跑出去了。跑呀跑的就到了老米家的旁边。忽然听见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还有一个猫,在里面说话。哈,这就是小明和冬哥儿和老米。大狮知道老米要到秃秃宫去打听,大狮就先跑掉了。跑到秃秃宫,等老米来。老米到了秃秃宫,正要爬上墙去,大狮就把老米抓住了。

    大狮笑了起来。“汪汪汪汪汪!”——大狮是这样笑的。

    老米就吓了一大跳,说道:“你不是帮我们的吗?”

    “汪汪汪!帮你们吗?汪汪汪汪汪!我是秃秃大王养的。秃秃大王要捉你们,我大狮就来捉你了。”说完之后,大狮就抓着老米跑到秃秃大王面前。

    大狮对秃秃大王鞠了一个躬,说道:“老米是帮小明和冬哥儿的。我现在把老米捉来了。”

    秃秃大王正在那里吃人肉丸子,他把两个人肉丸子放在嘴里,答道:“哇咿呀,哇哇咿呀咿。哇哇,哦嗯哇咿啊哗啦哇?哇咿!”——因为有两个人肉丸子放在嘴里,所以说起话来就听不明白。

    大狮对着百巴扑唧的耳朵道:“秃秃大王说什么?”

    “秃秃大王说,要把老米关起来。”百巴扑唧说了之后,又用袖子揩鼻涕。

    “———”说:“百巴扑唧真脏呀,百吧扑唧用袖子揩鼻涕。”

    老米非常恨秃秃大王,也恨秃秃大王的大臣。老米就羞百巴扑唧道:“鼻涕拖了三尺长,用袖子揩鼻涕真正脏。晚上有月亮,早晨有太阳。秃秃秃秃秃大王,百巴扑唧不要脸!”

    百吧扑唧生气了,就打了老米一拳。

    秃秃大王说:“不许打!打了会打瘦的,我要吃胖的。快把老米关起来,养胖了给我吃!”

    于是有两个魔兵把老米带走了。

    二七十四对百巴扑唧说道:“如果你不用袖子揩鼻涕,老米是不会羞你的。”

    “我用袖子揩鼻涕揩惯了呀。”

    “———”忽然笑道:“我有一个好方法,有了这个方法之后,你就不会拿袖子揩鼻涕了。”

    “你告诉我吧。”百巴扑唧说。

    “你如果给我五个铜子儿,我就告诉你。”

    “我给你两个铜子儿吧。”

    “不行。”那位“———”先生说,“一定要五个。”

    “五个太多了。”

    “两个太少了。”

    “我给你三个铜子儿,你告诉我吧。”

    “一定要五个。”

    百巴扑唧发怒了,大声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打你!”

    “———”也叫道:“我也打你!”

    秃秃大王已经吃完了人肉丸子,就对他们说:“不许打架!你们的事,应当由我来判断。百巴扑唧说三个铜子儿,‘———’说五个铜子儿。我说,要百巴扑唧给‘———’四个铜子儿,‘———’就把那方法说出来。”

    百巴扑唧就给了“———”四个铜子儿,“———”就把那个方法说出来:“你在袖子上钉两个扣子,就不会用袖子揩鼻涕了。”

    百巴扑唧听了“———”的话,在袖子上钉了扣子。鼻涕又淌下来了,百巴扑唧用袖子揩鼻涕,扣子擦在脸上,疼了起来,后来就不敢用袖子揩鼻涕了。

    现在穿西装和操衣(操衣是对我国解放前学生穿的制服的称呼)的人,袖子上都有扣子,所以都不会用袖子揩鼻涕。

    秃秃大王对百巴扑唧说道:“好了,现在你不用袖子揩鼻涕了。用袖子揩鼻涕真脏呀。一个人总要爱干净,我是不用袖子揩鼻涕的。”

    秃秃大王站了起来,他身上的苍蝇就“嗡”一声飞了开去,过了一会儿又飞到秃秃大王身上来。

    秃秃大王走到一面镜子前,照着镜子。秃秃大王问:“我美丽吗?”

    “美丽极了!”大狮说,“你的眼睛是红的。你的头是光的,光得真好看。你只有三尺高,这是最美丽的,身子高的人真丑。你的脸上还有绿毛,世界上的人,只有脸上有绿毛的人最美丽。”

    “我的身上还有苍蝇哩,苍蝇是我的好朋友。”

    “苍蝇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所以苍蝇都爱你。”

    “你给我画一张像吧。”秃秃大王说。

    大狮对秃秃大王鞠了一个躬,说道:“我一定要给你画一张像,我是最爱画美丽的东西的。”

    秃秃大王仰起头来看大狮,问道:“你画过一些什么美丽的东西呢?”

    “我画过黑猪。我画过一只火腿。我画过臭虫。我画过棺材。我画过猪油年糕。我画过粪缸。”

    “好呀!”秃秃大王高兴极了。“你画我的时候,你要把美丽的黑猪和臭虫还有粪缸都画进去。哈哈!那么这张画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画了。我还要捉冬哥儿来。还要捉那个小姑娘来。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呀?”

    “那个小姑娘叫做小明。”

    “哦,小明。快把小明和冬哥儿捉来吧。”

    大狮就走出去了,后来就把冬哥儿骗来了。这件事情,上面已经说过,你们已经知道的。

    把冬哥儿关起来之后,天就晚了。太阳睡觉,天上是黑的,但秃秃宫里很亮很亮。可是秃秃宫里一盏灯也没有,看来看去,看不见一盏灯。秃秃宫里既然没有灯,为什么会那么亮呢?原来是秃秃大王的头皮放光。秃秃大王的头顶是光的,所以晚上不要点灯,就能够有亮。

    秃秃大王吃了晚饭之后,就叫他的那许多妻子来。他已经卖掉了一千个妻子,现在只有二千七百六十七个妻子了。

    秃秃大王看见那二干七百六十七个妻子,就问道:“你们是谁?”原来秃秃大王忘记了。

    “我们是你的妻子。”

    “哦,原来是我的妻子。你们爱我吗?”

    “爱你。”

    “好的,”秃秃大王说,“如果不爱我,我就要杀掉你们的。你们既然爱我,所以我明天要吃掉你们十个。‘———’呀,快杀十个妻子,给厨子炒了,明天给我吃。”于是就杀掉了十个妻子。

    秃秃大王问二七十四:“现在我还有多少妻子?”

    二七十四算了一下,答道:“你还有二千七百五十七个妻子。”

    这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两人跪在秃秃大王面前。那老头子说道:“今天我打猎,打了五只老虎。这个女人说,这五只老虎是她打的,她就来抢这五只老虎。”

    女人就抢着说:“这个老头子的话不对。这五只老虎是我打死的,但是这个老头子要来抢这五只老虎。”

    原来这个地方有许多事,要请秃秃大王来审判的。如果不请秃秃大王审判,秃秃大王就会要发怒,要吃人了。

    秃秃大王就对老头子说:“你再说。”

    “今天我打猎,打了五只老虎。这个女人说,这五只老虎是她打的,她就来抢这五只老虎。”

    “你再说。”秃秃大王又对那个女人说。

    女人就答道:“这个老头子的话不对,这五只老虎是我打死的。但是这个老头子要来抢这五只老虎。”

    秃秃大王打了一个呵欠,说道:“我要睡了。明天我再来审判。”秃秃大王说完就走出去了。

    百巴扑唧、二七十四、“———”和许多大臣和许多魔兵也都走出去了。这间房子里只有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等着秃秃大王审判。

    第二天,秃秃大王起来了,吃了早饭,吃了煮冰淇淋,就到花园里去散步。秃秃大王忘记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了。

    到了下午三点钟,秃秃大王走到那间房子里来,看见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才又想起审判的事。秃秃大王就说道:“好了,我要审判了。审判是要钱的,你们都要给我钱,我才审判。”

    但是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都没有钱。

    秃秃大王说:“你们都没有钱,那么就拿那五只老虎给我吧。”

    那五只死老虎是放在秃秃宫门口的。那些魔兵就把那五只死老虎抬进秃秃宫来了。那五只死老虎就算是秃秃大王的了。

    秃秃大王说:“好了,我要来审判了。”

    秃秃大王爬到椅子上坐着,审判道:“这个老头子是坏人。这个女人也是坏人。只有我是一个好人。坏人是要受罚的。好人是要喝人血的。‘———’呀,把这个老头子和这个女人的血拿来做酒!”

    “———”就拿一把刀子,在那个老头子手臂上戳一刀,又在那个女人的手臂上也戳一刀。血滚了下来,就拿一个酒瓶子接着那些血。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疼极了,叫了起来,叫呀叫的就昏了过去。

    秃秃大王问“———”道:“血有几瓶了?”

    “六瓶。”

    “拿来给我尝一尝。”

    秃秃大王把人血尝了一口,就说:“这些血,一点儿也不香。快放一百个臭虫进去!”

    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的血,一共装了十二瓶。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醒过来之后,就爬出秃秃宫。他们都没力气了,所以只好爬。

    爬出秃秃宫之后,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哭起来,说道:“我们不应该打架呀,我们不应该请秃秃大王来审判。”

    那个老头子和那个女人就抱起头来大哭了,一面哭,一面爬回家去。

    秃秃大王审判了之后,就非常快活,说道:“又有五只老虎。又有十二瓶人血酒。哈哈哈!嘿嘿嘿!呵呵呵!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