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两封信

 

 






    冬哥儿关在什么地方呢?冬哥儿关在地底下的一间房子里。这房子里没有床,也没有椅子。这房间里只有一张小桌子,小桌子里有三个抽屉。冬哥儿把抽屉抽出来看,有一个抽屉是空的,有一个抽屉里有一个小骷髅头,有一个抽屉望有两张纸,还有一个瓶子,瓶子上面贴了一张纸:

生发油

    这间房子的上面,就是秃秃大王吃饭的房间。秃秃大王和许多大臣说话,冬哥儿在下面都听得见。

    冬哥儿关起来了,要能逃出去有多好呀!爸爸和妈妈关在什么地方呢?不知道,干干姐姐关在什么地方呢?不知道。由君关在什么地方呢?不知道。老米关在什么地方呢?也不知道。

    冬哥儿看看四面,冬哥儿想道:“要想法逃出去才好呀。逃了出去之后,才能够救妈妈和爸爸和干干姐姐和由君还有老米呀。”
    但是怎样能够逃呢?门是锁起来的,墙壁是很厚很厚的。冬哥儿哭起来了:“妈妈呀,爸爸呀,干干姐姐呀,由君呀,老米呀……”

    哭呀哭的忽然门开开了,走进一个狼兵来,狼兵手里拿着一个大盘子,盘子上面有许多的菜,有一桶饭。

    狼兵说道:“冬哥儿,不要哭了,吃饭吧。”

    狼兵走过来把饭桶放到桌子上面,又把许多的菜放到桌子上面。那狼兵对着冬哥儿的耳朵说:“不要哭呀,哭有什么用呢?”

    “不要你管,不要你管!”

    但是那个狼兵还是要管,那个狼兵又用很小的声音说:“不要哭呀,要想法子逃呀。要救你的妈妈呀。”

    “不要你管!”冬哥儿大叫。“你是坏人,你不是好人。你是骗我,你像大狮一样。你这样大了还要骗人哩,羞呀,羞呀!”

    那个狼兵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是好人。我也恨秃秃大王。”

    冬哥儿揩了眼泪,看看那个狼兵,问道:“你叫作什么名字?”

    “我叫作代代。”

    “你是狼呀,你是秃秃大王的狼呀。你为什么恨秃秃大王呢?”

    代代的眼睛里忽然流出眼泪来。代代说:“我本来不是狼,我本来是一个人。我爸爸欠了秃秃大王三角钱,秃秃大王就吃了我的爸爸。秃秃大王又剥了我的皮,把狼皮套在我身上,叫我做他的狼兵。秃秃宫里有许多狼兵,都是人,同我一样的。”

    “你不骗我吗?”

    “我不骗你,”代代说,“秃秃大王要吃你们哩。你一定要想法子逃走,你想出了法子,我一定帮你的。”

    冬哥儿想起秃秃大王要吃妈妈爸爸和干干姐姐他们,又哭起来。

    代代说道:“不要哭呀。哭有什么用呢?”

    代代的话不错,哭有什么用呢?哭了之后,秃秃大王就放冬哥儿走吗?不会的。还是不要哭吧,还是来想个法子吧。

    冬哥儿说:“不要哭,不要哭。一二三四五,南瓜煮豆腐。大家打倒坏秃秃。”

    上面房子里秃秃大王叫道:“什么?‘大家打倒坏秃秃’,秃秃是谁呀?”

    二七十四答道:“秃秃就是你。你的名字叫作秃秃,你就是秃秃大王。”

    “我叫作秃秃吗?哦,我又忘记了。为什么大家打倒坏秃秃?我是好人呀。”

    上面房子里说话,冬哥儿在下面都听见的。冬哥儿说:“羞呀羞呀,秃秃大王还说自己是好人哩。”

    冬哥儿就吃起饭来,冬哥儿只吃了一碗饭,就不吃了。代代把空碗收了去。临走,代代说:“冬哥儿不许哭呀,哭的是坏孩子。你要想办法救你妈妈爸爸他们啊!”

    “我知道。”

    代代走了。这房里又只有冬哥儿一个人了。冬哥儿坐在地上,想道:“总要想出一个法子。”

    冬哥儿又站起来,走到了桌子旁边,靠着桌子想着。冬哥儿的手放在桌子上,忽然他的手摸到了一样东西,一看,原来是一双筷子。代代走的时候忘记带筷子走了。冬哥儿就把这双筷子放到抽屉里了。

    这时候门外面有一只狗,这就是大狮。冬哥儿怕了起来。“大狮要来杀死我了。”冬哥儿想了之后,就赶紧躲到桌子下面。

    那个狗在门外面问:“冬哥儿在这里吗?”

    冬哥儿很快地答道:“我不在这里,我不在这里。”

    “你不在这里吗?让我来看看。”大狮一面说,就一面开了门走进来。

    大狮一走进来,就看见冬哥儿了。大狮笑了起来:“汪汪汪汪汪!原来你在这里呀。我是你的好朋友呀,你不要怕我呀。”

    冬哥儿非常害怕,但是害怕是没有用的。大狮已经到了桌子跟前。大狮一定会杀冬哥儿。冬哥儿就骂道:“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坏狗!”骂呀骂的冬哥儿就冲过去,要打大狮。

    大狮是一个大狮子狗,冬哥儿是一个小孩子,冬哥儿怎么打得过大狮呢?大狮就一把抱住了冬哥儿。糟糕,大狮要打冬哥儿了吧?不。大狮不打冬哥儿,大狮只汪汪汪地笑着。

    “我是你的好朋友,你为什么打我呢?汪汪汪汪汪汪汪!”

    “你这个狗是骗子!”

    “不要骂人,不要骂人。我是来看看你的,我和你是好朋友。”

    “你会骗我的。”

    “我一定不骗你。”

    “我不相信你,你一定会骗我,会害我。”

    大狮摸摸长头发,说道:“我一定不骗你,不害你。我赌一个咒:假使我骗你,我就是狗。”

    冬哥儿看看大狮,冬哥儿知道大狮不是好人,但是冬哥儿想道:“我假装和他要好吧。”

    两个人就要好起来了。

    大狮说:“秃秃大王是世界上顶好的好人,冬哥儿你说是不是?”

    “是呀,秃秃大王是世界上顶好的好人。”

    大狮搔搔头皮,舐一舐嘴唇,笑嘻嘻地说道:“所以你要帮秃秃大王,你帮了秃秃大王,你就有好处。”

    “我一定帮秃秃大王。”冬哥儿说,“大狮,你带我去看看妈妈和爸爸和干干姐姐和由君和老米吧,我去劝他们高高兴兴让秃秃大王吃吧。”

    那个狮子狗笑了一笑,他知道冬哥儿是哄他的:“哦,这桩事可以等几天再做。现在我们要做别的事,我们要骗小明到秃秃宫来。”

    冬哥儿很快地说道:“让我去骗吧。”

    “不好不好。”大狮摇摇头,“现在让我去骗。如果我去捉小明,小明会逃走的,我一定要想一个法子。”

    大狮想了半天,叫道:“想出来了!小明和冬哥儿是好朋友,小明是相信冬哥儿的话的。冬哥儿你写一封信给小明,小明就肯来了。冬哥儿,你写一封信吧,我和你是好朋友。”

    “好的。”

    “我去拿笔墨和信纸来。”大狮说着就走了。

    冬哥儿非常着急,冬哥儿想:“怎么办呢?如果我不写信,大狮一定要害我的。如果我写了信,小明就会被大狮骗来关到这里了。”

    要赶快想办法,大狮就要来了。

    后来冬哥儿想道:“我写好之后,再写道:‘千万不要来呀’,这就好了。”

    大狮又跑进房里来,拿了笔墨和纸放在桌子上面,说道:“好朋友,你写吧。我来说,你来写。我不说的,你不许写。”

    冬哥儿只好拿起笔来,等大狮说话。大狮咳了一声,搔搔头皮,就说起来了。他说……但是大狮只张一张嘴,没有说。大狮画图画画得好,但是不大会写信。大狮又咳一声,又搔一搔头皮。大狮又咳一声,又搔一搔头皮。大狮咳了一百二十七声,搔了一百二十七下头皮,才想出了几句话,说道:“咳哼,咳哼,咳哼,大狮是好人,大狮帮小明。小明快跟大狮来,咳哼!咳哼!咳哼!”

    大狮说一句,冬哥儿写一句,就写好了。冬哥儿脸上流了许多汗,因为冬哥儿很着急,怕小明被大狮捉住。冬哥儿想要在信后面写一句“你千万不要来呀!”,但是大狮不许冬哥儿写这一句。怎么办呢?忽然冬哥儿想出一个法子来了。

    冬哥儿把写好的信给了大狮,说道:“写好了,你马上送给小明去吧!”

    大狮就笑嘻嘻地把信放在口袋里,又把桌子上的笔墨拿起来就走了。

    冬哥儿想的是一个什么法子呢?原来那封信的后面没有写冬哥儿的名字,大狮出去一看见没有名字,大狮一定要回来叫冬哥儿补写的。

    冬哥儿想要另外写封信叫小明不要来,他要趁大狮现在不在房里的时候写那封信。但是没有笔,也没有墨,怎么能够写信呢?真糟糕。不能写信,小明就一定要被大狮骗来了。

    冬哥儿急得哭起来。冬哥儿刚刚要哭,马上就想到了一个方法。冬哥儿赶紧拉开抽屉,拿出抽屉里的那瓶生发油和一双筷子来。冬哥儿把生发油涂到筷子头上。头上搽生发油是生头发的,筷子头上就长出许多头发来,成了一枝笔。冬哥儿又拿出抽屉里的纸,用这枝笔蘸着生发油,在纸上写起来。写着的地方,也长出头发了。所以写出来的那些字就看得清清楚楚。信是怎样写的呢?喏,是这样的:

    小明呀!大狮是坏狗。大狮要骗你到秃秃大王的宫里来。小明呀,千万不要来。啊咿哦!我很皮卷,所以打了呵欠。小明不许来,不要来。啊啾!现在我打了一个喷嚏。现在要快快写,因为大狮要来了,我要写得少一点。我在秃秃大王的房子下面。我要想法子。我要想法子逃出去。我要想法子救妈妈,救爸爸,救干干姐姐,救由君,救老米。救冬哥儿,冬哥儿就是我自己!啊啾!又打了一个喷嚏。

  亲爱的读者,请你给这封信打一个分数吧。这封信里不知道有错字没有,你要仔细看一看。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去问问语文老师。

    冬哥儿写了之后,顾不上看,大狮就回来了。冬哥儿马上把那枝生发油做的笔藏到抽屉里。

    大狮咳了一声,拿一枝笔给冬哥儿说:“冬哥儿,这上面你没有写名字呀,你不写名字,小明就不相信我了。请你写个名字吧。”

    “好的。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依你的话。”

    冬哥儿就在那封信上写了一个名字。写好之后,就偷偷拿出那封用生发油写的信来,在那封信的反面吐一口唾沫,轻轻地把那封信贴在大狮的背上。

    大狮一点儿也不知道,看见冬哥儿写了名字,就高兴地大笑起来:“汪汪汪汪汪!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我去送信去了,我去骗小明去了。”

    “好,你去吧,一定要把小明骗来呀,千万不要不骗来呀!”

    “一定骗来。我赌一个咒,如果我骗不来小明,我就是狗。”说着大狮就走了。

    大狮背上贴着那封信,一飘一飘的,那些字上面的毛发也在跟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