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家里的人

 

 






    大狮被小明关了起来,村子里的许多人都跑来看大狮。大家都骂大狮。

    “这大狮是坏蛋!”

    “大狮是帮秃秃大王来骗我们的。”

    “打死这大狮!”

    大狮哭道:“我是好人。我是帮你们的。”

    “扯谎!你是坏蛋,我们都知道。”

    大家都是恨秃秃大王的,因为秃秃大王抢大家的姐姐妹妹去做妻子。秃秃大王把大家家里的人捉去吃。但是大家也都怕秃秃大王。

    有一个老头子就哭起来了,说道:“秃秃大王的人真可恨。秃秃大王把我的儿子捉去了,现在我一点儿也不知道我的儿子在什么地方。”

    有一个男孩子也哭道:“秃秃大王吃了我的爸爸。”

    于是有许多人都说了起来:“我的妹妹被秃秃大王捉去做妻子,现在我的妹妹被秃秃大王卖掉了。”

    “我的哥哥被秃秃大王关起来了。”

    “我的弟弟被秃秃大王打死了。”

    这时候大家都哭起来。小明想到爸爸,想到老米,想到冬哥儿和冬哥儿的妈妈爸爸、干干姐姐。小明也哭了。

    房子里下雨了,原来不是雨,是……说到这里,十二个小迷迷也哭起来了。十二个小迷迷一面哭一面说道:“咪咪咪,哭脸的孩子妈妈不欢喜。”

    小明说:“大狮真是坏东西。”

    大狮咳嗽了:“咳哼咳哼,小明别生气。”

    大家叫道:“不理你!”

    这时候,忽然一个白胡子老公公向大狮跳了过去。一把抓住大狮:“我要打死你!你这死赖皮,真正岂有此理——岂!你你你……放狗屁。我的儿子被……被……被……被你欺……欺……欺,你你你……”

    白胡子老公公因为生气生得太厉害,所以话也说不清楚。白胡子老公公的大胡子都翘了起来。白胡子老公公左手抓住大狮,右手就打大狮。

    大狮叫道:“你打人!”

    “就是要打你!”

    “你真打我吗?”

    “真打你!”白胡子老公公说了之后,又打大狮一拳。

    “汪汪汪,你真打我吗?”

    “真的打你!”

    “你再打打看!”

    “再打你!”——又打了两拳。

    “汪汪汪,你再不敢打我了。你敢再打我吗?”

    “再打你,你怎么样?”

    “你一定不敢再打。如果你再打,我就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大狮拍拍胸口说:“我当然有办法。我不告诉你。哼哼!”

    白胡子老公公就又打了大狮两拳。

    大狮又叫了起来:“怎么,你真的再打我吗?你竟敢再打吗?你如果敢再打我,我就有办法了。”

    “打你!打你!打你!”白胡子老公公又打了三拳。

    “哎哟,汪汪汪,哎哟哎哟,真痛呀。哼,你真的再打我吗?你再打打看,你敢再打!”

    咚,咚,咚咚咚!又打了好几拳。白胡子老公公一面打一面问:“你有办法吗?我再打你!你有办法吗?”

    大狮答道:“哎哟,痛呀,痛呀。我有办法,我会哭。哎哟!哎哟!你敢再打!哎哟!但是我不告诉你这个办法。哎哟!你真的又打我吗?你真的……你真的……你真的……”

    白胡子老公公还是打,一拳一拳地打到大狮身上。大狮真的哭起来了,大狮的鼻涕也淌了下来,像两条绳子一样。

    白胡子老公公说道:“你哭吧,我不怕你哭。”

    大狮伸出舌头舐一舐鼻涕,问道:“你真的不怕我哭吗?”

    “我不怕。”

    “那怎么办呢?白胡子老公公,我求你,你怕一怕吧,我是你的好朋友呀。”

    “我不怕。”

    大狮就又哭起来。

    小明叫道:“不要吵,不要吵。我们大家要想个办法,大家去救关起来的人呀。”

    大家说:“怎样救呢?”

    白胡子老公公打大狮打得吃力了。白胡子老公公喘着气,揩揩脸上的汗,说道:“小明的话不错的。我们大家都要想个办法。我们人多,我们总打得过秃秃大王的。”

    “对的对的。”

    “我要去救我的女儿。”

    “我要去救我的儿子。”

    “我要去救我的妈妈爸爸。”

    “我反对秃秃大王打我们。”

    “我反对秃秃大王吃我们。”

    白胡子老公公说:“我们大家都反对秃秃大王。我们大家都要救我们家里的人,我们大家来商量一下吧。”

    “我们先打死大狮吧。”

    大狮又哭了起来。大狮跪在地下,哭道:“你们放了我吧。”

    “为什么要放你?”

    “我大狮是好人呀。我大狮很可怜呀。你们放了我吧。”

    “不放!”

    大狮对大家磕了一个头,一面哭一面说:“我家里还有很多的人。如果我不回去,我家里的人就没有照应了。我很可怜呀。”

    白胡子老公公问:“你家里有什么人?你怎样可怜?”

    “我是一个可怜的人呀,”大狮说,“你们可怜可怜我吧,我家里有一个娘,这个娘已经死了。这个娘有一个母亲,也已经死了。这个母亲有一个妈妈,也已经死了。这个妈妈有一个叔叔。这个叔叔有一个姐姐。这个姐姐有一个老师。这个老师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有一个哥哥。他们都已经死了。我真可怜呀,你们放我出来吧。”

    “现在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大狮揩揩眼泪,舐一舐鼻涕,就叹一口气说道:“我家里有很多的人,都要我照应呀。我是没有兄弟的。我只有一个爸爸,我的爸爸是一个聋子。我的爸爸只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有一个父亲。这个父亲只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有一个外祖母。这个外祖母只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有一个丈夫。这个丈夫是一个聋子。这个聋子有一个父亲。这个父亲也只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是一个聋子。这个聋子的丈母娘已经死掉了。这个聋子的父亲也已经死掉了。这个聋子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的母亲也死掉了。这个母亲的丈夫有一个爸爸。这个爸爸有一个孙子。这个孙子有一个父亲,这个父亲的耳朵是聋的。后来连这个聋耳朵的父亲也死掉了。呜呜呜,我真可怜呀!我家里有这么许多人要我照应呀。我真可怜!呜呜呜!”

    大狮家里有这么许多人哩。

    读者诸君,大狮家里一共有多少人呢?你们仔细算一算。如果算不出,就……忽然白胡子老公公打断我的话了。白胡子老公公问大狮道:“你的父亲是生什么病死的?”

    大狮说:“我的父亲母亲都是秃秃大王害死的,所以我也恨秃秃大王,所以我也是帮助你们的。”

    “你的父亲母亲怎样被秃秃大王害死的?”

    “哦,这是一个故事。”

    “你说吧。你说吧。”

    大狮咳嗽了几声,就说:“咳哼,咳哼。你们不打我,我就说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