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预备请客

 

 






    小明和白胡子老公公和十二个小迷迷和大狮和许多许多人都在那里走着。他们要走到秃秃宫去。这条路是很长的,恐怕要走五个钟头哩。

    读者诸君,我们不能够跟他们走五个钟头,我们先到秃秃宫去看看吧。

    秃秃宫里有一个人,这个人只有三尺高,头是光的。这个人正在那里吃蚯蚓蛋炒饭。这个人是我们认识的,原来就是秃秃大王。

    秃秃大王吃呀吃的,忽然翻了一下红眼睛,对百巴扑唧看看,嘴里说:“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百巴扑唧就拿一瓶红酒来给秃秃大王,这瓶酒是人血做的。秃秃大王喝了一杯人血酒,就问二七十四道:“现在还有几瓶酒?”

    “还有一万瓶。”

    “只有一万瓶了吗?”秃秃大王咂咂嘴说,“我一天要喝多少瓶?”

    二七十四算了一算:“你一天要喝五千瓶。”

    秃秃大王是不会算算术的。秃秃大王想道:“我还有一万瓶,我一天要喝五千瓶,这一万瓶能喝多少日子呢?”秃秃大王算来算去算不出,这一万瓶酒究竟能喝多少日子呢?或者能够喝二百六十三年,或者能够喝两秒钟,秃秃大王一点儿也算不出。

    如果秃秃大王和你同班读书,秃秃大王一定要留级的。

    后来秃秃大王说:“不要紧的。我不会算,二七十四会算的。二七十四,这一万瓶酒还可以喝多少时候?”

    二七十四拿石板算了一个钟头,答道:“还可以喝两天。”

    “只能喝两天吗?赶快再做几万瓶酒吧。”

    百巴扑唧想了一想说:“二七十四,现在还有许多人欠了秃秃大王的钱,我们可以要他们还钱。如果他们还不起钱,我们就把他们捉来做酒。”

    秃秃大王快活起来了,牙齿又短下去了,叫道:“呼呼呼,真享福,把欠钱的人数一数,好拿来做酒吃下肚,吃得肚子像面鼓。”

    百巴扑唧说:“吃得光头像烧豆腐。”

    秃秃大王不懂,问道:“谁是光头?”

    “秃秃大王是光头!”

    “谁是秃秃大王?”

    “你就是秃秃大王。”

    “呼呼!原来我就是秃秃大王。秃秃大王是很好很好的好人哩。”

    “你是……”百巴扑唧说到这里,鼻涕滴下来了。百巴扑唧不拿袖子揩鼻涕,只拿手巾揩,手巾是人皮做的。

    秃秃大王吃完了蚯蚓蛋炒饭以后,就站起来走出去散步。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和许多狼兵都跟在秃秃大王后面,走呀走的就走到了花园里。花园里的东西都是黑的。黑的花,黑的草,黑的地,亭子是人的骨头做的。亭子顶上放着一个骷髅头。亭子旁边有个池子,池子旁边有一块牌子竖着:

养蛆池

秃秃宫十景之一

    如果你走到养蛆池的旁边,你就会闻到一股很臭很臭的臭味。原来池子里放的并不是水,是什么东西呢?是……真臭呀,池子里的东西真臭呀。池子上面有几万个,几十万个,几百万个苍蝇飞来飞去。还有几万万条,十几万万条蛆爬上爬下。

    读者诸君,你们猜猜看,这池子里是什么东西。

    秃秃大王在这个池子旁边行深呼吸。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也在池子旁边行深呼吸。

    这时候池子上许多苍蝇都飞到秃秃大王头上来了,说道:“池子里的汤,不及秃秃大王头顶香,大家快来吃一场。”许多苍蝇就在秃秃大王的头上舐起来了,苍蝇是很爱秃秃大王的。

    秃秃大王行了几十下深呼吸之后,就说这池子旁边的空气真新鲜,于是秃秃大王又向前面走了过去。前面是一条很黑的巷子。秃秃大王一走到这巷子里,这巷子里就亮了起来,原来是秃秃大王的头顶放光。

    这巷子的两边有一间一间的房间,房间里关着许多女子,每一个房门口有一块牌子,写着号码:

秃秃大王的妻子

第一八九七号

    秃秃大王又忘记了。问“———”道:“这许多女子是谁?”

    “是你的妻子。”

    “呼呼呼,我有这许多妻子!妻子太多了没有用,我来吃掉几个吧。”

    说呀说的又走到了前面,前面有一间一间的牢房,牢房里关着许多人。秃秃大王叫道:“这里有这许多人,为什么不杀了给我吃呀?”说了之后,就把红眼睛翻起来看着“———”。

    “———”说:“这些人本来是瘦子,等养胖了再给你吃。”

    “现在胖了没有?‘———’呀,你去摸摸看,看长胖了没有。”

    牢房里有一个人说:“我们一点儿也没有胖。”

    这牢房里的人是谁呢?是由君。

    “———”就在由君手臂上摸了一下,对秃秃大王道:“由君已经养得很胖了。”

    “好呀,今天就吃由君吧。那个牢房里的人是谁?”

    “那是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也养胖了。”

    “今天也一起杀了吃。今天我要请国王来吃饭,要多煮一百个人。”

    这时候有一个狼兵,听见了秃秃大王的话,就很快地跑到冬哥儿的房里。这个狼兵叫作代代,这个狼兵和冬哥儿是很要好的。代代低声道:“冬哥儿,不好了,秃秃大王要吃你的妈妈爸爸和由君了。”

    冬哥儿跳了起来,一面揩眼泪,一面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一定要想个办法呀。代代,你放我出去吧,代代!”

    “这个……这个……”

    代代虽然和冬哥儿很要好,但是代代如果放了冬哥儿,秃秃大王就会要杀掉代代的。

    代代说:“我放出了你,你也不能救妈妈爸爸和由君呀。”

    冬哥儿就哭了起来,叫道:“代代,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冬哥儿,我心里是愿意放你的,但是我不敢放你。我怕秃秃大王杀我。冬哥儿,我真对你不起。”代代流下了眼泪。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如果冬哥儿知道小明和白胡子老公公和十二个小迷迷和许多人正在向秃秃宫走来,冬哥儿就不会着急了。但冬哥儿一点儿也不知道。

    小明呀,快点儿来吧。小明和那许多人走得很快。他们都拿着武器,武器很多,有肥皂,有棍子,有水桶,有绳子,有毛巾,有扫帚,有牙刷。

    他们遇见许多人,那许多人都问道:“你们到什么地方去?”

    “我们到秃秃宫去救人。”

    那许多人就说道:“我也去!”

    “我要去救我的女儿!”

    “我要去救我的儿子!”

    那许多人就跟着走了起来。他们在路上又遇见了许多人,那许多人都参加进来了。他们走得很快。走呀走的,就望得见秃秃宫了。

    秃秃宫在黑山顶上,远远地望去像一个大纸盒。他们爬上黑山。秃秃宫里的人一点儿也不知道有这许多人走上山来。

    秃秃大王舐舐嘴唇,想到今天晚上有许多人肉丸子吃,秃秃大王的牙齿就短了三寸。

    “———”和百巴扑唧叫狼兵把牢房里的人抓出来。由君和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都不肯出来。“———”就拿鞭子打他们,打得身上有一条一条红的,血流到了地下。

    秃秃大王叫道:“快拿一个瓶子来接着这些血。”

    有一个狼兵就拿一个酒瓶来接血。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和由君都昏过去了。被“———”打昏了。

    “———”对那些狼兵说:“把这几个人绑起来,杀掉,放到锅子里去煮。多放点儿酱油!”

    “肠子要不要洗?”有一个狼兵问。

    秃秃大王把红眼睛睁得很大很大,发怒道:“当然不要洗,洗了就不好吃了,你连这一个道理都不懂!该杀!杀掉你!‘———’,把这个狼兵也绑起来杀掉他!哇哇哇!”大家就把这个狼兵绑了起来。

    秃秃大王再向前面走,看见有一间牢房里,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秃秃大王问:“你是谁?”

    “我是干干。”

    “干干,你做我的妻子吧。我叫一二三。一、二、三!好了,你是我的妻子了。”

    干干大声说:“我不做你的妻子!”

    百巴扑唧告诉秃秃大王道:“那一天打猎,你遇见干干小姐,要干干小姐做妻子,干干小姐不肯,你就把干干小姐关起来了。干干小姐已经关了许多时候了。”

    这么一说,秃秃大王才记了起来,就说道:“原来我早就向你求过婚了呀。哇哇哇,我求了这许多时候你还是不肯,真可杀!我问你:你究竟肯不肯做我的妻子?”

    “我不肯。”秃秃大王大叫:“绑起来杀掉她!”干干小姐也被狼兵绑起来了。

    秃秃大王自言自语道:“今天要煮一百个人,要做十担人肉丸子,我今天要请客。”

    前面一个牢房里关着一个猫。那个猫看见秃秃大工来了就说:“我老米不怕你!”原来这位就是老米。老米一面说,一面就爬上柱子,蹲到一根梁上。

    “———”仰起头来看老米:“老米,下来呀!”

    老米说:“二月三月荷花开,秃秃大王真正坏,老米决计不下来,打死你这个坏东西!”

    秃秃大王仰着头看老米,但看不见,因为,秃秃大王太矮了。

    秃秃大王说:“秃秃大王是好人。老米快下来吧,下来之后就把你绑起来,绑起来之后就把你杀掉做猫肉丸子。”

    百巴扑唧就拿一架梯子来,要捉老米。老米跳到东,跳到西,百巴扑唧总是捉不到老米。百巴扑唧看见老米在前面,百巴扑唧就扑过去。但是老米已经跳开了。

    百巴扑唧的额头撞在梁上,起了一个大包,老米说:“你看好笑不好笑,捉来捉去捉不到,还把额头撞个包。百巴扑唧真不行!”

    百巴扑唧一面用手摸摸额头上的包,一面叫道:“再拿一架梯子来!”

    那些狼兵就拿一架梯子来。牢房的门开了,因为门开了才可以让梯子进来。门刚刚一开,老米就一跳,跳到了门外面了。

    “———”叫道:“不好了!老米逃走了!”

    “不好了!老米逃走了!”

    许多狼兵就去追老米。老米要去救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和由君和干干,但是没有办法,因为狼兵太多了。

    这时候冬哥儿的妈妈和爸爸和由君和干干都昏了过去,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身上有绳子绑着,秃秃大王的厨子就拿出一把刀子来。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老米真着急呀。老米跑了过去,就在那个厨子的脸上抓了一下。那厨子的脸上出了血,手里拿着的刀子掉在地下,叫一声“哎哟!”

    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和许多狼兵都要去抓老米。老米逃得很快。

    老米想道:“我跑出去叫人来救吧。”

    “———”是一个狼,狼是跑得很快的。“———”追着老米,就快要追到了,只有一尺远了。老米更用力跑。但是“———”跑得更快,就只有半尺远了。“———”把手一伸,就抓着了老米。

    啊呀,“———”抓着老米了,真不好呀,老米会被他们……

    但是老米把身子一扭,向前面一跳,就爬到了墙上。

    “———”是不会爬墙的,老米很快地说:“你是一只狼,你不会爬墙,夏天梅花香,叫人来打死你!”说了之后跳下墙去,老米就到秃秃宫外面了。

    老米在秃秃宫外面一看,看见许多的人都向秃秃宫走过来。老米看见小明,也看见白胡子老公公,也看见大狮,也看见十二个小迷迷,也看见许多许多的人。

    老米大叫道:“快呀,快呀,快来救人呀。”

    不快来就坏了,秃秃大王的厨子又拿起刀来了。厨子拿刀子在石头上磨两下,“锵锵”两声,就提着刀子走过来。

    这时候百巴扑唧忽然想起冬哥儿来了,百巴扑唧说:“还有冬哥儿!快把冬哥儿绑起来杀掉他!”许多狼兵就跑到冬哥儿房里去了。

    冬哥儿呢?冬哥儿想要去救妈妈爸爸干干姐姐和由君。叫代代放他走。代代不敢放他走。冬哥儿又发怒,又着急,又忧愁,眼泪流到了脸上。

    冬哥儿叫:“代代快放我走,快放我走!”

    “我不敢放你呀,我怕呀。我如果放了你,秃秃大王就会杀我,秃秃大王也会杀你呀。”

    冬哥儿急得没有办法,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代代推开,跑到了门外面。

    那许多要绑冬哥儿的狼兵,一走到冬哥儿的房里,看见一个人在地下哭。这个人是代代,可那些狼兵以为代代是冬哥儿,就把代代绑起来了。

    代代叫道:“我是代代,我是代代。我是秃秃大王的狼兵。”

    但是大家都没有听见,就把代代绑起来,送到杀人的地方去。

    秃秃大王说:“先杀冬哥儿!快拿瓶子来接血!”

    那个厨子就拿刀子对着代代了。代代乱叫,把喉咙也叫哑了。代代叫道:“我是代代,不要杀我!秃秃大王真坏!我是狼兵!”

    但是那个厨子把刀子刺在代代的肚子上,血流到了瓶子里。血愈流愈多,代代就死了。代代呀,代代是好人呀,真可怜呀!那个厨子杀了代代之后,就又把刀子“锵锵”磨了两下,要杀冬哥儿的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