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猫

 

 






巴尼的爸爸打开门,突然地把妈妈推出去,因此谁也没有看见那个又高又瘦,像根火柴棒的年轻人站在那里举起手敲门。年轻人大吃—惊,因为他不是敲在门上而是敲在妈妈头上。妈妈惊叫一声往后—跳。
年轻人的长发披肩,用一根宽缎带箍着不让头发落到脸上。他脖子上挂着奇形怪状的珠子,而裤子——巴尼的眼睛瞪大了——裤子上全印着红玫瑰花!
“是个嬉皮士,爸爸。”他悄悄说。
爸爸问那人:“你要什么?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我要什么,伙计?”那嬉皮士气愤地说。“我正想卖一只猫——而不是敲一个女人。你们两个总是这样走出房门的吗?”
“一只猫?”巴尼问道。“一只白猫?”
那嬉皮士把背后的背包甩到面前,打开它。从狭长背包的顶上探出一个白色的兔子那样的头,一只生气的白猫从整个背包里伸出来。这是罗茜塔!
罗茜塔不在那大蟒蛇的肚子里。罗茜塔在背包里。它要爬出来,但是那嬉皮士抓住它,把它抱在怀里。
“是罗茜塔,”巴尼说。“是我的猫!”
“你的猫!”嬉皮士说。“你没看到它是我的吗,伙计?”他的黑胡子气得翘起来。他还用鼻子磨蹭罗茜塔表示它是他的。“我到这里来卖掉它,就这么回事,”他从罗茜塔的白毛皮间对妈妈说。“为什么不给你的孩子把它买下来,好教他爱护一切动物呢?”他朝巴尼的方向点点他毛蓬蓬的头。“对他会有好处的——他太没规矩了。”
“那是很好。”爸爸不客气地说,“不过你已经看到,这孩子已经有了一只猫,从他向我描述的它的样子看,我要说你的猫就是他的猫。”
“这是你的猫吗?”爸爸当着嬉皮士的面问巴尼说。
巴尼点点头,他被嬉皮土的冷静吓坏了,说不出话来。他受了气,抬起头来看那又高又瘦的嬉皮士,因为罗茜塔正在嬉皮士大把的黑胡子上擦它的白毛皮。
罗茜塔甚至不看巴尼。它连一点认识他或者吃过他一半熏红肠的样子也没有。噢,它是一只作对的猫,总是做你最想不到的事。
“这么说,那孩子告诉过你这猫是他的,”嬉皮士慢条斯理地说。“不错,从某种意义说,它是任何人的猫,它对人是那么友好,但它是属于我的。和我一起住在底层——我在帮助大楼管理员工作。下面太脏了,因此它一直往上面跑。它很机灵——完全知道如何不停地流动,因为这大楼不许养猫。没有猫,没有狗,没有孩子!”他把他的尖胡子向巴尼点点。“那么他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怎么能在这里养着一个孩子?”
“噢,我们也使他一直不停地流动,”妈妈说了句笑话,但只有她和巴尼笑。“你瞧,他是我们的孩子,他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妈妈和气地告诉那嬉皮士。
“对,最好是不停地流动——这猫也一样,”嬉皮士老实地说。“房主是个……”他看着妈妈。“房主是个混蛋,”他说得太温和了。“你记住我的话好了。”
“不许有猫,不许有狗,不许有孩子?”爸爸忽然问道。“那么蛇怎样?”
“你说盘来盘去的蛇吗,伙计?”嬉皮士反问。接着他耸耸肩。“我不知道——我对蛇没兴趣。”
爸爸忽然向巴尼弯下身来。“你至少知道了,你的罗茜塔不在蛇的肚子里。”他撇着嘴温和地说。
巴尼点点头。
“但我觉得它还是好不了,”爸爸用一只手捂住嘴说。“这个人看上去皮包骨头,不知哪天会吃掉它的。”
妈妈准是怕那嬉皮士会听见,因为她赶紧问他:“你是说这公寓大楼不许有孩子?”
“绝对不许!我不知道你们将怎么摆脱掉这件事。”嬉皮士对她说。
“租房子时我们没有问,因此我们不知道。”妈妈说。
“最好别让房主逮住你们,他会叫你们把这孩子扔进垃圾箱。”嬉皮士警告说,第一次咧开嘴笑,并似乎觉得轻松些。他的笑口是白胡子中间的一道红色湿缝。“这猫也不许养,不过它一直流动,躲得很妙。”他对妈妈笑笑。“如果你买这猫,我可以给你把这孩子送到横街上的垃圾箱去。”黑胡子分开,他对巴尼笑。
巴尼吐出舌头,对他回笑。
“好,怎么样?”那嬉皮士朝走廊望,一副做买卖的样子。“你们肯出三块钱买这只花之猫吗?这只猫有三个雏菊圆斑在白毛背上,外加一条圈圈尾巴,这个价钱还贵吗?”
“什么叫花之猫?”巴尼问道。
嬉皮士把罗茜塔掉下来给他看。“看见这圈圈尾巴没有?它一定是传的浣熊的种。什么地方有一只浣熊准跟这有关系。但这还不重要——你看看从尾巴过来的三个圆斑——它们是雏菊,这使它成为一只花之猫。明白了吗?懂啦?在猫身上顶多只能有雏菊。你还想要什么呢——向日葵吗?”
“罗茜塔!”巴尼直接对着它的粉红色耳壳说。“当它属于我的时候我叫它罗茜塔。”他向那嬉皮士解释。罗茜塔没有回过脸,做得好像它从来没有和他—起吃过熏红肠似的。它紧紧抓住嬉皮士那双皮包骨头的长手,只是看上去难过和漠然。
“罗茜塔?”嬉皮士说。“不错,是个好名字,伙计——是总得叫个名字。我叫它茜莱丝。①”
“你是说茜莱丝特吧?”妈妈纠正他说。
“不,是茜莱丝!”嬉皮土坚持说。“我讨厌名字上有个字母t(特),我讨厌在t上面要划那么一横。”
“那么你觉得i怎么样,i上面要点一点?”爸爸逗着问他。
“这字母更糟了,伙计。谁写字会记得加它们的点呢?犯不着为这一点麻烦。有一次我本要到密西西比河(mississippi)旅行,后来作罢了——从这河上给朋友寄明信片要点那么多点。我决定只有—条河我要去。那就是欧洲的波河。我只知道它可能不流——到你们那—代可能把它填作阴沟了——但有一条河名流传下来。”他只顾着讲,同时设法使扭来扭去的罗茜塔不要从他的手里跳开,因此巴尼有机会抚摸它,并且轻轻地对它说:“罗茜塔。”他不断地轻轻叫它:“罗茜塔。”
最后罗茜塔有了反应,听着他叫,终于从嬉皮士的手里钻了出来,爬到巴尼的肩上。它把它的白脸颊擦巴尼的脸颊,给他唱纯粹充满快乐的柔情小曲。巴尼忍不住对嬉皮士笑。“看见了吗?看见了吗?”他说。“它是我的猫。”
“它是你的,如果你爸爸给我三块钱,”嬉皮士当即回答。“否则我还会告发你的爸爸和妈妈在这里养着一个孩子。我需要三块钱。”
 但为了表示这只是开个玩笑,那嬉皮士咧大了嘴露出所有的白牙齿笑,笔直看着爸爸的眼睛。
使巴尼和妈妈感到惊讶的是,爸爸真把手插进后面裤袋掏出他的皮夹子,站在那里数出三张一元钞票。他把它们递给嬉皮士,但同时把巴尼连同罗茜塔从门口拉回来。“给你——这三块钱给你,”他回头看看巴尼是已经回房了,而且依然抱着罗茜塔以后,对那嬉皮士说。
“谢谢,伙计,谢谢。”嬉皮士有点感动地说。他看着手里的三块钱,—个向后转,拼命向大门跑,空背包在他窄而弯的背上跳动和晃荡。
“你怎么啦?”等那嬉皮士走了以后妈妈问爸爸。“罗茜塔就跟不是巴尼的猫一样,也不是他的猫,这你知道。”
“当然,伙计,”爸爸学嬉皮士的口气说,哈哈大笑。“我当然知道,不过把它买下来可以使它更感到是我们的,我们那个瘦子也可以吃顿饱饭了。如果我们要回去办公,我就得摆脱掉他。”
爸爸已经把他的挂表从衣袋里掏出来,一面向走廊走一面看。“好了,”他对妈妈说,“如果我们叫不到出租汽车,我们就得跑着去好赶上时间。”他动手关门。“再见,巴尼,在家乖乖的,现在你有了一只三块钱的好猫了。再见,罗茜塔——这家伙也不坏。”
妈妈在门外笑,爸爸当着巴尼和罗茜塔的面坚决地关上了门。
巴尼在房间里站着咧开嘴笑,但这时候妈妈从外面叫起来:“噢,巴尼,闹得我把我的钱包也忘了。你的爸爸已经在走廊上走了—段路。把它递给我好吗?”
巴尼把罗茜塔扔到肩上跑去拿钱包。但是当他把门开一道缝将钱包递出去给妈妈的时候,罗茜塔从他们两人的手臂上跳过,跑到走廊上去了。
巴尼经过妈妈身边跳出去。“爸爸,爸爸!”他急叫道。“看,罗茜塔出来了!罗茜塔过来了,捉住它!”
爸爸在走廊那头转身要拦住罗茜塔,但是罗茜塔一低身从他的手底下溜了过去,继续向前跑。
正在这时候,一位太太刚进了电梯,把头从电梯门里伸出来想看看外面出了什么事。但是门慢慢合拢,夹住了她的肩膀。她挣扎了出来,但身体失去平衡,摔到了电梯外面,趴倒在走廊上。受惊的罗茜塔向她奔过去,正当电梯门呜呜关上时,它从她身上跳进了电梯。
时间太紧了,关上的门夹掉了罗茜塔尾巴尖尖上几根白色的毛。那簇毛轻轻地随风飘过走廊。那摔交的大太这时跪起来,着了迷似地盯住那簇飘荡的毛看。
在关着的电梯门里,罗茜塔正乘着电梯上那位太太原先按的那层楼。到了那里,电梯门会打开让罗茜塔出来,它爱上哪里去就可以上哪里去。
巴尼和他的爸爸妈妈同时想到了这一点,三个人从不同方向直奔那位惊呆了的太太。她还跪在那里盯住从罗茜塔的圈圈尾巴尖上夹下来的那簇毛。

----------------------------------

    ① Celess是Celeste(意为天蓝色)之讹,所以引起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