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养猫

 

 






爸爸先赶到摔倒的太太那里。他扶她站起来,就在扶她的时候也没有忘记问:“你要上几楼?”
“我要上……我要上五楼,”那位太太告诉爸爸说。她很怀疑。“你为什么要知道?当然是五楼——我和我的小猫咪住在五楼。”
“是一只尾巴有圈圈的白猫吗?”巴尼嚷着说。
那位太太看见巴尼的妈妈也跑着过来时,她的脸皱起来。“我住在五楼,”她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有白猫咪——这里不许养猫。”她向妈妈转过脸。“如果换上你,刚脸朝下跌倒在地,又看见一个大男人啪嗒啪嗒向你跑来,你难道不会说胡话吗?”
“我想我会的,”妈妈使她放心说。“不错,我会的!”她愤慨地说,在那位太太头顶上对爸爸做鬼脸笑笑。“但是你明白,我们跑得那么急是因为这大楼不许养猫,我们三个刚才正好看见一只白猫从你身上跳进了电梯.现在我们要知道你想上哪一层,因为猫正好代替你上了那里,它将在那里出电梯。”
“那么我不告诉你们,”那位太太咕噜说。她忽然急急忙忙顺着走廊走,把在空中飘着的那簇毛抓住。她看着它,摇摇头说:“不,它不是黄褐色的,是白的,因此它不是我的小猫咪。”接着她转脸对三个人说:“我再不说一个字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听到身后的呜呜声,都转过身去。电梯又回到了楼下。它的门叹着气打开,但什么也没有出来。他们拥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罗茜塔跑掉了。
那位太太按一个电梯按钮。“你们要一起上去吗?”她问道。
“如果你按的按钮是猫去了的一层,那么是的,”妈妈说。“当然去!”
接着他们一声不响地乘电梯上去,但是当电梯停下,门打开来时,他们却不是在那位太太说的五楼,——他们是停在七楼,最高的一层楼,屋顶下的一层,有住着蟒蛇的那套公寓房间的一层。
当他们站在那里朝走廊看着寻找罗茜塔的时候,那太太不见了,接着什么地方一扇门砰地关上。他们跑起来,但是绕过拐角却没看见白猫——也没看见那位太太。没法子猜出那位太太进了哪套房间。因此当爸爸妈妈等着的时候,巴尼飞快地环着四条走廊跑,但是哪里都看不见罗茜塔。
他们站在那里疑惑不解。“明明是七楼,那位太太为什么告诉我们说是五楼呢?”爸爸叽咕说。“好,我想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是从呆着巴尼那条蟒蛇的房间隔壁那扇门开始,一扇扇门问过去。但这一次不要开门!”
“碰到过那条蛇,你想我们还会开门吗?”妈妈气愤地说。“好,来吧,让我们开始。”
巴尼和她一样惊奇,爸爸竟会那么容易同意一扇门一扇门去找罗茜塔。爸爸自己也一定感到惊奇,因为他忽然掏出挂表。“就这样,”他说,“只找这一层楼!因为我们知道它准在这里什么地方。如果我们一人敲一扇门,很快就会找遍的,还来得及回办公室去。”
妈妈和巴尼不给他机会改变主意。他们一人向一扇门跑去,留下爸爸去敲最近的一扇门。他们听见他在身后敲门,但他急忙中敲那么响,门砰地打开,从门口冲出一样白色的东西,好像是弹弓射出来的,像支火箭那样在爸爸身上撞得那么重,他张开手臂抱着它,跌跌冲冲地倒退到他后面的墙上。
“爸爸,”巴尼尖叫道。“爸爸,那是只袋鼠!”
一个女人冲出房门。“谢天谢地,你捉住它了,”那女人气也喘不过来说。接着她看着爸爸和那动物。“噢,不要那样抱它——把它转过身来!如果它踢腿,会把你的肠子都踢出来的!”
“把我的肠子踢出来!”爸爸大叫。他把这动物用力推过走廊。那女人一把搂过它,但是它太重了,使她摇摇晃晃站不住。她退到她房门口的一张白凳上跌坐下来。袋鼠坐到她的膝盖上。
“不过,”她喘过气来以后说,“这不是十分高雅的事——把一只沙袋鼠扔给一位太太。”
爸爸红了脸,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抱歉.“哦,”他说,“我很……这么说它是——一只沙袋鼠。我对我所做的事感到抱歉,不过我不愿意当众被踢出肠子,因此才推它。”
“这是什么?”妈妈问道。“你在哪里弄到它的?”
“就在下面街上一家花色品种很多的宠物商店弄来的。在那里可以买到从世界各地来的动物。在这儿七楼几乎每人都有一样从那里买来的东西。瞧,我们要养稀有的野兽做宠物——那就不是猫也不是狗——因为这大楼严禁养猫和狗。在这里租房间的时候,租约上有大段文字说这件事情。”
“可它是什么?”妈妈又问。
“是只从澳洲来的白沙袋鼠。那儿有各种珍禽异兽——袋鼠、树袋熊、鸭嘴兽、回飞镖……”
“不要把回飞镖算进去!它不是动物。”巴尼告诉她。
“噢,孩子,我很高兴知道这一点,”她说。“我想他们说到投回飞镖就像我们说到扔一头公牛。公牛是动物……不过你们三个不是房主派到这里来的暗探吧,对吗?”她直截了当地问。“你们带着一个孩子,孩子和猫狗一样是不许住在这里的。就在租约上写着。不过租约上没提到沙袋鼠,所以就养了。总之,养宠物的人住在这儿七楼,因为房主顶高只到六楼。你们应该看看那些古怪宠物!”她哆嗦了一下。“有一个人甚至养蛇。他说蛇喜欢人抚摩,又说它身上滑溜溜的,但是干得像软木。”她又哆嗦了一下。
巴尼的心在沙袋鼠身上。“你的沙袋鼠能跳多远?”他问道。
“我打赌它能跳二十英尺。”
“我只知道它二十三跳就把四条走廊跳完。我数过!但是我不能跳到二十英尺——我只好跑。这就是我在这里放一张凳子的缘故。我捉到它以后要坐下来。”
“我能抱抱它吗?”巴尼求那女人说。“我能抚摩它吗?”
“为什么不,当然可以,”那女人说。“在这儿坐下,但是不要让它的后脚靠近你——如果你不想被踢出肠子的话。”她对爸爸笑笑说。
巴尼坐下。小沙袋鼠顶他的脸,用毛蓬蓬的白脑袋在巴尼的脸颊上擦,抬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你没有同时养着一只猫吧?”巴尼问道。“一只白猫,像兔子那样的猫?”
“没有。不许养猫,”那女人说。她朝妈妈看。“你说你住在这里——你有个孩子,怎么进来的?”
“这个……”妈妈开了个头,但是爸爸举起挂表阻止住她。
“过了今天,”他对那女人说,“我们就不住在这里了。过了今天,我们哪里也不住——我们没有工作了。”他把挂表放回衣袋里。“很高兴看到你和你那非常意外遇到的沙袋鼠,不过我们得赶紧走了。”
友好的女人叹了一口气。“人人都这样急急忙忙,没有人有空聊聊。真寂寞。我的沙袋鼠会说话就好了……”
爸爸已经匆匆出去,巴尼跟在后面。妈妈留下说句道歉的告别话。接着她也出来了。
巴尼到走廊拐角那儿最后一扇门。它正好是从电梯跌出来的那位太太的公寓房间。
“我猜到你会来。”她说。但是现在她不再慌张了,她很客气。
“你们找到你们的白猫了吗?没有?既然来了,你为什么不进来看看小猫咪?进来吧,给它搔搔它的肚子——它喜欢这样。这会使它咆哮。”
“咆哮?”巴尼问道。她一定疯了!他很高兴妈妈和爸爸正好绕过拐角过来。
“可以让妈妈和爸爸也看看它吗?”巴尼问道。
“噢,他们也来了?好,让小猫咪到门口来。小猫咪,小猫咪,小猫咪,”她叫道。“过来看看几位好人。”没有东西过来,但他们从那位太太身后看过去,在窗口一张桌子上趴着一只黄褐色的小狮子。
“我想,我想……”巴尼向后退,直到踩在他爸爸的脚趾上。“你叫它‘小猫咪’。”他责备说。
“大楼里不许养猫,”那位太太回答说,“但是我太想有只猫了,因此我把我的狮子叫做‘小猫咪’。小猫咪,小猫咪,”那位太太又叫,但是小狮子不过来。“恐怕你们得走到它那儿去了。小猫咪有点怕难为情,可是只要你一搔它那圆滚滚的小肚子,它会永远记住你。”
三个人向桌子走去。小狮子听见他们的声音,打着大哈欠翻了个身,举起它的四只爪子把肚子准备好。
老太太顶顶巴尼。“去吧,不要害怕。它喜欢小朋友。”
“喜欢吃小朋友?”巴尼有点不好意思地咧开嘴笑笑,伸出一只手,但只让手指尖碰到狮子。小狮子张大了嘴又大大打了一个哈欠,巴尼看去这嘴大得像个满是白牙齿的海洋。狮崽子等累了,用它的头擦桌子的角,既然没有人搔它,就自己给自己搔。
“这可怜的东西喜欢看到新人,”老太太说。“它从不离开这个房间。”
“从不离开?”巴尼问道。“从来不到外面去?”
“它看到的一切就是从这窗口所看到的。”老太太告诉他。
这时候巴尼太为狮子感到难过了,于是不再怕它。他开始擦小狮子的肚子,小狮子四脚朝天躺着,头亲热地转向正在搔它的这个男孩。它血红的傻舌头高兴得吐出来,像个婴儿那样哼哼哈哈。最后它太快活了,把头抬起来发出婴儿的哇哇咆哮声。
那真是太美好太了不起了,连妈妈也要来搔小狮子,小狮子向她发出神魂颠倒的那种呻吟声。妈妈和巴尼一人在它一边,接着爸爸也从他们中间挤进来。“现在轮到我了,”他说,“你们两个让开点。现在轮到我了。多咱才有个机会和一只狮子玩玩啊?”
巴尼给挤了出来没事做,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爸爸逗小狮子。他忍不住了。他要抱狮子,他要抱抱这只举起爪子的小狮子。他从爸爸身边钻进去,把狮子从桌子上抱起来。倒转身子的狮子伸长了脖子,让头靠在巴尼的肩上,这时妈妈和爸爸继续在抚摩小狮子,小狮子把它湿漉漉的红舌头舔巴尼的整张脸,往上舔他的头发。妈妈和爸爸搔小狮子的痒痒,直到它再也忍受不住。它扑在巴尼的肩上要摆脱掉。接着它像罗茜塔一样用脸颊,用毛蓬篷、弄得人痒痒的下颚擦巴尼的脸,在巴尼的耳朵边格格笑。
巴尼回过来对它格格笑,但他再也忍不住——真是太有劲了。“噢,妈妈,噢,爸爸!我有一只像它那样的狮子就好了!”他知道他们不可能给他一只狮子。但是话还是脱口而出——大有劲了,他兴奋快活得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一阵难过,他把狮子塞到爸爸的怀里,跑掉了。他一直跑到楼梯那儿上屋顶,那上面无比宽阔,天空在头顶上。
巴尼站在那里哭起来。只有一个人,他不害羞地大哭。爱,快乐,没有希望地渴望有一只小狮子——这一切全混合在一起。他不可能得到狮子,这他知道。
正在这时候他爸爸来了,他的头从楼梯伸出活板门,他的声音安详地说:“巴尼,这件事你甚至连想也不能想。”
“是的,我知道。”巴尼抽抽搭搭地说,又哭起来。
爸爸没有因为他感到羞耻。“这是你所能做的一切——哭出来吧。我也会哭的,那狮子太可爱了。不过它的女主人爱它,它是她的一切。你有我们,等我们找到罗茜塔,你还有你的罗茜塔。来吧,孩子,让我们下去找妈妈。她正在照顾一位生病的老太太。”
他把手帕递给巴尼。“来吧,好好擤一下鼻子,你会觉得好过些的。”
巴尼擦干眼泪。“爸爸,”他说,“在你下去之前,请看看那边——那是我们的河。”
接着他很快地跑下楼梯,让爸爸一个人呆着。他在楼梯底下等着,但是爸爸在上面不下来。他一定想独自呆一会儿。
走廊那头传来模糊的人声。他去找他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