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稀奇的晚饭

 

 






    吃晚饭了。
    小方桌上放着四盆菜。因为我是客人,他们公推我坐在“上首”——朝南的座位。我的左边,坐着小虎子;我的右边,坐着小燕;我的对面是“下首”,坐着铁蛋。铁蛋是机器人,向来只需要充电,不吃东西。这时,他凑热闹,坐在“下首”当陪客。
    我们四个人“入席”之后,小虎子和小燕脸色挺紧张的。因为刚才他们俩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每个人各烧两个菜,要赛一赛烹调手艺,请我当“裁判”。为了使我的“裁判”做到“公正”,他们俩说好要对我“保密”,不让我知道哪个菜是谁烧的。
    小燕告诉我,平常,她和小虎子总是抢着烧饭烧菜,轮流当“厨房主任”。尽管现在铁蛋是“高级机器人”了,也会烧饭、烧菜,不过,爸爸妈妈说,小孩子应该从小学会劳动,不能让机器人“包办”一切。所以,她跟小虎子都学会了“厨房主任”的手艺。今天,他俩都想“露一手”哩!
    我举起了筷子。我发觉,小虎子和小燕的目光,都注视着我的筷子呢。
    我把筷子先伸向跟前的一盘油炸大排骨。
    我吃了一块,味道挺鲜的。我问道:“这大排骨怎么没有骨头?”
    “这不是大排骨。”小虎子对我说,“这是‘猪肉土豆’。”
    “什么‘猪肉土豆’?”
    “这是科学家们培养的新品种。他们把猪细胞中的‘基因’,搬进土豆的细胞中去,种出来的土豆,含有许多猪蛋白质,成了‘猪肉土豆’。”
    “哦,原来是‘猪肉土豆’,素中有荤,荤里有素,太好了。”我说着,拉长了声音,“不过——炸得太老了一点!”
    一听这话,小燕连忙对我说:“老一点才好吃呢!老一点才会酥,才会脆。”
    我心里在暗笑:我来了个“火力侦察”,马上就弄清楚这“猪肉土豆”是哪位“厨师”的手艺!
    我把筷子伸向第二盘菜。 一看那圆形的白色薄片, 我猜想是炒萝卜。大概是“厨师”图省事,不把萝卜切成丝,而是把萝卜切成圆片。
    我吃了一块,咦,那味道像海味。对啦,对啦,像是虾片的味道。难道有像萝卜那么粗、那么大的虾?
    “这是萝卜虾。”小燕说道,“是把对虾细胞中的‘基因’,搬进萝卜细胞中去种出来的。”
    “原来,这虾不是海里长的,是泥里生的。”我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样样感到新奇,“不过——好像忘了放盐!”
    “放过的,放过的。”小虎子着急地说,“这萝卜虾味道挺鲜,盐要放得少,鲜味儿才会显出来。盐放得太多,那成了腌萝卜、咸萝卜啦!”
    我差一点扑哧笑出来。心里想,这盆莱是谁炒的,我又弄明白了。
    第三盘菜吃起来像炒鸡蛋。不过,炒鸡蛋是黄色的,这盆炒鸡蛋却是白色的,仿佛全是用蛋清炒的。
    “这是石油蛋白。”小虎子告诉我,“是用石油作原料做成的。”
    “一点也没有火油味儿,真好吃。”我称赞之后,又“不过”起来,“不过,油好像放得太多了,吃起来有点油腻。”
    “油多才好吃呢!”小虎子解释说,“这是菜谱上说的,炒鸡蛋要多放一点油……”
    我只好又强忍着笑。
    第四盘菜最简单,是一碗白色的汤。我舀了一调羹尝了一下,哦,是牛奶。
    “牛奶也算一道菜?”我感到奇怪。
    “这不是牛奶。”小燕说。
    “羊奶?”
    “不是。”
    “马奶?”
    “也不是。”
    “猪奶?”
    “谁也没喝过猪奶!”
    “那究竟是什么奶?”
    “大熊猫奶!”
    “大熊猫奶?”我非常吃惊,赶紧把调羹放了下来,不喝了。大熊猫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大熊猫是稀有珍贵动物。它的奶应该给熊猫仔喝,我们怎么好意思拿来喝。
    “在我们这儿,大熊猫像牛、羊、马、猪一样普遍。”小燕说,“科学家们从大熊猫身上,取下一个细胞,就能繁殖一只大熊猫——叫做‘单性繁殖’。就像孙悟空从身上拔下一根毛,可以变出一个猴子差不多,因此大熊猫也一下子多起来了。”
    听小燕这么一说, 我的调羹又伸进了碗里, 舀了满满一匙。喝完,我说道:“大熊猫的奶真鲜,没有膻味儿。不过,糖放得太多了,太甜啦。”
    “不是糖放得太多,大熊猫奶本来就很甜。”小燕解释道。
    这么一来,我的“火力侦察”又成功了。
    这时,沉默好久的铁蛋开口了:“小灵通,四道菜你都尝过了,你来评分,我用电脑记录、计算。”
    “怎么评分?”
    “百分制。”
    我思索了一下,说道:“‘猪肉土豆’要炸,‘石油蛋白’要炒,烹调技术都比较复杂,各得90分,‘萝卜虾’和‘大熊猫奶’,也挺好吃,不过,从烹调技术来看,比较简单,各得60分。”
    这时候,小虎子和小燕抢着亮出“底牌”。
    小虎子说:“‘萝卜虾’和‘石油蛋白’是我烧的!”
    小燕说:“‘猪肉土豆’和‘大熊猫奶’是我烧的!”
    他们的话音未落, 铁蛋马上宣布比赛结果:“小虎子和小燕各得150分,现在场上的比分是一比一!”
    大家一听,都乐得哈哈笑。
    我们边聊边吃。我愉快地吃了一顿稀奇的晚饭。
    在稀奇的晚饭之后,小虎子、小燕又请我吃了一只稀奇的瓜:瓜皮又厚又白,瓜瓤鲜红鲜红。
    我尝了一口瓜瓤,很甜,一辨味道,甭问,那是西瓜。
    “你们的西瓜味道真不错,只是皮太厚了点。”我一边吃,一边发表“评论”。
    “这不是西瓜,这是冬西瓜!”小虎子笑了,说道,“冬西瓜的瓤,是西瓜瓤;皮却是冬瓜皮,可以做菜!”
    哦,冬瓜皮,西瓜瓤,这是多么好的配合!
    铁蛋不吃饭,也不吃瓜。他大概觉得坐在旁边看着别人吃太无聊了,不知在什么时候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