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春天种地的时候,村里等不来上边的公事,李如珍、小喜、春喜他们讹人家的既然经村公所发还各原主,各原主也就种上了。这一年,秋景还不很坏,被李如珍叔侄们讹得破了产的户口,又都收了一季好秋,吃的穿的也都像个人样了。铁锁也打了二十多石粮食,小胖孩也不给人放牛了,回村里来上了学。

  大家不放心的就是上边仍然没有公事,李如珍押在县里也不长不短,催了几次案,县里说:“就照你们村里那样处理吧。大概也没有什么不妥当。”最后那一次是铁锁去的,小常告铁锁说:“阎锡山最近正在秋林召集反动势力开会,准备反对咱们牺盟会和决死队这些进步势力,恐怕对你们村里小喜叔侄们要庇护到底。县里对这事不便做主,由你们村里处理了,县里不追究也就算了。”

  到了阴历十一月,忽然有些中央军来村号房子,向村公所要柴要草,弄得铁锁应酬不了。第二天,队伍开来了,又是叫垫街道,又是叫修马路,全村人忙得一塌糊涂。晚上又进来一批人:头一伙里有春喜,和当日在五爷公馆那些尖嘴猴鸭脖子一类人是一伙,说是什么“精建委员”①;第二伙里就又看见有小喜,领着一把子带手枪的人,又叫什么“突击队”②。冷元铁锁他们一看见这伙子人,知道要出事了,背地跟牺盟会几个常出头的人商量对付他们的办法。王安福老汉说:“我看你们大家一面派人到县里问一问,一面还是先躲开不见他们,把公所的差事暂且交给我来应酬。我这么大个老汉,跟他们装聋作哑,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大家说:“明知他们来意不善,要躲大家都躲开,你何必去吃他们的亏啦?”王安福不赞成,他说:“他们真要跟我不过,死就死了吧,我还能活多大啦?”他执意不走,大家也只好由他。铁锁冷元他们十来个前头些的人,带着自卫队的枪械都躲开了,只有白狗因为秋天敌人来了,配合军队打仗带了彩,无法走开,只好在家听势。

  ①“精建委员”即阎锡山的一个特务团体--“精神建设委员会”的委员。

  ②“突击队”是阎锡山的另一个武装特务团体。

  走出去的人,逃到了王安福当日住过的岭后,打发冷元到县里问主意。冷元去了半天就回来报告道:“大事坏了!小常同志叫人家活埋了!”说着就哭起来。大家一听这句话,比响了一颗炸弹还惊人,忙问是怎么一回事。冷元哭了一会止住泪道:“前天晚上,中央军跟突击队把县政府牺盟会都包围了。里边的人,冲出去一部分,打死了一部分,叫人家捉住杀了一部分,现在还正捉啦。县长生死不明,小常同志叫人家活埋了!”说得大家也都跟着哭起来。问他是谁说的,他说是牺盟会逃出来的一个交通员说的。得到了这个消息,都知道家是回不得了,附近各村,也都有了中央军、精建会、突击队,大家带的干粮盘缠又不多,只好在山里转来转去。山里人问他们是哪部分,他们只说是游击队。

  他们转了四五天,转到一个山庄上,碰着二妞领着十一岁的小胖孩在那里讨饭,他们便把她叫到向阳坡上问起村里的情形。二妞摆摆手道:“不讲了!没世界了!捉了一百多人,说都是共产党,剁手的剁手,剜眼的剜眼,要钱的要钱……龙王庙院里满地血,走路也在血里走。”随着就把被杀了的人数了一遍。大家听了只是摇头。冷元道:“咱们只说除咱们这十几个人别的人就不相干了,谁想像崔黑小那些连句话也不会说的人,也都叫人家害了。真是活阎王呀!”

  铁锁见二妞念的那些名字里边没有王安福,就问起王安福的下落。二妞道:“他们把人家老汉捉到庙里,硬叫人家老汉说自己办过些什么坏事。老汉说:'你们既然会杀,干脆把我杀了就算了!我办过什么坏事?我不该救济穷人!我不该不当汉奸!别的我想不起来!你们说有什么罪就算有什么罪吧!'李如珍又回来当了村长,小毛成了村副,依他们的意思是非杀不行。后来还是他们李家户下几个老长辈跪在他们面前说:'求你们少作些孽吧!人家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后来叫人家花五百块现洋,才算留了个活命。”

  大家又问起白狗,二妞哭了。她说:“把白狗刻薄得不像人了,还不知活得了活不了啦!就是捉人那一天,小喜亲自去捉白狗。他叫白狗走,白狗的脚叫日兵打的伤还没有好,动也不能动,他就又在人家那条好腿上穿了两刺刀,裤上、袜上、床上、地上,哪里都成血涂出来的了。后来他打发两个人,把白狗血淋淋抬到庙里,把我爷爷、我爹,都捆起来。第二天,人家小喜一面杀别人,一面打发人跟巧巧说,只要她能陪人家睡一月,就可以饶他们一家人的性命。巧巧藏不住,到底被人家抢走了。他烧灰骨①强跟人家孩睡了一夜,后来幸亏他老婆出来跟他闹了一场--他老婆不是李如珍老婆娘家的侄女吗?他惹不起,才算不再到巧巧那里去。”

  ①妇女口头骂人的话。

  铁锁又问:“你娘儿们为什么也逃出来?是不是人家也要杀你们?把咱家闹成什么样了?”二妞道:“再不用说什么家了!咱哪里还有家啦?人家说你是咱村的共产头,队伍围着村子搜了你一天,没有搜着你,人家把我娘儿们撵出来,就把咱们的门封了。衣裳、粮食,不论什么东西一点也没有拿出来。我说:'你们叫我娘儿们往哪里去啊?'人家小喜说:'谁管你?想死就不用走,想活啦滚得远远的!'我爷爷、我爹、我娘跟村里人背地都劝我说:'领上孩子出去逃个活命吧!不要在村里住了!他们是敢杀人的!'后来我娘儿们就跑出来了。”铁锁听了,咬了咬牙说:“也算!这倒也干净!”

  别的人各人问各人家里的情形,二妞都给他们说了说,有查封了家产的,有捉去了人的;有些已经花钱了事,有些直到她出来时候还没有了结。

  正说着,山头上有人喊道:“喂!你们是哪一部分?”大家抬头一看,上面站着许多兵,心里都暗惊道:“这回可糟了!”人家既问,也不得不答话,冷元便答道:“游击队!”上面又喊道:“上来一个人!”离得很近,躲又躲不开,冷元什么事也好在前头,便道:“我去!”说了把枪递给另一个人,自己就上去了。大家在下边等着,听见说话,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停了一会,只听冷元喊道:“都上来吧!是八路军!”大家听说是八路军,都高兴得跳起来,一拥就上去了,二妞跟小胖孩也随后跟上去。这部分队伍,是八路军一个游击支队,不过二三百人,从前也在李家庄一带住过,也还有认得的人。铁锁向他们的队长说明来历后,要求加入他们的队伍,他们自然很欢迎,从此这伙人就参了军。

  铁锁又要求队长把二妞跟小胖孩带到个安全地方,队长说:“白晋路以西、临屯路以南这一带,现在没有咱们的队伍,只有我们这几百人,还是奉命开往路东平顺县一带去的。晋城一带驻的是中央军,专门想找着消灭我们这些小部分,因此我们还不能从晋城走,还得从高平北部日军的封锁线上打过去,女人小孩恐怕不好过。”二妞向铁锁道:“你顾你吧,不用管我!我就跟我胖孩在这一带瞎混吧!胖孩到过年还可以给人家放牛,我也慢慢找着给人家做点活,饿不死!中央军跟李如珍叔侄们又不是铁钉钉住,不动了!一旦世界再有点变动我还要回去!”

  队伍休息了一会就开动了,铁锁和二妞母子们就这样分了手--二妞跟小胖孩一直看着队伍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