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不灭的火










  游击队正隐藏在院子里练兵。

  这些天他们把这个垒了大门的闲院子悄没声地拾掇出来,在屋里挖了地道口,作为秘密的“堡垒”。敌人来了他们就钻地道,敌人走了他们就出来练习瞄准、爬房、劈刺。黑夜他们就放好岗哨挖地道。他们还创造了巧妙的能自动关闭的墙基地道口。这些天,他们把部队坚壁的和群众拾到的枪都从地里掘出来,从井里捞出来,东寻西找,连不能打响的破枪算上,勉强凑够了每人一条枪。

  现在西墙上挂着两个红辣椒当做靶子,靠东墙阴里,武小龙带着队员们都举着枪在瞄准。陈东风纠正着队员们的动作,在前边给新队员们做着示范。他那粗腿叉开站着,活像一匹笨拙的小象。刘满仓一本正经地使劲抿着大嘴,托着一支老的没了牙的汉阳造步枪,在后边和新队员们一起认真地锻炼着,直累的个个手臂发抖,两鬓汗流,武小龙才叫大家休息一下。

  他们这样日以继夜地挖洞练兵,敌人也一个接一个地把据点修筑起来了。大封锁沟挖成了,公路网也修成了。各村的维持会和伪乡公所成了合法的政权。各村的小学校都开学了。一批老头子代替教员去受了敌人的训练。小学生们公开地唱着《大东亚新秩序》的歌子,读着伪课本,却背地里秘密地读着抗日课本。敌人的户口调查也开始了。一切都说明敌人的统治越来越严,抗日活动越来越困难了。许凤的病好了,四出派人找上级联系,可是听不到部队的消息,县委也联系不上,区干部们、政委、指导员、区长也不见影。派人到各村去问,得到的回答都是一句话:“不知道。”许凤、秀芬她们可没有灰心。一面继续打听消息,一面把挖地道的工作推进到周围几个村里去了。在几个村里建立了“堡垒户”,屯了粮食。抗日工作悄悄地进行着。许凤、秀芬、小曼也常跟队员们一起锻炼,只是不提打仗的事了。队员们渐渐地有些不耐烦了,背地里互相议论起来:

  “真窝囊的慌,光练兵不打仗……”

  “早先我们二十三团一夜攻下敌人四五个据点!……”“嘿,说那个干什么,四月里拿石佛据点我还去了呢,嗬!

  那真过瘾!”

  “咱们怎么办哪,我看这么藏着躲着,早晚有一天叫敌人挖出来嘟嘟死完事。”

  “许凤同志是不是一仗打怕啦?”刘满仓抽着烟冲武小龙说,“去跟她说说,带着咱们去打一打吧!”他说了冲大家看着,征求大家的意见。

  一个耳朵有些聋的队员没听清楚,愣愣地看看人们,冲着刘满仓问道:“你说许凤同志什么?”说了把右手掌放在耳朵边,等候刘满仓回答。

  刘满仓凑到他耳朵边说:“我说,许凤同志一仗就打怕啦,不敢打了……”

  “常言说骒马上不了阵嘛!娘们就是娘们……”

  “嘻嘻,哈哈”一阵哄笑。

  “依我看哪,她就是犯了自以为是的毛病,自己不懂打仗,还逞能,不征求别人意见,瞎指挥一气。”武小龙叹口气说:

  “要说,她真是个好同志,不过领导游击队嘛……”

  “往后,谁知她会怎么样,不定哪一天把咱们一勺烩进去完事,咱们也就革命成功了。”

  ……

  许凤这时正立在夹道里边听着。她用手抓着胸前的衣裳忍着听下去,字字刺得心酸脸热,她直想发火,去和挖苦自己的同志辩驳一番,她使劲压制自己,为了不致发生不愉快的争吵,她返身往回就走。走了几步,她又站下叹了口气,用手朝自己头上拍了一下,暗笑自己,使劲往后一甩头发,走出夹道,便向队员们走来。

  人们聚精会神地谈着话,没有注意许凤从夹道里走过来。队员们见陈东风一抬头不说话了,微笑着立起来,这才看见许凤。只见她今天走路特别带劲,装束也换了,脱去了那宽大的老太太式的旧浅蓝衣裳,换上了大扫荡前常穿的那紫花色白方格紧身裤褂,腰里又束了皮带,挂着手枪,穿一双紫花布纳割绒圆口鞋,披着一件绛紫色夹袄,飘飘地迈着快步走到跟前来。队员们知道她听见刚才说的话了,都怪不好意思的,你瞅瞅我,我瞧瞧你。郎小玉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挤到前边问道:

  “凤姐,我猜着啦,一定有任务了吧!”

  许凤面容严肃,两颊红润,但竭力微笑地扶着手枪爽快地说:“对,同志们,准备战斗吧!天一黑就出发。”

  连那个耳朵有些聋的队员也听清了,惊奇地向同志们问着:“有任务,准备战斗,对吧?”

  “对,快点吧,聋子哥!”

  许凤顺手搬了一块土坯放下,坐在队员们的中间。见陈东风他们脸红耳赤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便说道:“同志们,你们说的都对,有你们这么勇敢的同志,本来不应该打败仗,那都怨我。你们有什么意见都提出来吧!”

  大家都望着许凤,渐渐地露出了笑容。

  许凤拿根树枝在地上划着,检讨着那次袭击的缺点。一群队员围拢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许凤让大家尽情地吵了个痛快,这才把情况向他们说明:明天早晨,日军师团和伪军联队及伪道尹公署、县公署联合组成的视察团到枣园来,敌伪军从枣园到高村以东去迎接。还有城里的二三百名敌伪军护送。总共就有一千多名敌伪军。敌人还叫各村的伪村长带着老百姓拿着日本旗去欢迎,叫小学生唱汉奸歌--《大东亚新秩序》,还要放礼炮庆祝。说这一带已经明朗化了,已经由“匪区”变成了“治安区”。许凤看着大家说道:“我们必须给敌人一下狠狠的打击。这样就会把群众的抗日情绪鼓动起来。煞一煞敌人的威风,汉奸们就不敢任意横行霸道了。”

  陈东风摇了摇头暗想:“游击队就那么几个人,几条破枪,又没有充足的弹药,又在白天,敌人那么多,太冒险了!”想着问道:“不知是在哪儿打?”许凤指着地图说:“在高村张家头。张俊臣同志准备好了。公路正在他们那一条街上通过,就在这儿伏击敌人!”

  “时间是上午?”

  “对!”

  “地点正在敌人集结队伍的中心?”

  “对!”

  队员们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纷纷地争论起来。有同意的,有反对的。互相反驳着,对怎样打法提出了许多新点子。

  许凤越听越振奋,不由问陈东风道:“你的意见呢?”

  陈东风犹豫了一下说:“许凤同志,我说这话可不是不愿去。我是说你无论如何不能去!”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应该一下把本钱全拚掉!”

  许凤脸上露出了微笑,瞅着大家说:“这个,我已经想过了。咱们一个人倒下了,一定会有更多的人站起来。再说,不会像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们有把握安全地撤出来。”

  “好吧!”大家见许凤满有把握的样子,都同意了。

  许凤叫了几个人分配任务。陈东风看着许凤,不知怎的,心里直劲可怜她。但在一起总不能叫她有什么损伤。他一面打着主意,一面看许凤怎样安排。只见许凤不慌不忙地跟武小龙小声谈了一阵,武小龙便带了二十个队员,带了几十个手榴弹,几个地雷,每人都带两个装了煤油的瓶子、小铁锹、小铁镐,武小龙自己带了叫张立根帮助制造的像大蒺藜一样的东西,静悄悄地出发了。接着,又叫刘满仓、郎小玉带了五个队员,并由张立根协助带了三个村里的青抗先队员,都挑选了好使的大枪,把剩下的子弹尽量给他们带上,也分批出发了。只剩下陈东风带等着分配任务。许凤却叫他跟她。正叫了秀芬要走,小曼找了来,非要和他们一起去不行,许凤只好让她一块儿走了。

  在黑沉沉的树林里,游击队行进着,一会儿出现了,一会儿又消失了。在最前面,一高一矮的两个黑影,忽隐忽现,这是尖兵在搜索前进。许凤走在队伍前边,李秀芬、陈东风跟在左右卫护,小曼和队员们一个个跟在后边。他们悄无声息地迅速走着。穿过树林,爬过封锁沟,跑过公路,一会掩在树木阴影里,一会飞快地跃进。不知是哪里射来的子弹,在头上啾啾叫着飞过,手电筒白光忽然在左面公路上亮了,忽然又在前面村头上亮了。有时他们只得伏在地上几分钟不敢动。小曼只顾跟着跑,一点也不害怕,她笑着不停地看看前边后边的同志,心里只觉得兴奋、新鲜、光荣和骄傲。许凤今天也觉得非常有精神,一个出色的战斗计划把她最后的病魔赶走了,她兴奋的不得了。从第一次袭击之后,她认真地读了毛主席论游击战的著作,对战斗作了充分的准备,觉得完全有把握狠狠地打击敌人一下。

  离公路不远了,正走在一块丛丛莽莽的红荆地中间,突然尖兵卧倒了。许凤一挥手,大家也都立刻跟着卧倒,就听见树林东边公路上传来嚓嚓的脚步声。许凤顺着红荆空隙看去,就见影影绰绰的一群敌人列成梯队,沿着公路走过来,不由得心里一跳,难道这是敌人发现了游击队,特地派来的巡逻队吗?手电筒白光立刻在头顶上晃动起来,走在公路下边的一股敌人擦着红荆地边往前走,蹚的红荆刷拉刷拉直响,看来足有一二百人。只要被敌人一发现,离得这么近,走也走不脱。还好,敌人威吓地吼叫了几声,往红荆地里打了几枪,却没有进来。队员们没有动。许凤屏着声息,扣着枪机,盯住敌人。一排敌人过去了,又一排过去了。无数的腿往前迈动着,皮鞋嗞呀嗞呀地响着,一会竟然都过去了。真是侥幸,没有被敌人发现。许凤松了一口气,觉得心怦怦地直跳。一个队员挨着许凤伏在地上,小声向许凤说:“许凤同志,咱们快跑吧!”

  许凤冲他小声说:“不要动!”

  他们就这样仍旧趴在地上,等着,听着。一会儿比一会儿沉静,敌人的吆喝声渐渐听不见了,估计敌人走远了。他们又站起来继续前进。

  他们来到高村的张家头,进了张俊臣家。武小龙带着那一组已经先到了,便和张俊臣把他们迎进去,在一个屋里安顿下来,许凤和武小龙检查了枪弹、地雷、手榴弹、火油瓶等物,又检查了地道、作战的射击孔,把队员和村游击小组混合编了战斗小组,分配了任务,规定了指挥信号,便叫大家睡觉。陈东风挨着张俊臣躺着,忍不住问道:“家眷怎么不在?”“都送她们串亲去了。”“在这儿一打,那你们这个村恐怕什么也剩不下了。”“对!不是恐怕,是一定要完了……”张俊臣的大黑眉毛动了动,依旧安详地吸着烟。陈东风看着心里暗想:“这人是石头做的!?这么大事,他的心好像连动都不动一下似的。”陈东风想来想去,对这次作战还是怀疑。又想:“看她怎么布置吧。”天亮以后,许凤叫大家都不许出屋。大家吃完了干粮,只见许凤正坐在炕上看书。陈东风暗道:“这可倒好,跑到个公路边上来学习上了!”过了一会儿,许凤带着大家到一个黑屋里去。因为这间房子临着街,比别的房子突出一点,从黑屋的小瞭望孔里可以把公路上发生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一会儿听见马蹄声响,村子被包围了。可许凤还是连动也不动。听着鬼子骑兵在村子各胡同里转。这时,好像院里和房上都有了敌人。糟糕,到屋里来了!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敌人折腾了一会儿,没找到什么,喊叫着走了。

  中午了,还是没有动静。

  陈东风忍不住了:

  “许凤同志,在这儿打伏击呀?”

  “是啊!”

  “没有别的部队掩护,可撤不下去呀!这个村四周都是开阔地,敌人所以敢于让公路从村里通过,这是有道理的。”

  正说着,一阵摩托声响,许凤没有答言,忙从瞭望孔里向外看,只见几十辆摩托车疾驰而来,在这村停下了,也像骑兵一样在村里搜索了一番。接着,在房上又发现了敌人,东面房上的一个敌人正在向远处打旗语。那个敌人下来后,摩托车队出发了。许凤立刻叫人通知准备战斗。摩托车队过去不久,来了两辆军用卡车,中间夹着三辆插日本旗和五色条旗的淡黄色大轿车,扬着尘土驶来。

  许凤的眉头越皱越紧,呼吸越来越快。听着她出气有些急促,陈东风抿嘴微笑地望了望她。许凤明白他的意思,是发现了自己紧张,笑了一下捂着心口说:“看,敌人的视察团来了!”

  远远望去,欢迎的人们摇着小旗。隐约地传来用恐惧的哭腔唱汉奸歌曲的声音。敌人隔几步远就有一个站岗的。再远处是骑兵摩托车部队来回巡逻,搜索。简直是万无一失。而且敌人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征候,所以坐在轿车里的视察团员们都大声谈笑。由于摄影记者不断地停下车来拍摄欢迎场面的镜头,所以汽车行进很慢。等汽车离开高村大街,驶进布满敌伪军的张家头后,在拐角的地方,第一辆车的轮胎突然放了炮。司机连忙跳下车来。后边两辆一个急刹车,都挨到一块了。正在这时,突然一声枪响,接着,便是分不出点的轰隆爆炸声。几十个手榴弹和火油瓶子一起扔到汽车上,烧起一片冲天的大火。

  敌人的骑兵和摩托车部队离这儿不远,听到枪响爆炸声,赶紧往这里奔。不出十分钟,敌人就包围了张家头。只见街上的三辆汽车都已烧成一堆黑乎乎的铁架子。火中躺着横三竖四的尸体--视察团员们全部都到阴曹地府报到去了。

  一会儿,渡边、宫本、张木康也都骑马跑来。见这情景,气得暴跳如雷。敌伪军在张家头挨家挨户地搜索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

  “巴格牙路!”渡边向一群惶恐肃立的伪军官斥骂着:“八路军大大的有,为什么通通的飞了?你们的不明白!”正骂着,骑兵在附近村庄搜索了回来,也是连游击队的影儿都没有找到。渡边没抓着人,气的砍了几头猪,向汉奸们发着脾气,怒骂着,叫汉奸鬼子们放火烧房子。立刻,整个张家头成了一片火海。突然,在另外两个地方响起了枪声,这是刘满仓那一组在袭扰敌人,于是敌人又急忙向那里奔去……

  张家头只有五十多户人家,却有二十多个党员、四十户抗日军人家属,他们都是佃户和雇农,只有几户是由贫雇农上升的中农。为了革命,他们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在熊熊的火焰滚滚的浓烟中,张俊臣从烧塌的房顶下钻出来,他顾不得烧到身上的火,两手猛的抓住隐藏在墙角下的拉手,一用力,手上的裂口立刻流出了血,他咬着牙使劲一拉,一个洞口露了出来。许凤刚钻出洞口,轰隆一声房梁带火塌下来,眼看要被砸死。陈东风吼一声窜过去,双臂托住了大梁。火舌舔着他,火炭、热土往身上直落,但他却像托塔天王似的挺立着。等人们都跑了出去,他才带着火焰冲出来、就地一滚。同志们上去抱住了他。

  许凤窜出烟火,只觉得天旋地转,又要跌倒。张俊臣连忙扶着她。她定定神,看了看张俊臣,只见他那烟尘火色的脸上带着斑斑的血迹,可是那两只眼睛却放射着坚定豪迈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