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心头恨










  李铁从许凤屋里出来,跟着张立根穿过几条小夹道,钻过几处小门洞,曲曲折折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了张立根家里。一进院,见北屋窗纸上闪露着昏黄的灯光,屋里传出轻轻的话语声,李铁听出是很熟悉的老年人的声音:

  “大扫荡那天,回家一看,老伴正守着一堆被鬼子砸烂的东西哭呢,老娘们家就是这样……”

  说到这里,屋里几个妇女哟了一声。一个妇女插进来说:“得啦,杨大伯,我们老娘们家怎么啦?抗日也不落后哇,说难听的可不依你。”

  杨大伯连忙啊啊地制止她们,接着说:“听我说完嘛。当时我真烦透了。一追问,她才抽抽答答地告诉我,听说李铁同志也牺牲啦。这一家伙,真像头上响了个晴天霹雷,我这大年纪,轻易不流泪,这一回可止不住也哭了。”老头嗐了一声接着说,“李铁怎么还不来呀!”

  李铁听出是谁来了,几步踏进屋门叫道:“杨大伯,我来啦!”

  杨大伯咧开没牙的嘴笑着,一出蹓跳下炕,过来一把拉着李铁说:“哎呀,老李,真是你!真是你!”一面说着,摸着李铁的肩膀,左看了右看,好像怕别人把他心爱的东西弄坏了一样。好一会这才拉着李铁的手说:“你大娘跟小虎子见到你该有多好啊!娘儿俩成天价念道你。”说到这里回头看着人们说:“你们知道吧,一九四○年春天,敌人包围了高村,把俺们一群七八十个人都捆起来,锁在一个屋里,点火烧起来。多亏李铁同志他们领着大队和二十三团冲进村来,打跑了敌人。是李铁同志冒着死从火里把俺一家三口人救出来的。”

  三个老大娘并不听杨大伯说话,一个劲挤到跟前来,拉着李铁的胳膊,连声说:“阿弥陀佛,孩子啊,看你,瘦啦!”

  炕上那壮年妇女一下跳下炕来说道:“兄弟,里边来,让二嫂也看看!”

  李铁一面往里边走着说:“哈,看吧!扫荡下去几斤肉,倒觉得灵巧了!”

  李铁和大家亲热地拉了一会话,接着转到正题上来了。

  一个老太太说:“老李呀,这几天人们哄扬动了,说有个手枪队长要来啦,是个老八路神枪手。俺们一听可就知道准是你来了。老李,这日子可怎么过吧!麦子刚上场,维持会就跟俺家要二百斤面,全要光了还不够。莫非咱们就这样算完啦!”

  另一个老太太紧接过去说:“俺村更厉害,把俺家的锅也拔了去。俺就二亩多地,一挖大沟都给挖没啦!”说着擦起眼泪来。

  杜二嫂说:“王金庆这个汉奸凶的比狼还厉害。他带着鬼子到村里去,又抢又杀,伸手拿钱,抬手打人,跟鬼子一起强奸妇女。再不打死他,老百姓简直活不下去了。”

  这时只听一阵枪响,好像在枣园附近。人们都静下来听着。张立根忙出去探听去了。二嫂停了一下,伸着一个手指小声说:“老李同志,这些日子找不到队伍,俺们村干部急坏了,听说你带着手枪队来了,大家可高兴了。无论如何得想法打一下这些铁杆汉奸。不光王金庆凶的厉害,就连大地主齐家也凶的不行,成天价立在街上吹五道六地说:'八路钻了山,区里完了蛋。'公粮他家不拿,合理负担也给推翻啦,把负担都弄到贫农中农身上,死逼着要钱要粮。这么着,长了,谁家也得拔锅卷席。”

  杨大伯捋着胡子说:“老李,咱们二十三团到哪儿去啦?

  你来了,无论如何想法先除了王金庆才行!……”

  一会,村干部们、邻居们走来了七八个人,更热闹起来了。月亮西沉了,人们还围着李铁不肯散。正说着话,就听院里有人咳嗽着向屋里走来,一看是张立根领着村里跑枣园据点的联络员张福臣老大伯来了。人们都抢着问道:“打枪是怎么回事,枣园据点里怎么样?”张福臣就像没有听见似地只顾上去拉着李铁,高兴地咧着嘴,撅起花白胡子,连声说:“来的好!你来的好!”李铁笑着忙扶他坐下问道:“老大伯,枣园据点里怎么样?是不是又出动了?”张福臣装上一锅烟在灯火上吸着,摇摇头说:“没有事,敌人这几天顾不上出动。是特务队到桥头据点联络回来,在大河边上挨了一顿好打,家伙们回去都吓坏了,说简直遇上了神兵。挨了半天打,连个人影子也没有找着,好厉害!”说到这里指着李铁道:“一定是你们县手枪队过来干的吧?”李铁只是笑笑。人们都发狠解气地说:“打的好!真痛快!”张福臣捋捋胡子吐了口烟说:“好,还有比这痛快的事呢。特务队刚挨了揍回来,王金庆就叫咱们这边给活活的掏出据点去了!”人们一听都高兴地追问:“真的吗?真的吗?”张福臣咳嗽一声说:“我是出了据点在柳巷听说的,不知道那会子枪响又出了什么差没有。”

  正在这时,听萧金在窗户外边叫道:“李队长,政委叫你去!”李铁答应着起身,别了乡亲们走出来,跟萧金走去。穿过几个院墙的豁口,走到后边一个宽绰的院子里,月光下只见二十多个队员刚吃完了饭,正在七嘴八舌地互相埋怨着。许凤披了一件夹袄立在旁边,听着直是笑,见李铁来了忙向队员们说:“同志们,我们的队长李铁同志来啦,大家认识一下吧。”

  队员们一下都围上来和他说话,唯独刘满仓躺在一片苇席上动不了,还直劲挣扎着要立起来,许凤忙摆手叫人躺着别动。李铁和队员们说了一会话,走到刘满仓跟前问道:“你的身体不舒坦吧?”人们听说噗哧一声都笑了。郎小玉道:“哪是不舒坦,是叫王金庆把蛋踢肿了。”人们一听更嗤嗤地笑起来。

  李铁机警地点点头问道:“那么说,王金庆又跑了吗?”许凤接过去说:“对,是跑了,可是他们这一次进出据点干的可真漂亮。当初我真担心他们要出事呢!”李铁向人员们问道:“你们进去遇到危险了吧?”武小龙说:“就是,可真危险了几次呢!我们赶着送干草的大车刚进枣园据点,鬼子就来搜我们。说实话,当时心里可真敲套鼓呢。我们把枪藏在草里,敌人光搜了身上就放我们过去了。”郎小玉嘿了一声插上说道:“这一关胡弄过去了,第二关可不好过呢。”许凤也说道:“说实话,你们可真比过五关还不容易呢。”郎小玉接着说:“草车赶到大乡,卸车的时候,好容易才把枪偷偷藏在身上。趁喂牲口的工夫,我们找了一个人家进去,给了老大娘两块准备票,叫她给烧了点开水,蒸了些饼子吃。好家伙,一个伪警两次进去问长问短,看样子挺注意我们。我们装傻装糊涂,好容易才熬到天黑。”李铁笑道:“下边该过第三关了吧?”郎小玉一扬手说:“这一关最叫劲,可是想不到那么简单。趁大车往外走,我们打个马虎眼蹓到小胡同里,按刘远同志的约定,钻进西南角一家院里去。轻轻地摸进屋一看,嗬,刘远同志跟王金庆正在喝酒,把一大叠票子放在王金庆的面前。我们一下窜进去,用枪逼住了王金庆,立刻把他捆起来,堵上嘴就带走了。”刘满仓接上说:“我看前边那算不了什么关,这一出院才真够危险哩。我们弄着王金庆刚走出胡同口,就碰见了一大群伪军巡逻过来。我们赶紧伏在草垛边黑影里,就听见一个伪军说:'看,西边有人影,卧倒!'伪军们在我们前边不远处趴在土坡上了。真把我们急坏了,不敢打又不敢跑,还光怕王金庆给暴露目标。我们有人用枪口顶着王金庆的脑袋,有人按住他的腿。就这样相持了好久,那群伪军才爬起来走了。那么出城就算是第五关吧,不过这并没有怎么费事。城墙才修了一丈来高,把王金庆弄出城墙,陈东风同志他们早在那里等呢。”武小龙接着笑道:“王金庆这家伙躺在地上死赖着不走。我们急了,就用绳子拴起来拉着他走。”李铁笑道:“怎么样,他还躺着吗?”武小龙说:“不,他疼的立刻就立起来跟着走了。你看这不是五关都过了吗?可是这时候出了事。”李铁问道:“怎么,敌人追出来了?”武小龙指着刘满仓道:“问他吧!出了什么事,只有他才知道。”刘满他坐起来吭吭哧哧地说:“我牵着绳子押着王金庆走。刚走了不远,王金庆猛翻回头来就踢了我一脚,疼的我一下昏倒了。等我明白过来,他早跑了。”李铁气得说:“没有追上他,开枪打他嘛!”武小龙说:“黑影里前后左右都是自己人,哪敢乱开枪。还没有看清哪是王金庆,枣园据点的巡逻队就追出来了。我们跟敌人胡打了几枪就跑回来了。”几个队员听到这里同时嗐了一声。李铁听了忙说:“王金庆是个非常狡猾的汉奸,不好对付。一九四○年咱们抓住过他,就叫他跑过一次了。不过他既然碰上了咱们,他的脑袋就不会再长多久了。”

  许凤接着说:“对!同志们,你们能进出据点,这就是个胜利。李铁同志来了,咱们一定可以再一次进去把这个死心塌地的大汉奸除掉!”

  这一说队员们都高兴了。李铁叫队员们休息了,送许凤到前院去,走着小声说:“要赶紧设法了解一下枣园据点的内部情况。刘远同志要没有出来可就糟了。”许凤也忧虑地说:

  “早通知他了,可是还不见他出来,准是出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