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虎穴除奸










  窦洛殿一面将养着身体,一面秘密地和许凤取了联系,悄悄地安排好了打王金庆的事。不料情况突然有了变化,齐光第有事到韩庄据点去了。王金庆升为宪兵队长,今天晚上请客,也不到大乡公所去了。这样过去的计划就都无用了,心里好生着急,瞅个机会赶紧走出宪兵队,要送个情报出去,以免李铁带人冒着危险来了扑个空。他走出宪兵队的院子,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抬头看看天气,向老何的小酒馆里走来。心里越是怕有宪兵队的人跟着,偏偏特务韩小斗在后边紧跟了来。洛殿等韩小斗走近,仰首望望太阳,连着两个大喷嚏打在韩小斗擦了粉的脸上;韩小斗骂着忙掏手绢擦去满脸的唾沫。洛殿笑着掏出烟卷盒递给他,韩小斗拿了一支烟卷吸着,又连拿了四五支装在自己的烟盒里。洛殿知道甩不掉他,干脆做个人情,便说:“走吧,斗哥,请你喝两盅。”

  韩小斗乐得眉开眼笑,跟了窦洛殿来到老何的小酒馆。喝酒的伪军们都跟洛殿打招呼,有的人非常讨厌韩小斗,就起来走了。老何赤膊搭着一条半旧的抹布,走过来说:“殿哥!

  斗哥!喝酒要什么菜?”

  洛殿一摆手说:“今天我请客,你屋里藏着什么好菜呀,我自己来挑。”

  老何拉着长声应着:“好咧!”

  洛殿随老何走到屋里,随手递给老何一个小纸卷说:“快送出去,可不能耽误!”

  老何说:“瞧好吧,保证立刻送到!”

  老何是接受了许凤给的任务来开这个小酒馆的,他主要负责转递情报,也在伪军伪组织里边结交朋友,探听一些消息。他豁着酒肉拉拢了很多伪军、伪警,不论什么时候他和他老婆都可以利用买东西为名出入城门,把情报夹带出去。据点外面小帅庄的一家菜园子就是秘密情报站。只要送到那里,秘密交通员很快就会转到区里去。

  老何在后院派他老婆背着买菜的筐子,把情报送走了,出来照常应付顾客。洛殿出来觉得把大事办妥了,心里宽松下来,和韩小斗打着哈哈又说又笑。霎时间酒菜上齐,两人喝起酒来,韩小斗悠闲自在地喝着,吹起牛皮说:“咱们这把子人,有几个见过世面的?我十八岁就当宪兵,办过多少大案子,谁是共产党我一眼就能看出他来!……”

  洛殿竖起大拇指说:“你当然是这一份啦!”两人猜拳行令,大杯喝酒。不多一会,韩小斗就喝醉了。窦洛殿扶着他跟斗趔趄地往屋里走。韩小斗一面走着还指手划脚地乱喊乱嚷,洛殿直是笑,把韩小斗放倒在炕上睡下,就走出来。心想:反正今天晚上情报送出去了,李铁他们也不会来了,老子就去跟特务们玩个痛快,听听你们都胡说些什么。

  岂不知这时李铁已经带了区游击队新成立的手枪班,走到枣园东边的公路上来了。李铁戴了洋草帽,墨晶眼镜,穿着淡灰绸长衫,青呢圆口鞋,米色绸裤,脸上洗得干干净净,嘴上叼了烟卷,明挎着皮套驳壳枪,暗袖着一只枪牌橹子,大摇大摆地走在前边。后边跟着的是萧金、武小龙、陈东风、郎小玉等十个队员,都化装成便衣特务,穿了绸衣绸衫,有的明挎了驳壳枪,有的暗带了手枪,昂头挺胸地大踏步摇摇摆摆地从公路上向枣园据点走去。来来往往的伪军、伪警,见他们那威风十足、洋洋不睬的派头,哪里敢上前盘问。再走过枣园东边一里多地的小帅庄,就要进枣园据点了。不料刚一进小帅庄街口,迎面正碰上大队的鬼子兵,沿着公路向东走来,离着只不过百十米远,想躲避也来不及了。队员们都紧张起来。只听鬼子军官吼了一声,四五十个鬼子散开包围上来,挺着明晃晃的刺刀越逼越近。李铁头也不回地向后面小声说:“我不开枪谁也不许打!”

  迎面一个鬼子军官,举着安都式手枪大声喝问了一句。一个翻译忙向李铁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哪一部分?”

  鬼子军官的手枪逼着李铁的胸口,两把刺刀明晃晃地挺到身边。大多数队员没有经过这种阵势,在后边看着心怦怦地直跳。李铁不慌不忙地迈着方步走到翻译跟前,微笑着左手向衣袋一摸,拿出一个嵌在化学片夹里的护照,一甩手向那翻译递过去,爽朗地说:“请看!”随后小声地对翻译说:

  “到县边去破一个共产党的高级指挥机关。”

  那翻译听他说了,点点头,反复地看了几遍,明明是城里宪兵队的护照,又递给那鬼子军官看,同时向鬼子军官咕噜了一阵子日本话。那鬼子军官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把护照还给李铁,一挥手说:“快快开路!”李铁接过护照向后一挥手说:“走!”

  鬼子兵向两旁闪开,李铁领着队员们雄赳赳地走过去。鬼子兵又向东走去了。李铁带人来到枣园东城门口,笔直地朝里走去,那站岗的伪军瞧着他们,有心上前盘问,又犹豫着不敢。李铁见他碍路,一伸胳膊往旁一拨,那伪军一仄歪差点没倒了,又见后边的队员们狠狠地用眼瞪他,吓得缩在一边,一声也不敢吭,看着他们走进去了。这时已经天黑。李铁他们进了大乡公所,各村联络员们以为又是宪兵队来找麻烦,都吓了一跳,忙陪笑鞠躬。其中只有管帐的刘文心里明白,他是洛殿的人,布置好叫他在这里照应李铁他们,他认识武小龙,一见他们来了,忙说:“辛苦啦,请屋里坐,我是管帐的刘文,有什么事先跟我说。”

  队员们留在外边听着动静,封锁着院子不叫人出去。李铁跟刘文来到屋里问道:“他俩快来了吧?”

  刘文说:“糟糕,你们没有接到报告吗?情况变了。齐光第跟伪军到韩庄据点去了,王金庆也变了卦,今天约了人到宪兵队喝酒,也不来了。今天是没有办法了,这两天巡逻的很紧。洛殿说,万一你们来了就告诉你们快点回去。”

  李铁一听急得问道:“洛殿也去了吗?”

  刘文说:“王金庆叫他,不能不去呀。”

  李铁沉思了一下,把警告信、传单掏出来交给刘文一些,吩咐他今天晚上撒出去,便走了出来。李铁来时便下了决心,杀了王金庆,还要在枣园据点大闹一番,给敌人一点颜色看看,如今打不了王金庆,哪肯无声无息地回去?他带着队员们出来,在一处僻静地方吩咐了一番,点上一支烟卷吸着,便向老何小酒馆附近走去。刚走出胡同口,正撞上伪军列成三路纵队从街上往东走,全副武装,步伐整齐,不知是出动还是演习。李铁在头里叼着烟卷大摇大摆地走着,挨着伪军的行列迎面向西走。带队的伪军官盯着李铁直看,突然站下“啊”了一声,对面迎着李铁,机警地打量着,一面从衣袋里掏出烟卷来,要对个火。李铁把烟卷递过去,毫不在乎地仰着脸。月光下看不清楚,那伪军官盯住李铁问道:“不认识啊,哪一部分?”

  李铁爽朗地一笑说:“才从城里过来,有特别任务,等有时间到队上拜访就熟了。”

  伪军官把烟卷还给李铁,客气了几句,还不放心地看了几眼,才跟上队列往东去了。李铁见伪军走了,又向前走了一段,装作往日寇大队部那边去,绕了个弯,闪过街上那些伪组织特务人员,便贴着房屋的阴影,疾速地穿进老何小酒馆旁边的胡同里来。这时人家都还没有插门,趁无人看见,一下闪进一家院子去。房东以为又是特务们来找麻烦,吓得连声央告,说实在没有钱了。李铁挥手叫房东退下,命令萧金带队员封锁了院子,只许进不许出,如有意外主动撤出据点。吩咐完了,便带了武小龙蹓出去,拐到大街上,直奔老何的小酒馆而去。

  这时,宪兵队部的北屋里,不住地传出喧哗笑语。八仙桌上点着几支亮堂堂的蜡烛,照得满屋红漆家具闪烁发光。一群特务正在兴高采烈地喝酒。窦洛殿哈哈地笑了两声冲王金庆说:“照你这么说,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希望啦!”

  王金庆把酒盅往桌上啪地一放说:“有鸡巴希望!我给你打个比方:种庄稼都要拣个好种。可中国人呢,根本就是个劣等民族,只能加以淘汰,用东洋人重新造出一个新的民族来才行。所以,杀点中国人也就是替天行道嘛!哈!哈!

  ……”

  “那么,你也得被消灭呀!”

  王金庆摇摇手道:“不!你胡说,我已经是日本人了,不但我是好人,就是你们这班归顺大日本帝国的人,也得算好人啦!”

  “哈!哈哈!……”一阵狂笑。水仙花叼着烟卷,靠在王金庆怀里,撒娇地小声说着什么。

  王金庆见菜少了,冲韩小斗说:

  “去酒馆里把招待沧州宪兵队丁队长的三桌菜弄来!”

  韩小斗连声答应着跑出去。不一会儿开酒馆的老何跟着韩小斗进来,从提盒里端出热气腾腾的几大盘菜来往桌上摆着,汉奸们高兴的咂嘴缩脖。洛殿趁这工夫向王金庆问道:

  “咱们把菜都吃光了,一会儿丁队长要来了怎么办?”

  王金庆翻了洛殿一眼:“这大黑夜,他不会来!”

  “队长,万一要是来了,不太好看吧!”洛殿盯住王金庆说。

  “那好,”王金庆冲老何一招手,“你回去再预备三桌菜,明天用!”

  “好咧!您啦!”老何拉长声答应着。

  洛殿又问道:“你跟丁队长认识吗?”

  “没见过面!怎么?”

  “听说这个人相当厉害,不知这回到这儿来干什么?”

  “老家伙,这种事能过问吗?人家是沧州道宪兵队!”

  这时老何磨磨蹭蹭摆完了酒菜出去了。洛殿嘻嘻哈哈笑着给这个敬酒跟那个干杯。

  水仙花随手在人群中拉住窦洛殿问道:“叫你去请齐署长来,你去了没有?”

  洛殿挤了一下眼睛说:“我敢不遵命吗,可人家出发到韩庄去了,我也不能给追回来呀。”

  小仙花撇撇嘴打了洛殿一下。韩小斗醉眼蒙眬地挤到桌子跟前,偷偷拉住水仙花的手,哼哼着说:“今天宫本一下子给了王队长五千块,真是升官发财呀,你这当太太的也得请请客呀!”韩小斗嗤嗤地笑着,溜溜着小猪眼睛,见王金庆脸上露出笑容,知道他正在兴头上,就更给王金庆灌起迷汤来。水仙花一撇嘴,推开他说:“看你那王八样子,亏不了你就是啦。”

  王金庆听了哈哈一笑说:“把你庆哥当成什么人!既然大家跟我一起干,不怕大风大浪,我怎么能不跟弟兄们有福同享。五千块钱在座的每人有一份!”

  汉奸们一听乐得拍掌大笑,纷纷向坐在上座的王金庆敬酒,洛殿也举杯说:“王队长时来运转升官发财!”

  一群汉奸也围上来,举着酒杯谄笑着,都大口地喝起来。

  “王队长一出马,保险八路玩完,共产党杀光。”一个小歪嘴汉奸举杯祝贺。

  王金庆喝下一大杯酒,哈哈大笑,神气十足地喊叫:“我已经跟渡边大队长打下包票,不到一个月,一定把李铁抓来。”

  “祝你马到成功!”窦洛殿举杯向王金庆敬酒。

  “李铁这出名的手枪队长,像老鼠一样钻在洞里不敢出来啦!”

  “哈哈,他呀!本来就没有胆,一离开他们队长孙刚就更完啦。”

  “喂,给李铁写封信吧,有本事叫他出来跟咱二爷碰碰!”

  “那,保险他不敢出洞。”

  “他不出来,挖出他来!”

  “哈哈哈!……”

  一阵轻狂的笑声。

  一个特务进来报告:“丁队长来了!”

  “什么!?”王金庆刷地一立,拧起眉头,抓住手枪。“看,是不是!人家说来就来嘛!”洛殿笑着缓和着空气。

  韩小斗见王金庆一瞥自己,忙附耳过去,听着,点着头,然后袖着枪走出去。王金庆一口接一口地猛吸烟卷,手扳枪机,眼珠闪转,机警地听着动静。霎时,韩小斗回来小声对王金庆说:“确实是丁队长,风流人物!笑着先叫我看证件。可是等我一看,他又恼了。一个跟他的宪兵骂我:'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差点把我的鼻子拧下来!”

  “别他妈的罗苏啦!”王金庆一甩袖子:“快欢迎丁队长!”这时,只见一个戴洋式草帽、墨晶眼镜,穿绸长衫的人,微笑着走来,潇洒地迈着方步,好大的气派。王金庆慌忙迎上去,鞠躬、自我介绍。在一片恭维声中,满屋人齐撅屁股,一躬到地。洛殿见是李铁,先是一惊:怎么,老何没把信送到吗?真糟糕!转念一想:李铁进得来,一定能出去,事已至此,且看他如何动作。只见跟在后面的武小龙一指套间:“请王队长密谈几句话。”王金庆点点头,谦让地陪同“丁队长”进了套间。“丁队长”的几个随员,就在门口站定了。一会儿,武小龙又出来说:“请弟兄们都进去见见吧!”特务们就受宠若惊地往屋里挤。突然,当当两声枪响,接着光浪一声,有敌人打着枪,撞开活叶窗窜出去了。接着枪声大乱。刷一声,门口的手枪队员都扯出枪来,汉奸们吓得都跪下了。只见李铁甩掉长衫,站在套间门口,用驳壳枪指着汉奸们喝道:“罪大恶极的汉奸被枪决了,谁要不回头,这就是榜样!你们都脸朝墙跪下,谁敢动一动,马上要你们的脑袋!”

  特务们跪着连声说:“不动,一定不动!”

  敌人听见枪声赶来,包围了宪兵队住的院子。日本鬼子、伪军、伪警围着院子又喊叫又打枪,只是不敢往里冲。这里正闹着的时候,李铁他们却早换了伪警的服装,趁混乱从宪兵队的邻院蹓出来了。来到街上向南门走去。一队伪军正从对面跑来,都持枪搜索着。月光下,城墙上不远处也站了一个持枪的敌人。

  街上停了两辆大车,上面装了几个筐子,四个伪警正背着枪上了车,赶车的民夫刚一吆喝牲口要走,一个伪军官跑过来指着车上的伪警骂道:“他妈的,下来,谁也不许出城!”

  伪警们分辩道:“齐署长叫到桥头据点拉猪去!”

  “不行!”那伪军官正发脾气,李铁带人走到跟前。那伪军官一转身挡住了李铁,机警地瞅了两眼,刚要掏枪,武小龙早贴上了他,枪口顶上了他的脊背,他的手枪被拿过来退出了子弹。李铁向队员们递个眼色,一挥手,四个伪警也被队员们逼上了。李铁这时候大声对伪军官说:“大队长说啦,叫你一块辛苦一趟。好,快上车,咱们走吧。”

  大车拉动了,伪军们上来要拦,却见中队长在车上,指着他们骂道:“他妈的,快开城门,有紧事!”

  大车驰出了城门,越走越快,一会儿就扬起灰尘飞跑起来。

  满据点都是敌伪军和便衣特务乱喊乱追,胡乱打着枪,问着口令,互相斥骂着,到处在搜索游击队。但是李铁他们坐着大车,早已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