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奇怪的沉默










  胡文玉从李铁那儿回来,陷入了痛苦的内心矛盾里。听到潘林说准备请示地委,调他到县委机关去做领导工作,又见许凤对自己那么热情,主动找自己研究工作,他就好像在闷人的黑夜看到了明灯,一系列的幻想跟着出现了。这些日子,自己的工作的确有成绩,踏踏实实的整顿了几个村的工作。许凤和县委都很满意。只要那个问题不被县委发觉,一定会当县委宣传部长,甚至提拔为副书记,因为自己的确比别人能干,而且周明的身体,看来没有恢复健康的希望了。这样,自己必然会受到重用。和许凤的爱情,经过波折,也会日益巩固。甚至结婚也是有把握的。因为,经过自己的观察,许凤和李铁的关系只是同志关系,李铁向许凤求爱是没影的事。在这一点上,李铁的为人是值得钦佩的。而许凤对自己也一如既往,没有决裂之意。他又几次向许凤沉痛地检讨了自己对她的误会和忌妒心情。许凤虽批评了他,但对他更为关心,他觉着两人的关系还是亲切的。他这样越往好处想,就越害怕赵青和小鸾。怕他们揭他的底。如果一揭露,那就什么都完了。他们会不会揭露呢?如果自己坚决抛弃小鸾,引起赵青的不满,那被揭露是完全可能的。怎么办呢?真恨不得赵青和小鸾死了才痛快。起码得先把赵青弄走,最好调到路西去……他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赵青来了,说要和他一起去汇报工作。胡文玉心里有鬼,不愿和他在一块,可是他找上门来了,又没办法摆脱,只好装做十分热情的样子,拣些琐碎的事谈起来。赵青却不理会他这一套,单刀直入地跟他说:

  “谁叫你自己去惹小鸾,现在她非要和你结婚不可,否则,她就要去找许凤同志。你看怎么办吧!”他叹了口气,又责备道:“你真是自作自受,太不谨慎了。”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也只有你才能帮助我。”胡文玉带着哀求的声调,“我不说你也明白。”

  “可是,我只能尽我的力量做。为了一个同志的前途和幸福嘛!我可以慢慢说服小鸾,叫她另找对象。你能不能和许凤恢复过去的关系,那就得看你自己的了。你用不着担心。我是恨不得让你当了县委书记才好。我永远不会对别人讲你的什么话。”说完又叹了口气,拍了拍胡文玉的肩膀,就走了。

  胡文玉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夜找到小鸾,千方百计,总算把小鸾稳住了。特别使胡文玉高兴的是,小鸾竟被他说服,放弃了和他结婚的要求。不过她提出两个条件,要胡文玉秘密地继续保持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且设法调她到县政府去工作,胡文玉也只好答应下来。

  经过他添枝添叶地在潘林面前夸奖小鸾如何进步,又赶上县委决定出版党内小报,急需刻写员,把县政府搞刻写的一个党员调了去,于是调小鸾到县政府去刻蜡纸的事被批准了。胡文玉迫不及待地去通知了小鸾。小鸾自是万分高兴。

  这天胡文玉回到许凤那里,已近黄昏时分。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心事,暗暗对自己满意起来,到底是有办法,什么复杂的情况都对付得了。他一边想着,走进许凤住的院子。只见郎小玉正坐在长满红枣的枣树底下看书哩。一见他进来,便笑容满面地立起来,伸臂打了个舒展,随后做着舞蹈的姿势,嘴里小声哼着舞曲。看他那样子简直乐坏了。

  “你干么那么乐?”胡文玉眉毛一扬,拉着他的手问。

  郎小玉奇怪地反问道:“我为什么不乐?”

  “小玉,你这些日子不想我?”

  “想啊!怎么不想!”

  “跟我到县委工作好不好?你还给我当通讯员,咱俩一块儿,到处走走。”胡文玉说着也高兴起来。

  “行啊!跟许政委、李队长说说吧!哎!你还接着教我学文化吧!”

  “那当然啦,非叫你达到高中程度不可!”

  郎小玉乐得一跳,摘了几个又大又红的枣子递给胡文玉。

  胡文玉问道:“你天天这么高兴,尽想些什么?”

  “想什么?”他好像没有听懂。

  胡文玉又问道:“你想过学好文化,对个人前途会有什么影响吗?”

  郎小玉摇摇头:“没有!”

  “你想搞恋爱了没有?”

  “没有!”

  “你想将来当什么干部了没有?”

  “没有!”

  胡文玉笑着弹了郎小玉的脑门一下说:“空壳,什么也不想!”

  郎小玉也笑了:“不想!谁有工夫想那个!”

  “那你哪来的那么多快乐呀,嗯?”胡文玉怀疑起来,这个十六岁的小青年跟了自己一年多,竟没有发现他是这么个人。哼!机灵鬼!他一定在骗人。

  郎小玉望着天空,两手一挥,兴高采烈地说:“为什么不乐呀?咱们胜利了,将来,我可以走遍天下,不论到哪儿,都不用害怕,不用发愁。到处都是拖拉机,水电站,很大很新的工厂。你可以任意唱歌、学习、劳动……有这样的一天,干么不乐呀!”他笑着,跳着,打着拍子。挂在身后的驳壳枪拍得他的屁股啪啪地直响。

  “好像江丽同志给你们上过课吧?”胡文玉听出来这完全是江丽那一套。

  “是啊!”郎小玉高兴地说,“她讲得可真好极了!”

  “唉!真是孩子气!”胡文玉摇摇头向屋里走去。

  许凤正在屋里和秀芬、小曼研究几个村的妇女工作,见胡文玉进来,秀芬、小曼相视一笑。小曼用手指弹了一下秀芬的胳膊肘说:

  “走!院里换换空气去!”说着跳下炕来,冬冬地跑出去了。

  院里立刻发出了秀芬、小曼和郎小玉轻轻的笑声。

  许凤让胡文玉坐下,说道:

  “你也快走了,给我提提意见吧!”

  胡文玉出了口气说:“我是来请你给我提意见的。我想用不着我说什么了,事实证明你比我强得多,如果说过去我给了你一些帮助,那么今天你也应该帮助我呀!”

  许凤说道:“咱们俩还用说这些废话吗?我看还是敞开心谈谈吧!”

  胡文玉说:“是啊,我早就想跟你谈谈了。我想用不着我说你也明白,我这颗心一直是永远爱着你的。可是现在不知道你怎么样。我总是想问问你,可是又怕问你。我一心等待着你能答复我……”

  许凤哼了一声说:“本来我已对你说过,不要谈这个问题,可是既然你还要谈,那就谈谈吧。”

  胡文玉听着,脸上泛起了红晕,差一点心要跳出嗓子眼来了。竭力抑制着内心的激动说:“我希望你答应,我们最近就结婚。”

  许凤严肃地说:“谈不到!绝对不能考虑!”

  气氛尴尬起来,寂静中,胡文玉脸色由红变白。

  许凤坦然地接着说:“并且,在抗日胜利之前,你不必再和我谈什么爱情问题。”

  胡文玉惊愕地问:“为什么?”

  许凤断然说:“很简单,应当考验考验。”

  胡文玉激动起来:“我们之间的爱情是事实,难道你要无情地破坏它吗?”

  许凤沉静地说:“我承认我们过去的感情,但是,破坏它的是你,不是我,你对党,对我个人慷慨地发过多少誓言?有什么价值?你的行为证明你口是心非。你看着我的眼睛!你答复,你忠实于你的誓言吗?”

  胡文玉心亏气短,竭力镇静,但他不敢和许凤那光明磊落、正气逼人的炯炯目光相遇。

  许凤越说越激动:“是的,我曾经对你抱了很大希望,希望你成为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真正的革命战士,希望你摆脱你的资产阶级家庭的影响,真正成为工农阶级的儿子,希望你树立起为革命牺牲一切的决心,成为献身于革命的英雄,你有一点进步我就高兴。但是我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灰心。你的剥削阶级立场是多么难改呀!”

  胡文玉不敢正面答复,只是恳求说:“我求你不要说出决绝的话,你看我的实际行动好吧?我一定叫党和你满意。”

  许凤长出一口气说:“但愿如此,让我们看事实吧!”

  这是一幢三间没人住的闲屋子,用两根带着老皮的榆木顶着大梁,房顶露着被烟熏黑了的苇箔,墙角布满了蜘蛛网,网丝上挂满了灰尘,从房顶上垂下来。墙壁熏的黑糊糊的,有些泥片剥落了。当屋乱放着十几捆苇子,屋角上堆着一堆麦秸。小油灯放在靠墙的一堆土坯上,窗户没有糊纸,用破麻袋片挂起来挡着。屋里霉气味混和着烟草味,静悄悄地,九个人散坐在苇子捆上,有的吸着烟,有的干脆躺在苇捆上,闭着眼假睡。刘远提了驳壳枪站在屋门口,不时向屋里的人们扫一眼。屋里的人们等烦了,嘟囔起来:

  “许政委还不来呀?”

  “嘿!转移了三个村啦,会还没有开,真是!”

  “在咱们蔡村开会不是一样吗,为什么单到高村来呢?”

  蔡村的治安员蔡云山哼了一声,立起来凑到油灯火上去吸烟。他那生着一圈大胡子的扁脸,一脸横肉,两道粗眉连成一条线,睁着一只独眼,向刘远望望,就往外走。

  “别走哇!政委就来啦。”

  “我到外边去一下就回来嘛!”

  “不行,就开会啦!”

  “开会,她不是还没来么!”蔡云山发火了。

  刘远坚决地说:“不行!”那精明锐利的目光扫了蔡云山一下。

  “指导员,这是怎么回事?”蔡云山被刘远那锐利的眼光弄得手足失措了,望着斜倚着麦秸捆出神的赵青。

  “我不管,这是许政委的命令。”赵青说着干脆闭上了眼睛。

  正说着,许凤、秀芬、小曼从东面墙头梯子上走下来,进了屋子。许凤闪披着夹袄,一身淡蓝色衣裳,脸色平静。秀芬敞着宽大的对襟褂,里边穿件紧身花条布褂,束着皮带,提着二把驳壳枪,健壮的身体,一举一动浑身是劲。小曼提着手枪,咕嘟着小嘴,向人们瞅了一眼。秀芬在左、小曼在右,紧紧跟在许凤身后坐下,手不离枪,眼睛盯着每个人的动静。

  “请同志们来,主要是想调查一下暗杀蔡九芳同志的案子。希望大家提供一些破案的线索,请大家谈谈吧。”许凤说了严肃地望着人们。

  屋里空气沉闷,紧张,谁也不说话。赵青安静地吸着烟,望着空中,吐着烟缕。蔡村的几个村干部都呆呆的像木雕泥塑的罗汉,坐着一动也不动。

  “同志们说吧!”许凤又催了一句。

  回答仍是沉寂,谁也不说话。

  许凤为什么要开这个会呢?原来经过反一贯道、枪毙了一贯道头子魏道恒之后,斗争并没有能够轻松一些,他们还是常常被敌人跟踪包围。他们一到哪个村,跟着敌人就去了。在团城差一点叫敌人抓去。以后她就常常已经住好,又悄悄起来蹓走。有时候刚出村二三里地,敌人就进了她住的院子。后来她险些又挨上一次伏击,亏得那天带了几个队员没走老路,才算没遇险。这样天天光顾着躲避敌人的追捕了,哪里还能工作。许凤简直苦恼极了。这显然是有内奸和敌人勾结。不除掉内奸这块病,早晚有一天要全部被敌人搞死。可是要想除掉这块病,哪有那么容易!不光新案子一时调查不出来,就连老案子蔡村支部书记蔡九芳被暗杀的事,至今也调查不出个头绪来。但在这困难的日子里,赵青却活动的很顺利,他带着一组队员打了一个小伏击,缴获了两支枪。零星地捉放了十几个伪军警和伪组织人员。又通过关系从枣园据点拉出来了五个伪军,带枪投了小队。他活动的非常大胆,甚至挨着枣园据点的小帅庄,也敢带队去住两天。敌人也包围过他们两次,可都是凑巧赵青刚带队出了村,敌人才赶到。有些队员都惊奇他的机智。班长刘远心里可逐渐疑虑起来,找个机会和许凤谈了一下。许凤本来就觉得赵青的工作虽然有成绩,但是有些地方实在难以理解,不能不令人起疑。听刘远谈了些情况,更警惕起来。一天傍晚,许凤正在一个堡垒户家里为反特斗争苦思焦虑,房东领着个担油桃子的人进了院。许凤奇怪地望着这个一身油垢、两腮胡须的油贩子,不知来干什么。呵,那卖油人竟奔自己屋里来了!许凤赶紧下炕,那人已经进来,不等问话,就从鞋帮里取出一封信来。许凤接过来,一看番号,是县委敌工部长王少华的信。看了信,才知这人是政工队队副刘彬,派来担任区治安员的。许凤高兴极了。刘彬传达了王部长的指示,介绍了一些破案的线索。许凤分析了全部情况,决定叫刘彬去进行秘密调查,自己去正面观察一下蔡云山等可疑分子的表现。所以今天她决定召集蔡村的干部开会,叫赵青参加,搜集一下人们的反映,也对证一下自己了解的材料。夜间,许凤突然派人把蔡村的干部们叫出来,转到梁村、刘庄,又转到高村,这才开起会来。干部们都沉默地吸着烟,看着许凤,没有一个人发言。许凤向每个人看了一下问道:

  “同志们,蔡九芳同志是怎么被暗杀的呀?”

  还是没有人言语。赵青眯起眼睛吸着烟卷,暗中盯着每个人的脸色。屋里一阵奇怪的沉默。蔡云山见许凤盯住他,实在躲不过去了,便说:“政委,我这治安员没有尽到责任。可是谁也没有见到,调查也没法调查,叫我也说不清。”

  再问别人,也都摇摇头说不知道。

  许凤心想:凶手可能就在这里边,所以人们不敢说话。许多人都低着头,独有赵青、蔡云山眼珠子骨碌骨碌直在别人脸上打转。许凤又进一步问道:“大家估计一下可能是谁呀,提些线索也好调查嘛。”

  别人还是不作声,蔡云山却唉了一声说:“政委,我看这事不能估计,破案要有真凭实据才行。”

  许凤就势问赵青道:“你说呢?”

  赵青连忙说:“他说的对,这个不好瞎估计。我看只能调查以后再说。”

  许凤心里明白了大半,立起来说:“好吧,散会吧!”

  人们往外走着,许凤决心再试探一下,便叫住赵青和蔡云山说:“今天叫刘远带队员转移到别的村,咱们都到蔡村去宿吧。”

  蔡云山连忙接住说:“好,好极啦,咱们一起走吧。不过我们村目标可挺大的呀,敌人说不清什么时候就来。”

  赵青连忙说:“不要紧,只要封锁得严,据点外边的邻村我们也敢去住,咱们一起走吧。”

  许凤说:“你们都在这儿先等一等,我去办一点事回来一起走。”

  人们连声答应着坐下来。许凤走了出去,她约定了今天晚上和杜玉良助理员谈话。回到住宿的院里,走到西间屋一看,杜玉良正坐在凳子上吸着烟等她呢,见许凤进来忙立起来,许凤叫他坐下,两人谈起话来。许凤知道杜玉良特别接近赵青、蔡云山,情绪又特别苦闷,估计他会提供一些线索。经过一番动员,杜玉良果然说出了一些材料。只是一接触到内奸问题,他便躲闪着不说了,谈来谈去总是兜圈子再也不说别的。许凤对今天能找到一些线索暗自欢喜。估计他有顾虑不肯讲,不便强迫他说。又诚恳地和他谈了一会,最后对他说:

  “老杜,谁都看得出来,你精神上很苦恼。有什么话应当都说出来嘛,组织上绝不难为你。”

  杜玉良抬头看看许凤那温和善良的眼神说道:“我知道组织上关心我,我母亲要不是你照管也早死了,唉!”杜玉良叹口气低下头说:“许凤同志,说也说不清楚。”

  许凤说:“不,老杜同志,不要以为区委怀疑你。你被捕以后,尽管有人说你叛变了,可是组织上已经弄清楚,那不是事实。不过,你的表现有些软弱就是了。”

  “许政委,”杜玉良抱着头挨了一声说,“我是想一辈子也弄不清楚了,组织上这样关心我……”

  许凤见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便说:“你先平静地想一想,有什么苦恼随时可以找我谈,你愿意写给我也可以。”

  杜玉良擦着眼泪说:“我一定写给你!”

  这时秀芬、小曼走进来说:“赵指导员来叫咱们啦,走吧!”

  许凤答应着走出来,跟赵青、秀芬、小曼和蔡村的干部到了蔡村。在西头安排好了住处,村干部走了。

  秀芬和小曼望着许凤问:“凤姐,怎么,就住在这儿吗?”“小声点!”许凤在她俩耳边小声说,“我们不能住这儿,马上转移出去。你俩叫北院房东一家子出村,然后秘密地绕到村南高粱地里咱们宿过的地方等我。”

  秀芬、小曼抿着嘴听着,眼珠机灵闪转地点着头。等许凤说完,又在许凤耳边唧咕了两句就走了。许凤立刻向房东老爷爷借了男人衣裳套上,头上包了条旧毛巾盖上眉眼,背上个筐,拿了张镰,和房东老爷爷一起蹓出院子向村外走去。遇上人,许凤也不言语,低头走过去。这样碰上了四五次人,问话的人还以为是房东老爷爷的孙子又跟他到洼里去呢。许凤来到村外跟秀芬、小曼会合了,便把筐、镰、衣裳交给老爷爷。三个姑娘掩到大洼里一块苎麻地边上,持枪向村里望着。等了好一会儿,就听见一阵丁丁当当的砸门声、叫骂声和枪声,许凤指着蔡村说:“听见了没有?这就是村里干部和群众不敢说话的秘密。”

  秀芬说:“凤姐,谁最早知道咱们在这村住的,要坚决追查一下!”

  许凤说:“我也在想,一定有人向敌人送情报,可也不一定是知道得最早的人。”

  小曼一拉许凤的手说:“凤姐,明天就找他们来问!”

  许凤摇摇头,搂起她的肩膀说:“好,咱们快走吧。”

  三个人穿过庄稼地,沿着一条小路走下来。走到离张村四里来地的地方,这一带地势很洼,高粱茂盛,长得一人多高,像密不透风的墙壁。她们一行走着,汗毛直竖,走出高粱地,面前展开一片开阔的山药地和黑豆地。只见前面一晃有几十个人影,鬼鬼祟祟地向这条小路走下来。许凤心里一惊,暗想这决不是好人,赶紧拉住秀芬、小曼往后退。秀芬一咬牙说:“打吧!打了就跑!”

  许凤一拉她说:“不行,快过来!”

  三个人伏身爬进黑豆地中央浓密的地方,顾不得地上滑唧唧的潮湿,手指扳着枪机,听着动静。一会儿听见高粱地里哗啦哗啦一阵响,一阵冬冬的脚步声。一个公鸭嗓子的人小声说:“真怪,估计她们一定会走这条路到张村的,怎么不见影!”

  一个牛一样声音的人说:“她升不了天,就抓得住她。一定还在前边,从地里蹚蹚。小心点,她们可有枪。”

  左右高粱地、玉米地和伏着的豆子地里,哗哗地响起来。她们紧张地勾着枪机,听着蹚到身边,三个瞄准了,一齐开枪。几个敌人应声倒地,其余敌人撒脚就跑,蹚的庄稼哗哗乱响。许凤、秀芬、小曼立刻起来又向跑的敌人开了几枪,急急窜到路上,一口气飞奔张村而来。跑到小曼家门口,敲了三下墙。大娘早焦急地等她们回来,听到暗号,立刻开门接她们进去。大娘问知了是怎么回事,急得埋怨道:“就不会叫干部们送送!三个闺女家总这么跑来跑去,早晚就叫你们把人吓煞!”

  许凤拉着大娘的手说:“好大娘,以后一定听你的话。这几天村里怎么样?”

  大娘说:“现在跟前几个月不一样了。支部工作一加强,村抗联工作一开展,连那二十多家落后的富裕中农也团结起来了。现在做到了家家有洞口,户户一条心。反动道门在咱村算是吃不开。一个老娘们来串亲,说话露出了她是一贯道,立刻就被送到村公所里去了。”

  许凤又问道:“大娘,你学习文化有进步吗?”大娘从炕席底下拿出个小本子来,笑着递给许凤道:“你看这吧,这是人家立根教给我的。可是我说给你,可不能放立根走了!他现在光往我身上推工作哩。支部一开会也叫我讲话,好多事硬叫我出面办。他一天价就念道远走高飞去搞大部队哩!前两天俺俩还吵了一气。他说什么,'今年咱们大生产也搞的不错,足吃还有余,工作也恢复好了,还不叫我走!'我说:

  '就是不行。我这么个老婆子这么大事架弄不了。'”

  许凤听了直是笑。秀芬和小曼也跟大娘说笑着,来给许凤按摩脊梁。两人逗逗打打,又说又笑。

  许凤顾不得答理她俩,皱眉暗想:李铁他们还不回来,可别是出了什么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