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探母










  太阳落山,半天红霞,李铁、萧金从县委会回来往枣园区走着。霞光映照着李铁的脸,变成了红铜颜色,他那炯炯的目光沉思地向前望着。云霞在迅速地变幻,红色渐淡,暗影渐浓,一颗明星出现在西北天空的云带旁边,渐渐的亮起来。李铁走着见西天边直劲打闪。凉风吹来,树上的知了嘶嘶地惊叫着飞逃,看看要变天,就甩开步子快走。看看走近一个村庄,萧金指着问道:“走这条道正路过李村,到家去看看大娘怎么样?”

  李铁几个月来也惦念老娘,想一想说道:“也好,就去看一下。反正误不了今个晚上赶回王庄就行。”

  说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李村。天已大黑,街上悄悄地走过几个人,看不清是谁,好像害怕似地一晃都躲进胡同里去了。李铁知道娘为躲避敌人的抓捕,搬到姨表姐李兰心家的院里去住了。到那院前看时,见胡同口已经垒起了。仗着地形熟悉,从邻居家进去来到兰姐家。轻轻地走到屋门口,听到屋里有人小声说话。一步踏进屋里,却见一个姑娘弯着身子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药锅,正往一个磁碗里倒药汤哩。娘在炕上倚着被罗坐着,脸色黄瘦,白发更多了。一眼看见李铁他们进来,怔怔地使劲睁眼看了又看,好像没有看清是谁。那姑娘听见有人进来,直起身子回头一看,咦了一声。李铁一看却是许凤,忙叫声:“许凤同志,你!”心中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只向许凤深深感激地望着。许凤眼睛坦率地望着他,努了一下嘴,示意叫李铁快去安慰老娘一下。李铁赶紧走到炕沿边,跪到炕上去摸摸娘的手,娘的前额,问道:“娘,什么时候病了?”娘看着他,欢喜的眼里淌出泪来,呆了好一会才说:“有十多天啦。村里干部天天来看我,你兰姐天天守着我。她才出去了。我已经好啦,就是还有一点咳嗽。依着我就不去叫你,是你兰姐派人找你。偏又赶上你到县里去了,凤姐就来守了我一天。”

  李铁又问道:“是什么病,请谁看了?”

  许凤立在身后插言道:“重伤风,请柳雨松老先生看过。人上了年纪,有个病就垮下来。前天你走了,村干部派人去找你,说的怪吓人的。我跟小武子立刻就来了。现在小武子又取药去了。”

  许凤把自己攒的一点点菜金钱拿了来,给李大娘取了药买了吃的,李大娘还不知道哩,许凤更是一句也不提起。李铁心里千头万绪,向娘说了一些安慰话。萧金也问候了大娘,帮助许凤拾掇东西,侍候大娘吃下药去。大娘见李铁坐立不安的样子便说:“你们要工作忙就走吧,我不碍事,好咧。”停了一下,大娘望望李铁又说道:“就是,我听人说你一些坏话,怪生气的。你可要记住,娘一辈子可没有做出过一点见不得人的事。你要给我丢脸,我可就不活着了!……”说着泪又淌下来。

  李铁坐在娘身旁,听了这话心如刀绞,忙用手巾给娘擦擦眼泪说:“娘,你只管放心,我不会给你丢人!”

  许凤也在旁劝解道:“大娘别听那没影的闲话,松松心快把身子骨养结实了,也叫李铁同志安心。”

  萧金也上前插嘴道:“别人说李铁同志坏话,那都是胡诌,一句也别听。”

  大娘这才松口气,停了一下又说道:“前些日子你二叔又跟我吵了一架,病也是被他气的。他把咱村西头的枣树给砍了七八棵。我费了很大劲,好歹拾掇了三四年才长枣了,他不叫我过日子。我寡妇失业的这二十多年,他净想法欺负我。”

  说着又擦起泪来。

  李铁叹口气说:“娘别生气,我有了空一定和村干部跟二叔好好谈谈,二叔老是这样怎么行!”

  大娘咳了一声说:“反正你也不管家里的事,谈不谈吧都一样。病好了我非找县政府告他去不可。”说了气的哼哼起来。

  李铁、许凤又说又劝才算把大娘安静下来。说话中间,李铁的姨表姐李兰心和武小龙都回来了。这李兰心生得膀大腰圆,粗手大脚,浓眉大眼,声音宏亮,眼珠儿又亮又活,一头又黑又厚的头发,挽着个大圆髻,真是做活往前冲,走路快如风,种庄稼,干工作都是一把好手。她是共产党员、模范抗属,又担任着抗日村长。村里的顽固老婆,不讲理的刁汉,见了她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兰心见李铁来了,劈头就说道:

  “表弟!给我杆枪,我跟你们去闯荡闯荡!别看表姐是个娘们,骒马一样上阵。”

  许凤见兰心说话气昂昂的,知道她又为什么事生了气,就问道:“又生什么气啦?”

  兰心拿着个小笤帚,刷刷地使劲扫着身上的土,一面说:“跟村里这群糟囊噗哧的老头子们一块工作,真把人气炸了肺!我真想立刻用鞋底子狠狠地揍他们顿屁股。磨磨蹭蹭,到这时候,征公粮的帐还没算好。”说着噗哧笑了,“看!怎么当着病人扯起这个来了?”

  许凤笑道:“你别着急,会叫你出来闯荡的。”兰心听了高兴地一拍大腿道:“好凤姐咧!什么时候叫我,连'格登'也不打就走!”说了又跟李铁、萧金问长问短,拉了会话儿,指着李铁道:“铁柱兄弟,工作忙你只管去吧,我这屋里有洞,有我照顾二姨,一切有我负责。”说了向许凤和大娘笑了一下。

  李铁忙道:“多叫兰姐费心吧。”

  许凤又贴着大娘的脸轻声地安慰一番。大娘脸上慢慢地露出笑容,向李铁说道:“铁柱,别结记我,工作要紧。村里待我挺好,你们要走就走吧。”

  许凤接上去说:“大娘好好养着,等病好了到俺家里去住些日子。俺娘也是一个人在家,净嫌没个人跟她拉套儿说话的。”

  大娘笑道:“敢情好,你多咱回去就告诉她大婶,我一定去走亲。”说着又向兰姐说:“你说她娘多有福,不知哪辈子烧了高香,生了这么个好闺女。”说着拉着许凤的手不愿意叫她走。

  许凤抚摸着大娘的手说:“大娘,我不像你的亲闺女一样吗?”

  大娘脸上露出了笑容,给许凤扯扯衣衿,上下端详着嘱咐说:“路上可小心哪!”

  兰心明白姨娘的心事,看看许凤,瞅瞅李铁,故意逗趣说:“抗战胜利了,不论你俩谁结婚可给我个信。”说了又向大娘耳朵边小声唧咕了两句。大娘也咧开没牙的嘴笑起来。许凤见兰姐和自己开玩笑,使劲一摇她的胳膊,两人格格地笑起来。李铁趁娘喜欢了,忙又凑到跟前去说了几句话,回头立起来望着许凤说:“咱们走吧。”

  兰心送许凤和李铁他们出来。他们才走下台阶,一回头见大娘也扶着拐棍走了出来,倚着门框,依依难舍地望着李铁、许凤他们,花白头颤动着说:

  “你们多咱回家来看看?”说着慢慢地抬起袖子去擦眼泪。

  李铁、许凤忙又回去扶着大娘说:“你好好养病,我们一有空就来。”兰心忙跑上去扶姨娘回屋,回头向李铁他们一摆头,示意叫他们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