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就擒










  武小龙去抓小鸾,没有抓到。许凤赶紧派李铁、萧金、武小龙等带队员分组去抓捕政治土匪,调查小鸾和胡文玉的下落。又派江丽去汇集材料,给县委写报告。派秀芬、小曼去看护寒露,在寒露清醒过来的时候,再了解一些情况。人们都走了之后,许凤也赶紧出发,到王庄去参加审讯赵青。她持着手枪,沿着僻静的小路急急地走着。忽然听见旁边有人走来的脚步声,赶紧躲在一棵大树后边。朦胧的月光下渐渐看清了,远远地从小路走来了一个人。看那个儿和走路的姿态,一定是胡文玉。许凤不由地心里一动,赶快握紧了手枪,悄悄打开保险机。看看那人走近了,不是他是谁!只见他煞白的面孔,东瞧西看地走一阵,停一停,好像还在犹豫不决。胡文玉为什么这时候竟敢到这儿来呢?原来他在蔡村藏着,赵青一被捕他就听到了消息。他怎么办呢?左思右想,他以为自己不会暴露,可以肯定许凤他们掌握不住自己的材料,那么与其躲着,倒不如主动去见许凤,装做不知道赵青被捕这回事,一定可以混过去。如果许凤对自己有怀疑,看情形不对,也可先发制人,找个机会,用枪逼着她,把她弄到枣园去。他估计许凤无论如何不会一见面就逮捕他的,那就尽有机会和许凤玩玩手段。他边想边走。看看离近了,许凤把头缩回来,掩在树后。胡文玉从大树前边刚走过去几步,许凤突然厉声喝叫:

  “站住!举起手来!把枪扔在地上!”

  胡文玉猝不及防,吓得浑身一抖,不由自主地都照着办了。

  “走!”又是一声威严的命令。

  胡文玉机械地走了几步,忽然清醒过来。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两手一拍大腿往前凑着叫道:

  “许凤同志,是我,是我,你怎么连我都看不出来啦?我正要去找你哩。”说着一看丢在地上的手枪早被许凤拾起来了。

  许凤的枪口仍然对着胡文玉,月光照着她严峻的脸,她眼里闪射着愤怒的寒光,严厉地喝道:

  “站住!不许过来!”

  胡文玉见她那样,只好停下来,装出委屈的神情说:“许凤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许凤咬牙切齿地说:“谁跟你是同志,走!”

  胡文玉突然坐在路边土埝上大声叫道:“你好狠心!你竟这样对待我!就是别人冤枉我,你也得给我洗白,想不到连你也相信别人的胡说!”

  许凤冷冷地说道:“走!到王庄去,会有人跟你对证的。”

  胡文玉坐着不动,向许凤望着,流露着惶恐和凶狠的神色说:“你真忍心杀死我?”

  “你不走,我就杀死你!”许凤见他赖着不动,更愤怒了。

  胡文玉仰天叹了口气,摇摇头向许凤说道:

  “许凤啊许凤,你竟把过去的一切全忘啦!你想想,是谁在你大病当中,一连十几天日夜看护着你?是谁跑几十里路给你找吃的?反扫荡,又是谁一气扶着你跑几十里路?这都是我啊!为了帮助你学文化,不管多忙多累,我有一次嫌烦过没有?我把你当我同胞妹妹看待。想不到现在你这样整我,这样陷害我!天哪,我冤枉啊!”他越说声音越大,竟喊叫起来了。

  许凤立刻严厉地命令他:“立起来,走!”

  胡文玉看着盯住自己的那黑森森的枪口,无可奈何地惨笑了一声,立起来道:“许凤,你打死我吧,你,你还有没有做人的良心?咱们俩有什么仇?记得吗?大扫荡前夜我们就在这儿分别,你还对我那么好……”

  许凤看着胡文玉,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厌恶和愤恨。她看透了他那卑鄙无耻的灵魂,他喊着最响亮的革命口号,却咬牙切齿要流革命者的血,他不过是一个随时出卖一切的政治投机商,一个猎取权力的冒险家。一个只谋私利的贪婪的骗子……

  胡文玉向前迈了一步又说:“这里没有别人,谁也不会知道,你放我走吧,我一定报答你,我回家绝不做坏事。”

  许凤喝道:“你走!不然我就开枪!”

  胡文玉转过身去,大声叹了口气往前走了,许凤在后边,用手枪逼着他走着,走过了柳林,走过了杨树高坡,走过了那水沟上的小桥。这些地方都曾有过她和他并肩走过的足迹。她走着,过去那些情景一幕一幕又在脑子里反映出来,为什么一个人竟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过去看不透他?愤怒、悔恨……在心海里不停地汹涌翻腾。正在这时,胡文玉冷不防转身就跑。许凤早有防备,狠狠一拳打在他脸上。噗咚一声,胡文玉仰脸倒在地上,许凤又给了他一脚,冷笑一声喝道:“别装蒜!快起来走!”胡文玉眼睛被打肿了,爬起来慢慢走着,不住地东瞅西看。

  许凤看穿了他的心机,在后边用枪一顶他说:“走快点,你不要打算从我手里逃走!”

  胡文玉一面走一面哀求道:“看过去我总为革命做过一些工作,我求你别叫他们杀我。我一定坦白,彻底坦白。”

  许凤嗯了一声说道:“当然,政策你不是不知道,只要真正坦白悔改,是可以从宽处理的。”

  胡文玉走着,心里光盼着半路遇上扫荡队,那就可以跑到据点里去了。一会儿他又怨恨赵青不该瞒着自己。要是早些逃回北平也就没有这回事了。究竟是什么地方暴露了呢?难道是赵青被捕出卖了我吗?不会的。心里又恨许凤。自己过去那样爱着她,结果反叫她给毁了。

  眼前到了那片洼地。胡文玉站下叹口气道:

  “许凤,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记得吧,就在旁边这棵大柳树底下,我上了你们的小船,咱们摇着船,唱着歌。可是如今……”

  许凤用枪口顶了他一下:“别说废话,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