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岳村遇险










  夜间,枣园据点日军大队部屋里,在雪白的墙壁上张挂着地图,方桌上点着明晃晃的用磁盆做的香油灯。渡边坐在桌子旁边接电话,张木康在窗台前立着吸烟,齐光第、赵青进来立在一边。一个鬼子进来把一个公文夹放在渡边面前,渡边点点头继续在空中挥舞着拳头,向受话筒里大声嚷着日本话。嚷着嚷着,忽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生气地挂上电话听筒,向他们嗯了一声。齐光第忙给渡边敬个礼说:

  “报告太君,郭店、韩庄、桥头所有的据点都来电话,有游击队喊话扰乱。”

  “八格!”渡边咬着牙狠狠地骂了一声,点了一支烟吸着,这才冷冷地瞪着眼睛,叫齐光第他们坐下,说:“限你们三天,李铁的游击队一定要找到。”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地望着,谁也不吭一声。这个搔搔头,那个咂咂嘴。渡边像个饥饿的老狼一般,龇着白牙盯着那墙上的挂图。正这工夫,宫本和胡文玉并肩走了进来,宫本得意地微笑着向渡边咕噜了几句,渡边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伸手让胡文玉坐下。渡边从来没有对别的汉奸这么客气过,胡文玉洋洋自得地仰着头笑着不理别人,只向渡边敬了礼,坐下吸着烟,和赵青耳语着。齐光第叹口气满怀醋意地瞥了胡文玉一眼说道:

  “这些日子叫李铁他们占了点便宜去,目前更是难对付了。不知道胡队长这次派出人去能不能稳稳地搞到游击队?”

  胡文玉哈哈地笑了一下,浓浓地喷了一口烟,故意慢慢地伸出手来指着那地图说道:

  “这一回游击队跑不掉了。他们正从这儿向这儿走着。咱们悄悄地跟踪,把他们包围住……”

  “他们会老老实实等着挨打?”张木康摇摇头。

  胡文玉笑道:“这一回一定可以,因为他们在新胜之后,怎么着也难避免产生一点松懈情绪,我们再给他两个出其不意:一个是他们多注意警戒拂晓,我们就来个前半夜出动;再一个是运用游击队的活动方式,轻装偷袭,无声无息地就上房压顶。等他们发觉,已经完全在我们火力控制之下了……”

  宫本听着不住点头,同时向渡边耳语着。渡边也高兴地直摸小胡子。等胡文玉说完,宫本扶着胡文玉的肩膀笑着说:

  “胡先生一来,游击队可就快完了。”

  渡边指着地图用棍子疾速地划了个圈圈,狠狠地说:“立刻出动包围岳村!”

  寂静的秋夜,月明星稀,树叶纹丝不动。苍茫的大地,笼着一派清光,一眼望不到边的齐胸深的谷子地里,传来吹地翁鸟呜呜的叫声。游击队沿着南北的古洋河西岸走着。月光洒在河水上,泛着白色的光链。一长列人影疾速地前进着。古洋河从这里折向东去,树木越来越多,和岳村东南的大果树林连成了一片。游击队沿堤向东一拐,进入了浓密的柳林。两岸茂密的柳树遮蔽了天空,使这一带特别幽深寂静。一棵巨大的柳树,倒向水面,柳条拂擦着水流,河水打着漩涡无声地流去。

  队伍穿过柳林,沿着草坡小路离开河岸,又走进了黑沉沉的果树林。月光透过枝叶射下来,照着许凤、李铁,照着队员们那雄赳赳的身影。他们用手拨开那拦着路的枝条走过去了。他们踏着那挂满露水的草丛走着,裤脚都挽起来,腿和鞋被露水沾湿了。

  队伍悄悄地进入岳村,走进一个院子。人们从肩上摘下枪支,小声说着话,阴影中闪烁着吸烟的火光。现在正按照区委会的决定整顿小队,对队员进行政治教育。一会儿李铁就把小队带走了。

  许凤来到屋里,用手巾擦擦汗。房东春生嫂给她在炕上铺上被子,放上炕桌。许凤把油灯放在炕桌上。春生嫂微笑地抚摩着许凤的肩膀说:“好容易才见到你,我快去给你做点饭来吃,啊!”

  “嫂子,吃过啦。你去看孩子,一会咱俩一块睡,说说知心话。”

  春生嫂走了出去。许凤掏出笔记本来,拿出钢笔写着,忍不住嘴角抿着露出笑容。

  “凤姐!凤姐!”秀芬和小曼一面叫着跑进来。小曼一下搂住许凤扎到她怀里。

  秀芬说:“凤姐,这村妇女组织起来了,地道也挖了三十多丈啦。”

  小曼的脸贴在许凤胸膛上,仰起头来向许凤看着说:“凤姐,我们工作的怎么样?”

  许凤用前额和小曼顶了一下,笑着说:“好,你们工作的不错,想娘了没有?”

  小曼说:“我没有想,就是梦见了两次。”三个人都笑了,接着亲热地谈起知心话来。这时李铁把小队的住处安排好,便来找许凤商量事情。匆匆地走上台阶,一到门边,听见三个姑娘正在说话。

  小曼笑着说:“芬姐跟萧金在门洞里唧唧咕咕,那个亲热劲啊,我呔了一声,把萧金给吓跑了。”

  许凤说:“秀芬别害臊,正大光明的嘛,萧金多爱你呀!”“是他净害臊呗!”秀芬笑着换了话题说:“凤姐,咱们区的工作怎么样?能争取成为模范区吗?”

  许凤说:“地委通报了咱们区的斗争经验,咱们一定争取成为模范区!咱们首先要建立一支出色的游击队。这个,有李铁同志这样一个队长,一定行!”说着喜悦流露地赞叹道:

  “他多好啊……”

  小曼格格地一笑说:“他那么好,我快着给你介绍介绍吧!”

  “调皮鬼!”许凤笑着捶了小曼一拳。说:“咱们走吧!”说着掀门帘走出来,正碰上李铁。

  秀芬笑着问道:“你才来吗?听见我们说什么啦?”

  李铁摇摇头,无声地一笑。

  许凤忙对李铁说:“我跟她俩到西头检查一下地道工作,回来我也给队员们去谈谈话,咱们再商量工作计划。”说了满脸严肃地推了秀芬、小曼一下,三个人便走了。

  “好!”李铁答应着,见她们走了,心里暗暗地说声:“对!建立一支出色的游击队!”高兴地哼着小曲子走出屋来,真是满面春风,浑身是劲。迎面碰上春生嫂子走来,李铁接过她怀里抱的孩子来,亲亲哄哄举在头上,逗的孩子又叫又笑。李铁逗了一会,把孩子递给春生嫂子,刚走出大门,碰上几个年轻的队员走过,李铁哈哈地一笑说:“小鬼们,别忘了学习呀!”

  “是,队长,忘不了!”队员们笑着跑了。

  从大门洞的黑影里,一群扛着铁锨提着小镐、土筐去挖地道的青年,走了出来,向胡同对过一个院子里走去。“嗬,小伙子们!”李铁不由地招呼着说,“挖快点呀!”

  “是!慢不了!”小伙子们说笑着走进那院子里去了。

  李铁一路回到小队队部的院子里,总觉得到处都生气勃勃。他趁许凤没有回来,给队员们讲了一次政治课。叫萧金、武小龙领导队员们讨论着,便走上房顶来,向四外瞭望了一番,不见有什么动静。嘱咐了站岗的队员,便去躺在白天晒得软松松温柔柔的被子上。在淡白的月光下,凉风像水一般流过胸膛,顿时暑热全消。伸上房顶的绿槐枝轻轻摇曳着。他望着满天星斗,用手抚摩着胸膛,不由地想起许凤的话来,……他多好啊……她那清脆的令人振奋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李铁一摇头抿着嘴笑了一下,用鼻子一嗅,闻到了从果林和野地里刮来的浓郁醉人的甜丝丝的果实香气。这香气混合着芦苇地中刮来的凉风,真是清爽宜人,催人入梦。他闭上眼睛,任凭自己像一只浮在平静的湖水上的小船,听其自然地漂荡着,什么也不管了。

  枣园据点的敌人出动了。蔡二来在头里领着路,眼看分做两路迂回过来,把岳村包围了。成群的敌人弯腰持着枪,散开了疾速地前进,逼近了村头。在高粱地边、树后一双双凶恶的鬼样的眼睛闪烁着,无数乌黑的枪口,悄悄地向前移动着,越逼越近。站岗的队员小迷糊抱着枪睡着了。敌人悄悄地进了村,谁也没有发觉。这时,李铁听见了动静,机灵地睁眼一看,只见东面房檐上钢盔一闪光,四个鬼子正从梯子上往房上爬。李铁躲着没有动,把驳壳枪瞄准敌人扫射过去,鬼子吼了一声都摔下去了。萧金、武小龙听到枪响,带着队员从梯子上急急地跑上房来。李铁跳起来一看,只见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敌人,从东面、北面地里,从南面、西面街上,涌上来包围了这一片房子。李铁咬牙说声:“打!”队员们端着步枪、驳壳枪一起向敌人射击起来。他们往房下投弹,敌人朝房上投弹,手榴弹爆炸声吭吭地响成了一片。李铁一看,南面和西面高房上有了敌人,立刻命令队员往房下撤。刚下了房一进屋子,敌人不知多少挺轻机枪一起向这房上射来,枪弹密如雨点,李铁他们要再晚下来一会儿就全牺牲了。这屋里的洞口只通着二十多丈秘密地道,还没有挖好出口,敌人要是没有发现游击队在这里,还可以钻进去,现在可不能用。李铁暗恨自己。事到如今也只好坚持跟敌人打。赶紧把队员布置好。敌人也上了房进了院子,把这三间大砖北屋围了个风雨不透。随后好多挺机枪像暴雨般向屋子的门窗扫射起来。接着把很多柴草秫秸堆在屋子周围,点着了火。浓烟裹着火舌,从窗口和门缝往屋里直钻。看看门窗都火了,密集的枪弹也往屋里猛射着。李铁他们一面还击着,一面用手巾沾上水把鼻子、嘴包上,扑打着火焰。突然,两个战士中弹牺牲了。李铁难过地抱起牺牲的同志放到墙角边。

  “拚吧!李铁同志,我们不能当俘虏!”萧金望着他说。“沉住气,慌什么,把手榴弹准备好!”李铁满脸黑色,眼睛闪着凶猛的光。

  枪声突然停止了。传来了喊话声:“你们跑不出去啦!眼看就要被全部消灭!李铁快把小队拉过来吧!给你个大队长当!”是赵青站在对面房上,对这屋里喊话。李铁不言语,凑近窗户寻找了一会,瞄准赵青,一扳枪机,赵青没有影了,气得李铁直骂。敌人又向屋里开火了。突然,一阵手榴弹爆炸声,夹着激烈的枪声,在敌人后边响起来。敌人慌乱地散开了。李铁知道有自己的部队来支援了,带着人趁势猛冲出去,消灭了院中的十多个敌人。仗着地形熟悉,穿过西邻的院子,从一个南面堵死了的胡同向北冲去。一出胡同口是个大陡坡,见一群鬼子正从东面包围过来,李铁立刻命令萧金、武小龙带队向西北树林里冲,自己带了三个队员掩在一个坯堆后边,阻击着冲上来的敌人。萧金有心叫李铁带队冲,自己来掩护,知道李铁是不准讨价还价的,犹豫了一下便带着队猛冲下大坡跑去。李铁正在向敌人射击着,就觉身后有动静,急忙一闪身,咔嚓一声一把刺刀扎在身边的坯堆上了。李铁急向身后来的敌人扫射了几发子弹,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倒下了。子弹啾啾地搂头盖顶地射过来,这时听到有人喊道:

  “那是李铁,抓活的!”

  随着鬼子的吼声,李铁觉得右臂被重重地打了一下,被人拦腰搂住,驳壳枪被人夺去了。李铁急的一拧身带着搂他的鬼子向陡坡下边滚去。坡下的豆秧滚倒了一片。他和抓他的鬼子挣扎翻滚着,不多一会被几个敌人按在地上捆起来了。当他立起来的时候,发现一个比自己高一头的粗壮的鬼子立在身边,挟了枪牵了捆着自己的绳子,两个鬼子挺了刺刀在两旁押着。李铁汗流满面,剧烈地喘息着。枪声响得似乎更近了,一个身躯高大的鬼子军官,拖着战刀,吱呀吱呀地踏着皮靴走过来。后边跟着一个挂刀的伪军军官,和一个戴眼镜的伪警官,站在对面看着。从旁边走出来一个伪军,持着枪向李铁仔细端详了一会,奸笑一声,回头向张木康、齐光第说:“是李铁,一点也不错!”

  齐光第向渡边咕噜了几句日本话,渡边冲张木康点点头嗯了一声。那伪军又凑近冲李铁奸笑一声说:“哈哈!李队长,这一回得劳驾到枣园据点走一趟啦!”李铁一看,是叛徒蔡二来,恨不得一刀子捅死他。正恨得牙痒痒的,只见对面过来了一个身材适中、穿米色军装、戴金丝墨晶眼镜的白净脸日本军官,挎着战刀,把高统皮靴踏的拓拓地响,看来好生面熟,来到跟前,那人冷笑着把眼镜摘下来,一看却是胡文玉。

  李铁气得使劲啐了他一口。

  胡文玉用手绢擦擦脸,哈哈地笑了一声,立刻又沉下脸来道:“我到这边来了,咱们还没来得及好好较量较量,你就当了俘虏。老实说,你们逃不出我的手心,哈哈哈!”他往前凑了几步,歪头看着李铁又问道:“怎么样,识时务者为俊杰,过来吧,当个大队长,舒服的很哪!”说了又笑起来。

  李铁满腔怒气攻心,咬咬牙,趁他不注意,猛然飞起一脚,踢中了胡文玉的下部。胡文玉哎呀一声,倒在地上,疼的直打滚。日伪军连忙把胡文玉扶起来,站也站不直了,只好叫来一副担架,抬着他走。

  渡边向李铁伸出大拇指,哈哈地笑着说:“你的大大的好!大大的好!”立刻斥骂着鬼子兵说:“快给李铁队长解开的!”张木康也客气地说:“李先生,多原谅,我是久仰大名了,这次请您到枣园去,无非是想和您一起共事,希望……”

  李铁仰着脸不理他们。听着枪声猛烈地响了一阵子,突然停止了。

  敌伪军押着李铁和被俘虏的几个队员,向枣园据点疾速地走去。

  李铁被夹在鬼子的行列里边,虽然他没有被捆着,后边和左右都是鬼子挺了刺刀监视着。他一面走着不住地左顾右盼,只是找不到一个逃跑的机会。眼看着穿过树林,穿过庄稼地小路,快离枣园据点不远了,再不想法逃出去就完了。他一下立在路边不走了,要求歇一会儿解解手。一个鬼子吼叫了一声要发脾气,被一个鬼子军官制止住,命令鬼子兵四面围着他,监视着让他解手。几个鬼子围住他,敌人的队伍不停地走过去。他解着手瞅着伸在面前的刺刀,寻思着办法。他扎好裤腰带歇了一会儿,鬼子军官催他走,只得跟上往前走。看看到了一带密林丛丛的大土岗上,左边是枣树林,右边是陡峭的土坡,下边是两丈多深的大夹沟,大沟对面坡上是用密实实的杜树夹枣树编成围墙的梨树园。这一带地形复杂,是最好的打伏击的地势。这时,四周悄无声息,李铁只盼着同志们能在这里打一下才好。想着听见马蹄声响,敌伪军官骑着五匹大马,从旁边走过去了。听着马上一个伪军军官说声:

  “李队长委屈啦,枣园见!”

  李铁听着,估计是伪军大队长张木康,没有理他,只顾观察地势。眼看走上了土岗的顶上,陡坡下边是一片棘针乱草。正在偷偷看着鬼子的动静向右边靠,突然,一阵排枪从两旁射击过来。李铁早攒足了劲,趁敌人一慌,闪开敌人的刺刀,猛一膀子向右边的一个鬼子撞去,随着向大沟下边跳下去,正砸在掉下去的鬼子的身上,摔的一昏,一下子没有能爬起来。这时侧面树林里排枪向敌人猛射着。看着大沟上又有敌人跳下来,李铁赶紧往一边滚去,忍着疼咬牙爬起来就往对面坡边跑。李铁跑着觉得身后有人追近,忽听噗嗵一声,迎面跳下两个人来,原来是刘满仓和陈东风。刘满仓吼一声把敌人砸倒;陈东风扶起李铁就跑。这时身边子弹啾啾直响,陈东风扶着李铁爬上坡顶,正碰上武小龙和萧金。武小龙连忙拉住李铁,跑到树林里边。左右都是游击队员,把枪伸出篱笆去向敌人射击着。李铁这一歇倒脚疼的立不住了,就见许凤提了枪跑到面前,惊喜地一把扶住他说:“快跑!武小龙同志带队掩护!”陈东风一把背起李铁,一阵风跑下去。许凤掩护了一阵,也跟着跑下来。跑了一阵,听着不要紧了,李铁坚决要下来走。

  这时零零星星的枪声在四面八方响起来。听吧,各式各样的枪声都有:老套筒,独二决,火炮,大抬杆……这是民兵小组们自动来配合作战了。敌人被这枪声气恼了,狠狠地用机枪盲目地扫射着,不时发射几下掷弹筒,连着几声爆炸。可是敌人刚打完了这边,那边枪声又响了,真是此起彼落。这样打打逗逗,忽隐忽现,满地青纱帐,又是黑夜,追不见人影,打不着目标,敌人的枪声,无可奈何地咆哮着。

  许凤听着,满意地笑了笑,心里赞叹道:有这样的群众,这样的民兵,还怕什么?她想着向四下观察了一会,跟上来向李铁说道:“哎呀!可真把人急死了。我们在岳村西头正检查工作呢,萧之明同志就带着大队开过来了。我跟萧之明同志说了一会话,正说派人叫你带上小队过去一起配合活动呢,就听见枪响,知道你们出了事。萧之明同志立刻就带队攻上去,把小队接下来。一看你们几个人没有下来,他就急了。赶紧又带队追下来,跑步从旁超过敌人,秘密地埋伏到这一带。刚才我们看着就像是你跳下沟来,好歹总算把你救出来了。”

  萧金哎了一声说:“都怨我太大意了。”

  秀芬嗯了一声说:“还说呢,你就不应该让李铁同志在后边掩护!”

  许凤忙说:“秀芬别说这个了。萧金同志没有什么不对。他也急的够呛了。不是我跟萧之明同志劝着他,还非要打回去找李铁同志呢。”

  李铁喘着气说:“谁也不怨,都怨我,真不该出这样事。”

  他们小声说着话,听着枪声渐渐远了。李铁早累得精疲力尽,摔的腿疼难忍,知道脱了险,一跛一跛地再也走不动了。陈东风又要背着他,李铁坚决不让,只好架了他一步一步挪动。月光下,许凤看着他衣裳撕的稀烂,脸上、胳膊上都是血印子,也不忍再说他什么,忙从自己腰里扯下毛巾来递给他说:“快擦擦吧,看你!”

  李铁接过毛巾来,擦着汗水。站下听听,枪声还稀稀落落地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