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出击










  从中午以后还没露太阳,天色一会比一会黑,枪声一会比一会远,张大娘倚着大门望着,听着,焦急地来回走着。张村村头场里地里,一些老年人也都呆呆地立着,听着。他们手里拿着铁锨、扫帚、镰刀,都怔住向响枪的方向看着,干不下活去了。谁也用不着问谁,心里都充满了悬念和焦急。张大娘仰头望着天空,祷念着:“老天爷快点黑天,快点下雨吧,游击队好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去。”她想着就好像看见李铁、许凤还有小曼、秀芬他们,挽着裤腿,提着枪,在大风雨里跑哩。忽然一声沉雷在头上滚过,一阵大风夹着大雨点,噼噼啪啪直打下来。电光连着闪了几下,一声震耳的霹雷从树顶上炸开,向四周滚去。雨越下越紧。枪声听不见了。大娘在风雨里高兴地说:“可好咧,可好咧!”自言自语地正要回到院里去,只见风雨中一个人匆匆地向大门口走过来,等来到近前一看,是老何背着个菜筐,浑身湿淋淋地闯进门洞里来,喘着气从身上掏出一个油纸裹着的小纸卷说:“怎么办,大嫂,情报站的人没影啦,小队也不知道撤到哪里去啦。我得立刻回去,这是紧急情报。”

  “交给我吧。”大娘把情报接过来说,“我一定想法给他们送去。”

  老何走了。大娘忙回到屋里披上条口袋,拄着一根棍子,走到门口仰首望着天空,想着:紧急情报,他们在哪里呢?她立着想了一会,想起了大洼里菜园子里那几个小屋子,她下定决心去试试。随手锁上大门。冒着大雨一步一滑地踏着泥水走出村来。夜色漆黑,简直对面看不见人。道路泥泞难行,她在风雨中摇摇摆摆地艰难地走着。好容易摸到庄稼地大路上来。正走着,听到前面噗嚓噗嚓的一阵紧急的脚步声,忙蹲在路边庄稼地里,听着是敌人叫骂着贴着地边急急忙忙地跑过去了。

  雨水哗哗地流向河沟。洼地里白汪汪的一片雨水。庄稼泡在水里,好像淹没了半截。大娘立在水边,风绞雨,摔打着她的脸。她抹抹脸上的雨水,瞭望着这一片大水,怎么也绕不过去,只得蹚过去。她一咬牙走进水里,泥陷住她的脚,她拚命地跋涉着,跋涉着。鞋陷在泥里了,她光着脚走,脚疼的难受,一下子跌坐在水里。挣扎起来,浑身泥水,继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

  滹沱河边菜园子里,几个独立的小茅屋,里面挤满了区干部和小队队员,在蜡绳燃烧的微光中,擦着枪,给伤员包扎着伤口。许凤、李铁从小屋门口向外张望着。闪电一亮一亮的,只见滂沱大雨在雾茫茫的野地里瓢泼似地倾倒下来。哗哗的风雨声越响越大。许凤回头问李铁、朱大江道:“这么大雨,情报送不来啦,派人去了吗?”

  一阵风绞雨卷过,把雨星刮了许凤一脸。

  “去啦。不过,等回来也就天亮了。”李铁叹口气。

  “前几天有消息说,敌人可能在这两天从城里运弹药和物资来。如果今天夜间能了解到敌人军用汽车的确实出发时间,那我们就可以来个主动出击。这一仗打好,就把咱们小队的装备问题解决了。这对咱们以后的斗争有着很重大的作用……”

  朱大江的烟头火光一亮,虽然只朦朦胧胧地一闪,但也可看到他眼梢口角露出的笑容。这些日子,他一听见打仗,就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这种感情,一天比一天强烈,光想立刻投入战斗。听许凤说着,他着急地插嘴说道:“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必须立刻搞到情报。谁能想出什么办法?”他望着干部和队员们,使劲吸了一口烟。

  许凤也说:“好!大家讨论一下吧!”

  人们立刻交谈起来,小屋里一片唧唧喳喳的声音。办法提了好多,但最有把握最保险的办法,还是没有想出来。

  一个队员说:“武队副要来了,准有办法。”

  朱大江哼一声道:“这一回他恐怕也不见得有办法。”

  萧金说:“武小龙是比别人多几个心眼。说不定真有一个锦囊妙计哩!”

  郎小玉说:“那家伙一转眼珠就是一个点子。我看没有难着他的事。只要他龇着白牙冲你一乐,那他就保证有了办法。”

  郎小玉这样一说,把人们逗乐了。都想起了武小龙那爱做鬼脸的滑稽样儿。正说着,武小龙一下闪进门来。他摘下草帽,向外甩一甩水,什么话也没说,先向朱大江要了块纸,抓上一撮烟末卷烟卷儿。只见他脖子滑稽地一晃,烟卷儿早就卷成了。他向李铁对了个火把烟吸着。郎小玉突然笑了一声。大家一看,原来武小龙正露着一口白牙笑呢。大家想起郎小玉的话,也都不由的笑了。武小龙向许凤拍拍他背来的鼓囊囊的背包说:“政委,我早准备这一手了。这电话机在小宋村坚壁了这些日子,今天也该用一用了。”

  许凤赞成地点点头道:“好!可以去试试!不过来回几十里路,又要在雨里蹲几个钟头。”

  “这算什么,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还蹲它七七四十九天呢!”

  在同志们的哄笑声中,武小龙带上两个战士,就往外走。出了门,又回头朝大家笑了一下,就和两个队员消失在白茫茫的大雨里了。

  屋里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朱大江探头到门外边看看,突然叫道:“嘿,回来啦!怎么这么快呀!”

  三个人探头向外望去,借着闪闪的电光看见风雨中一个战士扶着张大娘走来。大娘满身泥水,一进屋把情报递给许凤,累得一下坐在小炕上。小曼叫了一声:“娘哎!”忙用毛巾给娘擦着头上脸上的泥水。江丽、秀芬都围着大娘,脱下两件干些的衣服给她换上。许凤扶着张大娘感激地说:“大娘,我的好大娘,好同志。”许凤说着找了一根棍插在墙窟窿里,接过大娘脱下的湿褂子,拧一拧晾上。

  大娘笑着说:“这算什么,我能赶上你们一分也好啊。”

  许凤和李铁、朱大江借着蜡绳的光亮去看那情报。三个人看完相对笑了一下。李铁黑眉一拧,攥起拳头说:“干一家伙!敌人这运服装和弹药的卡车,明天正午到达枣园据点。”

  “白天。”许凤仰头寻思着。

  朱大江握着驳壳枪粗声粗气地说:“白天也没关系,在青纱帐期间可以打个硬仗。”

  许凤说:“为什么偏要打硬仗,多用点脑子少流点血不好吗?我想可以这样……”

  许凤眉头一皱,眼珠一闪,一招手,几个人笑着凑过去听她说。

  大家在风雨声中等待着,谁也睡不着觉。伴着雨声,小曼细声地唱起歌来。好久好久,雨一直不停地紧一阵慢一阵地下着。几处水洼里的青蛙,哼哼哈哈心满意足地齐唱起来。

  正在这时,听见外面有人说笑,是武小龙回来了。他淋得像只落汤鸡,浑身是泥,冻得牙齿格格地直打架。可是他还笑的那么带劲。朱大江急的拍着他的脊梁问道:“怎么样?

  你快点说好不好?”

  李铁把吸着的烟卷递给武小龙:“快吸几口!”

  武小龙接过来吸了一大口,一面吐着烟,凑到张大娘跟前叫道:“我的好大娘,你可别淋病了哇!”

  大娘笑道:“不碍事!风里雨里走惯了。”

  武小龙这才不慌不忙地向许凤报告:“我们一口气跑到公路上,把铅丝往电线上一搭,听得清楚极了。等了大约有两个钟头,才听到渡边给城里联队部的电话。军用车一准在上午八点从县城出发,估计到这儿是十一点左右。”

  黑夜在风雨声中过去了。日出,雨过天晴。向东望去,金红色的朝霞渐渐淡白,突然出现了五光十色的长虹。这长虹恰似这一代青年们吐出的一口凌云壮气。霎时,南风鼓荡,水气全消,天空清彻明朗起来,可还浮动着许多巨大的云团,白的像棉絮,黑的像浓烟,汹涌起伏地变幻着,像连绵不断的群山,像拥拥挤挤的羊群,像奔腾竖立的战马,滚滚地向北飞去。一会儿遮上太阳,一会儿突然闪开,于是露出净净的蓝天,一派灼人的日光撒下大地。云影一片接一片地在大地上掠过。

  满洼歼了穗的早庄稼,长着穗的晚庄稼,被雨水洗过真是黄的金黄,绿的碧绿,叶子上滚动着水珠,在阳光下闪烁着灿烂晶莹的光彩。远处村头还笼罩着一层水气。雨水顺着田垄沟和大道流着。洼地积满了明晃晃的一片水,只露出豆叶和草尖。青蛙哼哼哈哈地得意地叫着。

  歼了穗故意留下秸掩护游击队活动的高粱地里,一只手拨开叶子,露出一个人脸,这是萧金。随后露出李铁、武小龙的脸,他们向远处张望着。

  李铁他们提着枪挽着裤腿,光脚板踏在泥水里,走动着。

  公路边树木掩映的小路上,秀芬和小曼化装成两个走亲的姑娘,提着篮子,姗姗走去。

  河头岗楼上伪军分队长刁黑子和日军小队长中村,远远地看见了两个姑娘,不转眼珠地盯着。这一带村庄,不知叫他俩糟践了多少妇女。年青的姑娘只要叫他俩看见,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现在他俩一见这两个漂亮姑娘,恨不能一下捞到手。忙向旁边两个伪军一挥手,提起枪,跑下岗楼,叫伪军放下吊桥,刚想追去,正赶上吊桥外边来了两个扛着大斧的人。中村和刁黑子心不在焉地向那两人望望,自顾向那两个姑娘追去。

  秀芬和小曼紧跑一阵,闪进茂密的树丛中不见了。刁黑子和中村带了两个伪军追进去。突然,扑隆隆一声响,李铁、萧金、武小龙带领游击队员,从三面树丛里一涌而出。刁黑子、中村和两个伪军,在黑森森的十几支枪口面前,举起了手,被俘掳了。

  这时,朱大江和陈东风两个黑大个,扛了大斧,跨过吊桥向据点里边走去。站岗的伪军喝问道:“干什么的?”

  朱大江答道:“你们不是要人劈木柴吗?乡公所派俺俩来劈木柴的呀!”

  伪军把步枪往地上一顿,大声喝道:“来两个人不行,回去多叫几个人来!”

  朱大江说:“有多少劈柴呀?两个人足够啦。”说着往前边凑过去。

  伪军神气十足地一瞪眼说:“不够!”

  正这时,陈东风在朱大江身后一下掏出手枪来,往前一窜,逼上了那伪军。朱大江上去下了伪军的枪,用白毛巾向村头一招,刘远他们带领二十多个队员冲了过来。

  这时伪军们在岗楼下边大屋里,有睡懒觉的,有洗脸的,有哼小曲的,突然被游击队员们闯进屋来用枪逼上了,都原地不动举起了手。独有分队副段标举枪要打,被陈东风甩手两枪打去,把他掀了个四脚朝天,死了。

  日本鬼子正在屋里擦枪,朱大江率领郎小玉等十多个队员冲过去,把住了门窗,大喊:“缴枪不杀!”鬼子们慌做一团,几个鬼子刚一绰枪,被朱大江他们一阵扫射,爬在地上不动了。又一阵喊话,鬼子们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一个地举着手走出来投降了。这时,刘远和陈东风早抢上了岗楼。上边的一班伪军被他俩用枪逼着,也乖乖地缴了枪。朱大江把日伪军俘虏集合起来,命令他们都脱下军装,派人押走。又叫队员们把日伪军军装都穿起来。突然电话铃响,朱大江过去拿起听筒,捏着鼻子学着刁黑子的声音:“啊,是,是,中队长,我是刁黑子。没有事。过汽车?好,我们一定去巡逻。

  保证平安无事。”

  这时许凤、李铁带人走了进来,听到朱大江学这种怪声,大家都笑起来。许凤说:“你们快去,这里交给我们。”

  公路上一队日伪军组成的巡逻队,打着日本旗自西向东走来。一色簇新的草黄色军装,五挺轻机枪,步枪上的刺刀在阳光下直闪亮。化装日军小队长的李铁和化装伪军分队长的朱大江,走在队伍前边。李铁掏出烟卷来递给朱大江一支,两人吸着烟向前了望着。李铁向前一指说:“看,老朱,慢点走,就等着在这儿干吧。”

  “是,太君!”朱大江说着来了个举手礼。

  队员们笑起来,他们慢慢地走着。

  阳光下,十辆军用大卡车,迎面疾驰过来。车轮飞转,不断地把路上洼坑里的泥水溅起来射向路边。车上的日伪军嘻嘻哈哈地笑着,唱着。

  那队游击队化装的日伪军,笔直地朝汽车迎面走来,日本旗在队列前边飘荡着。看看和第一辆汽车挨上了,突然一阵枪声,第一辆汽车司机死了,汽车没有刹住,冲到沟里翻倒了。后边的卡车在五挺机枪扫射下,也停下了。日伪军仓促地跳下车来,化装的游击队已经冲到车边。敌人闹不清哪是游击队,哪是自己人。游击队按计划分成战斗小组和敌人肉搏起来。朱大江抢上汽车,夺过一挺轻重两用马克辛机关枪,向一处密集的敌人扫射着。几十个敌人离开汽车,落荒逃跑。游击队猛追上去。郎小玉敏捷地用跪射的姿势瞄准敌人射击着。刘满仓拚命追上了一个逃跑的鬼子,扑上去一刺刀扎进去,鬼子倒了,可是刺刀再也拔不出来,急得直骂。“拧,拧啊!”郎小玉喊着跑过来。刘满仓拔出刺刀来,才想起鬼子的三八大盖,忙捡起来掂量了一下,向郎小玉啊哈了一声。见郎小玉身上已经背上了三支三八枪,向他一招手,喊着杀声,跟同志们一起冲上去了。汽车附近的敌人都被消灭了。朱大江指挥战士们从车上往下搬运着枪支子弹,最后烧着了汽车。

  许凤站在河头岗楼顶上望着,见一群日伪军向岗楼跑来。看看敌人跑近了岗楼,一招手,一阵机枪扫射过去,敌人又卷箔一样往回跑。李铁带游击队追上来拦住了去路。在前后机枪火力的扫射夹击下,敌人全部被消灭了。枣园、韩庄、郭店据点的敌人都冲了出来。摩托车队、骑兵、车子队,在公路上奔驰着。遍野响起了敌人的枪声,四面都是打着日本旗的敌伪军队伍,把河头村包围起来。河头据点岗楼内外,横三竖四地躺着日伪军的尸体。岗楼上火焰喷吐,黑烟腾空。但是屋里院里散乱地扔着鞋子、衣服、家具,空无一人。游击队连个踪影也不见了。

  渡边站在一处房顶上举着望远镜瞭望着。只见滹沱河南岸一队穿日军和警备队服装的队伍,打着日本旗,押着一群穿便衣的人,紧挨着谢村岗楼向南走去。渡边也弄糊涂了,回头跟宫本对望了一眼,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胡文玉在旁边挨着宫本立着,也举着望远镜望着,突然他一拍大腿嗐了一声说:“那不是皇军,是游击队!”

  “游击队?嗯!”

  宫本和渡边又举起望远镜望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胡文玉望望宫本摇摇头,轻轻地用鼻子冷笑了一声,暗想:要依着我,绝不会出这样的事,游击队也早完了。

  原来在青纱帐里包围了游击队之后,看看要把游击队四面围住了,不料天将黑又下起大雨来,依着胡文玉要冒雨增加兵力,缩紧包围圈,坚持一夜,不消灭游击队不罢休。可是渡边、宫本却坚决把部队撤回了据点。胡文玉又向宫本、渡边建议,把河头的鬼子小队长中村和伪军分队长刁黑子调回枣园,因为他料定这两个家伙只顾奸淫妇女,就一定会给游击队以可乘之机,现在果然出了事。关于汽车队挨伏击的事,如果听胡文玉的话,出动大批日伪军警戒,也不致如此。心中埋怨渡边这家伙刚愎自用,不肯完全听他。胡文玉越想越趾高气扬,面有得色,对渡边用鼻子笑了一声说道:“太君!又叫这落网之鱼逃掉了!”渡边听了,问了宫本几句,禁不住面色紫红,胡子直翘,一手按着刀鞘,鼻子噗噗地喷气。赵青明白渡边生胡文玉的气了,忙在胡文玉耳边小声说:

  “惹不得,老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