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高村被围










  黑暗中游击队悄悄地接近了郭店据点,伏在一片坟地里,按计划分批向前运动着。郭店据点安在郭店村街西,围着大碉堡挖了大沟,修了吊桥,工事十分坚固。集中关押群众的地方是在据点对面,街东的一所砖房大院子里。这里没有壕沟工事和大碉堡,只在高房四角有四个小岗楼,比较容易出进。按计划由朱大江带两个班运动到街西大碉堡外边,埋伏好,准备打击出来增援街东大院的敌人,掩护这边行动和撤退。由李铁带精干的手枪班悄悄摸上街东大院去收拾小岗楼里的敌人。许凤带四个班跟上去攻击守卫大院的敌人,掩护群众往外逃。朱大江带队迅速地运动上去了。接着李铁带领手枪班叫六个队员驮了大梯子,悄悄地爬向关押着群众的大院。武小龙、刘满仓在最前边,爬到墙角近处,就见大院四个角的小碉堡闪着灯光。一个提着玻璃灯的伪军,从东南角的碉堡里闪出来向北走过来,一面晃着灯,一面问着:“有动静没有?”东北角碉堡里答道:“没有!”那伪军又晃着灯顺着工事环道往西走去了。大院外边的岗哨已经撤了。武小龙、刘满仓疾速无声地跳起来跑到高墙下边,守住了大门。后边的队员紧跟上来把梯子靠上了高墙。李铁第一个飞跑上去,武小龙、郎小玉、陈东风在后边紧跟上去。通讯员立刻跑去通知许凤带队运动上来。李铁轻轻地推开小碉堡的门,一看两个伪军正抱着枪坐着吸烟哩,立刻逼住下了枪,堵上嘴。六个队员刚进了碉堡,那提灯的伪军又从南面走了过来,一面晃着灯问道:“有动静没有?”

  陈东风在碉堡门边答道:“没有。”

  那伪军毫不在意地晃着灯,刚走到门口往里一探头,陈东风用驳壳枪口顶上了他的心窝,左手夺过他的灯来,小声喝道:“言语一声就要你的命!”

  郎小玉下了伪军的枪,把他弄到碉堡里去。三个伪军都给捆上堵上了嘴。武小龙提着灯向西北角碉堡走去,走到跟前也照样地问:“有动静没有?”里边的伪军回答说:“没有。”陈东风他们悄悄跟在后边,突然闯进去下了伪军的枪。就这样,迅速地解决了西北、西南、东南三个小碉堡里的伪军。留下几个队员把守碉堡,准备阻击敌人,掩护突击组。武小龙、陈东风回到东北角,伏在房顶上向李铁报告了。最可笑的是西南角小碉堡里的两个伪军,睡的好死,直到把他们怀里抱着的枪拿了还不肯醒哩。可见敌人精神上根本没有准备。战斗进行得这样顺利,真是出人意料之外。李铁听了心里非常高兴,暗想:“这回一定成功了。”赶紧留下郎小玉掩护,带了其他队员下院子收拾屋里的伪军。不料刚下了几档梯子,就听墙外边一声枪响,下边屋里院里立刻吼叫起来:

  “有八路!快起来!”

  “房上有八路啦!”

  伪军们纷乱地从屋里往外窜着,向梯子跟前跑着。紧接着,街西大碉堡上的机枪一个点地响起来,街上也响起了混乱的枪声、喝叫声和奔跑声。院里被关押的群众也像一窝蜂似地骚乱起来,敌人大声吼叫着鞭打着被捕的人群。张俊臣挣扎着站起来,大声跳叫着:“同志们,冲啊!”他向一个伪军扑过去夺了枪,领着向外就冲。门被群众打开了,跑出去了一部分。院里,门洞里,群众也在和伪军厮打着。伪军开始向房上射击着。李铁见形势不好,忙退回房顶上,叫萧金用提灯在小碉堡枪眼里向郎小玉他们打了暗号,叫他们放弃碉堡到东北角来集中。李铁不敢向院里敌人开枪,怕误伤了被捕的群众,正着急地等待着,刘满仓惊慌地跑到身边说:

  “许政委叫快撤,被敌人包围啦!”

  李铁一听立刻命令队员快往下撤,可是剩下郎小玉还没有回来,急得暗暗叫苦。眼看着敌人爬上房来了,李铁、武小龙瞄准着各个梯子射击起来。敌人乱三绞四地往下栽落着。突然东面房上吐出一阵火苗,有人在那里向对面上了房的敌人开了枪,敌人的机枪转向那边猛扫起来。李铁断定准是郎小玉。刚想过去接下他来,就见郎小玉连滚带爬,在枪弹下来到了跟前。李铁不等他说什么,一挥手说:“快下去!”

  郎小玉一滚,到了墙外的梯子边,一翻身下去了。李铁和武小龙也紧跟着往梯子边滚过去,正要下梯子,敌人的几挺机枪突然从三面向这里猛射过来,两股敌人在机枪掩护下,从东南、西北成群冲过来了。手榴弹也紧跟着投过来,房上房下爆炸声响成了一片。武小龙伏在李铁旁边掩护,被子弹盖的抬不起头来,看看都下不去了,敌人喊着冲过来了。武小龙急得一推李铁:

  “政委快撤!”说了一打滚出去了两丈多远,向敌人还击起来,敌人的火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了。李铁向下一看,潮水似的敌人正向队员们压过来。再不快撤就完了。急忙蹓下墙去,指挥队员们分组互相掩护撤退。武小龙看李铁他们已经撤下去了,就滚到梯子边,向墙外的敌人抛出两颗手榴弹,趁着爆炸的烟尘跳下高墙,追上李铁他们冲出去了。

  游击队边打边撤,跑出了一里多地。朱大江叫许凤、李铁头里带队,他带一班人一挺机枪在后掩护。这时郭店据点敌人追击出来,把冲出集中营的群众圈了回去,同时派出一部分伪军,跟在游击队后边扭住不放。左面右面枪声乱响,不知是哪个据点出来的敌人也打着枪包围上来了。许凤带队伍冲到一个安全的地形后面,立刻按原定计划,分组突围。许凤自己带了一部分队员,一面用火力吸引敌人,掩护大家突围,一面向高村冲去。他们迅速越过开阔地,又利用着土埝树林的掩蔽往南飞跑。许凤看看后边和左右两侧都是敌人的追兵,正在着急,突然迎面村头又出现了伪军,大家不约而同地一下都站下喘息着。李铁、朱大江一听,对面射来的弹流很高,又不见有伪军冲出来,知道是有意放他们冲过去,便带队一直从那村庄旁边冲了过去。后边的敌人还是紧紧追赶不放。跑到高村附近天色已经微明,一看四面野地里都是敌人,已经无处可以突围了。朱大江跑得急喘着,挥着汗向许凤、李铁说:

  “怎么办?硬拚吧,向东北方向突围,冲出几个算几个!”

  李铁跑着说:“抢占高村,坚持高房战斗!”回头问许凤道:“怎么样?”

  许凤果断地一挥手说:“赶快抢进高村去占领高房,坚持战斗!”

  朱大江答应着,带了武小龙等几个队员,在头前猛跑下去。

  胡文玉这时和渡边、宫本、张木康一起骑着高大的洋马,带领骑兵,向许凤他们猛追过来。看见四面都打响了信号枪,知道已经包围妥当。渡边就勒马指挥骑兵冲进高村,截击他们。胡文玉这时也勒住马,用望远镜一望,清清楚楚看见许凤已经跑的疲乏无力了,不知是谁过去架着她向村里跑去。胡文玉一咬牙暗道:看你还逃得出我的手心!立刻双腿一夹马肚子,像箭一般直追上去了。

  朱大江、武小龙他们一下子抢进了高村。到村北边一处逃亡地主的高大的砖房跟前,武小龙、刘满仓迅速爬上了房,下去开了门。这个院是村公所办公用的房,无人居住。他们进去顶好大门,从屋里通到屋顶更楼的扶梯上了房,敌人已追进胡同包围上来。敌人也上了四周的房子,向这里打起枪来。仗着这大砖房有三尺来高的砖垛口,敌人的掷弹筒不多时就发射光了,机枪火力虽猛也难以杀伤人,队员们四个人一组由李铁、朱大江、萧金他们轮班带领在房上顶着,只瞄准向前运动的敌人打冷枪。敌人连续发动了五次冲锋,都被打退了。房四周丢下了几十个敌伪军尸体。这样一直坚持到中午。敌人越来越多,枣园据点的迫击炮也调了来,几挺重机枪把房垛口都削平了。他们被迫都进了屋子。房上、院里都是敌人了。机枪向屋里扫射,窗棂打折了,手榴弹往屋里直落。敌人点着秫秸捆往屋里塞,队员们在烟熏火燎中呛的睁不开眼睛,一面扑打着火焰,一面还击着敌人。一缸水都泼完了。许凤看看同志们,暗想:这一下也许等不到天黑突围,就要全部牺牲了,心里像油煎似地翻滚。她熏得面孔黧黑,衣服头发都烧糊了几块。她眼睛虽然给烟熏的流着泪,依然闪烁着镇定的光芒,沉着地向队员们鼓动着:

  “别着慌,节省弹药,坚持到天黑就是胜利!”

  突然,枪声爆炸声都停止了。从对面传来喊话的声音:

  “快出来投降吧,你们出不去啦,缴枪的有赏!”

  “去你妈的吧!”朱大江吼了一声。

  李铁没言语,瞄着对面房上探着头的一个敌人,一枪打去,敌人栽落下来。顿时枪声大作,爆炸声震耳欲聋。眼看窗棂都被子弹截光了,铁皮门板快被子弹穿烂了。这时,胡文玉、赵青跟宫本、渡边、张木康在高房上巡视了一遍,问了村里暗藏的坐探,知道这房子附近没有挖地道,宫本料定,无论如何,许凤他们再也逃不出去了。为了满足胡文玉要占有许凤的欲望,宫本劝渡边抓活的,不许往屋里射击投弹。渡边和宫本回到屋里坐下,听着枪声停下来,只剩下爆炸墙壁的唿隆声和墙壁倾倒的哗啦声。胡文玉高兴得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大口地狂吸着烟卷,想象着,把许凤弄到手怎样征服她。他想:既能把她俘掳过来,征服她有何难处!越想越得意,龇着一口白牙微笑着。

  “祝贺你的计划成功啊!”宫本笑着拍了胡文玉一下。赵青也笑嘻嘻地说道:“老胡,你真有两下子,你的才能,今天才算得到充分发挥的天地了!”

  渡边也高兴地叫人拿过酒瓶子来,倒了几碗酒,几个家伙得意忘形地哈哈大笑,碰杯喝酒。

  执行任务的伪军中队长来报告,说屋子炸通了。于是他们兴高采烈地向那被包围的屋了跑去。伪军们弯着腰端着枪,从弥漫的烟尘中搜索进去。奇怪!屋子里没有人声,一点动静也没有。搜索完了,竟一个人也没有发现。

  渡边、宫本、张木康、胡文玉、赵青都在屋里呆住了,一团高兴,化为乌有。他们发现了窗台下面地上有一个大窟窿。

  胡文玉叫了那坐探来,打了他一个耳光,问道:“你不是说这里没有地道吗?”渡边气的拔出战刀,那坐探吓得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一面分辩说,他确实不知道这屋子里有地道。只见渡边吼了一声,战刀光芒一闪,咔嚓一声,坐探的人头滚到一边去了。

  “下地道,搜!”宫本回头向张木康狠狠地说。

  原来许凤听着敌人炸房子,正准备最后和敌人拚一下,突然唿隆一声,靠窗台的地上塌了一个大窟窿,从里边有人急急地喊了一声“许政委”。许凤一下听出这是高村支部书记杨大伯的声音,赶紧爬到窟窿边答应着。只见一个人头从窟窿口钻出来,一看正是杨大伯。他摇着头上的土急忙说:

  “快,政委,快钻地道!”

  许凤忙命令朱大江带人掩护,就带队员们跟着杨大伯钻进地道。

  朱大江、武小龙最后下了地道,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冬的一声,从那个新挖的地道口跳下人来了。武小龙在后边把着地道口,刚要开枪,就听那人声音颤抖地说:“别打枪啊!

  我是老百姓!”

  这时又听上面敌人喊叫:“你喊话,叫他们快点出来缴枪。不喊就枪毙你!”听着那人迟疑了一会儿,就有气无力地喊起来:“同志们,快出来缴枪吧,出来缴枪吧,出来,出来,……”武小龙看着是个老头,又不敢开枪。这时突然发现有两个鬼子,掩在那老头身后,叭叭地向里边打起枪来。鬼子一边推那老人往里爬,一边打枪。武小龙、朗小玉往后退到一个拐弯的地方掩着。听着又下来了一些敌人,跟上来了。武小龙、郎小玉看那老头爬到了跟前,把老头闪在后边,一伸臂,两支驳壳枪探出去一齐射击,前边的敌人死了,后边的敌人赶快爬着往后逃。武小龙把那老头拉到后边去,赶紧退到一个细小的卡口后边。

  只听一片震耳的咕冬声,敌人逼着群众用大镐、铁锹挖掘起地道来,顶土哗哗地往下落。突然,闻到一股辣味,敌人从炸开的口子里放进了毒气。他们忙把衣服脱下来,包上土堵上地道卡口,往那头爬着。

  杨大伯从地道那头爬过来,凑到许凤跟前说:“今天真把人急坏了。这所房子里边地道还没有挖通,我们也不敢去用。黑夜一听见敌情,我们就钻了地道。后来听着枪响,在瞭望孔里一看,是敌人追你们来了。没有来得及去接你们,敌人就包围了这所房子。敌人把我们跟高房隔开,无法从地面上接你们下来。我们就决定突击这一段地道,掏进高房去接你们。这十几丈地道,大大小小百多人轮流干才算把它挖通了。

  嗐!要再晚一会儿就毁了。”

  许凤感激地说:“老杨同志,告诉人们说区委非常感谢他们。不是你们这些好同志,咱们可真见不上面了。”

  杨大伯说:“群众一面挖着地道还说哩,要叫游击队在咱村受了损失,我们还有什么脸见人,怎么对得起共产党?哎,总算接下你们来了。我去带人守着别的地道口,有事派人找我。”杨大伯又嘱咐了许凤一番,赶紧向另一条地道爬去了。

  趁情况不那么紧张了,许凤把几个队员叫到跟前来问道:“打郭店的时候,你们看到是不是冯克臣故意打枪暴露目标?”一个队员说:“是他。黑影里我看见他打了枪,就往吊桥那边跑,我瞄着打了他几枪,不知道打死了没有。”听到这里许凤嗯一声,叫他们去了。这时他们又闻到一股毒气味,赶快又往后撤,把身上能脱下来的衣裳、靴、袜都脱下来装上土,堵住翻口。又坚持了一会儿,估计到夜间了,武小龙找到了出口,他们从村边的一个枯井里面钻了出来。他们饿着打了一天两夜,一到地面上来,浑身冷得发抖。这时除了许凤还穿着一身单衣,一双鞋子,其余的人都光着膀背,只穿了一条单裤或一条小裤衩,赤了双脚,更加冻的难受。他们先上来的人,伏在冰凉的地上警戒着。等上齐了,一齐向野地里跑起来,敌人的哨兵发现了,向他们打枪喝叫,许多敌人跟着跑出村追击起来。他们拚命飞跑,光脚板踏着坚硬的土坷垃、谷槎、蒺藜,一点也觉不着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