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夜走冰河










  枣园据点里,日寇渡边和宫本,召集了日伪军官和特务情报人员,在研究捕捉游击队的计划。渡边眼光一扫,叫胡文玉先说。胡文玉指着铺在桌上的地图说:“我和张大队长、齐署长、赵队长先商量了一下。这一次枣园区游击队垮了大半,剩下了不多的人,还没有侦察出踪影,估计还在野地里转。现在我们要立刻派出六七个扫荡队,分头到各村通夜地进行活动,到处打枪。叫各村的自卫队也都跟扫荡队一起配合行动。同时通知各据点,在估计游击队可能偷越的路上,派部队埋伏好,使他们不能越过滹沱河和封锁沟。他们无处可去,必然到张村去。我们秘密地派一支部队预先埋伏到张村。等他们一进村就来个包围歼灭。如果他们不进张村,就会暴露在野地里。一到白天,各个扫荡队来个拉网合围,一定会全部消灭了游击队的。”胡文玉得意地说着,掏出一支烟卷,在小磁盆里核桃般粗的灯火上吸着,眯着眼笑着看看渡边,吐出一口烟雾。

  渡边听宫本翻译了一遍,点点头说:“我的意思一个样的!”

  赵青这时从外边进来说:“我得到坐探的报告,说游击队死伤得剩下没有几个人了,残余队伍正在刘町以西活动,估计可能到张村去。”

  齐光第赞叹地笑着看了胡文玉一眼说:“看,你真行!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胡文玉傲然嘿了一声,他为齐光第终于对自己折服而扬扬得意起来。渡边拿着红铅笔在地图上划定了各个扫荡队的活动范围。一挥手,叫日伪军参谋赶紧往各据点打电话,集合枣园敌伪军分路出发。布置完后,渡边往炭火盆上烤烤手,又去红漆条案前边欣赏着亲自栽培的盆花,倒背着手哼着日本歌子。不多时,日伪军参谋都进来报告已经布置妥当。渡边的圆眼凶光闪闪,一劈手说声:“开路!”随即挂上战刀,和宫本并肩大踏步向外走去。一群喽罗们在后边紧跟着出来,东洋战马在院子里备好了,咴咴地嘶鸣着,渡边、宫本骑上马走了。

  严寒的冬夜,一会比一会阴沉黑暗,北风像狼嚎般刮起来,天空开始飘洒雪粒。窦洛殿正在南屋里和特务们一起烤着火,向院里张望着。自从胡文玉和赵青来了之后,窦洛殿渐渐地不如以前吃香了。一些重要的机密会议宫本不叫他参加了。今天他觉着情形不对头,直想送出个消息去,可是从中午宫本就把所有的特务情报人员都集中在日军大队部院里,等候分配任务,谁也不许出门。洛殿无计可施,正在发着愁和韩小斗他们围了个炭火盆吸烟,就见赵青走进来笑笑说:“洛殿、小斗二位给扫荡队带路往张村去吧!”

  洛殿忙答应着和韩小斗走了出来。走到据点的操场上一看,黄糊糊不计其数的日伪军在走动着,皮靴踏在雪粒上发出嗞呀嗞呀的声音。敌人的队伍像条巨大的毒蛇,伸出了据点。

  洛殿走在头里,心中十分着急。暗想:游击队多半是转移到张村去了,要真是这样可就糟了。怎么才能早一点通知他们呢?十几个伪军尖兵,在后边挺着刺刀跟着。回头一看,扫荡队像一条无声的巨蟒,在黑茫茫的野地上爬着。几匹大马上坐着日伪军官,走到行列旁边。洛殿迎着刺脸的寒风走着,急得直咬牙。

  天越来越阴沉,布满了黑黑的乌云,像一口大锅,低低地扣在大地上。北风越刮越紧,雪粒纷纷扬扬地洒下来。阵阵刺骨寒风卷着雪粒,摔到人的脸上,真是刺骨割肉般疼。许凤、李铁他们带了十八个队员,夜里一气跑了十五里地,经过两个有地道的村,发现村头好像都有敌人,没有敢进去。武小龙先到刘町侦察了一下,见敌人才过去,立刻回来领小队到刘町休息一下。

  情况这么紧,群众都听着动静,哪里敢睡觉。附近的一些人家,一听说是游击队进村子,一下子跑来了好多人。一看游击队员们光着膀背,二话没说,大家立刻急手忙脚地往下脱衣服,给队员穿上。朱大江刚说给开个借条,群众都急的齐声说:“天爷,这工夫还那么多讲究!”

  休息了片刻,许凤叫朱大江赶紧带队就走。群众有的光着膀子,穿着单裤,在寒风里看着他们出了村,这才放心地跑回家去。许凤他们带队跑出村来,穿过公路,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行进。队员们的影子,一个跟一个地没入了前边一带夹沟,不一会儿,又一个跟一个地出现在地平线上,一溜人影穿进了枣树林。

  刘满仓在队列中间走着,气得鼓鼓的,恨不能返回去截住追击的敌人,拚着这条命杀它几个也痛快。忽听北面、东面村庄响起了枪声、锣声。不多一会儿,西面、南面的村庄也是打枪敲锣、呐喊。现在四面都是敌人,看来已经陷入罗网了。队伍仍在紧张无声地走着。郎小玉在刘满仓后边,挎着驳壳枪,倒背着四套环步枪,紧跟上走着。两只脚掌都磨起了泡。一跛一拐疼得直咧嘴。他现在最大的苦恼倒不是担心敌情,只要跟着政委和队长,和同志们在一起,就什么也不怕。他是在暗暗埋怨自己,不该没有穿上人家给的那双又脏又臭的布袜子。现在光着脚板,冷还不算,最糟糕的是硬棒棒的靴子,底上的衬布和棉花都磨破了,汗水一湿滚成疙瘩,垫的脚掌生疼。他恨不得立刻把靴子里的碎布都扯出来扔掉,但这样急行军,是不能允许停一停的。他扶着枪的手指冻得生疼,赶紧抄在袖筒里。尽管枪声、锣声在旷野里阵阵传来,他还在困乏的实在顶不住了,要是就自己一个人行军的话,他一定会躺在地上睡它一觉。一面想着,看看走近一个村头,房屋屏挡着尖厉的北风,觉得暖和得多了。暗想:可能就住在这个村子吧。他幻想着仿佛已经走进了那带点汗臭味暖呼呼的屋子里,躺下睡起来。可是他发觉自己想错了,队伍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疾速地跑步前进了。他跟上跑着,眼皮往一起直粘,不由地瞌睡了一下。他一睁眼,看见朱大江立在路边正跟李铁说什么。朱大江伸手拍了自己一下,小声说:“快,跟上!”

  他挺起胸膛,紧跑了几步,跟上队伍。不久又走到了大路上。离开才过来那个村不到五六里路,那村里也响起了枪声。队伍走的慢下来了。郎小玉眯着眼,只顾跟着刘满仓往前走,渐渐地他做起梦来。好像是在张村小曼家里,大娘笑着,用小笤帚给自己打扫着身上的土。看见小曼从锅里拿起一张雪白的葱花饼递给自己吃。他接过饼就大口地吃起来。小曼在旁边直笑。猛然间,好像谁用棍子敲了自己的头一下。他一疼醒了,睁眼一看,原来自己的头碰在刘满仓背的枪把上了。队伍站下来了。前面,远处堤坡上有一个破庙,高大的柳树发出呜呜的吼声。刘满仓回头捏了郎小玉的鼻子一下,小声说:“看你困的这个熊样。”

  郎小玉还了他一拳头,小声骂道:“你真捣蛋,我正在张大娘家吃葱花饼呢,你偏碰醒我,叫我吃不成!”刘满仓听了,笑的浑身直颤,使劲憋着,不让笑出声来,伸手轻轻拧了郎小玉的耳朵一下。这时,从前边传来了口令:“往后传,快跟上!”接着又是一阵跑步。郎小玉脚底上的水泡也给踩破了,一咬牙热辣辣地疼了几下,也就不觉得了。登时跑进了堤坡,队伍停下来,都蹲在地上。看去,一里多宽的滹沱河水明晃晃地泛着青光,河边已经结了两丈多宽的冰凌,河的中流可还在跑冰,大小的冰块撞击着、拥挤着,不时发出咔嚓哗啦的响声。水边的寒风,更是凛冽刺骨。

  战士们吃惊地互相望着,好像都在纳闷为什么走到这个地方来。

  河对面谢村岗楼上传来几声枪响。谢村西边路家店是有地道的根据地村,本来想到那村去。这时看见路家店也跟着升起了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像流星般从天空往下一落,就消逝了。

  战士们小声唧咕着:

  “他妈的真怪,敌人就像钻到咱们心里来看了一样,咱们想到哪儿,他就先到哪儿了。”

  “这还不是叛徒胡文玉的作用!”

  “有一天叫我抓住他,再跟他算总帐!”

  “我非挖出他的心来看看不可,一定是黑色的!”

  “……”

  许凤、李铁、朱大江、萧金和武小龙赶紧凑在一起商量着。朱大江提着驳壳枪说:“敌人可能猜到了我们的计划,在路家店堵住了我们的去路。不如回到张村去,可以依靠战斗地道,跟敌人拚一下。趁敌人还没有在张村驻剿,破坏地道,保险吃不了亏。”

  许凤一摇手说:“去不得,敌人只留张村,正是想逼我们进网。”

  萧金说:“看样,我们已经落在敌人的大网里了,要想法赶紧离开这里。”

  “现在往路东插也晚了。”

  “估计东边也会有敌人等着我们。”李铁沉思地说着,两手揉着耳朵。

  “过封锁沟插到饶阳县的村庄去,怎么样?”

  许凤瞅着河水,寻思了一会儿,摇摇头说:“现在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我们必须到敌人料想不到、以为我们绝对不敢去的地方去,进谢村据点!”

  朱大江望着许凤说:“谢村!这个村是敌占区,非常落后,去了依靠谁?”

  许凤说:“我们可以依靠敌工关系谢长君。这是个可靠的开明士绅。”

  李铁点点头说:“对!即便不十分可靠,大概他也不敢暴露我们。”

  萧金问道:“这么多人去了吃什么?”

  许凤说:“我已经预先叫曹区长在他家存了一些米,先去了再说吧。”

  朱大江说:“好,我们立刻派人先去通知老谢安排好。”

  朱大江、萧金、武小龙向队员们走过来。

  刘满仓见武小龙头里走过来,便凑过去问道:“到哪儿去?”

  武小龙问道:“哪个同志谢村最熟?”

  刘满仓急忙说:“我最熟,我姨家就是那村。”郎小玉在旁边听见,拉着武小龙说:“我去,那村我也熟。”

  武小龙一招手,郎小玉就往河边走。刘满仓紧跟上,忙脱了衣服,刚想跟武小龙下水,郎小玉早已走下河去。三个人手里擎着衣服枪支凫到对岸。上了岸穿好衣服,伏着身子沿着堤坡迅速地走去,一转眼就不见影了。

  一会儿,对面一个人影一晃,小声打了一个唿哨,这是武小龙通知队伍过河的暗号。队伍开始过河了。朱大江留在后面带两个战士掩护。李铁、许凤带头领着战士们脱了棉衣,举着枪支衣服下了水。会凫水的战士六七个人用手托着伤号过河,来回送了两趟。又帮助不会凫的战士过河。战士们在深水的漩涡中,困难地游着,不时把头没入水中,又窜出来,噗噗地喷着水。

  李铁和许凤早已过去,穿好衣服,带一组战士伏在河堤坡上警戒着。大部分战士把衣服弄湿了。有的冲走了毛巾,有的冲跑了单裤。湿棉衣冻得像硬棒棒的盔甲似的,河水凉得刺骨,一出水寒风一吹,像刀割一般浑身裂了许多血口子。只听见一阵牙齿格达格达的响。亏得这时雪停了,落到地上的雪不多,都化了。被北风一刮,地皮都冻结了。

  队伍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利用着堤坡匍匐前进。看看接近了村庄,村北村南几丈高的两个岗楼上闪着灯火,接连几声喝叫:“站住!站住!”

  随后是几声枪响,子弹吱吱地从头上飞过去。朱大江在前边,向后一挥胳膊,战士们都就地卧倒,把枪口瞄着前边,听着动静。顺着堤传来两声猫叫,疾速蹓过一个黑影,这是郎小玉回来了。他向李铁、许凤、朱大江、萧金小声说了几句话,队伍又开始前进了。进村时,他们背好枪,利用沟洼,红荆丛,伏着身子背着伤号蹓过了一段开阔地。先过去的战士们立刻掩在村头土墙后面,端着枪警戒着。

  在一个破院子里,谢长君小声招呼每一个走进来的战士。

  队伍来齐了。

  “同志们放心!”谢长君说着,刚要引着大家走,敌人的巡逻队嚓嚓地走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