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奇袭










  李铁接受了任务,挑选了区小队几个得力的骨干,组成了手枪班。每人都带了两支驳壳枪,四五个手榴弹,把通过敌工关系搞来的子弹每人带上二百多发。又根据枣园据点伪军营房,碉堡的布置图,给每个队员布置了战斗任务。大家讨论了一番,表示了决心。李铁最后笑着问道:“怎么样,小伙子们,敢去吗?”

  队员们都笑起来嚷道:“瞧好吧政委,咱们这里没有孱货!”

  说笑着拾掇好就出发了。一路上听到张村方向人声嘈杂,叮当乱响,知道敌人已经包围了张村。他们急行军走到离枣园据点还有三里地远,就听见远远有很多牲口走路的声音。赶紧蹲下一看,见从张村方向大路上影影绰绰地来了一蹓黑影,像是许多人赶着驴驮子。李铁渐渐看清了是十个人,每人牵了一匹驴子,每匹驴上驮了很多东西,估计一定是伪军枪的包袱往回送。更看清了前边是两个伪军,后边是三个伪军。李铁小声下了命令。等了不大工夫,那行人就走到跟前了。冷不防李铁他们一下都窜出去,用枪逼上伪军下了枪。李铁本来想爬城进据点,硬打进伪军营房去。现在一看有这个方便条件,决定利用一下。就向伪军了解情况。这几个伪军本来不是坚决汉奸,一见是手枪队,早都吓得哆嗦起来,把一切都讲了出来。几个民夫是高村人,和李铁他们都相识,也说了一些情况。李铁叫四个伪军脱下衣帽,叫四个队员穿了。把四个伪军交给高村的民夫说:“这几个伪军,你们负责带到你们村去,一个也不许跑掉。明天把他们送到区里。驴子我负责还你们。”

  民夫们押着伪军走了。李铁带了队员牵了驴驮子,押着一个伪军,向枣园据点城门走去。李铁把枪口逼着那个伪军说:“你说的要有一句不对,立刻要你的命;你多说一句话,也要你的命!”

  那伪军发誓说:“我身在曹营心在汉,我家里也有妻子老小,我要说瞎话,一家子都不得好死!”

  一行来到西城门口,城墙上伪军大声喝问口令,陈东风在前边逼着那伪军回答了,果然城门开了,李铁带着人走了进去。

  这时,枣园据点里边是一片群魔乱舞,狼欢鬼笑的景象。伪军大队部的大栅栏门上贴着大红囍字,人来人往,嘻嘻哈哈。没有出发到张村去的伪军伪警、便衣特务们,都来给胡文玉道喜。院里,伪军们喝的醉醺醺的,东倒西歪地走着,喊叫着。新房里粉刷的雪白。墙上挂着红色的贺联,锦绣的镜框。床上是花毛毯,绸被子,发散着一股浓烈的香粉味。小鸾浓装艳抹,穿着红袄绿裤,更加风骚妖媚。她陪着宫本、齐光第喝酒说笑。胡文玉也打扮起来,一身西装,油头粉面,趾高气扬。宫本挨了小鸾坐着,毫无顾忌地嘻嘻哈哈地在小鸾身上乱摸乱抓。小鸾更是满不在乎,反而往宫本身上磨磨靠靠。胡文玉只装看不见。水仙花、小白鸭等几个烂货也跟着乱笑乱闹。齐光第可是另有一番心事。他想趁机拉拢胡文玉,所以尽量夸赞胡文玉的才干。在他们看来,这儿已经成了模范治安区,抗日根据地被摧毁了,游击队和区干部在这次剿张村之后,再也活动不起来了。渡边为了奖励胡文玉的忠心,只让他帮助拟定了驻剿计划,不叫他去跟着驻剿,让他快快乐乐地度过新婚。宫本和齐光第留下是为了守备枣园。他们以为天下已经太平,游击队在这冬季根本无法活动,所以戒备并不森严。就在这前一天,赵青到城里特务机关开会去了。伪军们喝够了酒也都回了营房,除了值班站岗的以外,都倒下睡了。闹新房的也都走散了。

  胡文玉插了门,跟小鸾并肩坐下,吸着烟卷,脸上浮起了得意的笑容。他在想:明天也许就会俘掳住许凤。我去把她弄来,给好个软硬兼施,她就算是金刚钻,也要把她的棱角磨平……他正想得入神,叫烟头烧得手指一疼,吓了一跳。小鸾用指头狠狠在前额上戳了一下,从血红的嘴唇里发出一声冷笑:

  “哼!又想你那小凤哪!弄来了,我不答应你也是枉然。”

  胡文玉拉着小鸾的手哀求道:“求求你,叫她当姨太太好吗?”

  小鸾打了他一下笑道:“那你就别说我报复你,你也别管我。”

  胡文玉立刻答应道:“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管就是了。”

  两个正在说笑取乐,忽然听见一阵枪声,接着响起轰隆隆一连串震耳的爆炸声,震得窗纸碎裂,屋顶碎土落到纸棚上刷刷直响,吓的两个人直跳起来。胡文玉拉着小鸾,提着手枪,刚闯出屋门,就见几个人像闪电般窜过来,接着是子弹啾啾地在头上脚下直射。胡文玉拉着小鸾,拚命钻进了通大碉堡的屋子里。灯光里只见伪军一片混乱,光着膀背的,赤身露体的,正在乱抓乱嚷。胡文玉大叫一声:“快打,他妈的!”

  于是一群光屁股、赤膀子的伪军丢开衣服,慌忙去抓枪。还没乱出个头绪来,忽听唿隆一声,屋门被踹开了,一阵急如雨点的子弹扫射进来。伪军们炕上炕下纷纷乱窜。紧接着手榴弹接二连三地爆炸了,屋里硝烟滚滚,血肉衣物乱飞。胡文玉、小鸾急急跑到通碉堡的过道里,回头一看,一个黑影跟着跳进来,火光中,看到一张瘦削的像钢铁般可怕的脸孔,紧闭着嘴,眼光炯炯--那是李铁的脸!胡文玉吓的发抖,胡乱地打过几枪去。接着几颗子弹射来,他的右手被打中了,手枪掉了下去。小鸾惊叫了一声,拉了胡文玉紧跑。窜进了大碉堡的门,赶快把门顶上,叫伪军守住。胡文玉急忙跑到碉堡上一看,三个碉堡起了火,整个伪军大队部的院里成了火海。机枪声、步枪声、喊声、杀声混成一片。胡文玉看日军大碉堡那里只是打枪,并不下来支援;齐光第那边碉堡里也是这样。他气的跺脚乱骂:

  “他妈的,各顾各!中队长呢?”

  “死了,跟太太正睡觉就被……”

  “他妈的,顶住!不顶住要你们的命!”

  冲锋号响起来了。胡文玉急的光想哭。暗叫:完了,完了,八路军大部队打回来了。

  这工夫小鸾弄得满脸血污,像一个蓬头鬼一般,吓得呜呜直哭。两个臭货正吓得心胆俱丧,突然,枪声停止了,院里一下子静的毫无声息。胡文玉镇定了一下,从射击孔里往外望着。突然枪声从街上响起来,东南角的碉堡孔里吐出火舌。他长出了一口气,心还在冬冬地跳,李铁那可怕的脸孔,在他面前直闪动……

  李铁他们化装成送东西的伪军,闯进了伪军大队部,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打了起来,只十几分钟,就把伪军打得稀烂。打了一阵,伪军开始包围上来。李铁他们人少,不敢恋战,立刻命令队员撤出战斗。这一仗打死打伤伪军四五十个,缴获轻机枪三挺,手枪四支,步枪太多无法带走,只挑好的带出几支。李铁点齐了人数,布置往外冲。这时,东南角碉堡里的敌人用机枪封锁了大门。李铁立刻端起机枪向东南角碉堡射击孔射击起来,队员们趁势冲了出去。武小龙用驳壳枪接上封锁敌人的射击孔,李铁就提了机枪奔了出去。武小龙掩在门边,两支枪轮换着,右手打着枪,左手把另一支驳壳枪用一条腿夹住压上子弹。打了四条子弹,见人们跑远了,后边敌人的脚步声也近了,便一窜出来,跑了下去。

  李铁带了队员冲到南北小街上,只见南口北口都有伪警和特务队向这里冲来,但经不起李铁他们一阵猛打猛冲,伪军伪警都胡乱打着枪闪开了。李铁他们一阵狂风似地冲到了南门,那守门的一班伪军虚打了几枪,就溜之大吉了。他们急忙弄开城门往外跑。听着鬼子的枪声已经追近了。想不到打了这么久,留守的几十个鬼子一直没有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