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复仇的怒火










  李铁带领队员撤出据点来,已是过半夜,幸好天黑得厉害,便于隐蔽,没有被敌人缠住。这时张村方向枪声渐渐稀落,韩庄据点那里没有枪声,却灯明火亮。东、西、南、北四面远远近近都响起了枪声。李铁心想不能往张村一带撤退,万一再碰上敌人就麻烦了。不如往西折,许凤同志带人在三官庙一带警戒,也能及早得到他们的帮助。李铁想罢带手枪班直朝西走。武小龙、郎小玉在前面提着枪机警地搜索前进。刘满仓跟着李铁,后边是陈东风等几个队员扛着三挺机枪,都像小老虎一般,眼睛睁得亮亮的,耳朵支起来,脚步又轻又快。这一带村庄密密地连着,到处是土岗、树林和水沟,说不定会在什么地方突然遭遇敌人,要特别小心。

  突然,尖兵卧倒了。

  “卧倒!”李铁轻轻地发出了口令,大家顶上子弹做好预备放的姿势。抬头一看,好家伙,敌人三路纵队沿着公路走过来了。说不定旁边小路上还有敌人走来呢。

  李铁沉着地命令:“集中火力干一家伙,沿唐河坡向西突,预备!”

  陈东风他们把机枪架在一个坟头上,屏息静气地瞄着敌人。听见嚓嚓的脚步声近了,几个人影一晃,那是敌人的尖兵搜索过来了。顶多也不过二十米了。

  “叭叭!”李铁一抬胳膊,驳壳枪打响了。

  三挺机枪猛扫,二十多个手榴弹一齐向敌人群里砸下去。敌人纷纷卧倒,刚一还击,游击队已经窜到坡后,向西跑下去了。

  李铁他们沿着土坡,利用树林土埝的掩蔽跑着。敌人在后边打了一阵枪,并没死追下来。渐渐听不见枪弹嘶鸣了。这时候已经撤出了危险地带,才想松一口气,突然,发现河坡南面,上来了几十个人,一声不响地提着枪向这里冲上来。队员们不由得紧张起来,伏在堤坡上就要干。李铁立在坡边向那群人望着。就听人群里一声喝问:

  “哪一部分?”

  “别打枪,是自己人!”

  李铁听出是萧金的声音来了。队员们都立起来,漫洼踏地跑上来了不知多少人,河堤上都是人了。人们纷乱地呼叫着,笑着,互相扯着胳膊拉着手。这时,天色已经蒙蒙亮,这才看见李铁他们浑身血迹斑斑,都负了伤。

  “哎呀,你们,流的血都把衣裳湿透啦!”民兵们喊着上来扶他们。担架也抬过来了。

  他们本来早就一点劲也没有了,只是一股勇气硬撑着,现在一看同志们都来了,一懈劲这才觉得头昏目眩,浑身瘫软无力,一下子都倒下不省人事了。只剩下李铁、武小龙两个人勉强还能顶住,其余的人都上了担架。

  李铁忙问萧金:“张村打的怎么样?”

  “快走,我告诉你,萧大队长和周政委在等着你们哩,可把他们急坏了!”

  “快着告诉我们,打的怎么样?”武小龙又催问道。

  萧金走着说道:“这一仗啊,打的可带劲哩!咱们队伍摸进去,鬼子们还正折腾的凶呢,街上挂着灯笼挖大沟找地道,把抓住的妇女逼着脱了光膀子在大院里转着圈跑步,鬼子围着哈哈大笑,可把人气坏了。依着队员就要干。朱队长这一次可真叫有勇有谋哩。他利用地道密口,摸到屋里,悄没声地先解决了三个屋里正在睡觉的鬼子,得了三挺机枪,这才钻了地道。钻到小学的地道枪眼边去,一看,鬼子头渡边在小学校教室里,正给城里来参观的日伪军官们吹牛讲话呢。朱队长这时从墙上的射击孔里开了火,一枪打中了渡边个狗日的屁股,鬼子轰地一声往外就跑。朱队长从枪眼里一个点地往外射击,一顿干死了二十多个敌伪军官。朱队长那股子猛劲可真够瞧的,他带小队两个班钻出地道,跟一百多敌人干上了。萧大队长和周政委、王部长也带人冲进村去,简直是一场混战。渡边这家伙挺凶,捂着个伤屁股还组织反扑,要吃掉咱们哩。一连六七颗炮弹落到咱们指挥部房上院里,周政委他们可真危险极了。后来敌人见枣园、郭店、韩庄四处都打起来了,援兵又上不来,咱们得到了地区队支援,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才赶紧撤走了。这些家伙真倒霉,偏偏又叫你们在路上给打了一下伏击。”

  “韩庄据点打枪是怎么回事?”

  “拿下来啦!”

  “怎么拿的?”

  萧金啪地拍了一下大腿,一竖大拇指说:“嗬!妙极了,里应外合呀,高铁庄他们在里边拿下大岗楼,许政委带民兵冲进去,就搞下来了。这还不算完,她立刻又带队去拿郭店据点了。”

  “去拿郭店?”李铁听了惊得呆住了。

  “别着急,没有事。她倒是为你们担心呢,特地派我带民兵来接应你们。唉!这一回周政委累的吐了血,又动不了啦。躺在担架上还派人来问你们的情况,叫立刻回去报告他哩。”

  他们一边说着急急地走着。李铁他们恨不能插翅飞到郭店,越走越快,全忘了疼痛疲乏。民兵们雄赳赳地跟在后边,替他们扛着缴获的机枪,得意地说笑着。路上不断遇上成群的人,扛了铁锨大镐,也往郭店那里跑,一面跑一面扬手呼叫。一见李铁他们走近,便围上来跟着一起走,不住地问长问短,夸赞他们:

  “哈,咱们手枪队,真棒!”

  “几个人就打进人家老窝去啦!好家伙,杀了个七进七出!”

  “你们怎么进去的?”

  “你们拿了几个岗楼?”

  “哎呀,你们都挂彩啦!”

  “哈,有了歪把子,咱们更棒啦!”

  李铁简直无法一一答复他们一齐涌上来的问题,便问道:

  “郭店拿下来了吗?”

  “拿下来啦,俺们这不是拆岗楼去吗!咱们许政委真能干,把大汉奸王金庆抓住啦。”

  “你们看见了吗?”

  “嗨!这跟看见一样,没错!”

  看看离郭店不远了,只见据点上空浓烟滚滚,走到围着据点的大沟边,群众从吊桥上出出进进地拥挤着,黑瘦枯干的脸上都露出了由衷的喜悦,喊着,叫着,有的提了枪,有的提了铁锨,急忙地奔走着。只见从人群里挤出一个黑瘦的满脸胡子的高个子来,李铁看出来了,那是张俊臣。他身穿露着肉的破棉衣,噙着泪花笑着,腿一跛一跛的,扬了扬手,喊着:

  “李铁同志,萧金,小武子!”

  “哎呀,是你,老张同志!”

  他们欢喜得几个人抱在一起。张俊臣擦擦眼睛说:“走,先去看看枪毙王金庆吧,该出出气了!”

  “抓住大汉奸王金庆啦?”

  “抓住啦!”

  “这里又是怎么打的呢?”

  “这里打的更妙。王金庆调来了瓦窑的三中队,立刻要增援张村,他的姨太太拦住不让他动。就这工夫,他调的高铁庄分队来到了,连日本顾问山田也来了。马班长化装的山田可像哩,真把家伙们唬住了。王金庆还列队欢迎,慌忙跑上前去敬礼哪,马班长可用日语骂着给了他一个大耳光。捆起他来了。大部分伪军被缴了枪。高铁庄指挥着队伍,抢占大岗楼,控制了制高点,很快就把顽抗的伪军给消灭啦。这帮家伙挺顽固,很多都被打死烧死”许凤同志的计策不错吧?把王金庆整个大队都解决了。“

  “不错,高铁庄和马班长也真有一套。”

  人们边走边说着。

  张俊臣突然立住,心情沉痛地看着坐在井边啼哭的老太太,叹了口气,对李铁说:“这是王庄青年部长蔡志同志的娘。蔡志同志真是好样的。他是在据点附近写标语时被捕的。他正写着,发现敌人已经包围上来,他知道跑不掉了,就一动也没有动,继续写完了剩下的两笔,还描了描不清楚的地方。被捕以后,他大骂敌人。他是个硬骨头,挨了十几回拷打,每一次都骂敌人,数说敌人的罪行。后来被敌人割了舌头,挖了眼睛,最后大卸八块扔到这井里了。”说着用袖子擦擦眼泪,又说道:“滹沱河支队的一个队员也是好样的,被捕后敌人想收买他,叫他供出材料来,他可一直对敌人破口大骂。敌人给他上药包扎伤口,他把药扔掉。给他饭吃,他把碗摔碎。几天不吃不喝,最后叫王金庆给挑死了。临死他还喊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呢。”

  李铁、萧金、武小龙听了,忍不住悲痛地低下头去。

  他们走进了据点里边,人群来来往往地拥挤着,到处是冒着烟的烧毁了的碉堡、房屋,到处是横陈斜卧的死尸,一片片的血污,一堆堆碎裂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许多人在那里走来走去,都在忙乱地寻找什么。装王金庆像片的大镜框被踏碎了,几个人泄愤地用脚踢着。到处传来呼叫声。

  忽然,人们都相继跟上往一个空场上走去。李铁他们也紧跟着往那里走。许多人看见李铁,都围过来跟他打招呼,问长问短。李铁正在无法应付,急听人丛里喊了一声:

  “把王金庆押来了!”

  “是他,是他!”

  人们拥挤地往前跑起来。李铁他们跟在群众后边往前走着,整个据点里突然寂静下来。李铁走着抬头一望,只见那青蓝无际的天空,渐渐地透出了微明,无数的人群向这一带集拢过来,在火舌喷吐、烟尘缭绕的岗楼前边,人群已经围了黑压压的一大片。

  在人群中许凤闪披着一件青棉袄立着。她才给群众讲完了话。区长曹福祥代表政府答应了群众的要求,宣布就地处决王金庆。在风尘烟火中,许凤的鼻翅眼窝边挂了一层黑色,火光照着她严肃的脸孔,闪着红铜色。她那充满仇恨的正义的眼睛,怒视着押上前来的万恶的汉奸王金庆。江丽、秀芬、小曼立在许凤身边,机警地卫护着她。人们怒吼起来:

  “剐了他,报仇啊!”

  “他杀了我们多少人哪!打死他!”

  人群骚动起来,怒吼声中还夹杂悲愤的哭声。王金庆被反剪着手捆着,两个战士押着他,离许凤十几步远站下。他看了许凤一眼,身上抖了一下,歪斜着大嘴咬牙发狠地说:

  “真可惜,我这一辈子没有把你们杀光!”

  许凤愤恨得浑身一颤,一挥手,秀芬举起手枪来,走近几步,面对面瞄准这个万恶的汉奸,只听当当两声枪响,王金庆晃了两晃向后栽倒了。人群涌上来,大镐、铁锨、砖块一齐下,一面咒骂着,砸着王金庆的尸体。

  东方发亮了,红日放射出灿烂的霞光,把黑暗驱逐干净了。大地发出了愉快的轰响,四周村庄涌出了人群,挥舞着铁锨、大镐向这里跑来。

  小曼跑来向许凤招着手:“快去看看吧,李铁同志他们来啦!”

  许凤和一群人都跑出来。李铁见许凤过来,兴奋地大踏步迎上去。只见她那脸上虽然挂满灰尘,但也遮不住她那英气勃勃的神采。她的脸庞虽然瘦削了,却更显得英俊了。这时江丽跑来报告:“凤姐,妙极啦,妙极啦!”许凤问:“什么事?”江丽道:“龙潭的伪军见拿了这几个据点,吓得跑出来,往枣园逃窜。一看野外到处是民兵,打枪呐喊,吓得连忙往一个村里钻。不想正碰上地区队,一下全被解决了。”人们听了,都欢呼起来。许凤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热烈地向大家祝贺胜利,又和李铁点点头微笑了一下,赶紧跑到担架队旁边,一个一个地看视了伤员,安慰了他们。

  部队整队出发了,县大队和地区队的一部分也开过来了,排成两路向西行进。不太整齐的步伐里,带着战后的疲乏和胜利的威风。群众蜂拥过来,欢呼着,挥舞着铁锨大镐。扒岗楼、平沟的工作开始了,整个郭店轰隆轰隆地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