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爱情










  队伍出发之后,李铁、许凤他们又回到了张村。区委开完了会已是下午。人们都去吃饭了,李铁还在拾掇东西,打扮自己。他今天高兴的不得了,就觉得太阳也特别温暖明亮,天空也开阔蔚蓝得出奇。他出来进去不断唱着歌,在当院看看自己才套在棉衣外边的洗得洁净舒坦的蓝色裤褂,舒舒膀臂,踢踢腿。又回到屋里,把脸洗得干干净净,照着镜子笑着问萧金道:“你看,我不是还挺年轻吗?”

  萧金笑了一声说:“当然啦,你本来就不老嘛。就剩你一个啦,快去吃饭吧。”

  李铁忙活完了,心情愉快地来到吃饭的屋里,一看炕桌上摆着两碗玉米糁粥,三个新蒸的金黄玉米饼子,还有大葱、豆酱。李铁嘿了一声,拿饼子大口吃起来。一面吃着,不由地又想起许凤来,她的思想和能力使李铁非常钦佩和羡慕。她是那么熟悉情况,和群众的关系又那么密切。党中央指示的政策她记得那么清楚,理解得那么深刻。她总是走在别人前边,很快地总结了新的形势,大胆地提出新的办法。枣园区还有四个据点,敌人集中起来还相当强大。她提出禁止大部分村资敌,开展战斗地道,配合修筑高房堡垒,改造地形,制造地雷,加强民兵,组织各村联防作战,破坏公路电线,围困敌人……等一整套的办法,争取全部打掉小据点,最后孤立枣园据点。各村支部要加强农会,掌握村政权,准备减租清算。干部、党员、群众的情绪空前活跃起来。人们对许凤越来越加衷心地爱戴。李铁更加敬爱她。不知是饿了还是高兴,东西好像特别好吃,顿时把饼子、粥吃了个精光,心满意足地卷了一根又粗又长的烟卷吸着,往外走去。走着心里盘算着:见了她该说什么,也不知她的态度怎么样。想着来到了许凤住的屋里,轻轻一推门,忽然门角落里“呔”了一声,把李铁吓了一跳。一看是小曼,跳出来直是笑。李铁轻轻打了她一下,走到里间屋一看,许凤不在,却是秀芬坐在炕上缝夹衣。秀芬见李铁进来直是抿着嘴笑,好像猜透了李铁的心事。李铁忙问道:“谁的新衣裳啊?”

  小曼一边跳上炕去拿起针线来笑着说:“秀芬姐的嫁妆衣裳。”

  李铁笑道:“真的?”

  秀芬忙笑道:“听她胡扯哩,是凤姐的衣裳。你找凤姐呀,她到高房上去了。”

  李铁笑着走了出来,决定趁这机会赶快到房上去找她谈谈。

  许凤在高房上,瞭望着张村改造地形修筑战斗工事的情形。霞光映射着她的脸蛋,透出粉盈盈的红色,像涂上了一层胭脂。她在深思着,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李铁上了房,轻轻走到她的背后。许凤一回头,两人相对一笑。李铁凑近过去小声地问:“许凤同志,你在想什么?”“嗯!”许凤长长吐出一口气,一转身说:“我在想将来全国解放啦,我们该把可爱的祖国建设成什么样子。人类最美满的共产主义社会,现在看来好像还离得很远,但一定能在我们的手里把它建成,你说是吗?”

  李铁点点头说:“是啊!我们就是为了那个幸福的日子才流血斗争的。”

  他俩并肩立着向远处望。许凤充满着自豪地微笑说:“将来我们胜利以后,有多少事情要做呀。经我们的手,要把祖国变成世界上最富强、最幸福的国家。那个时候,我想搞农业。”她微笑着扬起眉毛,眼睛闪出明朗的光芒。想了想又说:“可是我还差的很远,知识啊,文化啊,都不够。不过我想没有学不会的东西,你说呢?”

  李铁点头答应着说:“是这样,如果我能活到那个时候,我也许要到空军里去服务。”他决心抓住这个机会转移话题,沉吟了一下说:“可是,许凤同志!”

  “什么呀?”许凤激动地一扬眉,她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脸颊更红了,像一朵鲜艳的玫瑰花。

  李铁刚要说话,秀芬跑上房来,喘息着,胸脯一起一伏的,脸蛋飞红,向许凤走过来,叫了声:“凤姐!”直是笑。

  许凤拉住秀芬的胳膊说:“怎么?说呀!”

  秀芬红着脸笑着说:“萧金要求回来就跟我结婚。”

  “好哇,书记同志,同意吧!还要考虑吗?”李铁笑着对许凤说,又看看秀芬,抿嘴直笑。

  “不用考虑,我早就同意。”许凤笑着搂起秀芬的肩膀来又问道:“萧金为什么不跟你一块来说?”

  秀芬笑道:“他呀,走到房下边又跑回去了。”

  “秀芬,秀芬!”萧金在下边喊。

  “这家伙,你又喊什么?”秀芬一跺脚,不好意思地望着许凤和李铁。

  “好啦,好啦,快去吧!”许凤推她走了。

  李铁才一张嘴要说话,小曼又跑了上来,高兴地喊:“凤姐,新衣裳做好啦,快来试试吧。”

  “好,我就去。”许凤望望李铁就往下走。

  屋里,许凤对着镜子,穿上海棠蓝色的新夹衣,青色布鞋,愈加显得丰满窈窕。

  小曼、秀芬、江丽帮她扯扯衣襟,梳梳头发,总是说笑个不完。李铁走进屋来,可急得坐立不安,没个说话的机会。好容易等江丽她们嘻嘻哈哈地闹了一气跑了,可又说不出口来了。

  李铁立在炕沿边,呆呆地看着许凤,好一会儿没言语。许凤一回头笑着拍拍身上那新夹袄问他道:“怎么样?”

  “好!--许凤同志,我说……我们该走啦。”李铁想不到自己竟说出这么句话来。话已出口,只得无可奈何地看着怀表。

  “怎么?说走就走吗?”许凤心里不愿叫他走,又不好意思留他。

  “是啊,已经不早啦。许凤同志,给你!”李铁从衣袋里掏出一封折成三角的信笺递给许凤,返身就走。

  许凤接过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铁已经出去了。许凤不由地也跟着往外走,一只脚刚迈出门槛,又退回来。双手按住突突跳动的心,竭力镇静了一会儿,悄悄地长吁了一口气,才想起李铁那封信,忙打开来看。她越看越兴奋,不由得眉开眼笑,拿着信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她看完了急忙把信塞到衣袋里,刚要迈步追出去,突然一掀门帘,竟是李铁又走了回来。两人站住了,四目对视着,脸上泛起了笑容。

  “怎么又回来啦?忘了什么事吗?”许凤沉着气,柔情地望着他问。

  “这个,许凤同志,你想过没有?”李铁说到这里,腾的脸颊飞红起来。

  “什么?你说明白点呀!”

  “我实在憋不下去了,我要求你坦白地告诉我,你是不是爱我?”李铁说了扭开脸,心里猛跳起来。

  许凤笑了,霎时脸蛋红得像榴花。“唉,你呀!”说着一下扑在李铁怀里,两人紧紧地拥抱起来。好一会儿,许凤慢慢抬起头来。

  “你不会因为爱情失去勇敢吧?”许凤抚摸着他的脸说。

  李铁笑道:“还记着我说的话吗,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东西能叫我丧失勇敢。人要不勇敢地活着,活一天也是多余的。”他炯炯地望着许凤的眼睛,宣誓似地说:“放心吧,你绝不会因为我蒙受耻辱。”

  “算啦,别往下说啦!”许凤把头扎在他怀里。

  “抗日胜利了就结婚。”李铁双手捧着她的脸说。许凤温柔地偎在李铁怀里,小声说:“都依着你就是啦!”

  李铁热烈地亲起她来。好一会儿两人才分开。许凤立起来笑着舒口气,给李铁舒坦一下衣裳,扣上领扣说:“往后,到大队当领导啦,要注意搞整齐点,别像在区里那么游击习气啦……”

  李铁听了直是笑。一会儿握着她的手嘱咐说:“千万提高警惕,敌人一定要报复,不要打了胜仗就大意起来。--我得走了。”

  “你就走啦?”许凤恋恋不舍地拉住他的手。

  外面,由远而近地传来了江丽和小曼的歌声,夹杂着许多人的笑语声,婉转、依恋地,而又那么诙谐、催人似地……

  村里好多人都跑来送李铁和萧金。一行走着,小曼领着大家唱起歌来。在歌声中,秀芬和萧金嘀嘀咕咕又说又笑。许凤和李铁并肩走着,来到了村西高耸入云的大白杨树下边。李铁、萧金挥手让大家回去。许凤笑道:“江丽同志应该朗诵一首诗欢送他们哪!”

  江丽笑道:“好!”略略沉吟了一下,就拿出她那演员的架势,慷慨激昂地朗诵道:

  天空里风云滚滚,

  平原上炮声隆隆,

  坚强耸立的白杨啊,

  哗哗地放声歌唱,

  唱一支高昂的战歌吧!

  欢送我们出征的英雄。

  在大家热烈的鼓掌欢笑声中,李铁接过了马缰绳。许凤过去紧紧握着李铁的手说:“记住,要善于发动群众,以智慧跟敌人作战!等着你们胜利归来!”李铁点着头。两个人四目相视,无法说出的感情在心中沸腾着。

  “好!一定这样!”李铁握住许凤的手,使劲摇了两下,随后向大家挥手告别。李铁和萧金翻身上马,在夕阳中,向着辽阔的远方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