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诱










  夜里,许凤从昏迷状态中醒了过来,闻到一股香粉味,勉强睁睛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干净阔气的屋子里。只见迎门桌上高烧着一支大蜡烛;屋里一色红漆橱柜;窗纸雪白油亮,贴着红纸剪花;炕头叠着一罗绸缎花被子,炕上铺着大花毛毯。一看自己盖着一床红绫绣花被子,赌气掀到一边。这时听见一阵脚步声,从外屋进来了两个女人,都穿的鲜红艳紫,打扮的油头粉面,嗤嗤溜溜地贱笑着,凑过来问长问短。其中一个天津口音的女人特别流声浪气,许凤猜想她一定就是水仙花。许凤用手支起身子,想起来离开这里,可是头痛欲裂,浑身无力。一阵头晕,又倒下了。

  水仙花斟了一碗开水递过来,笑嗤嗤地说:

  “许大姐,你真是好样的,连日本人也佩服你。刚才医生来给你看过,胡队长也守了你好一会。你这病可不轻啊。医生说是重伤风,还中了点毒气。这里是药,快吃下去吧!”

  许凤只觉一阵恶心,房子嗖嗖地旋转,耳朵嗡嗡地鸣叫。她竭力在想:小曼、秀芬在哪里?同志们怎样了?只见那女人像抹着鲜血似的红嘴唇,一张一合地动弹。许凤竭力听着,却听不完全,只听见说:

  “许大姐……人怎么着不是一辈子啊!像你这么漂亮的人,谁不争着要……就顺着吧!……闺女家,就是……一朵鲜花……能红几日啊!……乐一天少一天……”

  许凤不听还罢了,越听越气往上冲。她不能忍受这种侮辱,真想狠狠地打这两个烂母狗的嘴巴,可是动不了。她拚命起来一挥胳膊,水仙花端着的茶碗,啪喳一声被打到当地摔碎了。热水烫的水仙花直叫唤,一面抓挠着脚,一面往外屋跑去。

  “你们这些狗汉奸,臭肉,滚!”

  许凤咬着牙骂着,听着外屋反倒一阵嗤嗤的笑,气的心里一炸,头更眩晕起来。房子越转越快,眼前一片昏黑,她又昏迷过去了。这时,胡文玉走进屋来。水仙花正抱着只脚跟小白鸭发牢骚。一见胡文玉,往里屋指指说:

  “真是个泼辣货,好心好意磨破了嘴唇,末了落个挨骂,外加开水泼,都是为你。”胡文玉向水仙花笑笑,轻轻地走近许凤,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给她盖盖被子。又踮着脚尖去坐在凳子上,得意地点上一支烟卷,吸着沉思起来。

  自从捕来了许凤,胡文玉更是一帆风顺。北平的华北新民总会对他写的反共宣传小册子十分欣赏,给送来了科长的聘书和一千元车马费。宫本也趁机提出,等他到了北平,跟他合资开个洋行。正好他爸爸也来信说,给他预备好了洋房汽车,等他带着太太回去。小鸾一听喜出望外,天天准备着起程,对他更是百般笑脸相迎。赵青、齐光第他们也是天天准备欢送。现在只等着劝降许凤一桩事完成,就可以走了。他吸着烟,不觉笑了出来。暗想:在许凤面临死亡、孤独无依的情况下,就凭我对她这一腔痴情,尽力温存体贴她,一定会感化她,征服她。只要她一动心,那就怎么都行了。人非草木,谁能无情?何况我过去曾经完全征服过她的心呢。到那时候让我带她一走,她就会变成温顺的姨太太了……他正胡思乱想,听着许凤哼了一声,抬头一看,许凤干渴地咂着干裂的嘴唇,便向水仙花要了水来。

  很久,很久,像是在梦中,又像是真事,许凤觉得自己正在小曼家里,她在给县委写一份报告,累得又疲乏又渴,大娘笑着端过一大碗开水来。

  “喝吧,孩子!你们这些人哪,就光知道工作,工作!看你累病了。”

  她接过碗来,喝下去,觉得痛快极了。她还想喝,忽然大娘不见了,恍惚听见有人说话,声音是那么熟悉。

  “她死不了。一会我劝劝她就会吃东西。吃上几剂药,就会好的。”

  她觉得有人用小匙给自己水喝。一睁眼醒过来,见一个人正偎坐在旁边,端着水碗喂自己。睁大眼睛一看,却是胡文玉。她气的浑身一抖,猛一下坐起来,一巴掌打在胡文玉脸上,噗一声水洒了一被子。胡文玉一手捂着脸,跳下炕去,皱着眉看着她。许凤又恶心又愤怒,挣扎着要起来。胡文玉忙去扶她起来。她一起身禁不住呕吐起来。胡文玉忙拿过小盆子来接着。她愤怒,恶心,搜肠刮肚地吐出几口又苦又酸的清水。抬起身子来,想擦擦嘴,胡文玉忙递给她手绢。她打开他的手,用衣襟擦了擦,出了口闷气。仔细看时,只见胡文玉穿了一身崭新的黄呢军装,乌亮的高统黑皮靴,金戒指,手表,油亮可憎的白脸上眼睛周围一圈青气。眼看着这个吃人血的叛徒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怒火烧心,光想亲手杀掉他才痛快,一着急,两眼发黑,好半天才清醒过来。胡文玉用低低的温柔的声音说:“小凤,我是多么想你呀!我过去做错了事,求你原谅我,只要你答应我一句话,叫我立刻去死,我都愿意!”

  “呸!叛徒!”许凤气的浑身直抖。

  “骂吧,我知道你的脾气,没关系。只要你答应我一句话,我一切都依着你。我不能看着叫你死。你知道,这样我是受不了的。我能救你,豁出命我也要救你。可惜事到如今,你还不了解我的心。求你念过去咱们的爱情吧,答应我吧,你不答应……我可要自杀!”

  许凤听到这里,早气坏了。摸到炕边一个茶碗,拚命向他砍去。胡文玉一立,一下正打在他胸膛上。咔嚓哗啦一阵响,碗掉在地上摔碎了。许凤一手指着他骂道:

  “快去自杀吧,你这个叛徒!我不用你救。你的手沾满了革命战士的鲜血!”

  胡文玉一点也不生气,装出可怜的样子说:

  “打吧!只要你痛快。我倒希望你亲手杀死我,只要记住我对你的一片心。”

  许凤一阵头昏,躺下来,闭上眼睛不再理他。胡文玉见许凤斩钉截铁,一时无计可施,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就站起走到外屋,只听他轻声对水仙花说:

  “你要当心点,快点把她的病治好……”

  过了几天。一个中午,许凤被带进一个屋子里来。正面八仙桌后边坐着齐光第,装得威风凛凛,神气十足。两旁坐了十几个叛徒和汉奸。两个便衣特务架着许凤坐在对面一个椅子上。

  许凤轻蔑地看着他们。

  齐光第用手梳一下大背头,笑着说:

  “许政委受惊啦!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一定想法救护你。只要不到日本人那边就好办。今天请你来就是要帮你想个出路。在座的都是讲交情的朋友。就拿赵青说吧,尽管你俩有过不愉快,可是他一点也不记仇,还是愿意帮你的忙。

  俗话说的好,不打不成相识嘛。”

  赵青点上烟卷吸着,嘿嘿地笑了两声说:

  “就是这样,咱们一个锅里拉木杓也好几年啦,我绝不抱任何成见。”

  小鸾也笑嘻嘻地端了一杯茶来,放在许凤旁边桌子上,歪着头说:“喝杯茶吧,许大姐,我真高兴咱们又成一家人了。”

  齐光第在当屋踱着方步,大口吸着烟卷,眉飞色舞地对许凤演说起来:

  “说老实话,我们都很佩服你。以你的聪明才智,将来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人物。我们绝不能看着叫你白白糟践了性命,所以一定要向你说清楚。你在八路那边跟他们瞎混,是白找苦恼,不光个人没有什么出息,就对国家也毫无用处。你应当明白,共产主义决不适合中国的国情,这是天理人情所不能容许的。共产党决不会成功,充其量不过给老百姓制造痛苦,多流点血,到头来终归还是失败。你盲目干下去,不是人头落地,就是进监狱,把一生幸福断送干净。你应当看清大局。不要说中国人不要共产主义,就是日本、英、美等国也绝不许可中国赤化。所以,跟共产党瞎闹是没有前途的。而我们呢,坦白地说,治安军大部分都是我们国军变过去的,早晚我们总会把江山弄到手的。希望你能参加进来为咱们神圣的事业奋斗。你要愿意的话,我们愿为你保留一切方便。我们可以马上就叫大乡保你出去,以后咱们再建立联系,配合斗争。你只管放心谈吧,我担保这儿说的话一句也不泄露出去。我们一定为你保守秘密。实话告诉你,我们都是国民党的人。这就把最大的机密都告诉你了。”

  许凤冷笑一声说:“啊!这也算是一种机密吗?像你们这种汉奸卖国贼,再多些,日本鬼子也不怕。你们跟日本特务这种无耻的合流,是瞒不了谁的。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帮助,鬼子才能杀死成千上万的抗日战士。日本鬼子自己办不到的,你们都帮助办到了。你们真不愧是帝国主义忠实的走狗。你们为了能够骑在老百姓头上,宁可卖国。像你们这样的党是汉奸党。你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卖国贼!”

  赵青听着气得奸笑一声说:“请你注意,我们能够给你幸福,可也能够叫你死!”

  齐光第伸手阻止了赵青一下,竭力装出宽宏大量的样子,微笑地吸着烟,走到许凤跟前,故意岔开话头说:“是啊,再考虑考虑,不要那么固执。你死去了,人家可是照常欢乐。是不是呢?人只要不死……”

  许凤冷笑一声说:“你们这些汉奸,还是想一想你们自己吧。你们杀害了多少革命的战士和同胞,每一笔帐都给你们记着呢。日本帝国主义就要完了,你们眼看就成了丧家之犬。那时候你们是无路可走的。你们逃不脱人民的审判。你们怕死,可是死亡等着你们这些喝人血的败类。你们这一类人将从祖国的土地上消灭。不管你们用什么阴谋诡计,用什么毒辣的手段,你们的命运是挽救不了的。现在还有立功赎罪的机会。你们应该立刻低头认罪,用行动表示自己回头。依靠别的都是不行的。”许凤一顿严厉的训斥,使特务们呆住了,有的低下头沉思起来。

  齐光第故意镇静地惨笑了一声说:

  “哎,现在是谈你的问题嘛!是你面临着死亡,不是别人。”

  许凤笑道:“当然,你们现在是可以把我杀掉的。但是我的生命和伟大的祖国和革命的人民是一体,她是杀不死的。祖国,我活着是为她,我死也是为她。一个人总得死,只要死得光荣,就是最愉快的。至于你们,已经丧尽了天良,出卖了祖宗,丧尽了中国人的气味。你们是行尸走肉,是猪狗。你们活着真还不如早点自杀,以免你们的祖宗在坟墓里为你们害臊!”

  “住口!”齐光第嘴唇哆嗦着,一拍桌子。

  “凡是不愿意灭亡的人,还为自己、为亲人着想的人,应该赶快回头想一想。你们不要跟这个罪该万死的姓齐的汉奸一样,应该想想你们自己的出路。赵青、齐光第,你们这些万恶的卖国贼,招出你们的罪恶来吧!”

  “住口!住口!”齐光第暴跳着。小鸾尖叫着,拿出手枪。赵青也跳起来。他们端着枪围上来。许凤巍然不动地坐着,轻蔑地望着那几支枪口,严厉地盯着那些邪恶的见不得太阳的眼睛。

  “哼!”许凤用鼻子嘲笑了一声说:“这未免太可笑了吧?

  你们想吓倒我么?你们这群该死的罪犯!”

  汉奸们老羞成怒了,暴跳起来,围着她张牙舞爪地吼叫着。

  “快带下去!带下去!”齐光第、赵青骂着旁边的便衣特务们,“你们看着干什么,混蛋!带她下去!”